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慕容倾秦越焕小说_无盐郡主娇宠无双慕容倾秦越焕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41 ℃
慕容倾秦越焕小说_无盐郡主娇宠无双慕容倾秦越焕

无盐郡主娇宠无双

慕容倾秦越焕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秦越焕慕容倾的小说《无盐郡主娇宠无双》是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是二十一世纪师从鬼医的金牌杀手慕容倾一朝穿越,成了个痴傻郡主,长得丑还被戏弄,这都不算啥,看她如何在这异世虐渣打脸,走向人生巅峰,为郡主正名!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秦越焕慕容倾的小说《无盐郡主娇宠无双》是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是二十一世纪师从鬼医的金牌杀手慕容倾一朝穿越,成了个痴傻郡主,长得丑还被戏弄,这都不算啥,看她如何在这异世虐渣打脸,走向人生巅峰,为郡主正名!

免费阅读

  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算秦越焕的心中还有疑虑,也只能暂时压下。

  反正未来的日子,还长着不是吗?他可以慢慢的查。

  得来了暂时的安宁,慕容倾早就疲惫不堪,靠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休息去了。

  只不过就算闭着眼睛,她还是能感觉的到,有道灼热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没有移开过。

  一路上相安无事,慕容倾也被平安的送回了将军府。

  一身是血的她,倒是吓坏了原主的亲娘徐娇儿。

  徐娇儿人如其名,哪怕已经年过三十,身上还有一丝少女的影子,说起话来也是温温软软。

  “倾儿这是怎么了?越焕,怎么是你送她回来的?”徐娇儿一边送慕容倾回房间,一边问道。

  “皇姐不必担心,秋猎围场小辈们玩闹,错手伤了倾儿。”秦越焕淡淡的说道。

  徐娇儿心疼的摸了摸慕容倾的小脸,眼里的泪都快掉下来了,“倾儿自小从未受过苦,这遭怕是吓坏了,倾儿莫怕,阿娘让人去叫太医了。”

  慕容倾前世自有记忆起,就是在鬼医的身边了。

  鬼医是个粗手粗脚还十分严厉的男人,从来都只是把她丢去跟毒虫睡觉,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徐娇儿这种温柔的母爱。

  一时之间,慕容倾的心也软了软。

  “阿娘,你不必忧心,倾儿不痛,真的。”慕容倾伸手替徐娇儿擦去眼角的湿意,声音也柔和了下来。

  徐娇儿惊了一瞬:“倾儿,你正常了?”

  方才那番表情和话语,断然不可能会是一个傻子能说出来的。

  “阿娘,此时说来话长,日后我再跟你说。”慕容倾笑了笑,这傻子是不能继续装下去了。

  原主的父母亲极度宠爱她,因此也不像规矩那般,相称皇娘。

  徐娇儿少女心性,也没过多追问,只开心的连连点头:“好,好。”

  秦越焕站在一边看着慕容倾母女温馨,抿着唇没有说话。

  太医没等到,倒是等到了皇帝派来的御医。

  秦慕羽刺伤慕容倾的事情,皇帝依然知晓,便直接派来了只为自己看病的御医。

  此等殊荣,放在别人身上,早就感激涕零。

  可慕容倾的心中,却是沉沉一片。

  将军府是太后一党,皇帝与太后面和心不和,要让慕容倾相信,皇帝真的是一片好心,着实有点困难。

  但到底是皇帝给的殊荣,众人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让御医给慕容倾处理伤口。

  包扎完伤口之后,徐娇儿焦心的问道,“倾儿可有事?”

  “回长公主的话,郡主只是有些失血过多,微臣已然包扎好伤口,用了上等的金疮药,再开上一副补血益气的药,郡主吃上三天就好,疤痕都不会落下。”御医恭谨的回着。

  徐娇儿这才放心下来:“那便好。”

  送走御医之后,徐娇儿叫人拿着药方去煎药了,慕容倾趁机说自己需要休息,也打发走了秦越焕。

  众人都离开之后,慕容倾才靠坐在床上,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那个男人着实有些可怕,他在自己的身边,仿佛就连空气都凝结了几分。

  如今他走了,慕容倾才能真正的舒心。

  她靠着休息了没多久,一个小丫头红着双眼,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汁推门进来了。

  从原主的记忆里,慕容倾得知,这是一直伺候在她身边的小婢女,月枝。

  除开性子有些绵软之外,倒是个忠心耿耿的。

  “郡主,奴婢都说了,表小姐就是个大坏蛋!每次郡主跟她在一起,就没好事,现在更是受了一身的伤。”

