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帝王头上炸烟花池九苏文拓小说_帝王头上炸烟花奶酪西瓜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442 ℃
帝王头上炸烟花池九苏文拓小说_帝王头上炸烟花奶酪西瓜

帝王头上炸烟花

奶酪西瓜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奶酪西瓜所写的穿越古言新书《帝王头上炸烟花》主角是池九和苏文拓,小说讲的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池九靠着国家政策和企业资助补贴成功上了学,刚高考完取得高分的她本开心拿钱动心脏手术,可却意外穿越到古代还被面临满门抄斩的下场,而家族庆幸有贵人苏文拓相助,因此池家一致决定将最有天赋的池九送去报答恩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奶酪西瓜所写的穿越古言新书《帝王头上炸烟花》主角是池九和苏文拓,小说讲的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池九靠着国家政策和企业资助补贴成功上了学,刚高考完取得高分的她本开心拿钱动心脏手术,可却意外穿越到古代还被面临满门抄斩的下场,而家族庆幸有贵人苏文拓相助,因此池家一致决定将最有天赋的池九送去报答恩情......

免费阅读

   池九很狼狈。

  她头发杂乱得仿佛枯草,脸上脏得根本看不出性别。衣服一件粗麻长袍挂着,老土松垮,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导致衣服更加凌乱。浑身上下能算的上配饰的,唯有脚上带着的链条。

  可她腰板挺直着,一双黝黑的眸子在刺眼阳光下显得明亮到如同贡品黑珍珠。

  刺眼太阳光照下,她即便深陷泥潭,也依旧高高在上。

  围观的太监险些没能忍住叫一声好。

  池九撞完了人,半点没搭理旁人,施施然往回走,重新站回自己本来所在的行刑位置上。

  太阳实在太大。

  池九滚烫到眼圈泛红,终将所有的力气用尽。眼前迎来眼熟的乱码灰黑,眼眸顿时暗下。她整个人轰然倒地,半点没刚才的炫目气势。

  耳旁传来一连串惊恐的喊叫声。

  “池九!”

  “池九!”

  池九没给任何回应,直接昏死过去。

  刚还想叫好的太监看了这一出,心里头啧了一声。他细声细语对吴大人说了一声:“吴大人,您瞧着这人都被赦免了,要是因病没了,不大好。”

  回头万一别人觉得这赦免只是名义上赦免,实际上动了私刑灭口,那可万张嘴都说不清。

  吴大人连忙应声:“多谢提点,这就给人叫大夫。”

  前脚面临全家斩首,后脚官家亲自找大夫给人看病,天下也就这么一回荒唐事了。

  太监微微颔首,告辞上马离开。

  ……

  菜市一场大闹腾,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

  朝令夕改是大忌,但众人却个个一口一个大善,从皇帝夸到了安亲王,再从安亲王夸到皇帝,恨不得将两人夸出花来。

  其中那句“你算个什么东西”更是直达皇庭,惹来一串抚掌哄笑。

  池九再醒来是被苦醒的。

  她迅猛睁眼,推开眼前的碗,低头就是一阵干呕。

  “不能吐!”先前从牢房安抚她到刑场的女子惊慌喊着,“这药要一两银子,够吃三个月饭!”

  池九:“……”

  太真实了。

  她艰难将嘴里的苦意咽下,眼神复杂看向女子:“池家花钱么?”

  女子表示:“这是吴大人花的钱。吴大人可是父母官,做人极为妥帖。这回要不是实在让京城郊外那一带损失巨大,我们也不会……”

  她幽幽叹气:“也不知道要还债到何年。”

  池九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她对这会儿的律法一窍不通,对池家更是半点记忆也没有。这具身体里原先的池九和她这个池九是截然不同两个人。原先那个池九怕是直接病死了。

  她接手了这个身子,先经历砍头事件,接下去就要替原身接受大笔欠债。

  对于健康身体极为看重的池九而言,她依旧是赚了的。

  钱可以再来,但命只有一条。

  女子继续试图给池九喂药:“池九,你先将这些喝下去。钱的事情我们会想办法的。你还是个孩子,养好身子要紧。你是家族最有天赋的孩子,以后池家还指望着你呢。”

  池九看着深棕色浑浊的药汤,觉得池家最有天赋的孩子可能熬不过一刻钟。

  中药这东西池九为了平缓身体负担而试过。

  一口口喝只会导致嘴里永远弥漫着那股药味,反复回味加深,苦上加苦。

  她接过药碗,屏息仰头一口闷,喝完狠烈一抹嘴,将药碗塞回给女子,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太苦了。

  真的太苦了。

  女子惊喜看池九喝完药,忙从口袋里挖出一颗糖,塞到池九手里:“快去个味。”

