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萌妃追夫王爷求嫁相思苍南小说章节_萌妃追夫王爷求嫁沐音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27 ℃
萌妃追夫王爷求嫁相思苍南小说章节_萌妃追夫王爷求嫁沐音

萌妃追夫王爷求嫁

沐音 著

连载中免费

以相思和苍南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萌妃追夫王爷求嫁》是由作家沐音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穿越而来的相思倒霉摔进宫内,因此她万般无奈下假扮小太监求生存,对相思温柔的体贴王爷只将她当成刺客试探,那看两人是如何在斗智斗勇的同时擦出火花的?屡败屡战的相思又是如何俘获腹黑狠戾的王爷真心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相思和苍南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萌妃追夫王爷求嫁》是由作家沐音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穿越而来的相思倒霉摔进宫内,因此她万般无奈下假扮小太监求生存,对相思温柔的体贴王爷只将她当成刺客试探,那看两人是如何在斗智斗勇的同时擦出火花的?屡败屡战的相思又是如何俘获腹黑狠戾的王爷真心的.......

免费阅读

  相思则是一面往嘴里塞着点心,一面偷偷瞄着苍南的侧脸,小心脏“扑腾”得厉害。

  她如果穿到一位大家闺秀的身上,兴许还能与这位体贴的王爷谈个恋爱,可是,她现在只是个小太监。

  心好累,她现在怎么是个太监?

  “慢点吃,本王可没有带水来。”苍南听到相思吞咽的动静,哭笑不得的提醒着她。

  他不说还好,他一开口,打断了相思飞扬的思绪,一小块点心立即就卡在嗓子内,不上不下,只能艰难的往下吞。

  相思成功的将点心咽下,但憋得满脸通红,好不可怜,更觉得苍南没有回头看着她,也一定将她的举动猜在心上。

  相思将空纸包叠起,小心的问道,“王爷,宫里以后,就安全了吗?”

  以相思的“经验”来说,闯宫杀人这种事情,不会仅是一人所为,必有许多同谋。

  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苍南的回答。

  相思稍稍抬头,竟然发现原本坐在椅上的苍南已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带着探究与阴沉的目光望着她。

  王爷的眼神,像是将她当成了刺客似的呢?相思的心中一惊,双腿发软,就向后跌去。

  “小心。”苍南向相思伸出手去,但并没有将相思抓住,而是任由着相思坐进花坛,搅得花瓣乱飞,落了相思一身。

  他是堂堂王爷,绝对不可能去抓一个奴才。

  相思失望不已,看着苍南自若的缩回方才伸出来的手,却立即意识到,她可是坐进了种满名贵花草的花坛内,如果没有办法修复好,那就是罪名一条啊。

  全然不知相思心思的苍南,忍不住低头轻笑,“小相子,你实在是太有趣了。”

  相思正准备从花坛中挣扎而起,向苍南告罪,却远远的看到穆统领慌乱的向这边跑来。

  穆统领在的地方,必是有麻烦发生。

  相思刚从花坛爬起,正准备向穆统领问安,就见穆统领对苍南说道,“王爷,刺客跑了。”

  相思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冷汗瞬间而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被“刺客”看中的她,随时会有性命之忧啊。

  苍南的面色一沉,冷冷的喝道,“穆统领,你是想连累本王吗?”

  穆统领低着头,准备承受着苍南的怒气。

  “罢了,事已至此,抓住刺客才是最要紧的。”苍南没有随随便便的发火,而是极快的冷静下来,分析眼前局势,抓住重点。

  他转头看向僵住的相思,感慨的说道,“小相子,你又有危险了。”

  相思艰难的应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开始搬家。

  “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否则,本王吃不下的美食,你就无福享受了。”苍南说完,就带着穆统领往御花园外走去。

