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黎央夜墨染小说_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一条会翻身的咸鱼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63 ℃
黎央夜墨染小说_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一条会翻身的咸鱼

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

一条会翻身的咸鱼 著

连载中免费

黎央夜墨染小说免费阅读,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最新章节,作者一条会翻身的咸鱼的最新穿越类小说《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人物语言真实,尤其是书中配角的对话,原汁原味儿。主人公叫黎央夜墨染,精彩概述:前世的黎央喜欢夜墨染,最后却不死不休,重生后的黎央对夜墨染毫无感觉,奈何魔君大人甜入人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黎央夜墨染小说免费阅读,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最新章节,作者一条会翻身的咸鱼的最新穿越类小说《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人物语言真实,尤其是书中配角的对话,原汁原味儿。主人公叫黎央夜墨染,精彩概述:前世的黎央喜欢夜墨染,最后却不死不休,重生后的黎央对夜墨染毫无感觉,奈何魔君大人甜入人心。

免费阅读

  暮色四合,天地朦胧。

  似乎每当天色一昏暗,黎央便觉得这沉星阁很有几分庭院深深的寂寥。

  黎央垂眉,美目中泪光涟涟。

  她有些不安,甚至连灵翠唤了她两声,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灵翠有些担心地探了探黎央的额头:"公主可是哪里不舒服?"

  黎央这才回过神来,一脸莫名中又带了些许慌乱:"我...我想去别苑看看,这次带个篮子去吧,摘多点花回来。"

  灵翠一脸兴奋状:"好啊好啊,灵翠这就去准备一下。对了公主,你先披上外衣。"

  灵翠果真将夜墨染的吩咐铭记于心,丝毫不曾怠慢。

  "好,我自己来,你先去拿篮子。"黎央接过灵翠手中的外衣,心不在焉地穿上。

  出了沉星阁抵达别苑,黎央便在思考如何可以将灵翠支开,毕竟这桃树旁的洞口着实有些小巧,她倘若要用灵力破开,必定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加上她如今身怀有孕,灵力也比之前弱了些许。

  她的目光乍然落在了不远处一颗果子树上。

  "灵翠,你敢上去摘果子吗?"

  灵翠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昂然道:"公主,这难不倒我,我在人间时,经常贪玩爬树摘果子吃。"她拍拍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公主要多少我都给您摘下来。"

  "好,那你摘多点,我想分点给大家都试试。"黎央侯在原地,心里不是滋味。

  她不擅长说谎,一股强烈的内疚感骤然升起。

  但当下的情况不容许她退缩,她必须赶在灵翠下来之前,争分夺秒逃离出去。

  灵翠不忘回头吩咐一句:"公主要是累了,就在桃树底下坐一下,等我满载而归。"

  黎央等灵翠爬到树上,便悄然使用灵力将洞口越开越大,最后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她回头看了看还在树上乐此不彼地摘果子的灵翠,道了一句:对不起,就这一次。

  她的离去,必然会牵连魔殿上下看守及伺候的人。

  就一次,就原谅她这一次自私的决定。

  灵翠反应过来时,已看着黎央逐渐消失在洞口的尽头。

  她惊慌失措地从树上摔了下来:"公主!公主!"

  她在洞口张望,却只剩一片空白。

  灵翠赶紧跑回沉星阁,唤来看守的魔将,但徒劳无获。

  月过中天,魔殿内一片混乱嘈杂声渐渐散尽,下手们跪了一地。

  "出了何事?"夜墨染刚从人间归来,手中还谨慎地捧着来自不易的鱼缸,发声清啸,凝目巡视了一遍大殿,一股不安,轰然而起,从他心口迸发而出。

  "回魔尊,黎央公主...她...她逃出去了..."灵翠将头深深埋在地下,全身颤抖不止。

  "哦?她逃出去了?"夜墨染坐了下来,妖邪地张嘴说着云淡风轻的反问,却恰似一道惊雷劈在了殿中,一瞬间殿内寂静无声。

  转瞬,他突然沉下脸的展现出变得异常冷冽残酷的双目:"看来,我想稍微仁慈一些都不行,黎央,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鱼缸碎落在地。

  黎央终究还是太过自信,想凭一己之力逃脱这坚不可摧的势力,无异于痴心妄想。

  夜墨染怎么会如此简单放任她在魔殿自由行走。

  黎央的身上早被夜墨染种了寻魂根,她无论是上天入地,夜墨染都能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

  "斩魂,走,随我去将她,接、回、来。"

  一瞬,魔殿那轮血月愈发的阴森狰狞。

  黎央仅逃到半路,便被夜墨染找到。

  "黎央,你果真越来越小看我了。"

