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梓萧灼小说_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苏梓萧灼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1 ℃
苏梓萧灼小说_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苏梓萧灼

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

苏梓萧灼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萧灼苏梓的小说《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是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现代法医苏梓一朝穿越到古代,成了苏家不受宠的庶女,本想着既来之则安之,不如过几天清净日子,没成想却又扯上了人命官司,作为法医,苏梓的职业病开始犯了,管他那么多,先断案再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萧灼苏梓的小说《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是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现代法医苏梓一朝穿越到古代,成了苏家不受宠的庶女,本想着既来之则安之,不如过几天清净日子,没成想却又扯上了人命官司,作为法医,苏梓的职业病开始犯了,管他那么多,先断案再说!

免费阅读

  李管家笑出了声:“大太太,都是明白人就别装糊涂了,苏家如今这境地别说是庶女,便是嫡女与我们三公子也是天差地别了,还是别硬凑到一起的好。四小姐也在这,您说呢?”

  她说?

  苏梓清乐得退婚,但不愿意吃亏。

  她笑意盈盈道:“李管家说的对,我自然是配不上三公子的。”

  李管家满意地点点头:“四小姐是明白事理的,事不宜迟,请四小姐将信物交出来吧。”

  “这婚不能退啊,”大太太压低嗓音,手死死攥着苏梓清的胳膊仿佛攥着救命稻草,“你……”

  苏梓清安抚她:“您放心,没事的。”

  见她这般有自信,仿佛事情都掌握在手中,大太太也不好说什么。

  苏梓清去将信物拿给李管家。

  等李管家走后,她也飞快从后门出去,从怀里掏出一块面巾系上,随手扯过巷子角落的箩筐。

  看到独自一人的李管家,苏梓清把箩筐罩他身上。

  一顿暴打。

  “谁!是谁敢打我?”李管家养尊处优惯了,身子虚的不行,哪里打的过学过女子防身术的苏梓清,被打的叫骂起来。

  “你再多骂一句,我阉了你信不信?”苏梓清一脚狠踢他肚子上,故意压低声音道。

  “哎呦哎呦我我不敢了不敢了。”

  李管家蜷缩着求饶。

  次日一早,苏梓清被丫鬟从梦里生拉硬拽了出来。

  “怎么了?”她哑着嗓音问。

  叫她的是贴身丫鬟樱桃:“小姐,京审衙门开了,要公开审咱们小爷。”

  “什么?”

  苏梓清立刻清醒了,她翻身、下床换了身衣裳,草草洗漱后叮嘱道:“大太太要是问起来就说那边有我,让她安心。”

  她着急往外走,微微握紧了拳头。

  被他骗了。

  她以为萧灼知道了谁是凶手就会放了苏庆海,可是他没有,也许是这个凶手他动不了,也许根本就是他不想动。

  京审衙门是什么地方?不死也得脱层皮,基本上进去就是定罪,能有几个逃得掉?

  苏梓清越走越急,就怪她不应该轻信萧灼,苏家现在已经倒了,怎么能比的上其他权贵拿出来的东西诱人。

  半个时辰不到,她赶到了京审衙门门口,此时外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不少人,她拨开人群,举着鼓槌,敲响了鸣冤鼓。

  很快,两个衙卫将她带上了公堂。

  “堂下何人,因何敲响鸣冤鼓?”

  京审衙门隶属于大理寺,此时坐在上面的正是大理寺少卿。

  “回禀大人,小女苏梓清,乃是今日案犯苏庆海的侄女,请大人明鉴,我小叔并非杀人凶手。”

  苏梓清背脊挺直,不卑不亢道。

  大理寺少卿眯了眯眼,沉吟道:“来人,先将犯人压上来。”

  两个衙卫拖死狗一般将遍体鳞伤的苏庆海带了上来,苏梓清强压着火质问:“大人,案件尚未分明,岂能滥用私刑?”

  大理寺少卿冷笑一声:“案件也没什么不分明的,时辰证据都对的上,何况他被打成这样是牢里的犯人动的手,本官已经惩处过了。”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算是京审衙门里心照不宣的事了,有新的犯人被关进去,做官的不会动手,都是吩咐牢里的其他犯人,下手更狠更黑,可偏偏叫人挑不出错来。

  苏梓清不欲与他争辩,声音清冷:“还请大人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我小叔杀人。”

  大理寺少卿没回她,反问道:“那你能拿出证明你小叔不是犯人的证据吗?”

