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国家一级保护猫咪by酥雪京_谢清棠孟虞小说酥雪京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37 ℃
国家一级保护猫咪by酥雪京_谢清棠孟虞小说酥雪京

谢清棠孟虞小说

酥雪京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谢清棠孟虞的小说名是《国家一级保护猫咪》是由酥雪京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甜宠文。主要讲述的是:谢清棠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猫,某天他穿到了异世然后被一只雪豹幼崽碰瓷了,看着可怜兮兮的幼崽,谢清棠决定收养他,谁知后来这只幼崽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大魔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谢清棠孟虞的小说名是《国家一级保护猫咪》是由酥雪京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甜宠文。主要讲述的是:谢清棠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猫,某天他穿到了异世然后被一只雪豹幼崽碰瓷了,看着可怜兮兮的幼崽,谢清棠决定收养他,谁知后来这只幼崽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大魔王……

免费阅读

  谢清棠在树木的护送下回了家。

  除掉刚刚冲出医院时淋到的那一点雨,他身上只有大雨浸润出来的水气,不过爪子倒是沾了不少泥灰,走起路来很不舒服。

  小白猫在入口的毛毯上蹭了蹭爪子,把小崽子和药都丢进纸箱子里后,冲进了浴室。

  人们通常认为猫咪讨厌水,但这其实并不准确。

  不同的猫咪有不同的喜好,像谢清棠就对水很无所谓。

  他钻进接了温水的盆子,借着沐浴露把自己搓成一团小棉花糖——如果不是害怕加重小崽子的病情,他是很想把幼崽也叼进来洗一洗的。

  冲掉泡沫后,小白猫湿漉漉地溜出来,脑袋上顶着一条毛巾,去观察幼崽的情况。

  幼崽还没有醒,可能是天生警惕吧,他卷成了一小只,头埋在腹部,挡住了最柔软也是最容易受伤的部位。

  “喵~”

  不错不错,优秀的猫科动物都该护好自己的肚皮!

  谢清棠夸奖了一句,强行把幼崽的头掰出来,试图把药塞进他的嘴里。

  孟虞在昏昏沉沉的高烧中,只觉得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在蹭他,虚弱地睁开眼,一只雪白的小动物怼在他脸前,冰冰凉凉的肉垫贴在他的嘴边。

  孟虞瞳孔骤然放大,电光石火间就将小猫咪压倒在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孟虞看着自己缠满了绷带的动物爪子,在脑海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自己在修炼的时候晶石病发作,然后就……

  孟虞还来不及思考,新一轮的疼痛就席卷而上,他的血液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每一瞬的流动都在灼烧他的血管。

  孟虞眼中的焦距渐渐散去,闭上眼,倒在了小猫咪的身上。

  “喵?”

  谢清棠疑惑地戳了戳幼崽的脸颊。

  他还以为小崽子是熬过了发热期,扑到他怀里撒娇呢,怎么又躺下了?

  回光返照?

  谢清棠的人类语学得一般般,不知道这个成语不该这样使用,反正他就是觉得很奇怪。

  把孟虞重新叼回纸箱子里,他从衣柜里找来更替用的棉絮,给小幼崽撕了一点填窝。

  晚上这么冷,别又着凉了喵……

  谢清棠捡到孟虞是在深夜,一通折腾后天边的雨都快歇了,太阳鱼又游到地平线末端,翻出自己的白肚皮。

  小猫咪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钻入被窝,一秒入睡。

  林先生刚起床,就被上司一通电话催到了协会里。

  看着上司递给他的那一张刚洗出来的照片,他的脸上浮现出茫然之色。

  照片上的画面没什么奇怪的,就是一条半封闭式的树廊,枝条交错编织,在青石板路上方形成了一侧遮挡,因为另一侧没有树,是敞开的,所以阳光可以照进来。

  林先生低姿态地问道:“这张照片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强调生态环境建设,像这种纯植物构建的建筑自然又环保,很受人们的欢迎。

  上司:“你猜这里是哪里?”

  林先生凭借常识推理道:“新修的生态湿地?结婚用的花廊?”

  上司道:“这是扶摇医院啊!”

  “啊?”林先生傻了,扶摇医院,不就是只隔了妖协一条街,步行十分钟就能到达的公立医院吗?

  他身体不舒服时也会去那里看病,可从不知道那里修了这样一条郁郁葱葱的树廊啊!

  上司敲了敲桌面:“小林,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直接给你说吧——这是御灵术造出来的树廊。”

  林先生咋舌道:“御灵术?现在植物培育师还得进修园艺设计学?”

  九州的植物和地球不同,都是娇气包,难以在自然条件下生存,需要相关属性的御灵者来培育它们。

  “不是,术业有专攻。”上司否认了他的猜想,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件,对着上面的名字念道,“是谢……清棠,这位猫咪先生做的。”

  林先生:“?”

