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余笙秦莫琛小说_刁蛮郡主不好惹余笙秦莫琛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36 ℃
余笙秦莫琛小说_刁蛮郡主不好惹余笙秦莫琛

刁蛮郡主不好惹

余笙秦莫琛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秦莫琛余笙的小说《刁蛮郡主不好惹》是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余笙因为嚣张跋扈而被人给退了婚,一气之下她随便找了个人就这个嫁了,谁知因为嫁得冲忙,缺乏考察,嫁了个渣男,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待字闺中之时,这一世,她势必要让那些看她笑话之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秦莫琛余笙的小说《刁蛮郡主不好惹》是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余笙因为嚣张跋扈而被人给退了婚,一气之下她随便找了个人就这个嫁了,谁知因为嫁得冲忙,缺乏考察,嫁了个渣男,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待字闺中之时,这一世,她势必要让那些看她笑话之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免费阅读

  “肖大人客气了,我先走一步了。”余国忠领了奖,笔直地回了余府。

  余笙正在闺房里,专心看着《宫廷秘笈之三十六毒》。

  但无奈,这些毒药的制法,实在是有些繁琐。

  “罢了。”她干脆放弃了,双腿蹬在书桌上,吃桃。

  不知道是不是上一世苦吃多了,她最近格外爱吃甜的。

  特别是这种贼贵贼贵的蟠桃。

  吃在嘴里,甜在心里。

  正当她沉迷于蟠桃,无法自拔时,门外传来了爹地的声音。

  “笙儿,爹地回来了,有好消息!”余国忠一手拿着金鞭,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冲进了屋内。

  余笙一听见有好消息,两眼直冒光,“爹,你捡钱了?闻着有份啊!”

  “傻丫头,捡钱算什么。你现在是皇上御赐的锦绣郡主了,皇上还赐了一条金鞭。”余国忠将金鞭递到了余笙手里。

  余笙没来得及惊喜,便皱起了眉头。

  她记得上一世皇上也是册封她为锦绣郡主了,是在她嫁给渣男的婚礼上。

  掐掐日子,应该是一个月以后才对。

  现在提前封赐,莫非是歪打正着了?

  “笙儿,你是没有看到,朝堂上,皇上得知肖杰那个王八蛋悔婚,龙颜大悦,将他满地打滚。”余国忠只要一回忆到肖杰惨兮兮的样子,很是开心。

  贼开心,哈哈哈哈……

  “好,皇上没有生余家的气就好。”余笙的嘴角染上一抹笑,接过了鞭子,在手里把玩。

  不得不说抱好了皇上的大腿,日子简直不要太滋润。

  有了皇上御赐的金鞭,她以后更加可以在京城横着走了。

  院子里,余夫人陈梅得知消息,更是乐不可支。

  “好弟弟赏赐了我的闺女,怎么能藏着掖着。笙儿,母亲一定替你好好张罗,你要是在席间看上了谁,母亲帮你找个新的未婚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陈梅摸了摸余笙的小脸蛋,朝着她眨了眨眼。

  “好的,母亲大人。女儿一会睁大了眼睛,好好挑选,不辜负母亲的一番好心。”余笙拍了拍胸膛,一副乖巧听话的在陈梅肩上蹭了蹭。

  一家人商议了一番。

  当日,余晨带着一行人将帖子发到了朝中各大臣家里。

  旁晚十分,宴席便张罗开了。

  余晨和余国忠负责接待,陈梅负责吩咐佣人们摆置酒席。

  余笙负责拿着金鞭,貌美如花。

  如今余国忠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各位大臣哪怕是看不惯余家的作风,也不得不出场。

  一时间,余家门口络绎不绝,大厅里也满了人。

  没一会,周家千金周晓妍和周夫人也朝着大厅里走了进来。

  周晓妍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裙,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浑身散发着一种柔柔弱弱的气质。

  走路都好似随时会倒下去的架势。

  余笙和周晓妍自小就认识,但余笙一向不喜欢周晓妍。

  余笙掉了头,准备避开,以免让某些糟粕污了眼。

  但没想到,周晓妍主动走到了她的跟前。

  “笙儿,恭喜你这次被封赐了郡主。至于退婚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难受,毕竟嫁不出去也不是你的错。”周晓妍一脸惋惜,说着,眉头还微微的簇紧了。

  余笙手捏着金鞭,不由地肚子里火一冒。

  今天可是她的庆功宴,又怎么能让人欺负了?