  苏梓清想说她有,但是被萧灼骗走了,可是她不能这么说,只得道:“没有,但是……”

  “没有但是,没有证据你还敲鼓本官看你就是故意扰乱公堂!”

  惊堂木狠狠一拍打断了她的话,大理寺少卿好似松了一口气般,靠在椅子上。

  “本官劝你从哪来回哪去,这里不是给你撒野的地方。”

  苏梓清没动地方:“大人,我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不是凶手,但有一个人有证据。”

  他喝了口茶,撩开眼皮看她:“谁?”

  苏梓清掷地有声:“刑部主司,忠勇大将军,萧灼。”

  大理寺少卿一口茶差点喷出来,笑道:“你说谁?萧将军?”

  “正是。”

  “放肆!”他抬手扔了筹子,“萧将军是什么身份?若是他真的查明了真凶早就缉拿归案了,何至于你在这大呼小叫,哼,本官看你根本就是来捣乱的,来人啊,给我重重的打!让她长点教训!”

  听见萧灼的名字,大理寺少卿心里一哆嗦,但想到昨日他的态度,心里有安心了些,若是他真的知道了真相,早就动手拿人,何至于让这京审衙门开堂。

  两个衙卫立刻抬着老虎凳上来,苏梓清脸色未变,苏庆海趴在一边瑟瑟发抖,想说点什么又不敢说,只能偷偷看她,心里又悲又急。

  他还当苏梓清是来救他的,结果是来捣乱的,要是一会因着这给大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罚的更狠怎么办?

  思及此苏庆海磕了两个头喊道:“大人,大人啊,小的跟这庶女关系不好,她就是个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今儿定是存了心来这捣乱,您可千万别因着她动气啊!”

  苏梓清听着简直要气笑了,苏老爷子一生正直,怎么就养出他这么个废物来,大理寺少卿乐的看他们攀咬,嗤笑道:“动手!”

  两个衙卫一左一右将她架到老虎凳上,木棒高高举起,就要落下,苏梓清闭上了双眼,死咬着牙,打算硬抗。

  就在此时,一支飞箭破空而来,将其中一根木棒打飞。

  大理寺少卿立刻起身叫嚷:“是谁?好大的胆子,还不给我滚出来!”

  “是我。”

  萧灼将手上的弓箭扔给身边的侍卫,施施然进了衙门。

  大理寺少卿一见是他,板着的脸瞬间笑成一朵牡丹花:“原来是萧将军,将军上请。”

  “嗯。”

  萧灼目不斜视从苏梓清身边走过,坐在了主位,看向她的目光饶有兴味:“这么美的姑娘是犯了什么罪要挨打?”

  苏梓清趴在底下看着他恨不得狠狠咬下他的一块肉。

  大理寺少卿一听,以为是萧灼看上了她,当即道:“不是什么大事,一个捣乱的罢了,将军要是有意,不如……”

  他摸着胡子笑的一脸猥琐。

  萧灼冷哼一声:“看来这种事你是没少做啊。”

  大理寺少卿变了脸色:“没有,下官……下官……”

  萧灼没再让他出声,简洁有力道:“今日我来是为了青 楼女子春花身死一案,经查明嫌犯苏庆海并非凶手,当无罪释放,至于凶手……”

  他一脚将大理寺少卿踹倒在地:“你儿子干的好事,你说主动奏明,竟然还包庇于他,妄想找人顶嘴,简直就是罪加一等!”

  外面看热闹的百姓都被这惊天翻转给镇住了,时不时便发出窃窃私语之声。

  萧灼亲自将苏梓清扶了起来,凑到她耳边道:“是我来晚了。”

  苏梓清揉了揉耳朵,面颊有些泛红:“你知道就好。”

  萧灼笑她不肯吃亏,转头看向抖如筛糠的大理寺少卿:“人证物证据在,我劝你少费唇舌,我萧灼从不错判,来人,将他押回刑部,和他儿子团聚!”

  萧灼的侍卫上前抓住大理寺少卿,他发了疯挣扎喊道:“我是冤枉的!我儿子杀了人我根本就不知情!”

  萧灼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抬抬手让人堵上了他的嘴带下去了。

  案子草草结束,萧灼看向苏梓清:“这结果你可还满意?”

  “不满意,”苏梓清仍没有好脸色,“我小叔身上的伤就白受了?”

  萧灼挑眉:“他刚还忙着与你撇清关系呢,现在你还护着他说话?”

