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念顾以泽小说章节_念念不忘你倚梦寻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098 ℃
沈念顾以泽小说章节_念念不忘你倚梦寻

念念不忘你

倚梦寻 著

连载中免费

念念不忘你小说免费阅读,《念念不忘你》小说的主角是沈念顾以泽,故事内容思路开阔,内容丰富。是作者倚梦寻文思泉涌的作品,《念念不忘你》最新章节在线试读:沈念和顾以泽在一起,只是因为一纸合约,合约到期后沈念不等顾以泽说什么转身就走,却被男人抵在墙上,嗓音低哑:沈念,不要合约,要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念念不忘你小说免费阅读,《念念不忘你》小说的主角是沈念顾以泽,故事内容思路开阔,内容丰富。是作者倚梦寻文思泉涌的作品,《念念不忘你》最新章节在线试读:沈念和顾以泽在一起,只是因为一纸合约,合约到期后沈念不等顾以泽说什么转身就走,却被男人抵在墙上,嗓音低哑:沈念,不要合约,要你。

免费阅读

  安静的卧室,笼罩在柔和温暖的睡眠灯里。

  床上的人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皮。

  “醒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略微熟悉的男声,沈念恍惚了两秒惊醒,猛地爬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下来,堆叠在腰上。

  顾以泽此刻正坐在床尾的沙发上,穿了身浅灰色的居家服,应该是洗过澡后换的睡衣,两条大长腿交叠着,随心所欲地搭在面前低矮的茶几上,腿上摊开一本笔记本电脑。

  电脑屏幕的光映在他脸上,像是渡上一层滤镜,柔和了棱角,褪去了些许平常的凌厉感。

  “顾总。”沈念揉了揉眼睛,沙哑地叫他。

  顾以泽阖上笔记本,两条腿放下来,手执笔记本往外走,“洗个澡,早点休息。”

  “……哦。”沈念嘴上应着,并没有立即行动,盘腿坐在那里,打量着整个房间,神志还有点不清。

  **

  二楼设有一间起居室,顾以泽将笔记本放回书房后,到起居室倒了杯水喝,喝完又顺手再倒了一杯,拿到卧室去。

  浴室的门关着,里面传出水声,顾以泽扫了眼磨砂门上的倒影,礼貌地收回目光,将水杯放在床头柜子上,然后进里面的衣帽间,取了枕头和毯子离开。

  沈念洗完澡出来,放下一头长发,到床头柜上去拿自己的手机,发现那里还放着一杯白开水。

  她正渴,咽了下干涩的喉咙,想都没想地端起那杯水,一鼓作气咕噜噜喝了个光。

  然后她才握着空杯子想,怎么刚好有杯水放这里呢?

  大概是顾以泽放的?

  那他这人,倒也不完全像外表看起来这么的冷漠不近人情。

  沈念放下杯子,拿起旁边的手机,坐到床沿给他发消息:[这房间,是你的吗?]

  她适才洗澡的时候,看到浴室里大多是男士用品,只有给她准备的一次性洗漱用品,还有身上这条睡裙是例外。

  夜已深,顾以泽回到书房就准备睡觉了,将枕头和毯子往沙发扔下,感觉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来看了眼。

  回复:[是。]

  沈念瞄了眼柜子上的水杯,多关心了一句:[你的房间给我睡了,那你怎么办?]

  顾以泽:[书房。]

  沈念实在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到顾以泽房间里来的,不过既然两个人是分开睡的,那在这边住一晚好像也没什么,尤其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从别墅这边到宿舍,需要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她真心不想熬夜赶路。

  索性就留下来了。

  沈念敲敲手指,回了两个字:[谢谢!]

  **

  是该说谢谢,他长这么大,还没睡过沙发呢。

  顾以泽轻笑了下,放下手机,往沙发上躺去,随手扯过毯子盖上。

  眼睛没闭上多久,顾以泽就感觉被人拍了一下,他警惕地睁开眼。

  母亲黎雯君的脸倒放在他眼前。

  顾以泽低喘了声,闭上眼睛,心有余悸地揉了揉鼻梁骨。

  人吓人,真的能吓死。

  “干什么啊?”顾以泽拖音带调的,颇有些无奈。

  黎雯君怒气冲冲地又往他身上拍过去一掌,“要死了,你干什么睡这里?”

