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_许桑筱周陌然佚名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36 ℃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_许桑筱周陌然佚名

许桑筱周陌然

佚名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许桑筱周陌然的小说叫什么,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全文免费,《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作者小楼姑娘运用倒叙,引出主角对往事的回忆,字里行间流露着深思,故事的男女主角是许桑筱周陌然。最新章节阅读:许桑筱和周陌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两人不知道,大学中彼此相视的一眼,便注定了此生不断的纠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许桑筱周陌然的小说叫什么,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全文免费,《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作者小楼姑娘运用倒叙,引出主角对往事的回忆,字里行间流露着深思,故事的男女主角是许桑筱周陌然。最新章节阅读:许桑筱和周陌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两人不知道,大学中彼此相视的一眼,便注定了此生不断的纠缠。

免费阅读

  桑筱第一次被带进了公安局的审讯室!

  她略带恨意将过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对面的警官眼神中夹杂丝丝怜悯和很淡却丝毫没有掩盖的轻视!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去夜店打工!好了,我知道情况了,你先去候审室吧!”

  铁门碰的一关,立刻陷入黑暗之中!她警觉的抱紧身体,在黑暗里,仿佛有无数眼睛在深处盯着自己,盯的浑身冒冷汗,她的身子逐渐缩成一团,不敢凝视着黑暗!

  等待总是万恶的折磨着人。这个房间出奇的安静,静谧的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这样的环境让等待更为漫长,漫长到无法记录时间!

  墙壁是冰冷的,气息是陌生的,就像掉入一个没有底的深渊,一刻不停地往下降着!不能挣扎!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这份期待在一分一秒的等待中渐渐流逝!但她始终相信,自己会安然无恙的走出公安局,而那个男人一定会收到惩罚!

  她会好好打工,好好学习,毕业好好赚钱,给妈妈看病!她会把妈妈接到身边,远离那个让她们都痛苦的地方,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好像,她从小到大的心愿都没有变过!

  想到这,埋在膝间的脑袋缓缓抬起,未来还是那样美好,一切都还没那么糟糕!她在臆想中渐渐睡去~

  她被铁门的声音惊醒,两个警察将她又带到了审讯室!从黑暗之中突然暴露在阳光里,她不受控制的眯起了眼睛!

  昨晚的过度思虑,让她看起来格外憔悴!

  原来已经第二天天明了!

  现在坐着的不是昨晚的警官,她也恭敬的微微鞠了一躬!

  警官一脸严肃,心底却是有些同情,看着她苍白脸色好像透明一般,仿若书中的林黛玉,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就涌出更多的怜惜!可是,再可怜也没用!

  看着律师刚送来的卷宗:“受害者起诉你故意伤害罪,你极有可能被判刑!”

  桑筱耳朵突然响起杂音,她一哆嗦捂住了耳朵:“您,您说什么?”

  她不是突然耳鸣,而听到后一阵刺痛!

  “我说,受害人起诉你故意伤害罪,还好他只是轻伤,你有可能获得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还得索赔受害人所有损失!”

  桑筱的脑子轰的炸开,一时间失去所有思考能力!被判刑!要坐牢!她腾地站起:“为什么,为什么他成受害人了,他才应该坐牢,他才有罪!”

  警官安抚着她先让她坐下:“你别激动,可是现在对于他强biao你的证据还没有!你的说法没有证据支持!”

  以前的刑事案件有很多类似于酒吧女和顾客之间的纠纷,有的确实是见se起意,但也有的是故意说成强biao,来获取赔偿!

  “没有证据?当时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怎么没有证据!”

  “他们都一致说,你们一直在打情骂俏!而且监控录像的甬道是坏的!证明不了你!”

  桑筱真的慌了,怎么会这样,她那么嘶声力竭的求救,在他们眼里变成,变成打情骂俏?这怎么可能!新开业的星夜酒吧,监控怎么坏了?

  突然,她的眼里变得猩红:“你是不是怕他的权势,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和那个经理一样,不敢说是他的罪,对不对!其实你们都一样!”

  警官心虚的闪烁下目光:“我只看证据,如果你不服,可以请律师,进行上诉!”

  “我必须上诉,是他先强biao我的!打了他,只是情形紧迫,我不得已!”

