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景如星薄御寒小说_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景如星薄御寒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18 ℃
景如星薄御寒小说_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景如星薄御寒

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

景如星薄御寒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薄御寒景如星的小说《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家人的胁迫下,景如星代姐替嫁给了那个传闻中又老又丑的残废三爷薄御寒,冒着必死的决心嫁过去以后,景如星发现薄御寒居然不老也不残,还年轻英俊身强体壮,背后更是有着强大的资本,景如星表示:这下可真的是赚到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薄御寒景如星的小说《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家人的胁迫下,景如星代姐替嫁给了那个传闻中又老又丑的残废三爷薄御寒,冒着必死的决心嫁过去以后,景如星发现薄御寒居然不老也不残,还年轻英俊身强体壮,背后更是有着强大的资本,景如星表示:这下可真的是赚到了....

免费阅读

  薄御寒又将景如星叫来,质问道,“景海瑶,你到底在这碗面里加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一样的面,你做的和大厨做的不一样?”

  景如星认真的解释,“三爷,我只是用鸡蛋揉面,加了一些山药泥,山药可以养胃。鸡蛋能够增加面粉的劲道,作出来的面皮就不会软踏踏,糊成一坨。”

  薄御寒听完后,沉思几秒,然后对她说,“好,以后每日三餐都由你来负责。”

  景如星吃惊的睁大眼睛,“啊?你不是说我做的难吃吗?”

  “让你做,废话那么多。”薄御寒转动轮椅,带着铂爵一起离开。

  “哦。”

  景如星咂咂嘴,还真是性格古怪的男人,一会儿一个主意。

  让她做饭也不是什么难事,过去的十几年地里,她在景家被逼着练出一手好厨艺,做饭对她而言,小菜一碟。

  好在晚上不要去伺候薄三爷,景如星洗过澡,躺在房间的床上休息。

  才来庄园第一天,她就觉得自己累的不行,比跑了马拉松还要累。

  躺在陌生地方,有点失眠,想着自己的未来,忍不住担忧,她的身份到底能隐瞒多久呢?

  要是身份暴露,会不会给景家和爸爸带来很大的灾祸?

  胡思乱想很久才睡着,第二天一早,景如星生物钟时间一到,自动醒来。

  这是她在景家13年养成的好习惯,早早起床,下楼去做早餐。

  做好早餐,景如星又去了洗衣房,把房间换下来的床单和衣服都洗干净,薄三爷的衬衫衣服,她都是用手洗的,洗的非常仔细。

  早上,薄御寒下楼来,正好碰到端着洗衣盆出去晾衣服的女孩,景如星见了薄御寒,礼貌的和他打了招呼,“三爷,早上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薄御寒对这样的景海瑶很不习惯,在她身上怎么看不出一点娇生惯养的样子呢?

  看来是故意装出一副勤劳能干的样子,表现给他看的,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能装多久。

  别墅外的花园草坪上,有专门的晾衣绳,景如星把床单衣物都晾在上面。

  在她专心晾衣服的时候,帝景蓝庄来了不速之客。

  薄家二少爷,薄老爷子的次孙薄彦斌,带着一身酒气,从门口走来,一眼看见草坪上晾衣服的女人。

  腰身纤细,长腿又白又美,一张小脸也长得很清纯漂亮,比他昨晚在银尊叫的那些个学生装的小姐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薄彦斌很久没见过如此清丽动人的小美人,上下打量她,以为她是庄园里的仆人,借着酒劲,直接从后面搂住了她,“哎~~小美人?”