  月枝端着药走过来,嘴上还在絮絮叨叨的骂着李晴儿,“郡主日后可不要跟表小姐来往了,从前奴婢说,郡主都不听。”

  慕容倾听着小丫头念念叨叨,心底也有些触动。

  想来原主傻气,不知道李晴儿的小心思,月枝却是知道的,也劝过不少回,可原主还是被李晴儿三句话就哄得团团转。

  “以后不会了,李晴儿被我打发回泸州了。”慕容倾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月枝说道。

  想来月枝也已经知道慕容倾不傻了,也没表现的惊异,只是面上还有些不开心。

  “要奴婢说呢,郡主早该把她赶回泸州了,她一来,把郡主好看的首饰和衣裳都抢光了!”

  李晴儿确实抢了原主不少东西,只是慕容倾将她送回泸州,想必什么都带不走。

  “好啦,嘴巴都能挂油壶了,快收收,难看死了。”慕容倾笑着打趣道。

  “郡主取笑奴婢。”月枝嘴上抱怨着,可脸上还是露出了笑模样,心底也是十分开心,慕容倾终于不傻了。

  月枝将药端了过去,道,“郡主,这药温度刚刚好,快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慕容倾端过药,没有着急着喝。

  她从里面闻到了月夏草的味道。

  心中冷笑一声,慕容倾端着药没动,对着月枝说道,“月枝,这药闻着就苦,你去后厨,给我取些蜜饯来吧。”

  月枝不疑有他,忙应了一声就去了。

  慕容倾看着手中黑漆漆的药,目光沉沉。

  她就说,皇帝不会那么好心。

  先前看着那御医给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常,用的也都是上好的药,慕容倾还怀疑着,却不想,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那御医给她伤口上的外敷药中,有一味茉香,顶好的药材,月夏草也是顶好的补血益气之药。

  可若是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话,她肩膀上的伤,不仅不会好,甚至还会日渐严重,最后糜烂穿孔,甚至叫人看不出什么端倪。

  若不是慕容倾用毒用药皆是天才,这一招棋,就算是换做外头的大夫来看,也是完全看不出什么来的。

  果然是皇帝,心机深沉,身边的御医也颇有手段。

  这么想着,慕容倾起身,将手中的药,全部都倒在了窗户边上的小盆栽里之后,就把空碗随手丢在了一边。

  只是慕容倾没有注意到,她所有的举动表情,都被窗外树上的一个男人,尽收眼底。

  上一章

  秦越焕倒是越来越对这个从前“装疯卖傻”的外甥女感兴趣了。

  他从前怎么就没发现,将军府里头,他的皇姐养了这么有趣的一个小玩意儿呢?

  窗外的男人兴致盎然,屋内的慕容倾却全然不知。

  她转身路过铜镜的时候,看见了镜子里,她那张带着巨大丑陋胎记的脸。

  慕容倾拧了拧眉,伸手抚了抚脸上的胎记,她总觉得,这个胎记似乎不一般。

  哪有胎记长成这样的?

  左边半张脸被覆盖了四分之三,呈黑紫色,里头还隐隐泛着青绿。

  没有凹凸感,不是纤维瘤。

  而另外完好的半张脸,却是光滑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般,隐去有胎记的半张脸不说,这具身体,确实是个美人胚子。

  慕容倾怎么看怎么就觉得这脸上的胎记不对劲,方才在换衣服的时候,她特意观察了一下,这具身体身上其他的皮肤,也是姣好的。

  她突然想起来,之前在秦越焕的马车上的时候,发现这具身体的血液不正常,像是中毒已久,毒素已经开始蔓延进血液里了。

  慕容倾眉头紧皱,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她伸手给自己把脉,眉头更是越拧越紧。

  确实是中了毒,脉象虽说平稳,但是还有凝涩之感。

  只是慕容倾现在还不知道,这具身体究竟是怎么中的毒,又中的是什么毒。

  从时间上来了,兴许这具身体的毒素,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毕竟在原主的记忆里,一出生就带了胎记,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胎记越长越大。