  谢清棠?

  和他有什么关系,又能有什么关系——他搬进扶摇公寓还不到24个小时!

  上司说:“他昨天为了避雨……”他笑了笑,“造出了这条雨廊。”

  林先生不由哑然,半晌,他问:“医院是对此不满意,想找他赔钱吗?”

  在人人都可以御灵的当下,政府当然也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

  没有得到许可就把别人家的树扭成麻花虽然无伤大雅,但医院想追责也是可以的。

  上司困扰道:“不啊,小林你想得好刻薄,他一只刚登记的妖怪,不懂这些不是很正常吗?”

  无辜中枪的林先生道:“那医院那边……?”

  上司说:“医院对这条树廊很满意,补了一封工程合同,要给他打钱。”

  林先生:“……”

  林先生:“???”

  上司托着下巴笑道:“他们院长早就想给那条破路搭个玻璃雨挡,但是你也见过那里的布局,要施工就得先把树移到其他地方,林业局不可能批准的——现在种一棵树可贵了,万一树在移栽之后水土不服嗝屁了,责任谁来担?”

  林先生连连点头,他对树不树的不关心,谢清棠不会受到批评就好。

  上司说:“你把合同给猫咪先生送过去,问问他在就职方面的考虑——提醒你一下,我们协会最近也在招人。”

  你就是想让他过来上班吧?

  林先生腹诽了一句,接过信封,在出勤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欢天喜地地前往扶摇公寓。

  又能见到谢猫猫了,人生多么快乐!

  B222房前,他按响门铃。

  第一次没有得到回应,又按下第二次,门仍旧没有打开。

  林先生疑惑地掏出手机,给谢清棠打电话,但铃声响了很久,也没有打通。

  ……还是下午再来吧。

  他这样想着,刚要转身离去,一道含糊而软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喵?”

  林先生转过头,一只他从未见过的可爱小动物站在楼梯口,嘴里叼着一枚封起来的食物用牛皮纸袋,上面印着早餐店的标志。

  小动物长得和小豹子有几分相似,遍体雪白,眼睛是宝石一样的蓝色,毛绒绒的,尾巴很蓬松。

  “谢清棠?”林先生试探性地问道。

  “喵。”小家伙肯定道。

  这就是猫咪……!

  林先生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郑重地躬下腰,伸出手:“那个早餐袋,我帮您拿吧。”

  为什么要用敬语?

  小猫咪茫然了一瞬,不客气地将牛皮纸袋递给他:“谢谢。”

  不用谢,帮助猫咪是我的梦想!

  林先生满足地拎着袋子,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快。

  谢清棠没有了食物的负担,活动起来灵巧许多,轻松一跃,就解开了公寓门的虹膜锁。

  屋子太小了,没有会客的地方,他把脑袋顶在椅子腿上,想把唯一一把椅子推出来给客人坐。

  林先生虽然知道他完全可以搞定这件事,但他怎么可以眼看着猫咪练出铁头功,连忙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给你说完事儿就走,很快的。”

  “那好吧。”

  猫咪从椅子下方钻出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猫毛遗憾地说道。

  林先生:“!”

  这是什么靠卖萌杀人的动物!

  林先生尽全力让砰砰直跳的心脏镇静下来,从公文包里取出装订整齐的合同:“是这样的,扶摇医院那边……”

  林先生从业多年,交代这种事对他再简单不过,可今天,他却说得磕磕绊绊。

  原因很简单,他总是被猫咪乖巧的姿态吸引走注意力!

  猫咪眨眼睛,可爱。

  猫咪歪脑袋,可爱。

  猫咪什么都不干,可爱。

  林先生艰难地讲清楚在公共场合御使灵气的相关规定和树廊事件的起因经过,干咳了一声,说:“院方会在十五个工作日内把报酬汇到你的账户上,你记得检查——对了,你银行卡还没激活吧?”

  妖怪协会会为刚登记的妖怪注册银行卡,不过当事妖要先去网点激活才能用。

  谢清棠昨天才搬过来,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些麻烦的琐事。

  谢清棠说:“我下午去。”

  林先生殷勤道:“需要我陪你吗?”

  “?”谢清棠说,“不用了。”

  林先生无不失落地“嗯”了一声。

  上司的叮嘱在脑内回荡,他问:“谢先生,您有就职的打算吗?”

  小猫咪抬起眼,歪头道:“喵?”

  有啊,怎么啦?

  林先生缓缓开口:“其实我们协会最近缺人手……”

  谢清棠“喵”了一声,示意林先生接着说下去,他的眼眸很是澄澈,像是雨后的天空。

  林先生卡壳了。

  他怎么可以带着如此功利性的目的和猫咪说话!

  林先生闭眼飞速说道:“然后我们就在一个叫做‘求职妖’的app上发布了招募信息你想找工作的话也可以去上面看啊!”

