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小说_谢宴持谢恂青吱吱儿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51 ℃
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小说_谢宴持谢恂青吱吱儿

谢宴持谢恂

青吱吱儿 著

连载中免费

谢宴持谢恂小说全文免费,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完整版,《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是一部仙侠类文,小说作者青吱吱儿很有自己的思考,对风格有自己的个性化解读。主角是谢宴持谢恂。最新段落描写了:谢宴持重生成为一只小狐狸,被师叔谢恂捡回去养着,一来二去,两人都发现了彼此的秘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谢宴持谢恂小说全文免费,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完整版,《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是一部仙侠类文,小说作者青吱吱儿很有自己的思考,对风格有自己的个性化解读。主角是谢宴持谢恂。最新段落描写了:谢宴持重生成为一只小狐狸,被师叔谢恂捡回去养着,一来二去,两人都发现了彼此的秘密…

免费阅读

  青崖居外叶声落如雨,霜沏的月色中忽现一缕青烟,轻悄地落在青崖居前的小路上,顷刻间消融于一缕月光之中。满地银光中拔出一丝尤为亮眼的月色,竟化作了一个背着药箱的青年男子。

  男子面相斯文,穿着一身灰扑扑的长袍,手肘处等处还打着补丁,看上去像个落魄的书生,与他“化月而来”的风雅造访大相径庭。

  这男子落地后打量四周一番,动了动鼻子,嗅到了一股分外浓郁的熟悉气息。男子眼中流露一丝惊讶,“咦”了一声,也没有讶然太久,背着药箱踱步进了居所。

  门没有关,也没有设禁制,倒像是特意为他留着,方便他进。

  一个五官深邃俊美的陌生男子正守在软榻前,握着一只如同冰雪砌就的手神神叨叨。

  谢宴持见一身落拓的男子慢慢吞吞地进来,不掩面上喜色,小心安置好那只手,匆匆地迎上去,毫不客气地叫道:“裴秋月!可算来了!快过来,有个人要你看看!”

  裴秋月往后撤了两步,成功避开谢宴持伸来的魔爪,狐疑地把扑过来的男人打量了一番,“好兄弟,我可没见过你,咱两不熟,还是生分些好。谢宴持那混账东西呢?他不是死了一百多年了吗?突然活了?叫我来干嘛?”

  谢宴持白了他一眼,指指自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就是谢宴持。”

  裴秋月拧出个高低眉,两颗眼珠子一齐往谢宴持脸上靠。“你这白眼翻得到位,像他。”

  谢宴持:“……”

  谢宴持冷笑:“你是不是忘了你手上还拿着我的洞府呢?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知不知道?快过来,看看我师叔。”

  “玩玩也不行?这么久没见,怎么反倒开不起玩笑了?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怎么换成你,大难不死回来连人也不是了?都赖楚恣狂,老管你叫狐狸,这次真成狐狸了,他难辞其咎!”裴秋月顿时丧了气,趿拉着在软塌跟前停下,一见谢恂,罕见地露出纳罕的神色。他挑起眉,侧头一瞥谢宴持,“这就是你师叔?”

  “哪儿那么多废话?”谢宴持来回踱了几步,“急死我了,你快点儿行吗?”

  裴秋月知道谢宴持这是真急了,再不同他打趣,把了把谢恂的脉,皱起了长眉,“奇怪,他明明一副仙骨,应该能与天同寿,可是他这身体损耗极为严重,元神受损,血气亏空,灵魂受创,似乎还受过数次重伤,一直没能根治,已经落下病根了,再想治愈恐怕难了。”

  谢宴持一下精神了,“什么意思?”

  轮到裴秋月白他了,“我说得挺清楚了吧?”

  “怎么会这样?他……他明明已经是半步成仙的人了,大三千界谁还能把他伤成这样?”