  黎央闻言,又惊又骇地朝后猛退了一步,俨然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身后是一个山洞,由满是凹凸不平的岩石砌成。

  由于力度过猛,她撞到墙壁的手臂隐隐作痛,手臂上轻微擦伤,还渗出了血珠。

  "你想做什么?"她惊惶开口,言语里划开不许夜墨染靠近的鸿沟。

  事已至此,她仍自欺欺人地幻想,是否还有其它办法。

  还未等她恍神,夜墨染便将她带到了千洛身前。

  "千洛,千洛!"黎央已有一些时日没见过千洛,甚至偶尔她会陷入怀疑,千洛是生是死她也不确定。

  如今看到了,一双被血水溅得朦胧模糊的眼睛正温柔地注视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黎央。

  千洛心口抑制不住一阵锥心的钝痛,黎央憔悴了好多,而印象中每次见她时,她总是哭。

  揪心至此,他努力地张了张口,吃力地唤了一遍她的名字:"黎...央..."

  未等黎央回答,只见倒刺的长鞭猛地挥舞,带上一阵风声,抽得千洛凌空飞起,整个人几乎被折为两段。

  "不要!不要!夜墨染!你住手!住手!"那一声声无助而徒劳的哀求,凄厉至极。

  只见夜墨染孤高狂傲的修长身影立在晦暗的堀室,身后是血月照射下来的点点红光。

  他眼底如冰,每一个眼神都在渲染他的气魄。

  "黎央,是你逼我的。"他的一言一行都在告诉黎央,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黎央终是迟了一步,封魂刀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血红的伤口狰狞地攀上千洛的心口,凄厉的惨叫响彻堀室之内,惊飞了附近的乌鸦。

  双倍的痛苦,双倍的情绪向千洛席卷而来。

  在他魂飞魄散的前一刻,他脑海中闪过与黎央初见时的场景。

  他一生放荡不羁,遇到黎央后,正是她这种润物无声的温情,恰到好处的令他心动。

  他心里缺失的那一部分,终于有人来填补,自然就此情根深种。

  他知道黎央不爱她,所以从头到尾都不舍得碰她,他一直愿意给黎央时间慢慢去接受他。

  只有真正爱到骨子里,才会如此瞻前顾后,既不愿意让她为难,也不愿意令她痛苦。

  爱得情深意切,赢得也要光明磊落。

  黎央痛得彻心彻骨,委顿在地,已被身下的血泊染透,咸湿的眼泪融进千洛鲜红的血液里,努力说着自欺欺人的话。

  "千洛,你是不是太累?"

  "千洛,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

  新盟旧约,爱难两全,愿来世再共赴余生。

  夜渐深渐静。

  黎央强撑着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沉星阁走去,瞳孔润出绝望的灰气。

  然而,令她应接不暇的残酷,还在后头等待着她。

  一阵狂风过境,迷雾四起,刺骨凛冽的寒风吹在身上格外的冰冷。

  顷刻将整个魔殿都染上了一层骇人的薄凉。

  夜墨染眼底寒意凝聚,眼中有凶光闪过:"残幽,我要立即看到那孽种彻底消失!就当给那废物陪葬!夜长梦多,我不能再等!"

  残幽闻言欲开口劝阻,毕竟黎央的身体并未完全恢复,但他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向夜墨染,那双如深潭般的眼眸蕴了杀气。

  残幽因而不敢多言,只好识相地接受了命令,前往沉星阁。

  只见黎央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唇角始终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脑海中那副久久不能让她挥去的血腥场面又浮现了出来。

  悲彻从眼中与心尖泛出,几乎要将她溺毙。

  而当残幽心事重重来到她跟前欲言又止时,她的心底当即闪过一丝惧意,声音发颤:"你...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

  她十指紧紧地握成拳,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大步,眼神惊恐无比,仿佛眼前有猛兽来临。

  残幽眼中很快闪过一丝不忍,歉疚地劝说道:"公主,魔尊定不会让这孩子留下,请公主不要再作无谓地挣扎了。"

  外头夜风料峭,缠绕在黎央心尖的恐慌肆意纷飞。

  她从没有一刻如此刻这般痛恨自己的无用。

  残幽用魔力强行将黎央的五识封住,她便不再挣扎,倒了下来。

  残幽设好结界,将断肠散喂入黎央口中,她当下呈昏迷状态,所以有大量的药散残留,洒落在了黎央的身上,洒落在了地下。

  断肠散很苦很涩,以至于黎央在昏沉中都咳得死去活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日,黎央昏睡了半日。

  而残幽,得到夜墨染的命令,在这七七四十九日期间,必定要寸步不离看好黎央,不得有任何闪失。

  黎央醒来时,或许是刚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她眼下并未有多强烈的不适感。

  "公主可有任何不适?"残幽立即上前,关切地询问道。

  黎央摇了摇头,双目呆滞,那不甘且委屈的声音再次响起:"真的...不能放过它吗..."