  “劝你省省吧,请律师要高额的费用,看你样子应该承担不起,还有,如果你乖乖认罪,也许几个月就出来了,这件事就过去了!”

  警官说完,起身离开!

  这话已经很明白了,息事宁人!她又被带回了小黑屋!这次不是满满的等待,而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天窗投射出一束白色阳光,这是屋里唯一的光亮!可是,她现在连唯一的光亮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那些人不为自己作证?

  为什么经理看到却不制止?

  为什么那时候的监控偏偏坏了?

  为什么警察局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相信她是好女孩,相信她是正当防卫!

  她就要坐牢了!

  一直相信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无论怎样艰难,自有公道在心间!可是她忽略了一点,有些人可以操控着天平,可以随意调整角度。

  或许他们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她亦或是他们这类的人就在天平上方,无论怎样都不会得到公正!

  她的生命脆弱无比,根本承受不起任何奢侈的幻想!

  这种窒息的绝望快要溺毙了,全身是无比的沉重,所有的美好就像手心里的水,无论摊开还是握紧,都会从指缝里一滴一滴慢慢流逝!

  谁都阻止不了!自己更是无能为力!

  此时就像一片从树上掉落的枯叶,任由风随意改变方向,她无力逆着风,因为,一旦任性,很容易就会粉身碎骨,带来更大的伤害!

  而她现在就是那片落叶,没有一点点保护自己的能力!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她不敢告诉家里人,不能再让妈妈为自己担心!也不能让她失望!

  妈妈!

  可是,自己一个人承受真的好累!

  泪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流不完,挂在脸上又风干,再流一层!静谧的封闭,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容氏大厦,玻璃窗反射着令人眩晕的光芒,人们不敢抬眼正视!

  大厦的最顶端,容卿拿起办公桌上的茶,喝一口,皱皱眉!“徐成,茶太浓了!”

  徐成进门:“我再给您泡一杯吧!”

  “不必,下次注意!”

  徐成又上前一步:“吴霖又给我打了电话,问您是否给个机会!”

  容卿,全身往后椅着,吴霖不是本市的商人,如果放弃本市供货商,那么对于以后亚太肯定会有影响! 他刚刚进军j市时,原本的地头蛇商界大亨视自己为眼中钉,他硬生生的将商界里里外外杀得天翻地覆!

  这次,项目启动,那些本就有气的商人纷纷阻挠,好似商量好了一般,纷纷笑着拒绝!

  要是真跟外市合作,无疑是把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只得孤军奋战!而那些地头蛇的目的正是如此!可是,他们都不了解容卿这个人,你越是与他对抗,他越兴奋!你越是高调,失败就越惨烈!

  “还是没有合适的供货商么!”

  徐成摇摇头。

  他起身,走向落地窗前。既然给他们敬酒都不喝,那他也不必费力再进行洽谈!“不用再找他们了!将之前谈的价格再提高五个百分点给给吴霖,我就是让他们知道,当初他们不选择我,是犯了个多大错误!”

  晚间,容卿穿着便装去了星夜酒吧,这里的好处是,可以喝酒,可以吃饭,还可以过夜!

  经理一路陪笑,他自得走在前方,瞥了一眼不显眼的角落,然后问道:“那个吧台怎么换人了?”

  “哦哦,那天你点名送酒的那个女大学生啊,她和顾客发生点争执,辞职不干了!”经理可是老油条,没有详细说明,也没说闹进了公安局!

  “什么争执?”

  “不是什么大问题,那个女人不小心打碎了酒杯,弄伤了顾客,吵了几句,然后就不干了!”

  他没再言语。进了房间,掏出烟,拿出打火机,刺啦,火苗妖冶的亲吻着香烟!他掏出手机,打通了吴霖的号码!

  “我是容卿!”他做了简短介绍!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夸张的喜出望外,口若悬河的拍着马屁!容卿手指敲着桌面,关于合作,一个字也没有露出来!

  吴霖知道他在吊着自己:“容总,我们哪天一起吃个饭吧!让我带上小女,咱们吃个便饭!”

  容卿眉头一挑:“哦?”

  “嘿嘿,小女就在光森读书,还请容总赏个脸!让她陪你几天!”