  “你等他醒来问他自己啊。”

  “……”谢宴持为了难,神色复杂地去看谢恂昏睡中苍白的脸,“我不能问……他没认出我来,我也不能告诉他。”

  “随你。”裴秋月不置可否,他不想掺和这师叔侄两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破事。“你师叔有不少暗伤,如今已转换成痼疾了,每月这几日便会尤为虚弱,时而困倦,旧伤发作时会疼痛难忍,严重的时候会突然昏厥,伴随咳血症状——就是他现在这样。”

  “能治吗?”

  “你当我神仙呐?”裴秋月叹了口气,将谢恂一截细瘦雪白的手臂放回他盖着的薄毯中,“你自己都说了,真神仙就躺在这儿呢,他都已经长出仙骨了,只因数千年之前仙路断了才不得已留在大三千界,不然哪轮得到你做他的师侄?他都治不好自己的伤,我哪有这个能耐?”

  谢宴持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颓败下去,好像病重的是他而不是谢恂。

  裴秋月拍拍他的肩,“也别太担心,就算损耗成这样,只要好好休养,几百年的命数还是有的……”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闭上你的嘴。”

  对修士来说几百年的光阴何其之短,尤其这个修士还是谢恂,这跟直接说他命不久矣了有什么区别?

  裴秋月这人好似天生不会看人脸色,接着说:“你这就开始摆出个晚娘脸作甚?摆太早了,按着你师叔这个折腾法,几百年算是向天偷来的命数,几十年把自己耗干才正常。要是劝不住他再哭丧也不晚。”

  谢宴持冷冷瞥他。

  裴秋月举起双手,往门那边后撤,“好嘛,暂时没什么大事,叫他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这就一道化身,药也没带来,明天得空我给你送过来,怎么哄他吃下去就看你想办法了。”

  “你的药有用?”

  “没什么用。”裴秋月坦诚,“但止疼。”

  裴秋月退到门槛边,一绺月光透过镂空雕花照在他身上,于是他灰扑扑的衣衫上长出一枝梅。

  接触到月光那一刻裴秋月飞散成烟,很快那缕青烟也化在了月光中,如同他来。

  谢宴持望着沉沉昏睡的谢恂,神色郁郁,满脑子都是裴秋月那句“几百年算是向天偷来的命数,几十年把自己耗干才正常”。

  谢恂骨子里固执,说难听点儿,冥顽不灵,不见棺材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八匹马拉不回来的死倔脾气。他决定的事,绝不会改。谢恂这么损耗自己,一定有他的原因,原因也不难猜,具体不明,但根本大概还是为了他的“苍生”。

  谢宴持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却半点儿没学着他心中的大仁大爱,心里只有他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谢恂一个人就占了一亩二,其他零零散散的人与物统共占一分,再多就装不下了。上辈子好歹做了个无私奉献的冤大头,因为那是谢恂所希望的,也为他内心深处好歹辟出的那一分地。

  到头来才发觉自己不过是个丑角儿,是个无足轻重的笑话,谢宴持最后死有余辜,人人得而诛之。那一分地便彻底荒废了,连根杂草也长不出来,成了冰封雪飘的死地。

  于是他心里只剩下一个谢恂。

  他半点儿不想谢恂去管什么众生,人间哪里值得?修士和凡人一样自私狭隘,只看眼前。如今谢恂还是他们的仙,行万般好都是理所应当。有朝一日但凡谢恂踏错半步,他们就要让他万劫不复。

  他却不知道如何去劝谢恂放手,叫他不去管旁的,好好休养身体。

  谢宴持正犯着愁,掌心握着的手指便颤了颤。他赶紧隐去面上的担忧难过,看见雪白脸庞上小扇子似的长睫微微一动,谢恂缓缓睁开了眼。

  谢恂音色还是沙哑的,大抵因为虚弱,平素的冷气消去不少,莫名带着点儿朦胧湿意,勾得谢宴持心里犯痒痒。

  “我睡了多久?”

  “不久,才一下午绕半个晚上。”谢宴持轻声笑道,“师叔睡着的样子好看,温驯,乖得不得了,真让人想要一亲芳泽。”

  谢恂淡声问:“那你亲了吗?”

