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替嫁甜妻是个宝小说章节_叶繁星薄宴北小说替嫁甜妻是个宝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8 ℃
替嫁甜妻是个宝小说章节_叶繁星薄宴北小说替嫁甜妻是个宝

叶繁星薄宴北小说

替嫁甜妻是个宝 著

完本免费 女主替嫁小说

男女主角分别叫薄宴北叶繁星的小说《替嫁甜妻是个宝》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繁星不管不顾地爱了薄景行三年,却始终敌不过他心头的白月光,还被薄景行逼着代替他的白月光嫁给了即将离世的叔叔薄宴北,众所周知,薄宴北卧床多年昏迷不醒,即将不久于人世,可没想到在叶繁星嫁给他的当天晚上,薄宴北醒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薄宴北叶繁星的小说《替嫁甜妻是个宝》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繁星不管不顾地爱了薄景行三年,却始终敌不过他心头的白月光,还被薄景行逼着代替他的白月光嫁给了即将离世的叔叔薄宴北,众所周知,薄宴北卧床多年昏迷不醒,即将不久于人世,可没想到在叶繁星嫁给他的当天晚上,薄宴北醒了.....

免费阅读

  半小时后佣人来收走了托盘,顺便给叶繁星端来了晚饭菜。

  叶繁星早上一直关注母亲的病,水米未进,看见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也饿了,她很快把佣人送上来的饭菜一扫而空。

  佣人收了饭菜又送了流质食物上来,这是薄宴北的晚饭,一杯鲜奶,一碗炖得入口即化的粥。

  鲜奶味道正常,可是粥的味道却不太对,叶繁星又闻到了木菊花的味道。

  药和粥里都不忘记放木菊花,这是多么希望薄宴北长睡不醒啊?

  这件事实在透着蹊跷!

  叶繁星如同之前一样,只是给薄宴北喂了她认为没有问题的鲜奶,粥继续倒进马桶冲走了。

  夜幕降临,她打湿毛巾开始给薄宴北擦身子。

  薄宴北的身材非常好,标准的黄金分割点,让叶繁星奇怪的是,薄宴北不是在床上躺了两年多吗?为什么身材没有觉得有半点的消瘦?

  她轻轻的帮薄宴北擦着身子,身上胳膊上腿上都好说,只有那个位置有些尴尬。

  她到底是要脱下底裤子帮他擦呢,还是就到此为止?

  叶繁星是从心底里不想擦的,毕竟那是隐私的地方,她这一个黄花大闺女,实在是下不去手。

  罢了,她这条命都是薄宴北给的,就当是为了报恩吧,不要把他当男人,就把他当病人好了。

  她闭上眼睛,颤抖着手握住毛巾伸进去。

  触碰到男人的那个位置叶繁星感觉心跳得厉害,就算没有看,但是也能想象,她耳热心跳,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帮薄宴北擦完身子,叶繁星浑身都是汗水。

  她轻轻的帮男人盖上被子,嘴里嘟囔着,“我可是如假包换的黄花大闺女啊,这是头一遭摸一个男人的那个位置,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你毁了!”

  床上的男人没有反应一动不动的躺着,叶繁星叹气气。

  “他们说你昏睡了两年,你这样躺着一定非常难受吧?你这么好看又有才,却只能半死不活的躺着,真是太可怜了!哎,说到可怜,我也很可怜!”

  “我啊,这几天心都痛死了,一边担心我妈妈的病,一边要为那个抛弃我的混蛋伤心难过。”

  “对了,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真的重病在身还是有人害你?你放心,如果是有人害你,我一定会救你的!绝不会让别的人伤害你!”

  她觉得自己这样自说自话有些可笑,薄宴北压根不会听见她说什么。

  叶繁星叹口气站起来,“我去洗澡了,你乖乖的躺着,不要乱动,乱动我会打你屁屁的!”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响起,病床上男人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叶繁星自然不知道,洗完澡出来她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薄宴北,心里开始犯难。晚上她要睡什么地方呢?

