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刑诺一宋庭渊小说_心灰意冷放弃你刑诺一宋庭渊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51 ℃
刑诺一宋庭渊小说_心灰意冷放弃你刑诺一宋庭渊

心灰意冷放弃你

刑诺一宋庭渊 著

完本免费

小说《心灰意冷放弃你》的主角是刑诺一宋庭渊,是作者蒲公英的经典代表作之一。心灰意冷放弃你全文主要讲述了:刑诺一认识了宋庭渊十几年,他对她也很好,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但是突然有一天她爸绑架了他妹妹出事后他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知道他恨她折磨她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她的孩子是无辜的,因为他,她已经失去了几个孩子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刑诺一宋庭渊小说免费阅读,刑诺一宋庭渊小说最新章节,刑诺一宋庭渊小说无弹窗,小说《心灰意冷放弃你》的主角是刑诺一宋庭渊,是作者蒲公英的经典代表作之一。心灰意冷放弃你全文主要讲述了:刑诺一认识了宋庭渊十几年,他对刑诺一也很好,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但是突然有一天刑诺一爸绑架了他妹妹出事后他对刑诺一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刑诺一知道他恨刑诺一折磨刑诺一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刑诺一的孩子是无辜的,因为他,刑诺一已经失去了几个孩子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免费阅读

  刘老板的十个手指,全被宋庭渊的手下一根根掰断。

  他不否认自己对于刑诺一父女的背叛是怎样的痛恨,但是他还不允许她可以去死。

  “宋先生饶命啊,我就是酒后说了这些混账话,求您饶了我这条贱命吧。我不该诋毁您,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从楼上掉了下去!求您放了我吧。”

  宋庭渊一脚踢开那扇门,看着浑身狼狈的男人,眉头却皱的更深,“给我打,直到他说了实话。”

  刘老板立刻吓破了胆,一旁的王丽也是吓得不行。以前外界所传的那个被迫上阵的宋家少爷,和他的父亲相比,简直是更加的心狠手辣。

  “先生,医院那边来电话了。”一旁的助理立刻给宋庭渊递上了电话。

  宋庭渊接过电话,看了屋内的刘老板一眼,“给我把人看好,如果她死了的话,我要让他给我陪葬。”

  ……

  医院中,宋庭渊坐在医生的对面,看着手中的病例,脸色很是不好看。

  “宋先生,不用这么担心,邢小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一旁的医生看着男人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安慰道。

  “但是邢小姐的左手臂有骨折,最让人担忧的是,邢小姐脑部中有一个血块,所以可能还是需要刘元观察一下。”

  他微皱眉头,“不必了,我会尽快安排她离院。”

  “可是宋先生,邢小姐的身体还有……”

  “你不必再多说了,我相信我那里的医生并不会很差。”

  他走到重症监护室的外面,透过上面小小的玻璃窗,看着里面躺在病床上的刑诺一。小女人脸色苍白,仿佛下一秒便会离他而去。

  他的心脏全是被人用手狠狠攥紧,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刑诺一却陷进一场没有结局的梦境中。

  密封的房间内,宋雨欣就站在她的面前,眼眶通红,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断说着,“诺一姐姐,我好怕!”

  “诺一姐姐,救我!”

  “诺一姐姐,求你带我出去吧!”

  之前的刑诺一因为被养在宋庭渊的身边,男人总是温柔待人,她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邪恶,直到那一天她才真的看透人性的阴暗面。

  “雨欣!雨欣!”

  刑诺一在昏迷中不断地喃呢这个名字,而站在她旁边的宋庭渊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男人就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小女人的脸色苍白,看着她愧疚地喊着妹妹的名字。

  他在想也许她也会愧疚,但是她到底是背叛了雨欣,背叛了他。而他的妹妹和她的爸爸到现在也不知踪影,她也不会好受。

  一连半个月的昏迷,让她只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死过一次。

  她睁开眼睛,却发现仍旧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她缓缓坐起身子,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的房间,却发现自己仍旧什么也看不到。

  “我这是在哪?”她的声音中还带着些许慌乱与刚刚苏醒时的沙哑。

  她突然感受到周围宋庭渊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自己突然心静了下来。

  “是不是天黑了?为什么不开灯?”