  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容卿要的也是这句话!“这不好吧!”

  “容总,就请你赏个脸吧,小女也很敬佩您!”

  他掐灭烟,心情大好,一想到那双勾人小鸟般的眼睛,心就有股热流蹿过!“好啊!我不得不说,你的爱女实在是很很用功,白天学习,晚上就来酒吧打工!”

  “什么,这不可能,容总,我女儿绝对不会去夜店工作,我给她的零花钱绰绰有余,她怎么会不够花而去打工呢!肯定是您看错了!”

  容卿没再听他说下去,直接挂了电话!

  经理站在他面前,陪着笑,此时对着容卿的不耐烦,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她,当时是被带去了警察局做调查,别的我真不知道了!”

  容卿目光如寒芒:“下次,我问你任何事情,你最好也如今天这么详细!下去吧!”

  “是是是!”经理转身离开,渗出一身冷汗。

  桑筱依旧在这小黑屋中,渐渐沉寂!也许她的幸福只可能出现在61分,在25小时,在星期八,在13月! 悲伤要与快乐作陪,雨过应该就有天晴?如果雨后还是雨后,如果忧伤之后还是忧伤,那么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而现在的她就是如此!

  她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要等待什么,因为等待过后还是等待。

  铁门吱呀,打开,桑筱虚弱的张开眼,是要去往另一个牢房了么,这么快,法院就批下来了么!要坐多久,半年,一年,还是三年!

  无论多久,这一生,就算是毁了吧!大学读不成,妈妈没钱看病,自己担上进监狱的名声,无人问津,好不凄凉!

  警官打开了灯,将门关上,她差异的看着他拿出饭盒打开,放在桌子上,香味儿调皮的窜进她的鼻孔,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饿,好饿!她直直的盯着饭盒目不转睛!

  “饿了吧,快吃吧!”是白天的那个警官。

  她心顿时有些热乎,难道他相信自己是清白的!“警官,我……”

  “先别说话,趁热吃!”

  桑筱连连点头,捧起来埋头就吃,真香!热泪刷的一下就流下,和着饭一起吃进肚子里!

  吃的太猛,一下子呛到,狂咳起来,警官赶紧拧来一瓶纯净水:“慢点,慢点吃!”

  吃完了,桑筱打了个饱嗝!终于抬眼看着警官:“谢谢您了,谢谢!”

  警官却用一种别样的目光打量着她,手不经意就搭在她的手上,抓紧。

  桑筱不明所以:“警官,你怎么了,我真的会坐牢么!”她还是把人心想的太过美好!

  他赤果果的目光好似要看穿她,那双略有风情的正无辜的看着自己的,他抓着的手是那么柔软无骨,他不断摩擦着那滑嫩的皮肤,爱不释手!

  桑筱难为情,想要抽回,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警官自从见到她第一眼,就被迷住!他已经快四十了,妻子早已离婚,他再也没怎么碰过女人!

  虽然,这件事不道德,可顾少爷点名让她她坐牢,而就是个酒吧女,也不是什么干干净净的人!“想不想早点出去,那你就从了我!”

  他一下子抱住了她,“你太美了!”他喘着粗气,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桑筱惊呼:“你干什么!”她开始拳打脚踢,不明白,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侮辱自己!就算她要做一辈子牢也不能让他得逞!

  哗啦,是饭盒掉在地上破碎的声音,桑筱借机赶紧捡起碎片,摆脱他的魔掌,将碎片放在脖颈处,透着毅然决然,同归于尽的决然:“你在过来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他退了两步:“你别胡来!”他万万没想到这女人会宁死不屈!

  “你别冲动,你满足我,我让你早些出狱,难道你不想……”他还继续诱供着!

  “滚,快滚!你快滚啊!”她哭喊着,将碎片又深了一分!

  “好好好,你快把手放下来!”说完,手机铃声响起,是局长,他一个激灵赶紧背转身接起。

  内容竟是,要把许桑筱完好无损的放出来!

  放下电话,愣了好久,回过头来咬咬牙根:“恭喜你,你无罪释放!”