  “啊……”

  景如星的腰忽然被人抱住,感觉是男人贴在她身上,闻见浓浓的酒气,吓得她惊叫出声,不停的扑打挣扎,但无奈力气太小。

  薄彦展直接把她抱起来,往一旁的树丛那边带,嘴里说着恶心的浑话,“没想到那个残废家里还养着这么好看的下人,肯定又是老爷子送来的吧?可惜再好看,那废物也无福消受。小美人,不如跟了本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放开我……救命……唔……”

  景如星一呼救,就被他捂住嘴巴,男人阴阴的威胁,“别再叫了!悄悄的让本少爽了, 以后不会亏待你。”

  景如星恐惧到了极点,为了自救,不惜用力咬他的手,薄彦斌吃痛松手,景如星趁机想跑,但又被对方一把揪住。

  “嘶——下贱的东西,看上你是你的荣幸,还跟我端着!今天不信搞不定你!”

  “救命……三爷救我……啊……”

  见她喊救命,薄彦斌直接狠狠的甩她两巴掌,“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本少现在就要办了你!”

  别墅里的薄御寒隐约听见外面传来女孩的呼救声,不知道景海瑶发生了什么事,直接命令,“铂爵!快去!”

  铂爵似闪电一般,直接冲出别墅,远远看见有人欺负女主人,它飞奔而来,直接去咬薄彦斌的裤腿。

  德叔也带着佣人跑过来,见是二少薄彦斌压在太太身上,企图非礼她,厉声呵斥,“二少爷,你在做什么?”

  薄彦斌的腿被雪獒咬住,听见德叔声音,命令,“德叔,快把这狗弄走!咬着我的腿了!”

  铂爵带着愤怒的嘶吼声,直接将薄彦展从女主人身上拖开。

  景如星终于得了救,吓得瑟瑟发抖,林嫂及时的过来把她扶起来。

  这时,薄御寒移动轮椅过来,看见眼前铂爵不停的撕咬薄彦斌,而薄彦斌惨叫不止。

  薄彦斌见到薄御寒来了,赶紧呼救,“三叔……救命啊……我的腿要断了……”

  命令铂爵松开,注意到景如星的小脸印着清晰的手掌印,薄御寒的脸色阴翳的可怕,质问,“究竟怎么回事?”

  薄彦斌得了自由,捂着腿,恶人先告状,“三叔,是那个女仆见我来了,故意想勾 引我,我只是小小教训一下她而已!”

  景如星委屈的摇头,“三爷,我没有……我没有勾 引他……”

  德叔在薄御寒耳边耳语几句,薄御寒幽蓝的眸子泛出冷光,实际上不用说,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薄彦斌是他大哥薄盛的二儿子,平时就爱沾花惹草,和薄彦展他们私下没少嘲笑他是废物,早就想收拾他了。

  今天敢在他地盘上撒野,伤他的女人,正好让他找到惩治他的借口。

  “来人!把二少抓起来!”

  薄御寒下命令,德叔带人将薄彦斌抓住,薄彦斌非常不服气,大声叫嚷,“你们抓我做什么?你们抓错人了,应该抓那个贱人!”

  听他出言不逊,薄御寒面色寒沉到了极点,有种风雨欲来之势。

  德叔居高临下的问,“二少爷,你知道她是谁吗?你要管她叫一声三婶。”

  “……”

  薄彦斌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今天来主要就是来看新娘子的,现在得知刚刚轻薄的女人就是他三叔新娶的三婶,吓得他冷汗直流,“三叔,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她是三婶……不知者无罪……三叔放过我……”薄御寒再次下令,今天落在他手里,会让他好好尝尝得罪他的滋味。

  德叔让人把薄彦斌押下去关起来,这里,薄御寒看向女孩,发现她脸颊又红又肿,大大的眼睛里盛满眼泪,衣服领口也被撕破,忍不住训斥,“景海瑶!谁让你招惹他的!”

  “我没有招惹……我刚刚只是在晾衣服……”

  景如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让他不误会。

  薄御寒眉眼扫视她一下,见她裙子只到膝盖上,露出两条纤细白皙的腿,这样诱惑人不怪她怪谁,“裙子这么短,穿这么暴露,就是你的错!”

  景如星低头看一眼,她穿的裙子,哪里暴露了?