  然而男人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坐在她的旁边,静静看着一边的小女人,“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刑诺一闻声转向男人的方向,低声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好像又给你惹麻烦了。”

  “刑诺一,你的命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宋庭渊看着小女人脸上的歉意冷哼道,“告诉我,欣雨和你爸爸到底去了哪里?我自然会放你走!如若不然,你的命就再没一次好了。”

  “宋庭渊,其实你不应该救我的,就让我死了也很好的。”

  她双眼无神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脸上却是歉意的笑容。

  刑诺一的表情深深刺痛了他的心,“刑诺一,你以为你死了就够了吗?”

  他双手直接扯住了她的衣领,“刑诺一,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敢弄死你!”

  一旁的医生连忙跑进来制止着宋庭渊,顺手将灯打开,“先生,您不要这么激动,邢小姐现在还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宋庭渊看着床上的女人,微微愣怔,还是松开了刑诺一,有些恼怒地转身离开了她的身边。

  家庭医生给刑诺一检查着身体,却发现刑诺一的眼睛的问题。

  “邢小姐,你能看清你面前的数字吗?”医生竖起一根手指在刑诺一的眼前。

  刑诺一却露出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摇了摇头。

  其实从刚刚她就已经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看不见眼前的一切。

  宋庭渊却没有离开房间,当听到医生的问话时,连忙站了过去,“她的眼睛……”

  刑诺一听到宋庭渊的声音,身体却突然一抖,呼吸也变得有些慌乱,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我没事,只是有些看不清了。”

  看着刑诺一没有焦距的瞳孔,他微微动了动唇,最后却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活该。”

  刑诺一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僵住,低垂下了头。

  ……

  “先生,宋小姐的视力恐怕是因为从楼下摔下来后,脑中的淤血压迫了视觉神经,只是这种失明具体是暂时的还是永久性的我们目前还没有判断,还是要根据邢小姐的具体情况分析。”

  宋庭渊闻言点了点头,却还是直视着对面的医生问道,“那她也有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恢复视力?”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当他再次进入那个房间时,病床上的刑诺一立刻闻声转头看向了他。

  “你能不能放我回家?”这是她每次都会问的问题。

  “你的家在哪?”他的声音中带着讽刺。

  刑诺一咬住下唇,没有回答。

  “你觉得你一个瞎子可以自己独自生活,还是你想继续回到会所让人继续玩弄?”男人嘲讽道。

  刑诺一仍旧没有回答,只是低垂着头。

  宋庭渊看到她的沉默一阵莫名的恼火,“既然那么想被人干,我满足你”伸手撕扯着邢诺一的衣服,更是毫不留情的拽下她的裤子.......

  邢诺一面无表情的的承受着,眼角划过泪水,宋庭渊看到后慢慢冷静下来,心中一股无力感。

  “明天我会让人送你回去”

  “真的?”她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如释重负以及一丝无疑察觉的惊喜。

  “我要结婚了。”宋庭渊说完这句话便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房间内的刑诺一刚刚的欣喜,却在听到男人的话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几年来,面对着男人的折磨与囚禁,她都可以当做是保守秘密理应受到的惩罚。

  她坚强地以为自己可以做好一切,却还是抵不过男人口中说出的“结婚”所带来的心痛。

  然而这一刻,她的双眼却连一点泪水也无法流出。

  他应该还是选择了那个女人,那个他母亲很喜欢的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

  那个甚至有些心狠手辣的女人,白思慕。

  最后她还是没有被送回自己租住的那个简易的房间。

  宋庭渊的助手杨力与王姐还是陪她去了王姐为自己准备的房间。

  杨力四下看了看王姐准备的房间,一套不大的单身公寓,但是设配倒是齐全。

  “宋小姐,我就将您送到这里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杨力将刑诺一安排好后便直接离开了这里。

  刑诺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抚摸着手上的家具,“王姐,谢谢你帮我准备的房间。但是还是太贵了,我还是回之前的房子住就可以了。”

  王姐却在一边有些局促,她还是没有忘记那一晚男人的残暴。站在一边搓着手,“没事没事,咱们也是这么长时间的同事了,怎么也算是姐妹了。那个,你就在这里好好住着。只是到时候希望能在宋先生美言几句。”

  王姐怎么也是在风月场上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是能在两人身上看出什么不同,不然刑诺一出事后,宋庭渊会这么着急。