  “我不睡这里睡哪里?”

  “装什么傻瓜,回房间睡啊。”

  黎雯君撑着两只膝盖,忧心地问他,“还是说,念念把你赶出来了?”

  顾以泽翻过身,背对她,“跟她没关系,是我自己要睡这里。”

  “儿子,你告诉妈,你是不是有病?”

  黎雯君的话,成功让顾以泽又翻过身来,抱着两条手臂不满道:“我怎么就有病了?!”

  “房里有娇妻等着你,你偏要睡书房冷落人家。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身体不行,我这辈子都抱不到孙子了?”这么些年都不找女朋友,原来根源在这里!

  黎雯君特别有自己的想法,拍拍他的肩,心疼地说:“没事,儿子你就老实告诉我,我承受得住。而且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就算真的不行,也没关系,我们早看病早治疗。”

  “妈,您能不胡思乱想吗?”顾以泽缓缓坐起来,捏了捏酸痛的脖子。

  从小到大没怎么受过累,才在沙发睡这么一会儿,脖子就已经觉得不适了。他敛着眉,有些不耐道:“我身体很好,没有……不行。”

  嗯?怎么话题跑到这里来了?顾以泽尴尬又烦躁地扶了扶额。

  黎雯君在他旁边坐下来,“那既然不是念念赶你出来的,你也没有不行,你怎么还跑来书房睡啊?”

  原以为找个合约女友,就能将母亲大人应付过去,没想到问题还是源源不断。顾以泽骨节分明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尽可能平和地跟她说:“妈,我跟她才在一起多久,你这样会让我们两个很有压力的。”

  黎雯君不以为然,“给你们一点压力,你们才会抓紧嘛,之前就是太纵容你了,你瞧瞧,隔壁那个儿子都上幼儿园小班了,前面的上个月办满月酒了,就你,还是个单身。”

  “可我第一次带她回家,就跟她同房睡觉,你也不怕把她吓着?”顾以泽知道黎雯君最担心什么,便从她的软肋入手,笑了下,“小心她一害怕,连夜逃跑,那你的儿媳妇可就没有了。”

  果然,听到顾以泽这么一分析,黎雯君立即陷入反思,点点头说:“也是。”

  “你好不容易才交到女朋友,是不能把她吓跑了。”

  她自己咕哝了两句,终于消停下来,起身出去。

  顾以泽暗暗松一口气,重新躺下睡觉。

  **

  第二天,在顾家吃过早餐后,沈念和顾以泽都要回市区了。

  临出发,黎雯君将人送到门口,递给沈念一个礼盒,“念念,这是伯母送给你的,留个纪念。”

  沈念看那盒子,巴掌大小,外面覆一层水粉色丝绒,既有少女心,又颇具高级质感,想必里面的东西更是价值不菲。

  本来就不是真的女朋友,沈念哪里好意思收,“不用了伯母,您太客气了。”

  “要的。”黎雯君已拉过她的手,将盒子塞到她手中,“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沈念心里其实有点好奇,顺理成章打开后,看到里面是一条钻石项链,吊坠是一颗漂亮的粉钻。

  她对珠宝钻石不了解,只知道一个字——贵。

  于是又赶紧阖上,还给黎雯君,“太贵重了伯母。”

  黎雯君却是怎么都不肯收回了,“首饰买回来就是用来戴的,可你看我这把年纪了,再把这么少女心的东西戴在身上不合适,你就当作是帮伯母回收利用了,好不好?”

  说着,她又给自己儿子使了个眼色,“还不给你女朋友戴上。”

  顾以泽不置可否,手却是已经伸过来,将项链从丝绒里取出来,然后转过身耐心地帮她戴上。

  第一次有异性这样帮她戴项链,沈念本能地脸颊泛红,微微低着头。

  含羞带怯的模样,黎雯君在一旁看着,是越看越欢喜。

  “哎呀,我们念念戴着真好看,是吧?”戴好后,黎雯君第一个出言夸奖。

  顾以泽站在沈念身边,垂眸欣赏了两眼,轻轻勾了下唇,“嗯。”

  **

  两人只是合作关系,为了一年后协议到期时,能够分得利落不再过多牵扯,越少人知道两人子一起,当然是越好的。

  顾以泽和沈念在这方面,虽然没有沟通过,但奇妙的是,两个人异常默契地想到一块去了。

  不用沈念提醒,顾以泽接送她,都是将车子停在偏僻的宿舍楼侧面。

  车子停稳,沈念解开身上安全带后,又取下脖子上的项链还给顾以泽,“这个还你。”

  顾以泽没有急着收下,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过脸来看了眼项链,再看眼她,微眯着眼问:“不喜欢?”