  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和两个椅子,椅子自然不能睡觉,难不成她今天晚上要在地上打地铺?

  可是也没有可以打地铺的东西啊?

  叶繁星无奈的把目光落在了薄宴北睡的大床上,床是定制的,非常大。

  薄宴北那样的身子睡在上面也没有占多大的位置,她要是睡上去,应该是不会影响到他的。

  只是这样睡上去真的好吗?

  虽然薄宴北救过他,但是对她来说他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男人哎,她当初和薄景行谈恋爱时候都没有做过这样亲密的事情。

  想到薄景行她心里又痛了起来,让她替嫁后,薄景行现在一定是搂着他的江明珠小姐爽歪歪吧?

  她想薄景行那个混蛋干什么?她是薄宴北的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她今天晚上就睡床上。

  这样一想叶繁星脱了鞋从另外一边爬上了床,她和昏睡的薄宴北之间隔着非常远的距离。

  实在是太累太困了,叶繁星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她做梦了,梦见了自己采药被山洪冲走的情形,山洪非常大,水流湍急,她被卷进了漩涡中,呼吸不畅,完全喘不过气来!

  好难受!窒息的感觉太难受了,她是要死了吗?

  叶繁星拼命的挣扎着,用尽了全身力气她终于睁开了眼睛,随着眼睛睁开,接触到的是一双冰冷的眸子。

  薄宴北这是醒了?

  薄宴北一只手扼住叶繁星的脖子,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都是阴狠之色。

  叶繁星顺着他的手看下去,脸色都青紫了。

  妈呀,薄宴北的手竟然掐在她的脖子上,难怪她刚刚梦中觉得窒息,原来是他在掐自己的脖子。

  这是要人命的事情啊?她拼命的用手去掰薄宴北的手。

  薄宴北刚醒过来,还很虚弱,再加上一只手是绑着的,掐住叶繁星的脖子的手力道没有那么强。

  叶繁星是真的吓到了,为了活命拼命的去掰薄宴北的手。

  人的求生欲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她拼尽全力掰开薄宴北的手连滚带爬的就准备逃开。

  可是没有想到薄宴北竟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脚,男人的眸子带着嗜血的凶狠。

  叶繁星吓得魂飞魄散,天啊,佣人对她说的话竟然是真的,薄宴北醒来真的会杀人。

  叶繁星实在太害怕了,“别杀我!求你别杀我!我还有生病的妈妈要照顾,你杀了我,就等于是杀了两条人命,这是犯罪……”

  薄宴北压根不管她说什么,只是凶狠的用力拽着叶繁星的脚往他身旁拉。

  为了活命叶繁星也是拼了,抬起一只脚踢过去,一脚正中薄宴北的手腕,他吃痛放开了叶繁星的脚。

  叶繁星跳下床就跑,刚跑到外面房间,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

  她转过头,见薄宴北从床上栽了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

  刚刚的一幕太惊悚吓人了,叶繁星哪里敢马上过去,她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看着地上躺着的薄宴北。

  “那个……那个你还好吧?”

  没有回答,薄宴北好像又昏过去了,叶繁星不敢放肆,刚刚薄宴北的神情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的准备掐死她。

  要不是他刚醒来身体弱,估计她现在小命都没有了。

  叶繁星不敢靠近,在房间里左找右找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衣架,走过去用衣架轻轻的捅了捅薄宴北,“喂,你到底怎么样啊?”

  男人躺在地上继续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真的晕了。

  叶繁星壮着胆子伸手搭上薄宴北的手腕,薄宴北的脉象虚弱,看来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这才放心的去扶起薄宴北,他身材高大,叶繁星用尽力气才又把他搬上了床。

  薄宴北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叶繁星检查了一下,发现薄宴北被铁链绑着的手上因为刚刚用力被勒出了伤口。

  那伤口非常深,不停的往外渗血,看起来触目惊心,叶繁星又是心疼又是难过。

  “我的祖宗,你身体什么样子自己不知道啊,竟然还想杀人,你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薄宴北手腕上的伤口肯定要处理,屋子里没有医药箱,叶繁星决定去楼下找一下。

  打开门发现外面黑乎乎的,主屋的灯都灭了,安静得出奇。

  她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已经是后半夜,她和薄宴北在房间折腾出这么大动静,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查看,真是奇怪了。

  不会主屋就她和薄宴北两个人吧?

