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喜颜孙寒曦小说 _红豆喜圆零幽馥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15 ℃
林喜颜孙寒曦小说 _红豆喜圆零幽馥

红豆喜圆

零幽馥 著

连载中免费

《红豆喜圆》是零幽馥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孙寒曦林喜颜,主要讲述的是林喜颜在第一次见到孙寒曦的时候,一颗心便就此沦陷,当那张脸一出来,所有的青葱校园文男主都有了脸,多年后林喜颜参加喜宴,有同学突然聊起孙寒曦,说到他下周即将结婚的消息,还顺带问了问林喜颜认不认识新娘,对此林喜颜表示:不熟。后来喜宴结束,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孙寒曦开车接走了林喜颜,同学们:“.....说好的不熟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陆容叶宁的小说《爱你是认真的事》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叶宁心里,陆容一直是她的好学生、好哥们,可一次醉酒,她阴差阳错和他发生了关系,在那之后陆容表现出来的占有欲,让叶宁觉得,这个男人是真的想和她过一辈子的....

免费阅读

  而此时离开学校的叶宁已经坐上了回家的车,满腹委屈的她在痛哭一场后身体并没有因此好转,还是照样昏沉。上车之前她还特意买了退烧的药吃下去,想到自己所遭遇的这些,她的头更加疼痛。

  回到X县是她犹豫了很久才做的决定,因为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无依无靠的她只能回家避一些时日,只要她不开口说,父母就不会知道她和陆容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她安心了一些,加上药力的作用,昏昏沉沉的在车上睡了过去。

  她反复做了很多噩梦,下车之后四肢还是酸软的,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她无可奈何的拎起行李箱往家中赶。

  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开门的那瞬间,父母皆为一愣:“小宁?你怎么回来了?怎么不跟我们提前说一声呢?快进来快进来!你看你都淋成什么样了,你下车好歹打个电话,我让你爸去接你一下啊。”

  叶妈妈又是诧异又是心疼的将叶宁拉回了屋,而叶爸爸听到女儿回来后也忙不迭的从里头走出来,针对她淋雨的事情数落了一番。

  两老的关切让叶宁心中涌出一股热流,许久没有感受到的温暖一下子包裹住了她,令她忍不住眼眶泛红。

  但为了避免父母多问,她强制将心底的那些情绪压了下来。

  “小宁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学校那边应该还没放假啊。”

  叶妈妈一边替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看到父母疑惑的眼神,叶宁把早就想好的那些措辞说了出来:“学校那边太累了,我辞职了,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找其他的工作吧。”

  “辞职?”

  叶宁父母显然没想到辞职这事,两人相视一眼后才缓缓开口:“你想好了?”

  叶宁肯定的点了点头:“爸妈,你们不要担心我,我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的决定。”

  听到她这么一说,父母也安了心,叶爸还反过来安慰了叶宁一声:“既然你心中有了决定那就自己看着办,工作有的是,慢慢找就行,这段日子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顺便啊,也多陪陪我们。”

  “是啊是啊,快去换衣服!”

  叶妈妈高兴的催促她进房,叶宁微笑着走了进去,关上门的那瞬间,她鼻头一酸,心底那些情绪终是没有忍住,眼泪像决堤似的汹涌流出。

  她被自己学生强要这件事万一被父母知道了肯定会让他们无比担心,她不忍看到父母随时为自己担心着,所以这事无论如何她都要烂在自己肚里。

  每每一想起陆容,她从原先的欣赏骤然变成了愤恨。

  起初回家的几天,叶宁还时刻担心着陆容会找过来,但这几天里没有他任何消息,也不见他有所动静,叶宁也逐渐放下了担忧。

  某天买菜回来的叶妈妈高兴的拉着叶宁说起兼职的事:“小宁,你不是说不想整天在家闲着吗?正好,六中那边需要招人做点杂活,你可以过去看看。”

  “六中?”

