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高桥by五于_齐临何悠扬小说五于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442 ℃
高桥by五于_齐临何悠扬小说五于

齐临何悠扬小说

五于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齐临何悠扬的小说名是《高桥》是由五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纯爱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何悠扬见状,立刻拉着齐临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有点惊慌地说:“对不起,我跑太急了,你没事吧。”何悠扬手还搭在他的胳膊上,手掌的温热透过薄薄的布料传过来,有点烫。齐临无意间瞟到何悠扬那双漂亮的眼睛,带着抱歉、不安,还有……关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齐临何悠扬的小说名是《高桥》是由五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纯爱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何悠扬见状,立刻拉着齐临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有点惊慌地说:“对不起,我跑太急了,你没事吧。”何悠扬手还搭在他的胳膊上,手掌的温热透过薄薄的布料传过来,有点烫。齐临无意间瞟到何悠扬那双漂亮的眼睛,带着抱歉、不安,还有……关心。

免费阅读

  何悠扬刚跑到语文办公室门口时,就看见刘丽英风风火火地走出来,像是有什么急事。

  何悠扬有点侥幸地看了她一眼,结果听见刘丽英不容拒绝地说:“何悠扬,你坐我办公桌上重默,默完放那就行了,我相信你会自觉的。我突然收到通知,要去开个会。”

  “好……”何悠扬希望破灭,萎靡不振地走过去趴在了刘丽英的桌上。

  别看这不过十道题,一题一题写下来还挺费时间,何悠扬在那坐了小半个钟头,坐骨神经都快坏死了。

  “我今天可被班上学生的家长气死了。”

  忽然,两个年轻的女老师走了进来,声音高而尖,填满了偌大的办公室,吓了何悠扬一跳。

  另一个女老师好奇道:“怎么了,怎么了?”

  办公桌的设计注重隐私,每个位置之间都有一块硕大的挡板间隔,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埋头奋笔疾书的可怜学生。

  “昨天我班上两孩子打架,我肯定要跟孩子家长汇报情况啊,没想到,其中一个家长竟然对我说:‘我儿子很懂事的,不可能挑事儿的,一定是别的小孩先动的手。’呵,他儿子可差点把人家门牙给磕了,平日里满嘴脏话,还懂事儿呢?”

  “这家长怎么这样,问题肯定在于双方啊。”

  “还有更绝的呢,他爸竟然还想用购物卡收买我,说什么他们家这辈子赚的钱够他儿子几辈子不愁吃喝了。你说这才开学几天,我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也太嚣张了吧,不过也是,现在学生家境都挺好的,申请贫困生助学金的都是托关系走后门开的证明,真正的贫困生可能没有了。”

  何悠扬冷不丁听了一耳别人的小话,觉得偷偷摸摸不太好,他正准备假装掉下一支笔,发出点声音,示意自己的存在,就听见两个老师接着说——

  “你知道高三导弹班那个一直考年级第一的学生吗?叫什么来着,好像叫齐……齐临。”

  何悠扬愣了一下,默默把桌子边缘悬空一半的中性笔收了回去。

  “你知道吗,他初中原来是瑞华的。”

  瑞华是江州著名的中外合办私立学校,初中加高中一共六年学制,上的都是国际课程,老师百分之九十是外籍。这类学校一般毁誉参半,对学习不自觉的学生来说,没人追在你屁股后面逼你学习,但你可以花钱去镀个洋金,对要点好的学生来说,不失为一块进入国际名校的好踏板。

  当然,无论是要镀的金还是踏的板,前提都是——要有钱。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个烧钱的“贵族学校”。

  “他们家住在御龙湾,你知道那个别墅多少一平吗?”说着伸出手指朝旁边的女老师比了个数。

  “啧啧。”旁边的女老师感叹了一下这令人羡慕的资产阶级。

  “不过他既然初中是瑞华的,好端端为什么要来一中,教育模式和体系完全不一样,这不是绕弯子了吗?”

  齐临家境优渥,何悠扬是知道的。小时候总觉得他像白龙鱼服的大少爷,不过不是探访民情、体察人间疾苦的那种,而是玩转人间、吃喝p赌的货色。

  首先他零用钱就多得用不完。何悠扬记得小时候,那会儿流行什么精灵探险的网页游戏,通俗易懂的说,就是养了小精灵带出去和别的小精灵干架。何悠扬的小精灵每次都被齐临的打得半死不活,后来才知道,人家是人民币玩家。

  何悠扬那时候没有那么强的金钱观念,不知道“土豪”是用来做朋友的,而不是一言不合就跟吃了火药似的动嘴动手。

  不过齐临虽然什么大少爷脾气都有,偶尔鼻孔看人,从不知道什么叫分享与谦让,倒也没整天把“你是个穷逼,我不跟你讲话”的神色挂在脸上,所以两人打归打,玩归玩。

  小时候班里界限分明,男孩不带女孩玩,女孩又不屑与男孩玩。男孩不像女孩,两三个人抱团,要玩就一大帮人扎堆,不太会有固定的玩伴。所以后来上了初中,散的散,离的离,倒也没有那么难过不舍,哪里没有新的朋友呢?