  但是也不敢违逆男人的意思,只好承认错误,“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穿长的。”

  “推我回屋。”他又命令一声,景如星自觉的过来推他回别墅。

  林嫂已经准备好煮鸡蛋,包上纱布,过来帮景如星消肿,德叔来请示薄御寒,怎么处理二少。

  薄御寒跟着德叔一起去了地下室。

  薄彦斌被五花大绑,堵住嘴巴,瘫坐在地上,听见门开,抬头看见薄御寒来了,只是他整个人气势汹汹,像是从地狱来的修罗一般,带着死亡的戾气。

  “唔唔……”

  薄彦斌希望他三叔能放过他,不停的求饶。

  可惜,等来的却是一个黑色的布罩,下一秒,他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了。

  薄御寒隐忍了十年之久,十年来被这群混蛋嘲笑侮辱,现在他已经可以站起来摆脱轮椅,那就意味着,复仇游戏即将开始,今天就要拿薄彦斌来练练手。

  他从轮椅上站起来,手指关节按的磕巴作响,走到近前,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薄彦斌踹飞。

  又拎起他的领口,一拳又一拳的揍下去。

  狠狠的出击,每一拳都饱含着他强烈的恨意。

  好一顿痛扁,直到将薄彦斌的门牙打掉,打的他鼻孔穿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薄御寒才最终收手。

  他从德叔手里接过湿毛巾擦拭掉手上的血迹,重新坐回轮椅里,转身的时候命令,“把他丢回薄家老宅,让我大哥好好看看。”

  ……

  薄家老宅。

  长子薄盛和妻子阮灵芝正陪着老爷子薄远山说话,这时,几个人进来,将满身沾血的薄彦斌丢在地上。

  阮灵芝认出儿子,见他身上都是血,惊叫一声,“啊,这是怎么回事?”

  薄远山和薄盛也被吓的不轻,看到薄彦斌的惨样,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阮灵芝心疼坏了,过来扶起儿子,叫他名字,薄彦斌幽幽转醒,叫了一声“妈……”

  “彦斌怎么回事?”

  “妈……是三叔,他让人把我打成这样……”薄彦斌见到老子和娘,赶紧告状。

  薄盛得知是薄御寒所为,愤怒道,“他三叔也太过分了,怎么把彦斌打成这样?”

  薄远山不信,“老三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他性子温和内敛,从不是个主动惹事的人。”

  薄彦斌受了莫大的委屈,继续告状,“爸,妈,爷爷,我听说三叔娶妻,好心好意去看看,谁知道三叔不分青红皂白让人把我抓起来,把我好一顿打。我现在……浑身都疼……哎呦……”

  阮灵芝又心疼又生气,“老爷子,你看看他三叔把孩子打成什么样了,这回你得好好主持公道,不能再偏袒老三。”

  薄远山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向来明辨是非,并不会只听信一面之词,“这件事,至少要等老三回来,当面问问才能清楚。我现在让人给他打电话。”

  “爸,我回来了。”

  老爷子电话还没打,薄御寒已经出现在客厅门口,德叔把他推进来。

  堂上几人目光全部投过来,薄远山手指地上的薄彦斌,问道,“老三,这到底怎么回事?彦斌是不是你让人打成这样的?”

  “是的,爸,彦斌小侄他想轻薄我妻子,我教训他,难道不应该?”

  薄御寒眉色淡然的扫过堂上几人,薄盛脸色黑沉,阮灵芝气恨的瞪着他,夫妻俩都将他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根本不信他的话。

  薄老爷子所有所思,又问德叔,“阿德,是这样吗?”

  “没错,老爷,是二少冒犯在先……”

  德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薄彦斌因有父母包庇,当众反口,“爷爷,他说谎,分明是三婶先勾 引的我,我是无辜的啊!”