  "公主...请不要让残幽为难。"

  泪水从眼中汹涌而出,她痛苦地闭上眼,哑声道:"我知道了..."

  远处隐隐有悲凉的旋律仿佛被风吹来,那种凄苦的声调千丝万缕,将黎央心口某一处割痛。

  阎刹宫内,斩魂终究还是忍不住,道出了自己的疑问:"魔尊这般对待黎央公主,就是单纯为了报复吗?"

  夜墨染依旧不动声色,不急不慢地抿了一口茶,寒声道:"嗯,就是报复。"

  斩魂并未吃惊,毕竟他了解夜墨染的手段,多么冰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他都不会觉得不妥。

  仅仅一句报复,便使得黎央家破人亡,惨不忍言。

  一日,五日,十日,二十日...

  日复一日的阵法,日复一日的折磨,黎央渐渐不再反抗,放弃挣扎。

  夜墨染一次也没来看过她,只是每日必定要残幽托人汇报情况。

  残幽觉得,或许夜墨染也是心存不忍,不忍亲眼看着他爱的人受苦。

  而黎央则是万念俱灰,漆黑空洞的视线不知落在何处,这些天,她总觉得冷极了。

  真的冷极了。

  直到第四十一日,她在意识昏昏沉沉之际,拉住了残幽的衣角:"我今日...有些难受,可不可以迟些..."

  残幽面对突如其来的请求,有些怔愣,好奇的目光随之落在了黎央身上。

  转而回神,轻轻应了一声:"嗯,已经是四十一日了,公主再熬几日,便得以解脱了。"

  是该解脱了,黎央心里想。

  她的眼睫轻颤了一下,继而说道:"我突然很想吃上回去人间路过买的荞麦饼,你可否帮我去跟夜墨染说一声。"

  残幽面露难色,缓缓道:"公主,魔尊吩咐过,在此期间,残幽不得离开公主半步,残幽让看守的魔将去转达魔尊。"

  "那...算了...魔将他们也不识是哪种...我有些困了..."仿佛像是被戳到了什么痛处,黎央闭上双眼,抬起衣袖掩面,无力地准备小憩一会。

  残幽看着黎央虚弱的模样,不住地泛起同情之意,犹豫了半分,随之开口道:"好,公主等我一下,我速去速回。"

  在残幽印象中,黎央很少对旁人提出要求,就算是近来要忍受这些生不如死的折磨,她也几乎不对残幽发出任何哀求的言语。

  这极小的要求,残幽无理由不答应。

  待残幽离开沉星阁后,黎央霍然抬眼,微敛了一下眸,漂亮的双目里,有疲惫,有悲苦,但更多的是绝望...

  从前,她并不畏惧死亡,她真正惧怕的是生离死别,是世上她所爱的与爱她的都与她天人永隔,只剩下她孑然一身茕茕而立在茫茫人世中。

  如今,真的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茕茕孑立了。

  父帝杳无音信,母尊和千洛因自己而惨死。

  那个曾经指天誓日,对自己立下山盟海誓之约的爱人,也不复存在了。

  连她在枯苗望雨中迎来的小生命,也即将灰飞烟灭。

  她甚至偷偷帮腹中的胎儿起了好名字,就唤黎安乐,希望它一生平安喜乐。

  一切都化为虚无。

  她还苟活于这冷漠的世间,有何意义?

  她漫不经心地弯了唇,借着昏暗的月色,竭尽一生修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喷洒而出。

  心口一瞬腾起一股渲染着如释负重的热潮。

  是这些时日不曾有过的轻松。

  唇边如愿以偿的笑容顿时好看得分外耀眼。

  她恨夜墨染吗?

  不恨了吧。

  曾恨不得那人受尽千刀万剐,凌迟之苦而死,最终发现,早已失去了恨的气力。

  辗转反侧,千思万念,痛断心肠的感觉,终于不会再夜以继日地反复折磨着自己了。

  似乎有什么在脑海中忽然而过,零碎的片段,清晰的异常,渐渐编织成了一段陈年旧事...

  处心积虑的恨意也就此烟消云散...

标 签穿越 重生后魔尊大人有点甜 黎央夜墨染 一条会翻身的咸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