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舒嫤盛忞轩小说_替嫁甜妻带球跑舒嫤盛忞轩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44 ℃
舒嫤盛忞轩小说_替嫁甜妻带球跑舒嫤盛忞轩

替嫁甜妻带球跑

舒嫤盛忞轩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替嫁小说

舒嫤盛忞轩免费阅读,替嫁甜妻带球跑完整版,经典小说《替嫁甜妻带球跑》描写了舒嫤盛忞轩之间的故事,故事中角色那副煞有介事、俨然成真的神气劲儿,令人忍俊不禁。小说讲述了:舒嫤是豪门千金,只不过是不被承认的那种,代替姐姐嫁给盛忞轩之后,就只有生孩子的作用,到孩子落地的那一瞬间,即刻被盛家扫地出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舒嫤盛忞轩免费阅读,替嫁甜妻带球跑完整版,经典小说《替嫁甜妻带球跑》描写了舒嫤盛忞轩之间的故事,故事中角色那副煞有介事、俨然成真的神气劲儿,令人忍俊不禁。小说讲述了:舒嫤是豪门千金,只不过是不被承认的那种,代替姐姐嫁给盛忞轩之后,就只有生孩子的作用,到孩子落地的那一瞬间,即刻被盛家扫地出门。

免费阅读

  竟然想买蛋糕给她过生日!

  想到这,舒嫤的心里很难受,同时又很幸福。

  值了,有瑈瑈这么乖这么懂事的女儿,她觉得自己再苦再累都值了。

  “唔,没关系。”瑈瑈很懂事地摇头,“瑈瑈不要零花钱,瑈瑈只想和紧紧一直在一起。”

  “瑈瑈乖……”

  她们的对话,店员们都听到了。

  刚刚去赶瑈瑈的店员,都觉得自己脸上烫烫的。

  她回头跟店长商量了一下,选了一款她承受价格以内的提拉米苏,包得好好的送到瑈瑈面前。

  “小朋友,刚刚姐姐说错啦,我们店刚好有送礼活动,你是今天第十个小客人,这是送你的。”

  瑈瑈闪着大眼睛看着她:“真的吗?谢谢姐姐!”

  舒嫤不是瑈瑈,不可能会信她的话,“你破费了。”

  “没关系,刚刚让这位小朋友难过了,心里过意不去,这孩子这么懂事,我都觉得自己太不近人情了。”

  舒嫤牵着开心的瑈瑈回家,一路上问了些问题。

  “瑈瑈,那叔叔还有没有说什么?”

  “唔……有,叔叔说,他要做我爸爸。”

  “啊?”舒嫤显然没想到会是这句话,“真是个奇怪叔叔……瑈瑈,以后看见了还是躲起来,千万不要跟陌生叔叔走,知道没有?”

  不会是人贩子吧……

  “可是紧紧,那叔叔说他不是坏人也。”

  “小笨蛋,坏人都说自己不是坏人啊,这你也信!”

  舒嫤看着手中的三个小盒子,又没想明白他给瑈瑈买蛋糕的理由……

  “算啦,算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了,我们回家啦!”

  可能……真的只是个好心人吧?

  刚刚店员也说了,她赶瑈瑈走,说不定那人看瑈瑈被人欺负看不过去,就买了哄瑈瑈开心。

  真的有这么好的人?

  “跟叔叔说谢谢了没有?”

  “说啦,瑈瑈很有礼貌的。紧紧,那叔叔长得很漂亮哦!紧紧的老公,也很漂亮吗?”瑈瑈歪着小脑袋瞧着。

  扑哧……

  舒嫤思考了一下,揉着她的小脑袋说:“是啊是啊,很漂亮。”

  对瑈瑈来说,盛忞轩……应该就是属于很漂亮的范畴吧?

  “走啦,回家吃蛋糕。”

  隔天。

  舒嫤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参加盛忞轩的订婚典礼。

  如果不去,下一次见佑佑,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可是去……

  明知道他们是为了羞辱她,难道真的要送上门给他们玩吗?

  “上班时间发呆,这样的员工,你们也留着?”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唤回了舒嫤的思绪。

  盛忞轩,又来了。

  他来做什么?

  店长一个劲地鞠躬道歉。

  他就这么讨厌她,连这个小地方也不让她呆?

  舒嫤明白,她若得罪他,这家店就完了。

  盛忞轩的习惯,舒嫤清楚得很。

  她就像只蚂蚁,他要想拧死她,多容易。

  舒嫤走上前,微笑服务:“盛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吗?”

  盛忞轩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变得这么“友好”。

  可是他讨厌她的笑容,很想将她虚假的面具撕碎。

  舒嫤,谁允许你在我面前装作的?

  “衣服破的。”盛忞轩抬起手,袋子往她眼前一晃,丢在了地上。

  店长马上拿起来一看,西装撕开了好大一个口子。

  谁都知道这样的衣服,她们不可能卖出去,很明显是人为的。

  但来人是盛忞轩,这个闷亏她们吃定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盛少,是我们店员的疏忽,我们马上给您重新订做一套。”

  “重新订做?你们不知道我明天就要订婚了吗?”

  舒嫤心里恼,却还是面带着笑容:“真是奇怪,西装已经拿走那么久了,怎么就偏偏是今天,才发现破了这么大一个口子呢?真是巧。”

  盛忞轩不看舒嫤,看着店长面无表情地问:“请问她是什么意思。”

  盛忞轩的语气,摆明了是质疑的意思。

  店长一个劲地赔礼:“没有没有,舒嫤什么意思都没有,我们连夜给您赶,保证在订婚典礼之前给您送过去,您看……这样行不行?”

