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封誉陈禾茵小说_若你爱我如初封誉陈禾茵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06 ℃
封誉陈禾茵小说_若你爱我如初封誉陈禾茵

若你爱我如初

封誉陈禾茵 著

连载中免费

封誉陈禾茵小说叫什么名字,若你爱我如初最新章节,两位主人公分别叫封誉陈禾茵的小说是作者原Ai编写的,语言朴实无华,作者的爱憎包含在叙述之中,能让读者去体会,去深思。《若你爱我如初》精彩段落预览:封誉娶陈禾茵是个意外,也是陈禾茵的手段,人人都说陈禾茵不择手段上位,可没人看见,陈禾茵也曾爱他如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封誉陈禾茵小说叫什么名字,若你爱我如初最新章节,两位主人公分别叫封誉陈禾茵的小说是作者原Ai编写的,语言朴实无华,作者的爱憎包含在叙述之中,能让读者去体会,去深思。《若你爱我如初》精彩段落预览:封誉娶陈禾茵是个意外,也是陈禾茵的手段,人人都说陈禾茵不择手段上位,可没人看见,陈禾茵也曾爱他如命。

免费阅读

  “吃过了。”封誉简洁的回答。

  “在哪吃的?”温美霞追问着。

  她以前就这样,她儿子所有事情,她都追问个彻彻底底,必须了如指掌,她儿子在想什么,她都想知道,从前还不惜雇人跟踪封誉做各种事情……

  看来三年不见,她还是一如既往,丝毫未变。

  封誉蹙着眉回答:“在公司吃的。”

  温美霞顿时不高兴了,不悦的扫了我一眼,“小茵,你连早饭都不给封誉做?”

  她话音落下,封誉眉头蹙的更深了,温美霞话锋一改,冰冷的手握住我的手,笑的挺‘慈爱’的,“小茵,不是妈妈说你,做女人不是你这样的做法,你怎么能不给封誉做早饭呢?以前你妈妈没有教过怎么做女人吗?三餐中最重要的是早餐,一定要营养搭配好,清淡美味……男人在外面很辛苦的,做女的要……”

  她这么说,我心里便开始难受,我妈在我16岁那年去世了。

  我只记从小,我妈就总告诉我,为人要大度,做事要果断,否则是不会有出息的,她希望我长大后能继承陈家的企业,但不幸的是,我16岁那年,她和我爸一起出了车祸,企业也落到了我二叔陈坤杰手里。

  现在温美霞握着我的手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要我怎么伺候她儿子,她儿子的衣服要我一定要手洗,不能机洗,她儿子的三餐,我必须要伺候好。

  封誉蹙着眉,“行了妈,她知道了。”

  自从封誉回来之后,温美霞就换了一种态度和我说话,内容也换了。

  她从前也是这样,挤兑奚落我时,一定要封誉不在场,只要封誉在场,她就换套路了。

  可是现在封誉也不爱我了,封誉也打算和我离婚,她还这么装有什么用?

  我也是因为温美霞这种性格,才不想小西和封誉相认,封誉未来是一定会娶别的女人的,我不想小西在他身边,成为一个私生子,被温美霞奚落厌弃。

  温美霞走后,封誉面无表情的望着我,沉声问:“小西到底是谁?”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笑起来,“今天还是回来和我离婚的?你妈刚才也和我说了,现在封氏的风波稳定了,要我和你离婚,但我还是那句话,百分之10的封氏股份,给我,咱们就两清。”

  我还以为他听到我又提起钱来,会气的威胁我。

  结果他蹙着眉看着我,“陈禾茵,你还有没有点底线了?我妈一直劝我好好和你过日子,她会来挤兑你?”

  我真是气急了,封誉冷笑着说:“你是不是还想捏造,三年前,我妈就一直挤兑你了?让你离开我?撮合我和白若若在一起,所以你才干出那些事?”

  我冷笑着说:“不然你以为呢?”

  “陈禾茵,”封誉气笑了,“别说是三年前,就算是现在,我妈知道我喜欢你,她也一直希望我们能好好生活!”

  “你喜欢我?”我瞥了他一眼。

  他像是噎了一下,骂了我一句:“喜欢你?你做梦!”

