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锦瑟年华焕真情小说_李舒白夏时锦小说锦瑟年华焕真情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74 ℃
锦瑟年华焕真情小说_李舒白夏时锦小说锦瑟年华焕真情

李舒白夏时锦小说

锦瑟年华焕真情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李舒白夏时锦的小说《锦瑟年华焕真情》是一篇民国时期的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时锦下葬那日,李舒白带着兵马亲自掘开了她的棺木,他不信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女人就这么死了,即便是死了,他也不会就此放过她,可是当他看到夏时锦毫无生气的躺在棺材里时,他却怕到连抬手去试她鼻息的勇气都没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李舒白夏时锦的小说《锦瑟年华焕真情》是一篇民国时期的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时锦下葬那日,李舒白带着兵马亲自掘开了她的棺木,他不信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女人就这么死了,即便是死了,他也不会就此放过她,可是当他看到夏时锦毫无生气的躺在棺材里时,他却怕到连抬手去试她鼻息的勇气都没有.....

免费阅读

  李舒白笔直的跪在墓碑前,冻得青紫的薄唇硬挤出了一句话,“让他打!”

  马副官怔住,“可少帅,你的伤——”

  “我说了,让他打!”李舒白的声音嘶哑至极,“这是我欠阿锦的!我还给她。”

  “还?你还得起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还她?!你连碰她的资格都没有!”夏老爷浑身发抖的咆哮着,手里的那一棍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

  他满眼充斥着的画面都是阿锦冲着他撒娇,坚持要嫁给李舒白的画面。

  他这辈子什么都依着这个宝贝女儿,但到最后却是把她亲手推入了火坑。

  “阿锦!是爹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啊!都是爹的错!爹来陪你!爹来陪你啊!”夏老爷痛心疾首的哭嚎着,当场呕出了一口鲜血溅在了墓碑上!

  身旁的下人急忙上前扶住他,“老爷!老爷!”

  李舒白的眸光移到了不远处的棺木上,咬牙站起身想要走过去,脚下的步子踉跄,险些摔在地上,一侧站着的士兵见状想要扶住他,却被他猛然推开,“滚!”

  “阿锦你醒一醒好不好?是我错了,你起来好不好?”李舒白声音低沉喑哑,听上去却极是凄凉苦涩。

  他颤着手想要去抚上她的脸,却在将要触碰到的那一刻突然缩回了手。

  他怎么忘了呢?他的阿锦体寒,他的阿锦怕冷啊!

  安城里一向杀伐果断,手段狠辣的少帅,此刻脸上却是惨白如纸,他的十指深深抠入棺木之中,鲜血淋漓。

  常有人说十指连心,可他却不为所动,慌乱无措的四下张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伞!伞呢?!阿锦她怕冷!她怀着孕不能着凉!拿伞!拿伞!”

  即便所有人都知道棺木里的女人再也不可能醒过来,他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乞求她醒过来。

  夏时锦就站在棺木旁看着这一切,缓缓闭上眼,唇角苦涩的笑容连带着心都在一块抽搐。

  她恨他吗?

  她不知道。

  她怨他吗?

  她怨。

  可她却还想告诉他,他们的孩子真的很好,像那个医生说的一样很健康。

  他们很活泼,很爱动,很爱踢她。

  她想让他摸摸他们,哪怕就算只有一次,他也一定会相信那是他们的孩子。

  可她再没有了说出口的机会,永远没有。

  民.国1925年,安城少帅李舒白跪于夏家府门外七日,再次求娶夏家已逝千金夏时锦为妻入李家墓园,全城轰动。

  同年,安城少帅李舒白被人夜探刺杀,性命垂危,刺客是昔日恩师之子刘岷山,却被他亲手释放。

  ——

  夏时锦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只记得她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阴冷的寒风吹的树枝沙沙作响,周围遗弃的尸体残肢和散乱的纸钱证实了这是一座乱坟岗。

  夏时锦怔住,她这是到阴曹地府了吗?

  她清楚自己已经死了,死在了她爹的怀里,尸体遵从她的意思在灵堂里停了足足半个月,都没等来她想见的那个人。

  大概是她身上背负的罪孽深重,就连地府那种地方都不愿意收纳她这种人。

  夏时锦艰难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身体,借着残缺的月光在河边洗漱。

  污血和泥块结在蓬乱的头发上,阵阵令人作呕的异味在她的周身弥漫,就连她身上的衣服都紧巴巴的贴在伤口上,早已经黏在了一起。

  夏时锦只能从衣袖上撕下来一块布,沾着水轻轻的擦拭掉伤口边缘的泥沙。

  她不能用破布擦拭伤口,她曾经听洋人大夫说过,这样细菌会侵入伤口,导致破伤风和感染,那是一种致死率很高的病症。

  她注视了河里的倒影许久,才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类似于自嘲的笑声,伸出伤痕累累的手在地上摸索了好一阵,才摸到原本搭在脸上的手帕。