  六中是她以前的高中,现在有杂活做自然是要好的。当即叶宁便通过关系联系到了六中那边,并且按照对方所要求的去往学校。

  与此同时,她回到X县的消息也传到了陆容耳朵里,因为她临走前的刻意隐瞒,导致陆容找寻她的下落花了一些功夫。

  可就在陆容准备动身前往X县时,车子却被陆家的管家给拦了下来。

  陆容剑眉微蹙,加大力气摁了下车的喇叭,刺耳的声音接连响起。管家无奈的走到驾驶位这边开口道:“陆少爷!医院那边刚打电话,陆先生刚才在办公室突然晕倒被送去抢救了!”

  听闻这话,陆容脸色一怔:“你说什么?”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管家,管家也是心急,匆匆把话又说了一遍:“陆先生晕倒进医院了,陆少爷你现在赶紧过去瞧瞧!”

  陆容表情有了些许僵硬,他没能料到父亲会在这个时候出事,于是也来不及做其他的考虑,猛踩油门便朝医院那边疾驰而去。

  一到手术室门口,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去,被旁边的医护人员和母亲及时拦了下来!

  “爸他怎么样了?”

  他母亲抓住他的臂弯,心痛的张了张嘴:“你爸他暂时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只是情况不乐观,恐怕这几个月都要卧床休养。”

  听闻这话,陆容的脸色逐渐暗沉下来。

  “陆容,万一你爸他不便行动,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必要要担起陆家后人的责任来,听到吗?”

  虽然母亲没有明说,但陆容能猜到她的意思是什么。

  自然他是要担起这个责任的。

  因为父亲的意外,陆容这边没有去成X县。

  叶宁暂时的兼职工作就是在六中图书馆帮忙整理和看管,每天也就四个小时的时间,还是很安逸的。

  时间就这样飞快的过了好几个月,她和陆容的事情仿佛也只是一场噩梦一样,时间一过就散去了。

  这期间陆容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叶宁想着既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去计较了,为了之后的安宁,她选择将这件事情遗忘和隐瞒。

  某天,在厨房干活的她突然听到母亲进屋时说的话:“他们简直太过分了!钱不到位就算了,还打算强拆了不成?!”

  此时的叶妈妈满脸愤懑,一屁股坐到叶爸身边不停的念叨着:“从商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说开发项目就开发好了,又没有人拦着他们,但至少得给民众合理的安置啊!这简直就是准备强拆的节奏,我们谁都不能放任他们这样下去!”

  听到叶妈妈如此愤怒,叶宁疑惑的走出来问了一句:“妈,什么事?”

  叶妈妈叹了一口气:“还不就是咱们这边被几个公司相中了,打算搞什么所谓的度假村项目,要进行一部分的拆迁,可是昨天据说拆迁项目和金额没有谈成,公司那边竟然还出手打民众,还扬言民众不同意拆他们也得拆,你说说,还有没有法了?”

  这边要搞度假村的事情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传开了,叶宁也是知道的,却没想到开发商那边竟然会这样。

  母女两正说着呢,隔壁的邻居便匆匆敲响了他们家的门:“哎呦,来帮个忙,我家老头子受伤了!”

  她还带着急切的哭腔,叶宁一家子连忙出门,看到隔壁大叔额头上还不停流血时纷纷一顿,叶宁第一时间拨打了县里的急救电话。

  但毕竟这里不是市区,医疗设备跟大城市那边比不上,就连救护车来的速度也比市区要慢了不少。

  在车上隔壁大婶道出了事情原委,这头上的伤就是在和开发商那边谈话时一时冲动给不小心摔的。

  叶妈妈更是怒不可遏:“他们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县里要是没人管,就得闹到市里去,我还不信没人能治得了他们!”

  叶宁也清楚了事情的始末,这些项目谈不成的原因她能总结出好几点来,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双方达不到一个共识。

  岂料这个时候隔壁大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拉住了叶宁的手说道:“小宁,你是上过大学又当老师的人,你肯定比我们都要有文化,不如明天的约谈你代表我们民众去和那边说说好了。”

  “那哪行啊,我女儿万一被他们打了怎么办?!”