  我今天懒得理他,我还要和周导演见面,把他手里的资源拿下来,之前我签了个新出道的艺人,好歹我得把人家工作安排好。

  我丢下一句话给封誉:“想别看着我犯恶心,你就快点把百分之10的封氏股份给我!我保证,我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完这些,我就上楼去洗漱,画了个精致的眉毛,又涂了口红,换衣服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推开了,我吓得用裙子捂着胸口。

  封誉冷笑看着我:“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你哪里我没看过?你现在装成这样,可能对别的男人有用,对我没用。”

  我气的挑着眉,“我跟过你,简直是奇耻大辱悔之晚矣,否则我现在都能成为一线女星了。”

  “用你的身体换?不是我说你陈禾茵,几时能要点脸?”这人笑的妖冶邪性,猛然把我按在了床上。

  我被迫弯着腰尖叫着:“封誉,你给我死开!大早上的别和我犯浑。”

  话音还没落下,身体由于剧烈的疼痛抽搐起来,他拥着我,在背后吻着我的发丝,声音邪性,“陈禾茵,这么喜欢我么?”

  我疼得脸色泛白,眼里不争气的含着泪,他看到我疼得在落泪,莫名其妙的伸手擦着我的眼泪,似乎有些心疼,“小茵?那么疼?”

  “你走开,走开,”我又流血了……

  胡乱的捋了捋头发,我朝着楼下跑去,启动车子开出一段路程,才停下车,捂着脸崩溃的落泪。

  喜欢他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呢?

  他会因为我喜欢他,好好待我的小西吗?

  我哭了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泪眼模糊的扫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是封誉打来的,所以我顿时挂断了。

  他又打来几次,后来我接了起来,这个人在电话里十分不高兴,“你去哪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吸了吸鼻子,情绪平复了一些,“别打电话了,我去办工作上的事情。”

  他好像隐了隐怒意,居然语气软了点,“你怎么流血了?是来月经了么。”

  “是,”我说。

  “你回来,”他顿了顿,“回来,我不碰你了。”

  “我还有事要忙,你没别的事了吧?”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坐在车里吸着气,从包里拿出止疼药来,吞了一片。

  我直接开着车去了墨城的影视基地那边,进入基地,便有人和我打着招呼:“禾茵姐。”

  我微笑着点头,这几年我事业发展的还不错,外界评价也都是很敬业很拼的演技派,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圈子里的人,对我还蛮礼遇的。

  我找到了周导演那个老混蛋,他见了我,眼珠子便开始发飘,半响说:“禾茵,我这有一幕拍不好了,你过来帮我看看?”

  他接的剧里有一幕拍了一天了,还是表达不到理想效果,我便坐在影像屏幕前盯着看。

  不过,那个老混蛋的手,忽然摸了摸我的手腕……

  我蹙了蹙眉,考虑着要不要发作,背后猛然被人丢过来一部手机,狠狠的砸在周导演的后脑勺。

  我吓了一跳,回头望去……

  张翰珽满眼火气,刚才那手机便是他砸来的。

  我看到他时,愣了一下。

  我和他是前年工作时候认识的,他现在人气非常高,属于当红一线男星了。

  我们俩关系很好,胜似亲人那种,我有很多资源都是他帮忙找来的。

  他还是小西的干爸,一直很照顾我和小西。

  他怎么忽然来墨城了?我看到他,既兴奋又有些紧张,虽然刚才周导演摸了我的手腕,但他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替我讨公道吧?做我们这一圈的,千万别得罪人,否则总会有麻烦找来。

  更何况周导演也是圈子里很知名的导演,在他手里的资源捧红过三四位当红明星。

  刚刚由于张瀚珽砸过来的手机,周导演当即站起身吼道:“张翰珽你什么意思?”

  “劳资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平日里张翰珽脾气很温和,今天火气却非常大,扫了我一眼,问张导演,“你刚才往哪儿摸呢?”

  片场顿时混乱起来,外界不知道我们这个圈子,说起来黑暗时候也真黑暗,也真的打群架,张翰珽和张导演的人打了起来,我急的拉着架,骂着张翰珽糊涂。

  这场闹剧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结束了,张导演气急败坏的指着我鼻子说:“陈禾茵,你想给你手里艺人找的资源,你甭想了,真特么扫兴。”

  “呵呵,您息怒啊,都是误会。”我尴尬的说。

  “没了你,地球还不转了?周林杰,我告诉你,你也快干到头了!”张翰珽揉着手腕,扯着我的胳膊从人群里出去。

  离开人群,我便蹙着眉说张翰珽,“你说你多糊涂?你得罪他干什么?”