  余笙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特意加大了声音,“晓妍,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可不难受。倒是你,要是实在担心嫁不出去,我倒是可以帮你找个王二麻子,李二狗子的,你看怎么样?”

  此话一出,所有人不由地看向周晓妍,忍不住偷笑。

  周家本来因为不讨皇上喜欢,导致一般的王公贵族自然也看不上周晓妍。

  余笙话里的意思,一针见血的点名了周家的处境。

  周晓妍一时间被噎得满脸通红,周夫人见状,连忙接过了话,“郡主可别见怪。您误会晓妍的意思了。晓妍是怕郡主被退了婚担心,嫁不出去,让您不要难受,没有别的意思。”

  “是谁说我们家笙儿嫁不出去了!”这时,屋外传来冷冽的质问声。

  话音一落,传来通报声,“太后娘娘驾到。”

  太后娘娘一身红色风炮,在丫鬟的搀扶下走进了大厅。

  “微臣参加太后娘娘。”大厅里,大臣们纷纷行礼。

  “众爱卿不必多礼。”太后说完,凤眸一转,笔直停在了周夫人的跟前,“刚才可是你在这胡说八道?”

  “太,太后娘娘万福金安……”周夫人一手将周晓妍护在身后,赔着笑脸。

  京城中无人不知,太后娘娘是余夫人的亲娘,也就是余笙的外母。

  她这会自然不敢再说余笙一个“不”字,“太后娘娘明鉴,臣妾今日是特地来恭喜郡主的,哪里敢胡说八道?”

  “那是最好!要是胆敢有别的心思,在这里胡说八道,可别怪哀家不通人情!”太后冷哼了一声,掉过头,看也没在看她一眼。

  余夫人站在原地脸都绿了。

  朝中的大臣今日都来了,面面相觑地看着余夫人,一阵交头接耳。

  余笙看见人群中的太后娘娘,忙不迭的迎了上去,“外母,您来了。笙儿见过外母。”

  “母后,早知道您要过来,孩儿就亲自去接您了。”余夫人笑着到了太后另一侧。

  两人一左一右地搀扶着,太后娘娘脸上满是笑意。

  “我们家笙儿被封了赏,我做外母的哪有不来撑场面的道理!”

  “笙儿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了,碰上了这么好的娘亲还有外母。”

  笙儿撒娇般说完,太后和余夫人哈哈大笑,“就属我们家笙丫头词多,古灵精怪的,总能说得人乐滋滋的。”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一同进了屋内。

  余府因为太后娘娘的驾到,一时间变得蓬荜生辉,来宾们言语间也都中规中矩的。

  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太后娘娘,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余国忠安排了京城内最好的班子,连唱了三场。

  晚上的宴席也都是请的最好的厨子,专门定制的。

  席间,各位大臣说完了祝贺词,太后娘娘突然起身,朝着身后的丫鬟招了招手,“来人,把哀家准备的东西拿上来。”

  所有的人视线转移到了太后娘娘身旁。

  “笙儿,为了祝贺你被封为郡主,哀家特意找人用红宝石做了一个头面。寓意,希望我们家笙儿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太后娘娘说完,打开了手中的红宝石面头。

  红色的钻石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无数双艳羡的目光盯着那顶面头,眼底心底都是嫉妒……

  余笙将四周的目光收入了眼底。

  可她从来不怕有人羡慕,就怕没有嫉妒。

  “谢过外母,笙儿爱死您了。”她起身接过面头,特意举高了些,转了一圈。

  掠过一双双羡慕,嫉妒,恨的眸子,她嘴上的笑意一扬。

  更是将恃宠而骄的优越和快乐,展现淋漓尽致。

  只是这时,太后娘娘突然转移了话题,“笙儿,外母这次出来除了是来给你道喜,也希望能够把你的大事给办了。你看太傅家的大公子怎么样?”

