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南昭念容席小说_总裁渣妻后他跪了春雷炮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66 ℃
南昭念容席小说_总裁渣妻后他跪了春雷炮

总裁渣妻后他跪了

春雷炮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容席南昭念的小说《总裁渣妻后他跪了》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商业联姻,南昭念嫁给了她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男人容席,婚后三年,她对他体贴入微,温柔细致,可换来的却是容席无尽的折磨和报复,直到家破人亡,南昭念终于心如死灰消失在了容席的世界里,容席却开始着了魔似的满世界开始找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容席南昭念的小说《总裁渣妻后他跪了》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商业联姻,南昭念嫁给了她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男人容席,婚后三年,她对他体贴入微,温柔细致,可换来的却是容席无尽的折磨和报复,直到家破人亡,南昭念终于心如死灰消失在了容席的世界里,容席却开始着了魔似的满世界开始找她....

免费阅读

  要找到杜安艺,并不是什么难事。

  容席带她回了别墅,她一定会牢牢的守在这房子里,等着赶自己出去。

  南昭念打了车直接回了别墅,刚推开门,就看到杜安艺正站在落地窗边听着音乐。看到她进来,杜安艺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讽,正要说话,南昭念已经气势汹汹的先冲了过去。

  “践人!”

  她用力的在杜安艺的胳膊上推了一下,杜安艺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痛的大喊:“南昭念,你这个疯子,你竟然敢推我!”

  南昭念往前一步,踩住杜安艺的衣角,冷眼看她:“疼吗?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人,也知道疼吗?妈妈被你推下去的时候,你可曾想到她会有多疼?”

  曾经何婉对杜安艺的好,几乎让旁人以为杜安艺就是何婉自己亲生的。

  如此这般的厚爱,却没想到成了东郭先生与狼。

  南昭念越想越是愤恨,用力的踩住杜安艺的衣角,高高扬起手:“杜安艺,你根本就是狼心狗肺!”

  话落,别墅的大门猛地被人推开。

  南昭念的巴掌还没有来得及落在杜安艺的脸上,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扯开,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摔倒在地。

  容席抱起杜安艺盯着她:“南昭念!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的女人?”

  声音冰冷的如同寒潭之水,让南昭念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杜安艺缩在容席怀里,一脸的梨花带雨。容席温柔的呵护着她,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南昭念,转身上楼去了。

  这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家就要破产了吗?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看着容席离开,南昭念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安,但她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自己起身离开。

  入夜,别墅外多出了一个略微苍老的身影,时不时的,抬头朝三楼亮灯的窗户看一眼。

  容席站在窗边,看着南昭念的父亲南震柯,嘴角挂着一抹冷嘲。

  南震柯等了许久,也不见容席下来,腿脚抖了抖,又继续站着。

  没一会,闷雷滚滚,顷刻间下起了大雨。

  南震柯的助理见到下雨,赶紧劝他回车里,但南震柯就是不肯,执意要在雨里等着。助理只能打电话给南昭念,希望她能让容席下来。

  南昭念知道后,立刻从医院赶回了别墅,看到站在雨中已经淋湿的父亲,突然意识到。

  应该是南氏出事了!

  “爸,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好吗?”她艰难开口。

  南震柯摇头:“不能走!等不到容席,我是不会走的!”

  南昭念知道再继续劝说父亲也是无用,抬眼看了一眼三楼的灯光,推门走了进去。

  容席就在书房里,看到她进来,眉宇间毫无意外之色。

  南昭念咬了咬唇,走过去低下头,放软了自己的声音:“容席,去见见我父亲吧。他年纪大了,再这么淋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容席手里把玩着一只钢笔,像是在思考似的,过了一会,才淡淡开口:“想让我去见你父亲,也不是不可以。”

  闻言,南昭念眼底窜出了一抹希望。

  但下一秒,容席的话就把她彻底打入了地狱。

  那个她爱了这么久的男人就这么淡淡看着她,唇角微扬,一字一句却都像针一般扎在她心上:“只要你从这里趴着去给安艺磕头认错,磕够一百个,我就去见你父亲。”

  去给杜安艺磕头赔罪!

  南昭念浑身冰冷,盯着容席那张俊颜,心碎到连声音都找不到了。

  见她呆立不动,容席冷笑一声,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就在他经过南昭念的时候,地板上突然“咚”的一声重响,南昭念跪下了。

  她一只手攥的骨节泛白,抓着他的裤管,一字一句如呕心沥血:“别走!我做!”

  容席微微挑眉,有些不相信她竟然会答应,一时间站在原地没动。

  南昭念不再看他,跪着转身,弯下腰,贴着地面磕了第一个头。

  紧接着,她用膝盖爬着往前,继续弯腰磕下去。

  容席的脸色渐渐阴鹜起来,说不清是南昭念磕的不好,还是她这副样子污了自己的眼睛,紧盯着南昭念匍匐在地上的背影,狠狠拧紧了眉毛。

  南昭念分不清是头更痛,还是心更痛。

  她恍惚的想起小时候和容席在孤儿院的日子,她给他讲花朵的样子,讲落雪的样子,讲晴空万里的样子,他都是安静的听着,没从表现出其他的情绪。

  她带给他的糕点,他都吃了,所以她并不清楚他到底喜欢哪个口味。

  她讲给他的故事,他都听了,所以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爱好。

  结婚三年,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更是没有什么机会去了解他。

  或许,她这辈子根本就没有了解过容席。

  她甚至连自己磕了多少头,都记不清了!