  “不是,我们又不是真的恋爱关系,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能收。”沈念解释说。

  顾以泽嘴唇微抿成线,静默两秒后,伸手捞过了项链。

  物归原主了,沈念一身轻松地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等一下。”

  “嗯?还有什么事?”

  沈念转过头,见顾以泽倏然倾身过来,吓得她后背挺直,紧贴在座椅靠背上,扶着车门的那只手下意思抓紧。

  “别动。”顾以泽在她耳边轻声说,同时帮他把项链戴回去,“你这次表现很好,这条项链就当作是给你的额外奖励。”

  自他身上散发的冷冽木质香,混着点淡淡的烟草味,男性气息强烈,完全将她笼罩。加上说话时的温热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耳周,沈念浑身生出一份奇妙又怪异的感觉。

  体温在急遽攀升,心跳很快,呼吸也跟着局促。

  顾以泽发现她脖子渐渐染上一层绯色,偏头观察她的脸,发现那抹绯色早已在她脸上晕染开。

  他低笑了声,帮她把几根发丝挽到耳后,“好好地,怎么又脸红了?嗯?”

  适才在别墅,他帮她戴项链的时候就发现了,只要靠近她她就容易脸红。

  被人直白地拿出来讲,沈念脸蛋愈发烧红。

  耳珠红得快滴血似的。

  顾以泽眼神暗了暗,手随心动,在她耳珠上轻轻捏了一下。

  从来没被异性这样碰过,沈念敏感得身子一颤,忙拍开他的手,转身推门下车去。

  她小跑着绕过车头,往宿舍楼跑。

  顾以泽降下车窗,手臂搭在窗沿上,追着她背影唤了一声,“沈经理。”

  沈念缓缓停下脚步。

  顾以泽右手撑在方向盘上,左手支着车窗,食指上的黑银戒指在薄唇上滑过,竟带了点匪气,话里带笑:“作为我的女朋友,以后少不了要和我近距离接触,你这么容易害羞,怎么行?”

  是我容易害羞吗?明明是你行为不端!

  沈念转头瞪了他一眼,凌乱的脚步加快了些,落荒而逃。

  暗暗骂了句,“狗男人!占我便宜!”

  前面就要转过墙角,沈念差点撞到人。

  她反应及时地往旁白避开两步,对方也及时停下了脚步。

  两个人抬头看,对上彼此的眼神皆是一愣。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撞见罗绮乔。

  真是倒霉!

  身后,顾以泽的车还没开走呢,沈念担心被她看到,想做到什么引开她的注意力,但是来不及了。

  “哟,我没看错吧?是集团大老板顾总?”罗绮乔眼睛贼亮地盯着她身后,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距离这么近,想必罗绮乔是看清了,沈念这时候如果否认,反而会让对方觉得心虚,她干脆大大方方承认,捋捋头发,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老板找经理谈点事,很奇怪吗?”

  罗绮乔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这样认真打扮,傻子才会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呵,沈念,我真小瞧你了。”竟然勾搭上集团大老板了!

  沈念不会听不出来她的话里有话,这种时候,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不让自己露怯,“既然知道是大老板,管好自己的嘴,可别给自己惹祸。”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一台宾利靠边停下,按了声喇叭。

  罗绮乔看过去,立即丢下沈念,扭着小腰热情地迎过去。

  沈念转头看了眼,驾驶位坐着一名老实巴交的司机,宾利车窗封闭,她看不到后座的人。只在罗绮乔开车门上车时,从缝隙中隐约看到怎么好像是……裴强?!

  罗绮乔上了车,前面的司机重启车子,宾利绕着宿舍楼开走。

  坐在后座上的裴强一直望着外面,盯着某处久久没有移开目光,罗绮乔靠过来,顺着他的视线过去,啧了一声,“裴总这是……还想着她呢?”