  不过事在人为,慕容倾也有信心,能够将身体里的毒素完全拔出。

  想着日后这张脸可以恢复,慕容倾心底也多了些期待。

  能重活一世虽说已经是幸事,可她到底还是个女人。

  没有哪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脸。

  就在慕容倾准备继续查探一下,这具身体除了中毒之外有没有其他的暗伤的时候,窗户那边突然传来了动静。

  慕容倾瞬间警惕的看了过去,就看见了秦越焕正站在窗前,神色淡淡的看着自己。

  “我却是还不知道,皇舅居然有翻窗进女子闺房的习惯。”慕容倾嘲讽出声。

  这具身体,与秦越焕虽说是舅舅和外甥女的关系,却并无半点血缘。

  秦越焕未免也太过于无礼了。

  “你方才在把脉?”秦越焕低沉出声问道。

  他在外头看的仔细,慕容倾熟稔的动作,不似作伪。

  慕容倾挑眉,看着秦越焕没有说话。

  秦越焕也不在意,又问道:“你为什么倒了那碗药?”

  听到这里,慕容倾才在心中暗骂了一声。

  这个男人究竟是在窗户外面看了多久?!

  先前她去窗户边倒药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外面有人,唯一的可能就是秦越焕躲在了院子里的树上,或者是走廊里的房梁上。

  “皇舅还有做梁上君子习惯呢?”慕容倾微微勾唇,“这个习惯不好,今日是外甥女发现,看在自家人的份上,还能替皇舅隐瞒一二,可若是其他女子,怕是要将皇舅当贼人抓走了。”

  “你不要费心思了。”秦越焕眉眼冷淡,他自然是看出来慕容倾在有意挖苦自己,顺势想要扯开话题,“本王问你,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学来的?”

  想了想,秦越焕又加上了一句,“不要妄图诓骗本王,本王不是傻子,倘若本王愿意的话,你就算是皇姐的孩子,本王也能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慕容倾之前看久了秦越焕恶劣的模样,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冷淡的神情。

  她一点也不怀疑秦越焕话中的真假。

  确实,只要这个男人愿意,以她现在刚刚穿越过来,什么手段都无法施展开来的状况,他想要自己消失,着实易如反掌。

  思索了一番,慕容倾淡淡的说道,“不过是深闺无聊,偶然看医书得来的罢了。”

  “方才就与你说过了,本王不是傻子。”秦越焕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杀气,似乎是渐渐的没有了耐心。

  慕容倾眨了眨眼睛,道,“兴许我就是个天才呢?”

  “你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秦越焕逼近了两步,眯了眯眼睛,周身传来的气势让慕容倾顿感危险。

  她只好转着心思,飞快的寻找着应对的法子。

  “方才那碗药有问题,皇上派来的御医给我上了带有茉香的金疮药,那碗药里有月夏草,两者相冲,会加速伤势恶化,我也是偶然从阿爹书房里的一本古籍上看来的。”慕容倾半真半假的说道。

  秦越焕皱眉,眼神却还是紧紧的盯着慕容倾,似乎在思考她话里的可信度。

  慕容倾没等他开口,又继续说道:“皇家的内斗,想必皇舅比我清楚的多,我中了毒,很早就发现了,只是这毒,是从我阿娘的胎里带出来的,我平日里偷偷看医书,也是因为如此,只是我才疏学浅,没能看得出来是什么毒罢了。”

  这番话也是慕容倾斟酌着说的,关于这毒是不是真的是皇室中人所为,她也无从知晓。

  只不过这个男人瞧起来多疑,她故意借着记忆中的纠葛,半真半假的抛个引子出去,也能将他从自己身上的疑心分出一部分。

  慕容倾垂眸。

  她的确大意了。

  先前在马车上,是不得已而为之,而现在,完全是她自己不查,才让一些秘密暴露在秦越焕的眼里。

  果然,秦越焕在听完慕容倾的话之后,看着她的眼神也不再具有攻击性。

  反倒是沉默了一下,才道:“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声张,本王会私下安排德高望重的神医,悄悄为你诊断的。”

  虽说秦越焕还没有完全相信慕容倾的话,但她的话里,确实是找不出漏洞。

  而且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毒……秦越焕眼神凛冽。

  若说是皇帝下的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将军府战功赫赫,又与太后养女联姻,皇帝忌惮,不无道理。

  这件事情牵扯过大,他还需要去查。

  “如此,便多谢皇舅了。”慕容倾微微颔首,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也多亏秦越焕也是太后一脉,才会这般诸多考虑,如若不然,她当真是没辙。


标 签穿越 无盐郡主娇宠无双 慕容倾 秦越焕 慕容倾秦越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