  从容席的书房一路下楼,到了二层的楼梯口处,她的膝盖已经磨破了皮,脑门处也隐隐发青。但距离杜安艺的房间还有一层楼的距离,她必须咬牙挺住!

  南昭念踉跄的爬向二楼的楼梯,一个不稳,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然后她撞到了容席的腿,男人声音冰冷:“够了!现在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南昭念停下来,缓缓的抬起头,看到容席走出别墅,站在自己父亲面前,这才踉跄着身子起来,默默的从后门离开。

  离开别墅,她只能回到自己从前买的小公寓里,因为体力不支又太过伤心,没一会她就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南昭念睡得很不安稳。

  第二天早上,还没睁眼的南昭念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打开门,是梁加元苍白的脸。

  南昭念一慌:“出什么事了?”

  梁加元欲言又止,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才小心开口:“昭念,你要挺住,伯母已经哭晕了,你不能再倒下!”

  南昭念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

  梁加元低下头:“你父亲他,昨晚,跳楼自杀了!”

  父亲跳楼自杀?不,不可能!容席昨晚明明见了父亲的!

  南昭念踉跄的退后几步,拼命摇头,“不会,你一定搞错了!不可能的!”

  梁加元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强迫她镇定:“昭念,你听我说!你父亲去找容席投资想挽救公司,被容席拒绝了!他走投无路,最后选择了自尽,这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明白吗?”

  南昭念盯着他,目光犹如停滞了一般,身子瞬间软了下去,发疯似的抱着头,瘫软在地上大喊!

  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压垮了她紧绷的坚强,南昭念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昭念,你别这样!昭念!”梁加元想要掰开她的手,让她看着自己。但南昭念抱得紧,他掰不开,只能抱起她,急匆匆的赶往了医院。

  医生给南昭念打了一针安定,她才算慢慢的平静下来。

  但即便是昏睡过去,她的眼角始终在不断的溢出泪珠。

  两个小时后,南昭念醒了。

  不再崩溃的她静静的坐起来,和梁加元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帮我!”

  父亲的后事必须好好的办完,她不能让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得逞!

  南家现在就剩下她和母亲,她要撑起这个家,为了父亲,她不能倒下!

  南震柯的葬礼在梁加元的帮助下,处理妥当。南昭念强撑着,但还是难以掩饰脸上的憔悴。

  梁加元看着心疼,“昭念,你和我在一起吧,以后的日子,我来护着你。”

  南昭念摇头:“南氏是我爸的心血,我不能看着它就这么不复存在了。你放心,我一定能扛过去!”

  一定能过去,就必须要先解决公司的危机。

  而能解决这种需要巨大资金的危机,南昭念找不出还有谁,能比容席更合适。

  第二日,南昭念打电话给容席的助理,问出了容席在哪,立刻搭车去了那里。

  容席正在和一群朋友玩牌,看到南昭念进来,脸色一沉,把手里的红中重重磕在桌子上。

  因为磕的太重,牌反作用力飞了出去,刚好砸在了南昭念的脚背上,瞬间红了一块。

  南昭念忍着痛,弯腰捡起牌,走过去递给容席:“容席,求你借我一笔钱,帮南氏一把,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其他人皆是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容席烦躁的拧眉,挥手把面前的牌全部推倒,冷着声音问:“南昭念,你拿什么和我谈条件?”

  “咚”的一声,南昭念重重跪在他面前。

  其他的几个牌友瞬间起身,找个借口飞快的遁了。

  南昭念挺直了背,一字一句:“我会签字,和你离婚!离婚后,我也会滚得远远地,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再也不出现在他面前?早干嘛去了?

  容席心里窜出莫名的火气,手指捏着一张牌,恨不得把牌捏碎了!他沉默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接着就猛地起身,掀翻了桌子。

  顷刻间,一桌子麻将噼里啪啦的砸在南昭念的脸上,让她难以睁开眼。

  等她再睁眼去看时,容席早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南昭念匆匆爬起来追出去,被迎面过来的服务生拦住。

  她眼看着容席的背影在转角消失,只能拼命的喊他的名字,但容席始终都没有回头。

  心灰意冷,南昭念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家,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死死蒙住。

  她不会放弃!但并不意味着,她就永远不会沮丧!

  在家里低落了一整天,消化完所有沮丧之后,南昭念重新打起精神,去医院看母亲何婉。

  路过挂号处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吴妈。

  吴妈也看到了她,张了张嘴,刚喊了一声“太太”,又小心翼翼的回头在前面瞅了瞅。

  南昭念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前面正扶着杜安艺往专家门诊走的容席。

  眼底狠狠被刺了一下,南昭念吸了口气,朝吴妈走去。

  “太太,您受苦了!”吴妈有些心疼。

  南昭念摇头笑笑:“我没事,倒是你们,为什么来医院?”