  “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得不到的是最好的?”

  罗绮乔靠在他身上,似嗔似怨,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划拨着男人的胸口。

  “这可就太伤我的心了。”

  视野中的女人已消失在转角,裴强收回目光,从门上的储物格取了个袋子递给她,“还伤心吗?”

  罗绮乔欣喜地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一个新款古驰包。

  她一下就心花怒放,搂着他亲过去。

  管他心里是谁,舍得给她花钱,懂得疼她就行!

  男人按着她的后背,激烈地索取。

  **

  上班之后,沈念不止一次地,听到同事们议论她和裴强的事,可问题是,那天她明明没有上裴总的车。

  她不知道大家是怎么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也不知道罗绮乔是怎么跟裴强勾连上的,只知道目前的状况,她替罗绮乔背了锅。

  关于罗绮乔的事,沈念本无心干涉,尤其是私事,但如果牵扯到自己,她就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那天下午,正值交换班的时间,她下班,罗绮乔上班,两人在办公室遇到。

  沈念在核对排班表,先前因为外婆动手术,她请了一周假,下个月需要补上,手里是下个月的排班,几乎都排满了,只有两天休息。

  光是看着这张表,沈念就觉得辛苦,轻叹口气,抬头恰好看到罗绮乔进来。

  罗绮乔拎着新款的古驰包,随手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前台这边设有一名经理两个主管,这间办公室是她们三个人的,此刻,就只有沈念和罗绮乔。

  既然没有别的人,沈念就想借这个机会跟她提提裴强的事,“提醒一句,裴总已婚,孩子估计都读初中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谁呢?”罗绮乔冷哼了一声,拽过椅子坐下,手指甲哒哒地敲在桌面上,“若不是钓到了大老板,有了更好的选择,你那天,还不是照样上了裴总的车?谁比谁更高贵?”

  沈念很是无奈,“我那是走投无路。”

  她当时亟需那笔救命钱。

  罗绮乔轻笑一声,满满的讽刺说:“那我也是走投无路。”

  她是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她自己清楚,沈念也清楚。

  “你自己好自为之。”

  她这话,罗绮乔就不爱听了,情绪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沈念,我跟你半斤八两,别以为你找了顾总,就高我一等!”

  怎么又扯上顾以泽?沈念不悦道:“我跟他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不是我以为的那样?那是哪样?”罗绮乔抱着两条手臂,靠在办公桌上,勾着红唇语气讥诮,“你该不是要告诉我,你跟他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吧?”

  沈念:“……”

  倒也不是真的谈恋爱。

  可是当初和顾以泽签下的协议,涉及保密条款,倘若她往外透露了两人真实关系,那她就违约了。

  沈念不说话,罗绮乔就当她默认了,揶揄道:“那你就看他会不会给你一个名分娶你回家!男人床上说的话你还当了真,可笑不可笑?”

  沈念发现她这人固执自负得可怕,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就以为全天下人都跟她一样,还自认为把这个世界看得透彻。

  “无药可救!”沈念不打算再跟她废话下去,随手将排班表压在键盘下,开门出去。

  **

  又过了半个月,外婆术后恢复良好,身体各项指标正常,沈念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之后还需要做不少术后检查,所以沈念没有急着送外婆回老家,而是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小区,租了套小公寓安排她住进去。

  沈念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到公寓去陪外婆,休息日带她去拿药换药,或者做检查。

  “你每天还要上班,不用总往这边跑。”

  “都瘦了。”外婆往她碗里夹了一块肉,“多吃点。”

  “外婆您也吃。”沈念笑眯眯,也给赵兰芝碗里夹菜,“瘦了好,你知道多少人拼命减肥都达不到我这效果嘛?”

  “我这身材,同事羡慕死了。”她说得乐观,赵兰芝拿她没办法,笑着摇了摇头。

  饭后,沈念利落地洗了碗,将玄关的行李箱拎进房间去。

  外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声响转头看她一眼,“你今晚住这?”

  “对,明天休息,我就带了点行李过来住一晚,明天下午带您去做检查,我也就懒得跑来跑去了。”

  “这样好。”外婆点点头,忽又想起一件事来,“那明早你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沈念到房间放下行李后出来,靠在墙角问她,“还是外婆有什么想做的事?”