  “喵喵?”

  林先生说得太快了,有些音节都混在一起了,谢清棠花了一点时间才分辨出来他的意思。

  妖协会给新登记的妖怪打一笔生活资金,不过数额有限,只能维持三个月的生活,他本来也有找工作的打算。

  小猫咪感激地飞身上桌,叼起一杯没开封的豆浆推到林先生面前:“喵!”

  谢谢你,这是猫需要的信息!

  林先生虽然听不懂猫语,但从谢清棠的行为也感受得出来他的意思。

  愧疚感顿时将林先生淹没,对不起,猫咪,我之前居然想坑你去我们协会!

  其实妖协的福利一直很不错,不过干哪行恨哪行是社畜的通病,林先生也就因此对自己的工作和顶头上司产生了偏见。

  林先生说完了工作,没有理由留在猫咪的家里了。

  临走前,他提着豆浆依依不舍地看着谢清棠,告别道:“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下周五还会进行一次回访,请您不要介意。”

  谢清棠知道这是他的工作,自然没有意见。

  他送林先生出公寓,走到门口,忽然想起自己藏在屋子角落的纸箱子。

  “林先生。”他问,“如果想要收养一只幼崽,需要办理什么样的手续?”

  “啊?”林先生满头雾水,谢清棠看起来还是一只很年轻的猫,怎么就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了?

  有问必答是林先生的职业素养,更别说提问者是一只猫咪了。

  他回答:“看情况吧,最首要的,当然是得到幼崽的首肯,然后幼崽的父母也要同意……”

  妖怪那边和人类不一样,不怎么看重亲情和血缘关系。有的妖怪管生不管养,生了崽子就把幼崽丢到其他妖怪的地盘上,像姑获鸟这种总是眼馋别家小孩的妖怪就经常被迫当妈,虽然她对此完全没有意见还挺享受就是了……

  谢清棠认真地记下这些步骤,等林先生走了,回到公寓,将早餐里的奶糕撕成小块,泡到羊奶里面。

  幼崽还在纸箱子里休息。他掀开给幼崽遮光的布帘子,观察幼崽的生理状况。

  幼崽的烧已经退了一半了,不过还没有醒,眉头也是紧锁着的,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谢清棠抚平幼崽的眉心,担忧极了。

  买早餐的时候,他顺带去警局报案了。

  警察告诉他昨晚刑侦大队撞破了一起大案,有五十三只妖怪幼崽被囚禁在郊区的废弃工厂里,多数都是无家可归的小可怜。

  当晚情况混乱,枪声阵阵,很多小妖怪都受惊逃跑了,估计这只雪豹就是其中之一。

  等小雪豹醒过来,他们还要去警局确认情况。

  谢清棠把装羊奶的瓷碗推到纸箱子外,等待幼崽醒来。

  十分钟后,幼崽毫无动静。

  谢清棠:“……”

  需要他主动去喂吗?

  幼崽不该是闻到食物的味道就把兄弟姐妹统统踹到一旁抢食的凶残物种吗?

  谢清棠是一只连发/情/期都没有经历过的单身猫,第一次养崽,业务并不熟练。

  房间里没有奶瓶等辅助道具,小猫猫愁得原地转圈,转到头晕眼花后,决定采取暴力措施,强行掰开幼崽的嘴,把羊奶灌进去!

  不要怪猫,是人类先发明的填鸭技术!

  谢清棠跳进纸箱子里,磨爪霍霍向幼崽,思考了一会儿,又爬了出来。

  以猫咪的形态,掰开幼崽的嘴似乎有些困难。

  毕竟他的爪子太笨拙了。

  还是变成人吧……

  先找衣服!不可以光溜溜!

  小白猫凭着对人类社会所剩无几的常识钻进衣柜,唰唰唰刨出几件衬衣。

  在他化为人形,生疏地将手臂穿过衣服宽大的袖口时,一道阴冷的视线从背后射来。

  谢清棠敏锐地转过头。

  幼崽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他无声地扒在纸箱子的边缘,金色的眼眸冷得像无机质的金属。

  可那疏离不过一瞬,就在谢清棠刚要察觉到不对劲时,那双金眸就如融化的枫糖一样软了下来,荡漾着纯真的光泽。

  “嘤!”雪豹发出细细软软的声音,颤巍巍地翻出纸箱,一个不慎摔了下来,跌在瓷碗边缘。

  碗咣当一下扣在幼崽的头顶,羊奶和泡软了的奶糕渣子倾倒出来,把幼崽的头毛弄得又湿又黏。

  小家伙趴在地上,眼里涌起了一层雾蒙蒙的泪光,显得可怜极了。

  他摇了摇小尾巴,仿佛在说——

  幼崽跌倒了,快点安慰他!


标 签穿越 国家一级保护猫咪 谢清棠 孟虞 酥雪京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