  吴妈叹了口气:“那个杜小姐的肝病严重了,要住院,先生让我跟过来照顾她。”说完,吴妈又像是安慰她似的凑过来,有些激动:“不过太太你放心,我听说她这个病不换肝脏是治不好的!”

  换肝脏?

  南昭念的心头猛地一跳。

  来不及再和吴妈寒暄几句,南昭念直接去做了肝脏配型检测。

  只要她和杜安艺的配型能吻合,她就能用救杜安艺来交换容席帮助南氏。

  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不幸,配型检测的结果,吻合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南昭念拿到检测单,自嘲的笑笑,没耽误片刻,就去了容席的公司。

  办公室里,容席正在给杜安艺打电话。

  “安艺,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到合适的肝脏的!”

  南昭念推门进来,听到这一句,把手里的配型报告放在容席面前:“我就是最合适的配型。”

  容席掐断电话,先看了她一眼,才去看那份配型检测报告。

  看到百分之九十五的配配度时,容席道:“说吧,要什么条件?”

  南昭念松了口气:“我希望你帮南氏解除危机。”

  “好。”

  这一次,容席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南昭念的心已经碎到没办法再碎,看着眼前的人,连那最后一丝的怨恨,都没了。

  医院那边已经下了病危,杜安艺的情况刻不容缓。

  容席当即就安排了手术,在南昭念进手术室的时候,他派人去了南氏集团的办公大楼。

  南昭念躺在病床上,在失去意识之前,总算松了口气。

  父亲一辈子的心血,终于保住了!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杜安艺对南昭念肝脏的接受度很好,恢复起来更是容易。

  但失去了一叶肝脏的南昭念,想要恢复到从前正常的样子,几乎是不可能了!

  这次肝脏移植她是瞒着母亲和梁加元自己悄悄做的,此刻醒来,身边没有一个人。好在容席还不算惨无人性,给她请了护工。

  想到自己救了南氏企业,南昭念就觉得自己失去一叶肝脏,也算是值得。

  但有人,就是不想她能安心。

  杜安艺知道是南昭念被肝脏给了她,才刚恢复,就坐着轮椅来了南昭念的病房。

  南昭念正在休息,听到有人进来,还以为是护工,微弱的唤了一句:“麻烦帮我倒杯水,谢谢。”

  杜安艺推着轮椅进来,拿起旁边的空杯子推了推南昭念的后背:“姐姐,你要的水。”

  南昭念猛地惊醒,翻身对上杜安艺,“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感谢你啊!”杜安艺勾唇:“我的好姐姐,谢谢你把肝脏给了我,还把容席也给了我。不过你爱了他这么久,到头来,却弄得像个笑话,我都替你可悲呢!”

  南昭念蹙眉,想起来赶她出去,又动弹不得,只能冷下脸:“不用你在这假惺惺,说完了就赶紧走吧!”

  杜安艺得意的挑眉:“我还没说完呢!”

  “容席答应我,会给我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场面比你结婚的时候豪华十倍。你说,容席是不是很爱我啊?”

  南昭念闭上眼睛,一个字也不说。

  要是可以的话,她恨不得把耳朵也关起来。

  容席要爱谁,不爱谁,她早就不关心了!她关心的,只是南氏企业和母亲。

  见她不说话,杜安艺有些气,眼珠子一转,又勾起唇笑:“对了姐姐,你还不知道吧!容席答应帮你,特意收购了南氏企业呢,哎,曾经也算是风光无限的南氏企业很快就要更名易主了,姐姐你就不觉得可惜吗?”

  话落,南昭念的眼睛豁然睁开,转头猛地看向杜安艺。

  她的表情太过凄惨,却又在凄惨里,夹杂着一份嘲笑。

  凑在一起,看上去颇为吓人!

  杜安艺得到了满意的效果,转着轮椅走了。

  刚一走,病房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

  南昭念疯了一般仰头大笑,眼泪流到嘴里,呛的她不住的咳嗽,也挡不住她凄惨的笑声。

  原来他说的救南氏,就是这样救!

  父亲倾注了一辈子心血打造的公司,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成为了别人的东西。

  她果然是一点都不了解他!

  她以为他至少会念及这三年的情分,但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他果真是一个商人。

  大笑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又开始溢出血珠。

  南昭念的脸色惨白,嘴角凄厉的扬着,明明在笑,却比哭还难看。

  真是好笑!太好笑了!

  她曾经还期盼着容席会爱她,哪怕是只爱一点点,她也心满意足!

  现在看来,那所谓的感情,全都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这最后一根稻草,终究还是他容席亲手给的!

  南昭念再也承受不住,神情变得恍惚起来,一头栽倒在病床上,昏了过去。


标 签总裁 总裁渣妻后他跪了 南昭念 容席 春雷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