  叶妈妈急切的维护自己女儿,大婶摇了摇头:“不会的你放心,旁边都有人站着呢,他们怎么可能对一个姑娘动手,咱们之前话都讲不清楚,小宁上去肯定会表达一些。”

  对于这件事情,叶宁并没有推脱,而是爽快的答应下来:“好,明天我尝试去说和一下,如果还是不行,再想其他的办法吧。”

  这不仅关系到民众的利益,她自己的家也牵扯其中,只是表达出民众意愿,也没有什么艰难的。

  于是叶宁便欣然答应了下来,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次日跟随着县里人来到洽谈的地方时,她遇到了一个熟人,那就是她所教的一个女学生,也是和陆容关系不浅的一个——宋千金。叶宁双脚一顿,一时犹豫要不要进去。

  “叶老师怎么了?”

  旁边的民众见她忽然停下来,不由得多问了一句,就在这时,早已经在这房间里等着的宋千金他们循着声音望了过来。

  当宋千金看到叶宁时,脸上一阵愕然,下一秒脸色变得玩味起来,那双美艳的眸子凌厉了不少。

  叶宁已经和她撞上了,也没有了后退的路,索性在心里暗道了一声后便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她知道宋千金脸上那种玩味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但她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她在心里反复的强调着,今天的她只是为了拆迁和谈而来,其他的事情都和这个无关。

  虽然她是这么想,但宋千金却不是这么想。

  等叶宁走进来时,宋千金便招呼了周边的人一声:“叶老师和我是熟人,我和叶老师有点话要讲,你们就先避一避吧。”

  周遭人纷纷相视,叶宁身边的几个民众听闻宋千金和她相识,心中欣喜了一些,还不忘凑在叶宁耳边轻声又快速的说了一句:“叶老师,叫你过来真是叫对了,没想到你还认识她呢。”

  叶宁只是心里苦笑。

  很快,屋子里就剩下她和宋千金两个人。

  房门关上的那瞬间,宋千金冲叶宁露出一个讽刺性的笑容来,话语间也丝毫不留任何情面:“我道叶老师去哪发展了呢,原来……是回老家了。”

  她声音尖锐,听的叶宁耳朵疼。

  “宋小姐,今天我们的身份不同往日,我过来也是有正事要解决的,对于贵公司的拆迁要求我们这边……”

  “几个月不见,叶老师你似乎忘记了在学校的事情。”

  叶宁本想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可是话还没有说到一半,就被她打断。

  “叶老师脸皮可比城墙厚多了,做了那种无道德的事情被曝光了就逃避是吧,真像只老鼠!”宋千金脸色骤然变狠,“陆容也是你配碰的吗?!谁给了你那么大胆子去勾 引她?还老师?呵,你有师德吗?”

  她嘴角勾起无比嘲讽的笑容,看着叶宁的目光也如一把把利刃:“叶宁你就是无耻的贱人,你的事情你周围的人都不知道对吧?看他们那样子好像还把你奉为高尚的知识分子,其实你就是一只阴沟里的老鼠!你勾 引陆容的事情我迟早会给你曝光!”

  “宋千金!请注意你的言辞。”

  叶宁也忍无可忍她说的那些话,紧接着宋千金的话呵斥的解释道:“我和陆容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也从未违背过教师道德去勾 引学生。你不要没有证据就听信谗言随意侮辱人。”

  她说的坦荡,可是这话听在宋千金的耳朵里就像是一个莫大的笑话:“谗言?教师道德?一个根本就没有道德的人还来跟我谈道德?你这伪善的面目就应该被揭开!”

  闻言叶宁心中一顿愤恨,如果不是还有正事在身,她都不愿在这多呆一分钟,更不想和这个根本说不清道理的宋千金面对面这么久。

  她知道自己在她面前说再多也无用,所以也懒得耽误时间,正经了脸色后开口说道:“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我们之后再谈,现在你是代表宋氏那边来谈判的,我是代表民众来谈判的,先把眼前拆迁收购的事情谈清楚了。”

  叶宁面无表情的拉过凳子坐下,并开始将民众的意愿一一都说出来,不仅如此,还引出了双方僵持的各种弊端。

  宋千金一脸轻蔑的看着她说了那么多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越听脸上那讽刺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等叶宁说完之后她双手抱胸,忽然拍桌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想要多的钱我告诉你根本就不可能!这块地无论怎样我们都收定了!顺便我还会告诉那群无知的人,让一个这样道德沦丧的贱女人来和我谈判,显然就是对我们的不尊重,毫无约谈的诚心!”