  走出一定距离的苍南,远不是相思看到的温柔模样,而是阴沉着脸。

  “王爷,这个小太监应该不知内情,不如……”穆统领的意思很简单,依然是那句“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苍南露出极不耐烦的表情,冷冷的瞧了穆统领一眼,提醒道,“穆统领,你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本王之事,你就不必过问了。”

  他的心思,很少会有人能够弄得懂。

  如果小相子与刺客是同谋,有可能在被软化之余,供出幕后之人。如果不是……那他就在宫中又收下一名心腹。

  可怜的相思,似不知苍南走远,更不知苍南的打算,茫然的又应了一声,才转过身去,瞧着被她压得歪歪扭扭的花草,心底慢慢涌出一股悲凉来。

  她前世到底修了什么“福”,让她活得提心吊胆?

  吃,拼命的吃!要将恐惧化为食量。

  相思每次都会吃下好几个人的饭量,被其他小太监嘲笑是大胃王。

  宫中都以为穆统领抓住了刺客,却不知道刺客已经从他的手中逃之夭夭,甚至连累了南陵王。

  “小相子,有人来找你,快出去。”老太监对相思的态度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待相思就像看到未来的福音似的。

  相思忙擦着嘴角,往外跑去。

  来者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认识每个能讨好的人,都极有可能让她抓住离开这种鬼地方的契机。

  她出去一瞧,果然是小德子,他可是太后宫中的最得宠、最年轻的奴才,但每一次他都是听着南陵王的吩咐来找她。

  小德子看到跑来的相思,就笑着将纸包递到她的手中,说道,“这是王爷得来的赏,特意让我给你带来的。”

  “谢谢德公公!”相思拼命的道谢,在从小德子的手中接过纸包时,便听他笑道,“你可是连累了王爷,太后以为王爷爱吃这样的点心,几乎每天都给王爷做。”

  相思讪讪一笑,听起来,的确是她有点对不住王爷。

  小德子最近与相思经常接触,这关系也变得不错,像是没有防备的说起其他的事情来。

  “你说,这事儿是真不小。”小德子很是烦恼的说道,“我在宫里呆了这些年,王爷是从来就没有丢过东西的,怎么就能把随身的玉佩丢了呢?”

  相思本是想要将此事烂到肚子里,毕竟那块玉佩是相当的值钱,兴许出宫以后是能够用得上的,但听到小德子说到玉佩有皇家的印迹,又价值连城之类的话时,她的额头上就开始冒汗。

  她随手一扯,就扯来个烫手的宝贝。

  直到小德子意犹未尽的闭上嘴时,才发现相思的面色难看得很。

  “不会是今儿中午又吃太多,撑到了?”小德子打趣着相思时,就听相思喃喃的说道,“王、王爷的玉佩,是、是这块吗?”

  南陵王的玉佩可是被她当被护身符似的,片刻也没有离过身呢。不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真的想要寻找玉佩的下落,很快就会查到她身上,这样浅显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相思将一直藏在腰间的玉佩,小心的拿了出来,递到小德子的面前。

  小德子愣愣的瞧着玉佩,仔细的辨认着,也听着相思将无意中扯掉玉佩的经过,这脸色是越发得难看,心里已开始盘算起来。

  以王爷的精明,会不知道自己的玉佩被何时扯掉的吗?想必,是另有用意吧?

  “德公公?不如,您替我将玉佩还给王爷吧。”相思想要将玉佩递还到小德子的手中,想要解决一桩心事。

  哪知,小德子不仅不接,反而退后了好几步,且一直都在打量着那块玉佩,正在思索着什么。

  “德公公?”相思的心情越发得紧张,顿时觉得大祸已经临头,难道这块玉佩还有其他的价值?

  小德子终于恢复常态,对相思笑着说道,“行了,这块玉佩是否是王爷的,我也不太认得,待我回禀了王爷,再另作打算,你也不必想太多。”

  咦?这玉佩当然是王爷的。相思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从王爷的腰间将玉佩扯掉,事后却不知如何还回去,每每见到王爷都十分的内疚啊。

  小德子是太后很依赖的奴才,也是王爷所信任之人,怎么就不认得王爷的随身之物?