  “我还以为你会叫我闭嘴。”谢宴持挑了挑眉,刻意凑近了谢恂,手撑在谢恂身体两边,几乎要把他拢进怀里。嗓音本就低,此刻压得更沉,如同钟磬,尾韵悠长。“那师叔是希望我亲了,还是没亲?”

  谢恂微微叹了口气,“你别凑这么近……起来些,我想喝水。”

  谢宴持一愣,倒是他疏忽了,谢恂嘴唇确实有些发干。原来活仙人生病和寻常人一样,也会口渴的。

  谢宴持没让谢恂起来,自己去桌案边倒了杯茶水。要是他晚点儿起身,便能看见谢恂微红了的耳根,在他转身后,谢恂若有所思,伸出根冰白的手指抚了抚自己的嘴唇。

  谢宴持倒完茶水转身,只看见谢恂微微垂着漂亮的眼,靠在枕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叔,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谢宴持笑吟吟地将水递到谢恂唇边,谢恂双手去接,掌握着茶水生杀大权的某人却不肯给,晃了一圈又递到谢恂唇边,这是非要喂他喝意思。

  谢恂无可奈何,嘴里泛着股铁锈味儿,恐怕是昏睡中又咳血了,身上之所以这么感情应该是麻烦了眼前人。他也确实渴得厉害,只得就着谢宴持的手啜了两口茶水,这才解了焦渴。

  他惯素没什么情愫地回答谢宴持:“过几日我有事,要离开宗门一阵子,你若愿意随我去便去,不愿意就呆在玄及宗里,等我回来。”

  去,是肯定要去。若是没他看着,指不定谢恂怎么乱来。风雨飘摇的身子骨了,若有他在旁看护着,就算阻拦不住,好歹还能劝着点,实在不行,豁出这第二条命,保他平安便是了。

  可谢宴持嘴贱,不管心里多情种,从外表看一定是个登徒子,瞧着他小师叔这冷冰冰的样子就想逗弄。便故作娇嗔,哀哀怨怨地瞥了谢恂一眼:“小师叔,明明我还是个狐狸的时候你还温温柔柔、百般体贴,怎么我一化成人你就这么冷冰冰的?难道我这皮相就这么不讨你喜欢么?”

  谢恂:“……”

  谢恂伸出手抵住谢宴持越靠越近的胸膛:“非是如此,只是你这样子……我不大习惯……”

  谢宴持眨眨眼:“那我什么样子你比较习惯?”

  谢恂脑海里浮现一张白玉脸颊,浓剑眉,桃花眼,笑如春风,也如登徒子、薄幸儿。曾经他也夸过一句“色如春晓”。可那终究是过去了。

  谢恂于是低声道:“这样也很好,待我习惯便好。”

  “师叔,说起来你还没给我取名字呢,这么你、你、你的叫着也不是办法,不如你给我赐个名?”

  “叫你原先的名字便好。”

  谢宴持想,我怎么知道这狐狸叫什么名字?总不能告诉你我叫谢宴持,是你借尸还魂的不孝师侄,这名字还是你师兄兼我师尊给我起的吧?

  于是他道:“既然拜入师叔座下,前尘尽散,不如重新开始,原先名字不好,我不想用了。”

  谢恂手指颤了颤,面上一如往常,无殊神色:“你自己的名字,你自己做主。”

  谢宴持涎皮赖脸:“我想师叔给我起嘛!”

  “我起不好,你不会喜欢的。”

  “我喜欢啊!”谢宴持死缠烂打,“师叔起什么名字我都喜欢,叫我王二狗我都乐意!”

  “那你……”谢恂发现,自己总是拿他没办法,就像当年,他也总是拿他那师侄没办法。“那你就叫,阿宴吧。”

  谢宴持怔住,久久说不出话来。直至谢恂问他:“不喜欢?”

  谢宴持心想,你是不是对“宴”这字有什么特殊情结,见着晚辈就想管他叫宴。

  还是……还是……

  还有一种可能,他却不大敢想了。

  他最终展露一个灿烂的笑:“喜欢,师叔给我的,我什么都喜欢。”

标 签仙侠 重生成高冷师叔的灵宠了 谢宴持谢恂 青吱吱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