  “什……什么……公子?”

  余笙捏着面头的手猛地一抖,脸上的笑容都快凝固了。

  她这才当了几天的郡主,外母就急着给她找对象了!

  上一世,她因为嫁了渣男,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

  被渣男伤害,虐待,忍气吞声的日子,她现在还历历在目。

  她现在对男人都有一种稍稍的不适应……

  “笙儿,太傅家的大公子跟你年龄差不了多少,哀家提前打听过,性格也很好。你看如何?”太后娘娘见余笙没有回答,干脆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

  周围的女宾们看着跟前的一幕,艳羡声更加大了。

  太傅是朝中一品大臣,太傅家的大公子年纪轻轻现在已经是皇上身边的御前侍卫了。

  人品,才情都是一流,以后的前途根本不可限量。

  多少人想破了脑袋,想要跟太傅家搞好关系,到时候能够把女儿嫁进去。

  可太后在这里,只要余笙一句话,马上就可以赐婚。

  简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一道道灼热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余笙。

  如果是个别的什么东西,就冲着别人都想要这一点,余笙可能也会笑纳了。

  只不过,丈夫……还是算了。

  “外母,笙儿还小……”余笙一脸乖巧地笑着,太后娘娘当即就打断了,“什么还小!不喜欢就不喜欢,扯什么还小,那大学士家的二公子呢?”

  “额……笙儿的确还小。”

  “右都御史家的公子如何……”

  “外母,笙儿还想待在外母身边……”

  ……

  一顿饭还未结束,太后娘娘将朝中的金龟婿挨个说了一遍,余笙都以各种理由搪塞掉了。

  只是她每拒绝一次,便感觉到背后的冷光强了一份。

  坐在角落的周晓妍手心都快掐出血来了。

  太后点名的都是她日思夜想,想要能够攀上的。可余笙那个不识好歹的东西,就那样轻飘飘的拒绝了。

  一旁的余夫人也是听着听着,蹙起了眉头。

  她这个女儿虽说也不像别的千金一样期待着嫁人,但从前也是想要嫁个如意郎君的。

  可现在母后都将朝中的好男儿们说光了,她脸上都丝毫没有一点想要深入了解的意思。

  这……这简直不科学啊……

  思来想去,她猛地灵光乍现,一定是因为肖杰那个王八蛋,让她的宝贝女儿受到了刺激。

  这才导致余笙断了结婚的念想。

  也是,如花似玉的闺女居然被那个王八蛋当众退婚了,搁谁身上也都会不开心。

  “笙儿,母亲不为难你。”想着,余夫人眼眶一红,抱了抱余笙。

  余笙睁着一双大眼睛,一头雾水地看着跟前的母亲,“母亲,怎么了?”

  “没事,笙儿,你要不想结婚,以后就陪在母亲身边。”余夫人说着,给余笙夹菜。

  又乘着余笙不注意,悄悄地在太后娘娘耳边,窃窃私语一番。

  顿时,太后娘娘也顿悟了。

  一时间,看着外孙女,心里眼里都是心疼。

  对肖杰那个王八蛋,便是咬牙切齿的恨……

  余笙没搞懂她们在嘀咕着什么,但只要不要逼着她嫁什么如意郎君,就够了。

  她只想吃吃喝喝,玩玩打打,使劲地浪费生命,想想都觉得很完美。

  只是,庆功宴一结束,余笙明显的感觉到家里的人对她稍稍的有些变化。

  这日,余笙一下不小心碎坏了皇上御赐的玉瓶。

  她战战兢兢地连忙让丫鬟们收拾了,准备想个好办法先讨好父亲。

  然后一起说服母亲,原谅她。

  可没想到的是,余夫人不仅没有生气,笑逐颜开的拉了她的手,“摔得好,摔得好,岁岁平安。笙儿,你要还想摔得玩,我屋子里还有上好的宝玉……”