  看来是把这具尸体丢到这乱葬岗上的人嫌弃这张疤痕交错的脸太丑,所以才会用手帕搭在上面。

  夏时锦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她分明已经死了,却又重新活了过来。

  此刻她也明白过来,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不是异味,而是属于尸体的腐臭味。

  这具身体已经死了,但死了多久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具身体已经开始由内而外的腐烂了。

  “舒白。”夏时锦喉咙沙哑干痛,艰难生疏的念着这个名字。

  她要去找他,想去再看他一眼,毕竟那日,他是那样的难过。

  打定主意后,夏时锦又从乱葬岗里刚死不久的人身上扒下来勉强干净的衣服,替自己换上。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她自己不就是一具尸体么?只不过她会走会说话会痛,可却也无法摆脱这具躯壳日渐腐烂的下场。

  ……

  安城。

  夏时锦低垂着脸跟在牛车后进城,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现在的脸,也不想让人发现她身上的异样。

  牛车的味道很大,足够可以遮掩住她身上的尸臭味。

  进入安城后,原本三三两两的人群却变得拥挤起来,男女老少脸上均是喜色,脚步匆匆的向着少帅府的方向奔过去。

  夏时锦舔了舔干裂发紫的嘴唇,想要找人询问是出了什么样的喜事,让他们这样急于赶过去。

  但她拦过好几个人,不是把她当成行乞的乞丐,就是当成精神有问题的疯子。

  直到一位老妇人被她不知道多少次拦下时,才耐着性子开了口,“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少帅今日大婚,娶的是近日安城最火的梨园戏子柳梦烟。”

  “自打少帅夫人去世之后,少帅足足在她那墓前跪了半月,而咱们安城可是一月都未有过这种喜事了,就连丧葬婚事都不敢排在这段日子。”

  “但兴许就是这份情谊感动了上苍,那柳梦烟竟然长得跟我们少帅夫人有八成相似,大家说都在说这说不准就是少帅夫人借了那位姑娘的身子又回来了。”

  “这不,今天上午就成婚,少帅差人在门口放钱,一个人可是能领到两块大洋呢!”

  “我不跟你说了,我也得去了,这要是去晚了,说不准就没了呢!”

  这番话让夏时锦当场怔住了,李舒白……要娶了别人?

  他,这么快就要另娶了么?

  她急忙抓住老妇人的手,“大娘等一下!”

  李舒白另娶,他爹怕是接受不住吧?

  “你有什么话那就快说,我这可着急着呢!”老妇人虽说有些不耐烦,可却还是停下了脚等着她开口。

  夏时锦舔了舔干裂的唇,“大娘,我想问一下夏家的夏老爷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嘶哑而又干涩,许是很久没说话的缘故,吐字都有些不大清晰。

  老妇人脸上满是悲痛,“唉,夏老爷在少帅夫人去世后,悲痛交加,一病不起,拖了十来天后也吐血而终了。”

  “现在夏家门口还挂着灯笼呢,可怜夏老爷就这么一个女儿,死了之后却连个上香的人都没有。”

  “要不是少帅主持大局,恐怕夏家早就被人抢光了。”

  “那——那夏老爷的墓呢?”夏时锦说话都有些哆嗦,爹,竟然已经死了?“我想去拜祭一下。”

  每一个字从她口中艰难挤出的时候,都像是一把匕首活生生的在她心头上剜下一块肉。

  她爹从前最是娇惯她这个女儿,就算是她当着安城所有上流权贵的面,指着李舒白那样的身份说她要嫁就要嫁这样的人,也没有被夏老爷开口斥责。

  而在安城所有人都在笑话夏家小姐夏时锦,不知廉耻当众点夫的第二天,夏老爷亲自登门大帅府,用夏家名下所有的商号作为陪嫁换来少帅正室夫人的位置,并且勒令不得纳妾。

  没有人会拒绝夏家的财力,也没有人能挡下安城突如其来的兵变。

  她对得起李舒白也对得起自己,唯独对不起的就是把她视为命中唯一的夏老爷。

  “都一样,葬在李家墓园呢!”老妇人眼尖的瞧见少帅府门外聚拢的人越来越多,急忙推开夏时锦抓着她衣袖的手,“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去领大洋呢!”

  这一推用的力不大,却让夏时锦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控制不住的颤抖,剜心般的痛楚袭上心头。

  她失声痛哭,却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滴泪也流不出来,甚至连心痛的滋味都是后知后觉。

  她如今只不过是借着别人身体活过来的孤魂而已,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这副模样多久。

  “我要去拜祭爹,我必须要去。”夏时锦慌乱的抬手擦拭着满是伤痕的脸,就连声音都在发抖,“我还要去找他,我没有多少时间了,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夏时锦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迈着僵硬的双腿,一步步的向着李家墓园的方向走过去。


标 签言情 锦瑟年华焕真情 李舒白 夏时锦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