  “老爷,阿德若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德叔是目击证人,说出来的话,可信度极高。

  加上他在薄家做事几十年,深得老人的信任,也是薄远山亲自安排他去照顾薄御寒的,所以薄远山就算不信别人的话,也会相信德叔的话。

  “爸,这事肯定不能怪彦斌,您要替彦斌做主……”阮灵芝不依不饶,非要老爷子帮孙子治治那个外来的野种。

  “行了!是彦斌自找苦吃,今天就当是个教训,下不为例。”薄远山发话了,没人敢再吵闹。

  阮灵芝心里愤恨的要命,觉得是老爷子太偏心,薄盛也看不惯薄御寒,但是从大局考虑,对二儿子说道,“彦斌,既然是你有错在先,现在就向你三叔道歉。”

  “妈……我好疼啊妈……”

  薄彦斌为了逃避责任,直接呼痛装晕,阮灵芝惊叫着让人来把他送去医院,夫妻俩都一块跟去。

  客厅里,只剩下老人和薄御寒,薄远山关心问,“老三,景家那丫头不要紧吧?”

  “没事了。爸。我先回去了。”

  老爷子以为他紧张家里的新媳妇,没有留他,“好,去吧,有空带她回家里吃饭,让爸爸看看。”

  “知道了,爸。”

  德叔推着薄御寒离开客厅,经过薄家花园的时候,遇到从外面匆匆回来的薄家长孙薄彦展。

  薄彦展听说弟弟被三叔打了,急忙赶回来,恰好遇到薄御寒要走。

  “三叔!”

  薄彦展迎上来,喊住薄御寒,同时对德叔说,“德叔,我有话想和我三叔单独说。”德叔与薄御寒交换过眼神,恭敬的退下去,薄彦展绕过来推起薄御寒,在花园里散步。

  “有什么话直说吧!”

  已经到了花园偏僻无人的角落,薄御寒按住轮椅的车轮。

  薄彦展从后面转到前面,双手撑在轮椅扶手的两侧,阴恻恻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薄御寒,“三叔,你恨我不要紧,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冲我来,为什么要抢走瑶瑶?”

  薄彦展认为一切都是薄御寒的报复手段,他在恨他当年对他的所作所为。

  当年薄御寒12岁来到薄家,和10岁的薄彦展成了玩伴,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的小跟班竟然会和他父亲薄盛一同谋害他。

  将他骗至仓库,然后纵火烧他,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到来,夺走了薄老爷子的宠爱,对他们的地位造成极大的威胁。

  他确实是在报复他,薄御寒冷笑,“是你们害我失去健康的体魄,害我失去一切,现在我也要让你们都尝尝失去的滋味。大侄,你最心爱的女人,现在在我那里,晚上跪在我面前,受我奴役,被我折磨的死去活来,怎么样,你心疼了?”

  薄彦展气的浑身发抖,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三叔,你以为你从我手里抢走瑶瑶,你就赢了吗?不妨告诉你,瑶瑶她早就是我的人了,甚至还为我打过一个孩子,我薄彦展玩过的女人,三叔也抢着要?

  “不过也可以理解,三叔你已经是个废人了,想正儿八经的找媳妇当然找不到,所以才不惜一切手段,夺走侄儿的女人,连侄儿穿过的破鞋也穿的那么起劲。”

  薄御寒幽蓝的眼眸迸发出一丝猩红,紧紧咬着牙关,一腔怒火在熊熊燃烧。

  他竟然敢说他捡了他的破鞋?

  “嘭”,一拳砸向薄彦展的侧脸,将对方砸的身形趔趄,差点摔跟头。

  薄彦展站稳脚步,揉着自己的脸颊,讽刺出声,“你也只有这点能耐了,就算你拥有薄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又能怎样,你永远也只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废物!我和我爸想要弄死你,就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你个可怜虫!去死吧!”