  宋千金说完之后冲门外叫唤了几句,很快大门就被几个男人打开,外面站着之前一起来和谈的人,当他们看到门被打开时,纷纷露出希冀的目光看向叶宁。

  宋千金看了那群人一眼,脸上的充满了不屑,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像只冷血动物一般:“还是按原计划行动。”

  听闻按照原计划,带着叶宁过来的那群人一顿怔愣,叶宁也随之脸色一紧。下一秒,她仿佛预料到了宋千金要说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就在她准备将主动解释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要辩驳时,走廊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谁允许按原计划的?”

  这声音响起,叶宁浑身一颤,身子如同雕塑一般僵在了原地,后脊还一阵阵的发凉。

  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以为再也不会再见面的陆容。

  宋千金显然也没有想到陆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脸色诧异的看向陆容,张了张嘴一时慌了神:“陆容,你怎么过来了?”

  陆容并没有看她,目光而是落在了旁边的叶宁身上。

  叶宁从听到他的声音起,脸色便难看起来,目光也暗沉下去,并且低头一直盯着脚下,根本就没有正眼看他的意思。

  几个月不见,她似乎是瘦了一些。

  陆容目光贪恋的在她身上游走了一会,随即才把视线放在宋千金身上,眼神也变得凉薄:“收购计划重改,等通知。”

  闻言,宋千金脸色变得急切又恼怒:“陆容!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定好的,你不能因为这个女人而……”

  “这个项目是陆氏和宋氏一起合作的,而不是你们宋家独大,从股份占有上来讲,我陆容比你宋千金更有话语权。”

  他嗓音低沉,话语里有不容他人辩驳的震慑,平静的言语堵的宋千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被迫在嗓子口憋了一股气。

  宋千金自己吃了亏,尤其是看到陆容明显是在维护叶宁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上挑的眼角怒意顿显,她指着叶宁便恶狠狠地开口:“你用陆家来压我我无话可说,但是如果是因为要维护这个毫无道德的女人,我宋千金第一个不服!

  她说完,便将目光转移到旁人身上,“你们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她作为一个老师,竟然去勾……”

  “宋千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容一口打断,这突如其来的震怒令在场的人都不由的一怔,就连叶宁都被陆容这句话吓到了,更别说被他呵斥的宋千金。

  只见陆容面色紧绷,狭长的双眸暗黑的如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让人生畏。

  “先带他们出去。”

  陆容毫无温度的招呼了助理一声,叶宁连同旁边的人都被这助理带了出去。见到人都走了,宋千金眼眶泛红的怒盯着陆容,声音哽咽:“你为了这样的女人对我吼,陆容,你怎么可以这样?”

  对于她的委屈和痛哭,陆容没有半点反应,而是一如既往的漠然,宋千金看到他淡漠的神情,更是气急:“她不过是个道德败坏的贱女人!要不是她勾 引你,你怎么可能受这种诱惑和她……”

  “闭嘴。”

  陆容冷漠无比的打断她的话,目光似尖锐的利刀:“我警告你,她不是你能碰的人,也别妄想在我眼皮下肆意妄为,不然,就算你是宋家的人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他阴狠地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宋千金气急败坏的跟了几步,紧咬着牙关愤懑不已:“陆容!陆容你站住!”

  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叫了陆容很多声,结果不管她在后面怎么喊,陆容依旧无动于衷的消失在了她视野里。

  陆容离开这里后直接来到了叶宁他们那边,此时叶宁看到他走过来,双手不由得紧攥,脑海中还情不自禁的再一次浮现出那些她和陆容的种种画面,脸色相当之难看,但碍于邻里他们都在身边,叶宁只能强忍着那些情绪。

  陆容颀长的身影站在他们中间显得尤为扎眼,他凌厉的五官天生就带着一股疏远之感,旁人见他过来,逐渐停下了窃窃私语的话。

  “拆迁收购的事宜重新商议,我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他一边面无表情的开口一边将视线落到了叶宁身上。

  随后他指着叶宁道:“你进来,和我谈。”

  叶宁一怔。


标 签言情 红豆喜圆 林喜颜 孙寒曦 零幽馥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