  “笙儿,哥哥房里也有收藏的玉瓶,马上拿来给你摔着玩。”

  “啊?”余笙一脸蒙蔽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霎时间神经有些错乱。

  余家虽然一直在吃穿用度上不拘小节,但也没有到这个地步吧。

  而且,母亲一向看重皇上御赐的东西。

  记得余笙小时候,因为摔坏了御赐的贡品,还挨了板子。

  现在怎么变得,有点让人摸不住头脑了。

  “娘,你是不是有点发烧?”余笙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半信半疑地摸向余夫人的脑袋。

  此话一出,余夫人更是皱紧了眉头。

  前些日子,余笙还只是不想婚嫁,现在居然说起胡话来了。

  余夫人急得一下子,眼眶一湿,连忙朝着余晨招手,“晨儿,你这几天就哪里也不要去了。好好地陪着笙儿出去散散心,我们家笙儿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好,娘,您放心交在我身上。”余晨说着,转过身就拉着余笙出去玩耍。

  余笙全程都是懵逼的。

  她跟着余晨去了街上,静静地看着余晨把市面上所有的蟠桃都买了回家。

  还有之前但凡余笙提到过,说过喜欢的东西,一顿猛买……

  “哥,你买这么多,我就是撑死了,也吃不完啊。”

  “没事,笙儿。吃不完,咬一口丢掉。”

  “这么任性的吗?好。”余笙看着屋子里琳琅满目的东西,有些闪花了眼。

  但她听话的严格按照哥哥的吩咐,吃一口丢掉……

  此时,余夫人已经急冲冲的赶去了太后娘娘的寝宫。

  “母后,您说这可怎么是好啊?都是因为肖杰那个王八羔子,今早我们家笙儿说起胡话来了,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余夫人越说越急,爱女心切,眼泪都经不住流了出来。

  “那个狗东西!”太后看着女儿急红了眼眶,也是跟着着急,“传哀家的旨意下去,谁要是敢和肖杰为伍,就是跟哀家作对。”

  没一会,太后娘娘的旨意层层传来,秘密的散播了出去。

  肖杰在京中被各路人处处受人欺辱,受尽打压……

  肖府的院子里,寒风瑟瑟。

  肖杰一手抱着花魁萧娘,目光瞪着余家的方向,涕泗横流,“余笙,你这个母夜叉,八婆,母老虎!我肖杰这辈子认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夫君,节哀,别气坏了身子。”萧娘在一旁连连抚过他的后背。

  肖杰气得就快要七窍流血而亡,“那个贱女人,怎么让我不气!”

  只是他一用力,身上的伤口因为受里崩开,血渗满了纱布。

  门外,今日被辞退的下人们看着跟的一幕,无不落泪。

  “哎,真惨……”

  “怎一个惨字了得……”

  听见门外的声音,肖杰一把抹掉了脸上的辛酸泪,蹦起了身子,眼里闪着寒光。

  半晌过后,肖杰匆匆出了肖府,用所剩不多的银子四处打点。

  直到深夜,他才瘸着腿,回了府邸。

  “夫君,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你去哪里了啊?”萧娘一天没看见肖杰的身影,急忙地上前问道。

  肖杰激动得猛地一跺脚,立马疼得嗷嗷直叫,多了好久才重新开口:“我想到了办法对付那个母夜叉了。不出三日,那个母夜叉就会身败名裂,我要她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标 签古言 刁蛮郡主不好惹 余笙 秦莫琛 余笙秦莫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