  薄彦展为了泄愤,朝轮椅上踹了一脚,原本薄御寒可以躲开,但是他没有躲,而是任由身体随着轮椅一起翻到在地。

  就在薄彦展得意之时,德叔已经陪着薄远山来到这里,恰好看到薄彦展踹薄御寒的一幕。

  “畜生!你在对你三叔做什么?”

  薄远山呵斥一声,德叔赶忙过来把薄御寒从地上扶起来。

  薄老爷子心疼得不得了,询问,“老三没事吧?”

  “爸,我没事。大侄他想推我来花园里散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跤了。”

  薄御寒这么说,只会让薄远山更加的心疼他的懂事。

  薄彦展没想到他爷爷会来,赶紧解释,“是的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我确实是想推三叔在花园里散散步,结果不小心……”

  “当我眼瞎吗?你这个混账东西!”

  薄远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直接给了薄彦展一巴掌,“对你三叔不敬,未来半年的生活费一毛钱别想得到!”

  “爷爷……”

  薄彦展虽然是薄家长孙,是薄家未来继承人,可是在他正式接手之前,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从薄家总账里支出的。

  要是爷爷把他生活费卡住了,他未来半年怎么生活?

  “爸,我回去了。”

  薄御寒和老人家打声招呼,转动轮椅离开,临走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薄彦展一眼。

  薄彦展,这只是刚开始而已,走着瞧!

  ……

  下午帝京开始变天,起了大风,预报说有暴风雨橙色预警。

  晚间,外面刮着狂风,下着暴雨。

  景如星在庄园里等到晚上,都没见薄御寒回来,竟然有些担心他坐着轮椅行动不便要是被淋雨了怎么办?

  不过转念一想,他可能会留在薄家老宅了,薄家那么多人肯定会照顾好他的。

  景如星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林嫂过来敲门,“太太,三爷回来了,让你下楼伺候。”

  “知道了,就来。”

  景如星起床换上衣服,下楼去,刚到楼梯转角就听见下面传出打砸的声音。

  探头一看,下面一片狼藉,坐在轮椅里的薄御寒用细手杖,将客厅里的东西都砸了,那些名贵的画,价值不菲的古董花瓶什么的,全都惨遭毒手。

  天啊,发生了什么事?

  三爷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

  “全都给我滚!”

  薄御寒一声令下,除了德叔以外的所有佣人和保镖,全部匆匆离开客厅。

  景如星在这种压抑可怕的氛围里,惴惴不安的下楼,来到男人的附近,叫了声,“三爷……”

  薄御寒听见她来了,转过脸来,俊美的脸上蒙着一层寒霜,他看向景如星的眼神像是冷厉的刀,想要将她凌迟一般。

  景如星心中大惊,有点害怕这样的薄御寒,心脏开始突突不安的跳着,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过来!”

  景如星怯生生的走过来,能够闻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酒气,不敢对视他那双猩红的眼眸,低着头靠近他,忽然,薄御寒用手杖在她的腿弯侧敲打一下,景如星条件反射跪在他的面前。

  景如星看清他的五官,蒙着一层阴冷的戾气,幽蓝的眼眸泛着猩红的光,似一道暗流涌动的旋涡,要将人吸附进去。

  下一秒,薄御寒狠狠的掐住她的下巴,逼着她仰视他。

  看着眼前貌似单纯无害的女孩,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实际上,比什么都肮脏,都为薄彦展打过胎了,还在他面前装成无知少女。

  薄彦展玩过的女人,他捡了薄彦展的破鞋,呵……

  “肮脏的女人!以后离我远一点!”

  他恶狠狠的低咒一句,用力将她推开几米远,景如星摔在地上,手心扎在玻璃碎片上,划的生疼。

  “德叔!”薄御寒又开始继续下令,“从今天开始未经允许不准任何人擅自出入庄园,尤其是景海瑶!没收她的手机,不许她和薄彦展再有任何联系!”


标 签总裁 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 景如星 薄御寒 景如星薄御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