  苏梓清懒得与他分辨,纤细白皙的手伸到他面前:“银子,精神损失费。”

  萧灼失笑:“走吧,我先送你们回去。”

  这回她没有拒绝,苏庆海被打成这样,自然是走不了的。

  萧灼安排了两辆马车,苏庆海同侍卫一辆,他们两个一辆。

  刚一停在苏宅门口,下了马车,就听见里面传来怒喝:“这茶是给人喝的东西吗?”

  苏梓清身形一顿,朝迎出来的丫鬟道:“你先将小爷送回房吧。”

  “是,小姐,”小丫鬟凑过来轻声道,“是万家三公子来了,您要不躲一躲吧。”

  苏梓清还没开口,萧灼便迈步走了进去:“躲什么?这是苏家。”

  苏梓清冷笑:“萧将军,您也知道这是苏家,进门至少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吧。”

  “苏老爷子挑人的眼光不怎么样,”萧灼没接她的话,“万振延可不是什么良人。”

  苏梓清耸肩:“所以啊,人家这不是来退婚了嘛。”

  说完,苏梓清也没管他,自己走进了正厅。

  万振延长的还行,就是一副身体被掏空的纵欲样,此刻他眉眼阴鸷,更显得丑陋。

  “三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万振延打量了她一下:“你就是苏梓清?”

  “是我。”

  她点点头,自顾坐下,大太太没在应该是樱桃听她的话劝住了。

  万振延眼里划过一丝惊艳和垂涎,不客气道:“早说苏四小姐是这等美人,我说什么也舍不得退婚,这样吧,苏家现在倒了,但若是四小姐愿意,可以进我的门做个妾室,如何?”

  苏梓清嗤笑:“三公子您是哪来的自信?还是上次李管家传话没到位?我说了我不稀罕嫁给您,跟苏家是辉煌还是没落没关系,赶紧把信物拿出来,早点退婚早点省心。”

  说着苏梓清将一块玉佩拍在桌子上。

  万振延一口气憋在胸口,狞笑:“你倒是牙尖嘴利,没事,本少爷就喜欢你这样泼辣的,这婚,我还就不退了,就算今儿我就要了你,你看看苏家有一个人敢说个不字吗?”

  说着,他起身朝苏梓清走过来,眼里写满了yin邪。

  可惜没等近身就被苏梓清抓着胳膊一脚踢在了裆部,疼的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去了。

  “贱人!你敢打我?!”

  万振延气急败坏吼道,抬手就要扇她巴掌,可惜被她躲了过去。

  这下更是怒不可遏:“贱人!贱人!你信不信我叫我爹狠狠参你们苏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哦?我怎么不知道丞相有这么大的本事?”

  说话的是萧灼,他缓缓走了进来,眉眼凛冽。

  他本来没打算进来,听了两句见苏梓清能应付就准备走人,没成想万振延抬出了丞相,说话还这么不客气。

  万振延楞了一下:“萧灼?你怎么在这?”

  萧灼也没跟他废话,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现在我也动了手,你是不是叫你爹也去参我一本,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啊?”

  万振延咽了口口水:“没有……我就是说着玩的……”

  苏梓清点头,看向萧灼:“我也是打着玩的。”

  萧灼没憋住笑了一下:“你,赶紧把信物拿出来。”

  万振延身份又没有萧灼高贵,打又打不过,只好咽下这口气将玉佩掏了出来扔在桌子上。

  物归原主,苏梓清吐出一口气:“这下咱们婚约作废,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

  万振延沉着脸道:“你可想清楚了,凭你的身份,别说是嫁人为妻,就是做个妾室都没人要,我最后问你一遍,到底要不要给我做妾?”

  苏梓清头都没抬:“赶紧滚。”

  万振延冷哼了一声,抬腿就要走,到了门口处听见萧灼语气慵懒:“谁说她没人娶?只要她想嫁,我便娶,正妻之礼。”

  万振延不可置信地看了两人一眼:“难怪啊,原来是找好下家了,呵,说的跟贞洁烈女一样……我呸!”

  说完,他也是怕再挨打,夹着尾巴走了。

  待他走后,厅里陷入沉默。

  苏梓清看着萧灼,许久才道:“你也该走了。”

  萧灼挑眉:“我刚替你解决了一个麻烦,甚至不惜牺牲清誉为你作保,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

  苏梓清盈盈一笑:“那你想我怎么谢?要不我以身相许,从此扎根在萧府后院,你负责挣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萧灼还真就想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能性,良久,才轻笑一声:“美的你。”

  说完摘下了身上的腰牌扔给她:“有事去刑部找我,我那多的是尸体。”


标 签穿越 天生一对之倾城法医 苏梓 萧灼 苏梓萧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