  叶繁星打开灯下楼,为了验证主屋有没有旁人,她故意加重脚步,咳嗽了几声。

  没有看见楼下有任何佣人出来,深更半夜的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在静夜里听起来有些惊悚。

  叶繁星压下心头的恐惧在楼下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医药箱。

  她打开医药箱拿出消毒药水和纱布转身,突然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黑衣人。

  深更半夜的突然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两个人让叶繁星吓得发出一声惊叫,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人吓人吓死人,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你们是谁?”

  “我们是别墅的保镖,三夫人您下楼这是有什么事情吗?”两个一身黑衣膀大腰圆的男人见叶繁星满脸惊惶的样子,马上解释。

  “没事……我没事……”叶繁星后怕的捂住胸口,天啊,还好是保镖,刚刚真的是吓死她了。

  “没事您拿着消毒水和纱布干什么?不会是三爷醒了吧?”

  两个保镖的目光盯着她手里的消毒水和纱布,目光炯炯,神情戒备。

  叶繁星愣了一下,这两个保镖态度不对啊,这语气哪里是保镖对主人的态度,倒像是审问自己一样。

  她不是傻子,想到薄宴北药里的木菊花,马上反应过来,“他没有醒,不过他受伤了。”

  “受伤?”两个保镖脸色双双变了。

  “我晚上睡觉会蹬人,不小心把他给蹬下了床,他手腕上被铁链勒破了,所以我下楼找点药为他处理一下伤口。”

  情急之下叶繁星随口扯了一个谎,两个保镖哪里那么好糊弄。

  “既然三爷受伤了,那我们也去看看他吧,随便帮他处理一下伤口。”

  由不得叶繁星拒绝,两个保镖跟着她去了楼上房间。

  叶繁星进入房间后就直奔床边,两个保镖没有立即跟进去,谨慎的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的薄宴北。

  确定薄宴北是在昏迷中后两人这才走了进去,两个保镖膀大腰圆,可是对床上昏迷不醒的薄宴北却是一副惧怕的模样。

  说是上来帮叶繁星的,可是从头到尾都只是站着看叶繁星帮薄宴北处理伤口,一直离着一段距离。

  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是在防什么凶神恶煞一样。

  叶繁星拿了消毒水给薄宴北处理手腕上的伤口,消毒水擦上伤口,昏迷中的男人大概感觉到了疼痛,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

  他一定非常疼吧!叶繁星有些心疼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

  她帮薄宴北处理完了伤口,包扎好,两个保镖一直在旁边盯着。

  见薄宴北从头至尾都闭着眼睛不动,松口气,“少夫人,时间不早了,您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好!”

  目送两个保镖离开,叶繁星蹙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她下楼闹出这么大动静没有看见佣人出来,只有保镖出现,很显然,主屋晚上的确是没有佣人的。

  而那两个突然出现的保镖也不是住在主屋里的,她刚刚看得非常清楚,主屋的客厅门是开着的,两个保镖很显然是看见灯光从外面进来查看的。

  所以主屋里真的只有自己和薄宴北两个人,如果她没有嫁过来,那主屋晚上就只有薄宴北一个人。

  奇怪了,他们为什么要把昏迷的薄宴北一个人扔在主屋里?

  叶繁星想不出答案,她看着床上昏睡的男人。

  “你不是有病对不对?是他们不愿意让你醒来对吗?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他们这么害怕你醒来?”