  池九将糖往嘴里一塞,神情一顿。

  如果说药是苦到让她精神恍惚,那这一颗糖就是齁到让她精神恍惚。

  这个朝代简直是步步杀机,每一样都想要夺走她的小命。

  女子不知道池九的痛苦,絮絮叨叨和池九说着最近池家的事情。她给池九空白的记忆添上了无数基本常识。

  池家是京城有点名气的商户,专门做烟花的。池家家主是烟花作坊的大老板,每年过年赚全年一半以上的生意,平日就赚点婚庆用的炮仗钱。

  池九是他们捡到的野孩子,户口挂在家主名下,但并不叫家主爹。池家族谱还挺长,可以称之为一个家族,全家族的人都姓池。

  她一会儿在这家吃口饭,一会儿在那家吃口饭,算是池家家族一起拉扯养大的。闲着没事干就在烟花作坊里帮工,是个免费劳动力,只需要包饭包住那种。

  最绝的是她天赋特别好,好几回琢磨出来的小玩意都成了京城过年畅销的烟火小玩具。因此,池家觉得人是善有善报的,每个人对她更是好上加好,还特意给她筹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

  嗯,池九年纪轻轻已是个适婚少女。

  本朝超过十五就能成婚。

  池九面无表情听完这一段,并强行将这个年纪抹去,装作没有听到。她上辈子才十八,还没到法定成婚年纪!

  女子温和看着池九,对池九说着:“这回要不是安亲王,我们池家就没了。你可一定要记得小亲王这份恩。”

  池九点了头,却觉得人安亲王可能并不需要他们这份恩。

  皇家的人怎么会需要平头老百姓施恩?

  女子话说多了,拍了拍池九:“好了,好不容易烧退了,继续歇下吧。你这么多年像个男孩上蹿下跳,从来不生病,这回一下子病倒,吓死我们了。”

  池九安分躺下,还将自己被子往上提了提。

  她烧一退确实觉得好了很多,这身子恢复起来极快。

  女子起身离开,直往外走。

  池九在门关上的瞬间,飞快掀开被子下地。她瞥了眼门口,确保女子不会折返,忙扯了一块不知道什么布吐了糖,抓起桌上的水壶倒了水咕噜噜漱了口。

  水是冰凉的,冷的池九一哆嗦。

  她吐了吐舌头,龇牙咧嘴“嘶”了一声。

  在教室里时,她一直都是拿着保温杯倒热水喝的,还第一回这么冲动来喝冷水。好在这水味道还算正常,并没有让池九觉得有怪味。

  她确定自己嘴里味道淡了些,打量起了整间屋子。

  可能是砍头前先被抄家,东西都被人顺走了。整间屋子空空荡荡,没什么生气,比她上辈子过得日子更清冷。

  她上学后衣服和杂物是少的,几乎连放学都穿着校服。但不管她是在孤儿院还是在学校宿舍,架子和桌上总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和卷子。每回学校统一订辅导书,老师们都会给她送一本。

  同学们知道她生活不容易,又特别羡慕她成绩好,隔三差五来问两题,问完还一定要和她分享自己的快乐。女生的快乐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杂志、漫画、零食,男生的快乐比较过分,拉她去小教室一起玩化学和物理的各种“实验”。

  有一回由于搞烟雾丨弹,烟雾太大,以至于学校老师以为失火了,吓坏,抱着水桶就冲过来,完全忘记灭火器的存在。最后大家面面相觑。池九发誓,当时那老师真的很想把水桶扣在他们头上。

  学生的快乐简单又大胆,可惜一去不复返。

  当然,她没住过单人间。

  不管是在孤儿院还是在学校,她都没住过单间。

  这个房间是个单人间哎。

  池九惆怅中取乐,对着屋子短促笑了一声。她摸过木头桌子,摸了摸木头椅子,又摸上了旁边几乎空空荡荡的木柜和木床。

  最后,她躺回到床上,望着床板,舔了舔自己的唇。

  唇上还有一点药味和糖味,奇奇怪怪的味道,又苦又甜。她对上辈子充满了留恋和不舍,知道那些对自己好的人肯定会特别伤心,哭得特别厉害。

  她或许再也回不去了。

  池九很难过。但她又极端理智,轻眨了眨眼,一滴眼泪都没流。在孤儿院的孩子大部分没什么资格落泪。流泪解决不了她的问题。

  这辈子她似乎身体是很健康的。想到这点,她胸腔内饱含的所有复杂情绪消减了很多。

  池九手放在了自己的心脏上,感受着心脏的跳动。

  规律、活跃、噗通噗通,大概是她听过最好听的音乐。

  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

  池九抿着唇合上眼,脑内上辈子的人和事情像走马灯一样播放着。一个个或年轻或年长,全笑靥如花,和她相约着今后的一年两年以及今后无数年。

  而手下依旧是稳稳跳动着的心脏。

  噗通——

  噗通——

  噗通——

  日光灯与作业本。

  刽子手与古街道。

  截然相反的两个世界不断对比着,对比到池九觉得有点疲倦。

  药带着点安神的效果,让才醒来没多久的池九再度泛起困意。她准备入眠,脑中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话说这个池九对做烟火极为有天赋。

  可她做不来烟火!

  九年义务教育加上三年高中求学,只教基础知识以及简单的实验操作。理科班的人实验精神很强,但也没敢在学校做烟火。

  当初化学老师介于池九等人具有黑历史情节,非常严肃警告过他们:一支枪,两斤药,判你三年没商量。

  啊,所以配平是一硫二硝三木炭,配比似乎是一硝二磺三木炭?

  苦恼的池九满脑子化学方程式,再次昏睡过去。


标 签穿越 帝王头上炸烟花 奶酪西瓜 池九苏文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