  “我就看着你被他吃豆腐?”张翰珽望着我的时候咧嘴一笑,“小茵,告诉你个秘密,咱俩合作那部剧,提名了金云奖最佳男女主角了,明晚的颁奖礼,咱俩一起参加。”

  我笑着摇摇头,事业,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最多也就还有一年能活。

  我只想在死之前给小西争取到足够的钱,我很怕我死之后,他到处哭着找我,他什么都没有,从小到大生活的很辛苦。

  张翰珽见我摇头,便说:“你必须去,我已经订好了下午回北市的机票,你不知道,最近圈里的汪制片人,有一部穿越剧正在选女主角,整部剧十个月完成,片酬是一千万,汪制片人点名说今晚在颁奖礼见见你,你不想争取?”

  “一千万?”我眼前亮了一下。

  我现在有五百多万固定存款,如果能拿下这部剧的女主角,我便有了1500万?

  这些钱给我的小西存下,起码够小西长大的全部费用,和长大后拼事业的启动资金了。

  虽然我很想拿到封氏那边的百分之10股份,可我也得做两手准备,万一拿不下来呢?

  张翰珽见我满眼发光,叨咕着:“你可真是够贪财的,提起钱,你就答应了。”

  “我儿子还小啊,我得给他攒钱,够他长大,够他讨老婆的啊。”我嬉笑着说。

  张翰珽眼里的光隐了隐,抿抿唇:“你可以嫁给我啊,小西本来也是我儿子,我们一家三口多好?我赚钱给咱儿子娶老婆。”

  “哈哈,你可别闹了,”我笑着倒退着,“翰珽,以后可别开这种玩笑,被有心人听了去,传说你有个两岁多的儿子,你的事业就完蛋了。”

  张翰珽也笑了,伸手点了我额头一下,“我愿意,我高兴,你不嫁我也行,但小西永远都是我儿子。”

  我忽然眼眶红了,望着张翰珽,“翰珽,如果以后小西有了困难,你可不可以照顾他?”

  替我,照顾他。

  张翰珽望着我,就有些急了,“你哭个毛啊?你哭啥呢?我怎么会不管小西?你看哪个当爹的不管儿子了?你怎么了?你今天很奇怪。”

  以前我在他面前,全部都是坚强的,可我落着泪,“谢谢你,翰珽,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似得。”

  张翰珽搂着我的肩膀,朝着远处走,“你可真够煽情的,我还以为你在和我秀演技,咱们现在去机场吧?小茵,什么时候你累了,就说一声,我马上娶你回家。”

  影视基地是不可以有记者和粉丝随意进来的,所以他搂着我,我也就没有拒绝。

  我们一起去了他的豪华商务车附近,这人很奇怪的让我等一会再上车,我便站在车子附近,叨咕着:“张翰珽,你丫的不是车里藏了女人吧?和我避什么嫌?”

  他上了车,把车门关上了,再次打开车门的时候,车里有一个大蛋糕,上面插着蜡烛,他笑着和我说:“小茵,小笨蛋,生日快乐。”

  我今天眼泪真多,居然眼眶又红了,他说:“今天飞回北市,到北市时间就晚了,我怕没时间,就先买了蛋糕。快来吹蜡烛。”

  说不感动是假的,我想爬上车吹蜡烛,可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我拿出电话,是封誉打来的。

  我蹙了蹙眉接了起来,他在电话里冷声说:“陈禾茵,你回家来。”

  “怎么了呢?”我问:“封誉你别闹,我一会要飞北市,明天有很重要的工作。”

  “别让我废话,你找人害若若,你回家和我说清楚。”封誉冷声说。

  我找人害白若若?我哪有时间害她?

  就算我找人害白若若,他让我回家说什么?不是应该去警局说?

  电话挂断了,我站在车旁边很久,和张翰珽说:“翰珽,谢谢你,你去机场等我,我现在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随即,张翰珽眼里出现了失落,很深的失落。

  其实,我结婚了,还没有告诉他。

  我想我应该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他。

  我快步走到自己的车子旁,一路上朝着我和封誉的别墅驶去。

  封誉要我和他说清楚,可我到了家里,他却没有在家。

  我环顾家里,问佣人:“封誉呢?”

标 签言情 若你爱我如初 封誉陈禾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