  因此何悠扬不太了解齐临后来读了什么初中,他上瑞华也没什么奇怪的,也许人家父母就希望他走这样一条路呢,没什么不好。

  不过读了一半再回到公立学校这样的的事,确实闻所未闻。

  何悠扬轻轻把笔帽盖上,终于写完了这十道要命的题目。为了避免两个年轻女老师尴尬,他等晚自习铃声响了,办公室有人走动热闹起来了,才起身离开。

  导弹班的教室在顶楼傲视群雄,何悠扬刚走到班级所在的那一层,就看见马浩瀚像个猴子一样吊在走廊的栏杆上,一脸坏笑看着他。

  何悠扬走过去朝他肚子上打了一拳,想把他一肚子的坏水都打出来:“你笑这么猥琐干嘛?又偷偷背着我干了什么好事?”

  “班长大人,”马浩瀚一脸贱贱的表情,弯腰作揖,“我错了,给您赔不是。”

  何悠扬:“你说什么?”

  什么班长?

  马浩瀚:“嗨,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刚才晚自习投票选班干部,哦,是之前在班级群里决定的,扬哥,你还是不要把班级群屏蔽了吧。”

  何悠扬面无表情:“然后呢?”

  马浩瀚:“除了几个已经有老师指定的课代表,就剩班长了。然后……然后我觉得扬哥您这么优秀,一定能带领我们班走向美好的明天。于是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上台为您拉了拉票……”

  马浩瀚声音越来越轻,不过逃跑前又大声喊了一句:“这是民主的结果,我可没暗箱操作啊,这个艰巨而又伟大的使命就交给你了!”

  说完就脚下生风地跑了。

  何悠扬差点被气笑了。

  学校给了成绩优异的学生较高的自主权,对导弹班的看管没有普通班级那么严格——座位随便坐,班干部随便选。

  班长这个职务,高考不能加分,作业不能少做,就是个人民公仆,有事没事都找你,除了能在老师那儿增加点存在感,没什么好处。

  何悠扬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赶上了架,可他没想到还有“就职演说”这一出。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班级职务差不多都定下来了,刘丽英竟要求所有班干部轮流上台发表一段简洁的“就职宣言”。

  各科课代表先来,齐临——作为同样是被赶上架子的鸭子,一脸不情不愿地发表了一通官方的套话,大意是“是朱松平让我干的,我也会干的,但是干成什么样我就不知道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在场的同学们莫名其妙被糊了一脸冰渣子。

  班长压轴上台,何悠扬大步迈上前,他个子很高,脸部轮廓分明,鼻梁很高,眼角微微下垂,带着点笑意。他一笑就露出一颗俏皮的小虎牙,阳光单纯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悠扬像只参加选美比赛的花孔雀,十分不正经地开了口:“非常荣幸本学期成为大家的班长……”

  他突然话锋一转:“希望大家都能和我交朋友,我!海纳百川!”

  台下忽然掌声雷动。

  他的态度和齐临截然不同,同学们脸上糊的冰渣子倏地化了,短短几分钟内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

  好好一场“就职演说”被他搞得好像什么结义现场。

  何悠扬的“班长生涯”就这样拉开了帷幕。班长么,就干一些上传下达,管理纪律的事儿。不过纪律不用他过多操心,一来导弹班的同学都有分寸,一心向学,二来,上学迟到、上课讲话的事儿班长干的最多。

  总体来说,何悠扬这个老司机还是把车运行在一条平稳的轨道,直到开学第二个星期的周五,不慎翻了车——

  秋季运动会一般在九月份末举办,根据以历史规律为基础的玄学,运动会那两天有百分之八十五点九的概率会下雨,下得不大还不会顺延。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抱着积极主动的态度认真对待——因为有两天不用上课,并且和国庆假期连放。

  一中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惯例是活动课,上完没有晚自习,马上放周末。学校可能怕学生已经没有心思上最后一节课了,干脆将体育课减为两节,换成周五的活动课。

  何悠扬和马浩瀚还有班上几个男生刚打完球回来,就被刘丽英叫了过去。刘丽英给了他一打运动会报名表,要他分发下去,统计报名人数,下周一交给他。

  何悠扬想着活动课上就得把表发下去,等会儿也不耽误他放学回家,便匆匆忙忙往教室跑。

  他跑得太急,当看见拐角处抱着半人高数学作业本的齐临时,已经来不及减速刹车了,他像油锅上的蚂蚱一样跳了起来。

  齐临被吓得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手上一摞厚重的作业本遮挡住了视线,本来上半身就僵硬得不便行动,此时更加不易控制平衡。

  作业本朝一侧倾斜,他整个人都站不稳,作业本眼看就要散一地。

  齐临下意识用手撑地,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咔嚓”,他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何悠扬见状,立刻拉着齐临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有点惊慌地说:“对不起,我跑太急了,你没事吧。”

  何悠扬手还搭在他的胳膊上,手掌的温热透过薄薄的布料传过来,有点烫。齐临无意间瞟到何悠扬那双漂亮的眼睛,带着抱歉、不安,还有……关心。

  齐临对一切突如其来的关心都有一丝敏感,下意识地就想说一声“没事”,可是疼痛不知不觉就从左手大拇指蔓延了上来,堵住了喉咙,他缓缓地开了口:“我觉得以后你要帮我收发数学作业了。”

  何悠扬把地上一堆烂摊子和一打报名表扔给了吃瓜路过的马浩瀚,带着齐临往学校医务室跑了。

  可是校医务室一直是一个内伤开感冒药,外伤给创口贴的神奇场所,何悠扬在校医说出“一个创口贴五毛钱”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

  他联系了刘丽英,打了车,一起把齐临送到了医院。

标 签都市 高桥 齐临 何悠扬 五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