  “德公公,这真的是……”相思正想向小德子说清楚,但小德子却仰头望天,寻了个借口,就从相思的面前快步离开了。

  相思拿着玉佩,愣愣的看着小德子的背影,觉得哪里很不对头,直到有太监出去当值时,她才回过神来,慌忙的将玉佩就藏在腰间,可不想被其他有私心的太监窥到。

  她就这般恍恍惚惚的度过了一天,终于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回到休息的地方。她一向觉得夜里才是最为难熬的,那么多太监挤在一个大炕上,真叫她无法忍受。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小姑娘啊。

  相思正站在门口犯难时,完全没有注意到,屋子里面其实另有一个太监。

  他那一个纤弱的小身板,直直的冲着她跑来,毫不犹豫的就从她腰间抢出玉佩,就将她重重一推,转身就想要往屋外面跑。

  岂有此理,敢抢她东西?

  相思总归不是无力的小太监,扬手就将要逃跑的家伙抓住,用力的推回到屋子里面去,反手就关上了门。

  她定眼一瞧,这太监本不是与她同住在一起,看来就是为了抢东西,才会出现在这里。

  “把东西还给我。”相思向太监伸出手来,冷冷的说道,“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那太监冷森森的笑着,用手不停的摩挲着玉佩,喜爱得两眼放光,又戒备的偷瞄着相思,好像是相思要抢他的东西。

  “听不懂话是吗?”相思向前迈了几步,那太监立即就将双手背在身后。

  两个人僵持着,也不是个事啊。

  “你和德公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这玉佩是你从王爷的身上撸下来的,如果它从你的手上丢失,你是犯了大罪。”太监得意洋洋的说道,“倒不如,王爷问起来时,你就说没有拣到,怎么样?”

  当她是傻子吗?这种可笑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接受?

  相思在太监说话的时候,就瞄到摆在门口的扫帚,随手就抓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太监一愣,可没有想到,相思会来横的。

  “我干什么?”相思冷笑着,甩着手里的扫帚,挥手就打了过去。

  她一面打着抱着乱窜的太监,一面说道,“当然是打得你满地找牙,然后把你抓到德公公的面前,说是你偷了王爷的玉佩,以我和德公公的关系,他必然是帮着我的,到时候,我们得了赏钱,会拿出几个铜板,帮你买个好点的棺材。”

  太监一听,顿时就明白了相思的意思。

  玉佩本就是个烫手芋头,不知如何处理,他成了一个好托词。

  “你再打我,我就把玉佩摔了。”太监将玉佩举过头顶,想要威胁相思,可转眼间,手中一空,玉佩就没有了踪影。

  相思将玉佩塞进怀中,深深的知道一个道理,“财不可外露”,人人都有会惦记着它。

  “哼!记住了,东西抢到就要快跑。”相思冷笑着,“坏人死于话多。”

  她刚要再动手,太监就疯了似的冲出房间,这迎面就碰上回来休息的太监们。

  “快抓住他,他是小偷。”相思指着那太监,对着其他人叫嚷着。

  是小偷?那可得了?

  这些太监素来是将钱财看成是以后的养老本钱,舍不得多花上一分一毫,谁敢打这些钱财的主意,就跟切了他们的命跟子是一样的。

  结果,想要偷玉佩的太监被打得鼻青脸肿,被揪着送到老总管那边去。

  哎呀!这些太监是越来越暴力了。相思松了口气,在心里暗暗感慨之时,就感觉到有一抹怪异的目光正投放在她的身上,她连忙就扭头往窗户的方向望去,隐约间见到黑影离开。

  到底是她眼花,还是被人盯上了?为什么觉得背脊正嗖嗖的冒着凉风?


标 签古言 萌妃追夫王爷求嫁 沐音 相思苍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