  但是一旁的刑诺一却没有说话,只是内心暗自苦笑着。

  如果之前她还是宋庭渊的玩具的话,那么现在她只能算是被赶地出门的垃圾。

  然而独居的生活却没有那么的难过,反而让她更加的自由。

  宋庭渊坐在车里,缓缓停在刑诺一住处的楼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这里。抬头看着小女人所在的窗户却是一片漆黑,心中也变得空落落的。

  口袋中的铃声突然在寂静的车内响起,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便接了起来,“妈。”

  “庭渊最近回趟家吧,思慕过两天便会飞过来的。你们的婚事两家家长也要好好商量一下的。”

  宋庭渊闻言皱起眉头,“最近很忙,有时间我会回家一趟。”

  “庭渊啊,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能好好释怀,但是思慕真的是个好孩子,你们的婚约也是之前定好的,所以这次不能辜负人家,知道吗?”

  宋庭渊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听着面前母亲的话。

  “庭渊,我之前也已经和你白叔叔商量过的,等思慕回来了,你们就重新在一起,结婚生子吧。”

  他有些烦躁地挂掉了电话,直接让司机离开了这里。

  然而当重新回到家中时,却发现白思慕却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家中。

  一席深色长裙紧紧包裹着她纤细的身材,整整两年没见,她却比以前更加神采奕奕。

  然而女人左边脸颊上的伤疤,尽管经过多次手术却也是可以看到上面的痕迹。

  白思慕却是一点不介意男人的打量,大大方方地看着对面的宋庭渊,向他走来。

  “不是说过两天回来吗?”宋庭渊直接搂过白思慕的腰,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他清晰地问道女人身上淡淡的清香,跟刑诺一身上的却有所不同……

  “自然是你一个人的惊喜啊。”白思慕看着面前的男人,撒着娇。

  宋庭渊轻点了小女人的鼻尖,“那倒是很惊喜。”

  白思慕家和自己的母亲是世交,两人的婚事,也是父母很早之前就定下的。

  那是的宋庭渊就曾经想过,如果不是他先遇到刑诺一,白思慕或许便会早早地在他心中落下更深的印记。

  白思慕察觉到男人的异样,在男人的怀中问道,“庭渊,你怎么了?”

  宋庭渊看了看怀中的小女人,笑容中带着歉意,“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

  他紧了紧怀中的人,却和旁边的佣人说道,“王妈,过来把白小姐的东西收拾到客房去。”

  白思慕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抓紧了男人的衣角,“我,我们不是要结婚了吗?我还要去住客房……”

  “乖!”宋庭渊揉了揉她的长发,“因为珍惜你,才要把这种事放在最后。”

  白思慕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眼眸中不满阴霾。

  她转过身子,看着正在帮她将行李收拾的王妈,笑问道,“王妈,最近家里有没有人来啊?”

  王妈愣怔了一下,有些局促地看着白思慕。

  “王妈,这以后家中的事情,庭渊都是来不及管的。”白思慕也没恼,只是笑着站在一旁看着王妈,眸色中却尽是威胁,“我这个人别的还好,王妈没什么必要瞒我的,我也不会告诉先生。”

  “先生,前一阵子……”

  白思慕一眼就看出来男人刚刚面对她时的惊讶,甚至带着一丝不愿面对。

  直接叫王妈从房间离开,白思慕攥紧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中将手机拿了出来,直接拨通了电话。

  “喂,阿姨。”

  “思慕?”苏慧接到白思慕的电话有些惊讶。

  “阿姨,我已经回国了。”白思慕向着屋内走近了两步,将声音压低,“阿姨,我现在在庭渊这里,但是我发现,刑诺一,好像来过这里。”

  “什么?”苏慧惊讶道。

  “阿姨,怎么办?有些怕……”

  “怕什么!”

  “如果,宋欣雨还活着怎么办?刑诺一会不会……”

  “思慕,不要害怕。当年的事情,只要我们拒不承认,没有人能拿我们怎么样的。”苏慧感受到白思慕的恐慌,连声安慰道:“我过两天就会去你们那里,有什么我们到时候再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乱说话,刑诺一的事也不要放在心上,庭渊早晚会对她失去兴趣的,记住了吗?”

  “好,我记住了阿姨。”


标 签言情 心灰意冷放弃你 刑诺一宋庭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