  如果薄宴北没有病,那只要停了木菊花就能让他清醒过来,只是也不好说,薄宴北刚刚醒过来就对她动手,当时她吓坏了没有多想。

  现在想想薄宴北那副凶狠狂躁样子分明像是失去理智的人,不会他神经不正常了吧?

  她也没有办法判断薄宴北是不是神经不正常,这件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个晚上叶繁星没有敢再睡,一直坐在椅子上守到天明。

  天亮后,佣人来了。

  给叶繁星送了早餐还有薄宴北的药上来,叶繁星发现早餐和药都不是在主屋的厨房做的,而是佣人直接带来的。

  她不动声色的接了早餐和药,她的早餐没有问题,但是薄宴北的药和粥还是和昨天一样放了木菊花。

  叶繁星照样没有给薄宴北吃药和粥,而是只给薄宴北喝了牛奶。

  薄宴北这样只喝牛奶对他身体肯定不好,叶繁星喂他吃了自己的早餐粥。

  她的粥自然不会像薄宴北的粥那样入口即化,她费了好大劲才喂了薄宴北吃了小半碗。

  怕被佣人发现,她也没有敢再喂,帮薄宴北擦了嘴,嘴里嘟囔着。

  “外面那么多人盯着,我也不敢做得太明显,你且先忍耐几天,我会想办法自己做饭的,到时候就不怕有人往你饭食里放药了,不过你脑子到底有没有病啊?”

  “你要是脑子有病,醒过来肯定会像昨天晚上那样动手杀我,我要是一不小心被你把脖子扭断了,且不是太冤枉了?我死了不要紧,就当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可是我妈怎么办?我要是死了,我妈也活不下去了。”

  叶繁星也觉得自己是脑子不好使了,她这对着一个昏迷的人说这些有什么用啊?

  现在当务之急是下去看看,看看能不能自己做饭。

  “我先下去和他们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以后我们自己做饭吃,你先躺着,我很快回来。”

  叶繁星说着往外走,走到隔间时候感觉后面有目光看着自己,她下意识的转身看向床上。

  床上的薄宴北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叹口气,“我这是怎么了?被吓成惊弓之鸟了吗?你怎么可能会醒呢?”

  叶繁星摇头转身大步出了房间,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床上的薄宴北缓缓睁开了眼睛。

  叶繁星下楼,见薄老爷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站着昨天晚上的保镖。

  两个保镖应该是对薄老爷子汇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薄老爷子脸色非常不好看,看见叶繁星下来他抬手示意叶繁星过去。

  “昨天晚上你把宴北蹬下床了?”

  “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她低头垂目道歉,薄老爷子也不好说什么,“以后小心一些,宴北他有病,要是掉下床摔出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得了?”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晚上打地铺睡地上。”叶繁星保证。

  “睡什么地上?你和宴北是夫妻,嫁过来是一定要和他同床共枕的,不然怎么冲喜?怎么让宴北醒过来?”薄老爷子皱眉。

  听薄老爷子这样说叶繁星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么说薄宴北被人下了木菊花的事情薄老爷子不知情?

  不过也不好说,薄家的人可都是人精,谁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什么,也许薄老爷子只是做做表面工作呢?

  叶繁星心里想着恭恭敬敬的开口,“老爷子,我想自己做饭,可以吗?”

  “有佣人为什么要自己做饭?”

  “我既然已经嫁过来了,自然就得做点妻子应该做的事情,我想亲自下厨做营养汤给三爷补身体。还有三爷的药以后也交给我来熬吧!”

  薄老爷子皱着眉头,目光炯炯的盯着叶繁星看,叶繁星没有退缩的看着薄老爷子。

  两人对视一会后薄老爷子点了点头,“你能这样想很好!以后宴北的饮食就交给你来负责吧。至于药,宴北这身体不好,我专门找了医生在负责,你又不懂,就不要插手了。”

  叶繁星没有坚持,她刚刚嫁过来,老爷子肯定不信任她,能自己做饭就不错了,药的事情还得慢慢看。


标 签总裁 替嫁甜妻是个宝 叶繁星 薄宴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