  出来的时候,她望着浩瀚的天空,云卷云舒。一天两夜的光阴,好似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她不受控制的开怀大笑,伸出手触摸这世间自由的空气,她睁大眼睛不断环视着周围,一切的一切,陌生又熟悉,从未如此开心,她一路雀跃,像个快乐小鹿!

  或许一切磨难挫折,都是为了现在这刻!经历过,才知幸福来之不易,但,格外甜蜜!

  不知道已成定局的案子,她怎么会无罪释放,还不用赔偿任何费用,她回头看看庄严的警察局,看来,清者自清,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她现在被喜悦充斥了大脑,每个细胞都在兴奋的生长!秋风是格外的清爽,落叶是格外优雅,从来没发现j市,好美!

  踏进学校,她张开双臂:“我又回来了!”

  不过,她发现一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暗自掩笑,不过现在心情大好,没有太多理会,往宿舍走!

  舍友李诗菲操着一口南方口音:“桑筱,你快去公告栏看看吧,那东西,是你的么!”

  再说那东西时,她明显有些不好意思!

  桑筱来到公告栏,看到那个被鱼子酱和面粉弄脏的胸衣,孤零零的挂在公告栏上,旁边贴着纸,上面写着:“这是谁的?谁拿走就是谁的!”

  走走停停的人,讥笑声不断。谁这么隐蔽的东西被挂在上面,好丢人!

  桑筱,血液有些凝固,粉色的凯蒂猫图案,是她最喜欢的!众人的视线开始移到桑筱身上,因为上一次在食堂,被淋上鱼子酱的就是她!

  如果推理没有错,这个胸衣,就是她的!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桑筱,咬住了下唇!怪不得这个丁梦,千方百计弄到她的胸衣,原来想要光森所有人都来耻笑她!

  罪魁祸首丁梦偶尔经过这里,也来到众人跟前,看到了蹭蹭冒火的桑筱,心里一阵痛快!

  “你们说,胸衣到底谁的啊,真是太给光森丢脸了,你说是不是?许桑筱!”

  这是明着暗着都透露,许桑筱才是这东西的主人!人越聚越多,都争先来看这笑话!

  桑筱再一次被公众的目光围住,她想拽下那隐秘的东西然后不顾一切逃离开来,就像上次一样!

  可是有些时候,逃避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雪上加霜,火上浇油!

  如果真这样做了,恐怕会真的被舆论淹死!

  讥笑声越来越大,议论声此起彼伏,她又一阵耳鸣,绝对不能忍!忍无可忍!

  “学姐真有意思,贼喊捉贼,胸衣是谁的你不最清楚么,还来问我,我可是什么知道了!”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膜!众人唏嘘一片!有内幕,大内幕!

  丁梦抱肩,高傲用眼角瞥着她:“哼,知道就好!”可是很快,发现不对劲,众人把那种眼神全部对向了自己!

  不对,她刚刚的话,话里有话!这个该死的许桑筱!“你说什么呢,你瞎说什么呢!”

  桑筱耸肩,学着彦亭,做了一个鄙视的神态,然后消失在人群中,让丁梦就在风口浪尖上!

  今天光森真漂亮!连老师都那么可爱!这是她发自肺腑的赞叹!

  彦亭散心散了这么多天,都没有音讯,桑筱有些担心,下课时去了电话亭,根据记忆拨通她的号码!

  “喂?彦亭!你去哪了,这么多天,不来学校!喂?喂?喂~彦亭,你在听么?”

  电话另一头的容卿皱皱眉头,自己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听对方的一阵说辞才知道这是打错号码了:“你打错了~”

  桑筱听到后急忙道歉,删掉数字,根据记忆又重新播过去。

  男人放下手机,目光盯向需要自己签字的文件。可偏偏这手机又开始振动起来,还是刚刚的号码!他不想理会,可它偏偏那么执着~他有些不悦的接起:“你又打错了!”

  桑筱一拍脑门,自己这记性也忒差了,一乱就找不到北了:“不好意思,太抱歉了,我太笨了,号码都记不住,对不起!”是够笨的,打错一次也罢,还打错两次,丢人丢到这份上真是够了。

  男人没听完就挂断,索性关了机,扔进了抽屉里不再理会。

  桑筱这回可不敢再打了!

标 签言情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 许桑筱周陌然 佚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