  外婆笑说:“我想起你那个借钱给我们的朋友,上次不是说了嘛,等我出院了,我们请他好好吃顿饭,谢谢他雪中送炭。明天刚好有空的话,我们请他到这里来,我做一桌子菜招待他,念念你觉得怎么样?”

  沈念笑着走过去,坐在沙发扶手上,抱着外婆的肩笑说:“您这才刚好,又要下厨啊?”

  “多动动,对身体好的。”赵兰芝抬手摸摸她的脸,“而且你也好久没吃我做的菜了吧?”

  沈念还真的是馋外婆做的菜了,而且出院的时候,医生确实也提醒她们了,适当运动有利于病人身体恢复。

  赵兰芝天天呆在这小公寓里,沈念还真担心她觉得闷,不然也不会经常往这边跑,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倒也不错。

  “那好,我问一下他,看他明天有没有时间。”沈念起身回房拿手机。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顾以泽应该没有在忙吧?

  沈念这样想着,直接拨了通电话给他。

  “喂?”男人低沉的嗓音传过来,混着酒杯碰撞声和笑谈。

  沈念忽然意识到,坐在老板这个位置的人,跟她这种普通员工怎么能一样呢?即便是晚上,他应该也会有应酬之类的,不可能闲着。

  “呃,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那我迟点再……”

  “没有。”那头的顾以泽已经推开包厢的门走出去,从口袋摸出一盒烟和打火机,“什么事?”

  沈念这边渐渐听不到嘈杂的背景音,猜他可能暂时走开了,以免耽误他时间,她抓紧时间,简洁明了地将外婆想请他吃饭的事情告诉他。

  顾以泽站在走廊窗前,嘴里叼了根烟,用打火机点燃。

  他吸了一口,用拿着打火机的那只手将烟拿开,吐出烟雾说:“我先问下秘书我明天的行程,再答复你。”

  “好,那不打扰你了。”沈念传达完意思,便挂了电话。

  “诶?”顾以泽猝不及防,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你就只是个传声筒吗?也不知道再聊两句。

  他盯着上面她的备注名,不悦的拧了拧眉头,将手机锁了屏,揣进兜里。

  白天就酒店工作了一天,沈念实在太累了,洗了澡倒头就睡。

  她甚至都忘了,她还需要等一个人的回复。

  直到第二天醒来,她习惯性拿起手机想要先刷一下朋友圈,点开微信看到顾以泽发来的消息,才又记起这件事。

  顾以泽:[地址发我。]

  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他今天要来咯?

  沈念躺在床上,先是将公寓这边的地址分享给他,然后抓紧时间起床洗漱做早餐。

  和外婆吃过早餐,沈念找了根皮筋,将头发随手扎起来,“外婆,你今天想做什么菜告诉我,我先出去把菜买回来。”

  外婆一听,欣喜道:“你朋友答应要来是吧?”

  “对,他来。”沈念扎好头发,拿了手机准备出门。

  外婆立即拿起她的老人机,给沈念发了条短信,“都写上面了,你看看。”

  叮一声,沈念这边紧接着收到她发来的消息,她停在玄关那里,点开看了下,食材丰富又齐全。

  早有准备。

  “外婆真厉害,哈哈。”

  她收起手机,准备换鞋,突然收到一个电话。

  她一脚踩着拖鞋,一脚踩着刚换上的船鞋,从包里重新掏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是顾以泽打来的。

  **

  沈念换上外出的鞋子,飞快下楼迎“贵宾”,跑到路口,就看到了那台眼熟的捷豹,顾以泽靠在车门上,双手插在兜里,抬头审视着眼前的楼房。

  一瞬间,沈念觉得他跟这里格格不入。

  他身上太贵气,而这里太过简陋。

  她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他,顾以泽漫不经心地转过头,恰好对上她的目光。

  “这么早?”沈念扯扯嘴角,收住情绪,提步走向他。

  顾以泽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九点半,好像是有点早,“下午要出差,只有上午的时间。”

  “哦。”沈念点点头。

标 签言情 念念不忘你 沈念顾以泽 倚梦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