  “不行。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若是搞砸了我的事,你们是谁来担这个责任?”

  “这……”店长都犯难了。

  “这样一个黑店,开在这都污染了南城的风景,依我看,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有人都愣了,她们是哪儿得罪这位盛少将了?

  舒嫤很想问,盛忞轩,你这样有意思吗?

  可是,她还是扬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看着他:“盛先生,那您想怎样?”

  盛忞轩犹豫了一下,“你知道我想怎样,明天的订婚典礼,你要是不到……我也不知道这家店会怎样?”

  “盛忞轩,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尽管舒嫤脸上带着笑容,但这话的口吻,明显听起来不怎么样。

  舒嫤连名带姓地喊他,这让店里其他的同事更加震惊了。

  如果说他们两个不认识,那才是真真怪了!

  “有意思!”盛忞轩说道,“要是没意思我也不会来!舒嫤,我就喜欢看你纠结挣扎的样子,可以增添我的乐趣,你要不来……我都觉得这订婚典礼太苍白了!”

  说着,他俯身将她搂了过来。

  盛忞轩附在她耳旁,轻轻说道:“做为我的前妻,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不来祝福我?”

  舒嫤的嘴唇泛白,手紧紧握了起来。

  他就是喜欢看她狼狈,是吗?

  她狼狈了,他就开心了是不是?

  盛忞轩,他究竟是什么心理??

  舒嫤自问两家婚礼,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

  自始自终,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盛忞轩凭什么这么霸道,欺人太甚?!

  所以,舒嫤其实没有想明白,盛忞轩再见面却处处跟她做对的目的是什么。

  盛忞轩见她沉默,熟知她凡事不会牵连到身边人的性格,也知道她已经答应了。

  更何况,还有佑佑这个这么大的诱惑在那里,她不可能不来。

  在其他人都不明所以的情况下,盛忞轩终于放开了舒嫤,心情总算是不错。

  “那么盛某就在这里,给予大家口头邀请,明日我和舒玉婷的订婚典礼,敬请各位都来参加。这家店的损失,算我盛忞轩头上。”

  众人受宠若惊,这种豪门宴会,她们普通人怎么可能有幸参加?

  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拒绝,连忙道谢。

  店长犹豫地看着手中的袋子:“这个……盛少,那这西装……”

  “丢了!”

  这下大家都明白了,西装只不过是个借口,盛少真正的目的――

  是舒嫤!

  盛忞轩一走,其他人纷纷围过来:“舒嫤,你也太不够意思啦!听盛少那口气,你们都不止是认识那么简单呢!”

  舒嫤不愿再继续这个的话题,沉了脸色说:“时间差不多了,店长,我该去接瑈瑈了。”

  “去吧!舒嫤,明天你就来店里,随便挑一件礼服去吧!”店长知道舒嫤并不富裕。

  而舒嫤谢绝了她的好意:“没关系,没人规定一定要穿礼服。”

  又不是她的订婚典礼,她穿得再漂亮,也只会跌得越狼狈罢了。

  第二天,就是盛忞轩和舒玉婷的订婚典礼。

  舒嫤果然真的没有穿任何礼服,便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瑈瑈被她寄放在邻居家,并没有带去。

  此时,店里其他人都几乎是盛装浓抹。

  偏偏舒嫤连衣服都没换,就像平时一样去了。

  到了会场之后,大家把保暖外套一脱,也都是晚礼服。

  舒嫤站在其中,显得就太突兀了,还有不少人指指点点的。

  站在一边的舒嫤的同事兼好友丁丁,走过来轻轻拉住她,说道:“舒嫤……不如还是去换一件吧……现在去还来得及。只有你一个人穿便装,感觉好奇怪啊,他们都看着你。”

  “没事。”舒嫤很淡定,“你要是觉得为难,就离我远点吧。”

  她本来就不是来祝福他们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订婚典礼还没开始,周围摆了一些吃的,她们没事便在旁边随便走走。

  舒盛两家人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个会场,再次见到舒嫤!

  四年不见,舒嫤仿佛一点都没变。

  然而她的出现,明显给两家带来不少的猜疑,她来做什么?!

  舒玉婷终究还是忍不住,端着一个酒杯,就绕到舒嫤的身旁。

  她让旁人觉得她们两个,只不过是不认识的人。

  舒玉婷趁人不注意,喝了一句:“舒嫤!你来这里做什么?!”

  消失了四年,在她的订婚典礼上却突然出现,也难怪舒玉婷会紧张。

  舒嫤思考一瞬,“来这里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参加你们的订婚典礼么。”

  “你别耍花招!你要是敢在这样的场合上闹事,让盛家丢脸的话,他们是不可能会再接受你的!你别痴心妄想!”

  “舒小姐,你想多了,我什么都不想做。”舒嫤本来也不想和他们说什么话,偏偏舒玉婷自己撞上来,“只是……痴心妄想的人好像不是我。有个人无论怎么样也治不好不孕症,盛家是不会接受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孙媳妇的,否则……也不会等了四年,还只是等到一个订婚典礼。”

  舒嫤觉得畅快!

  舒玉婷无法怀孕,大抵是让她觉得最快乐的一件事。

  她的痛苦,舒玉婷用不孕来换!

  舒玉婷拥有一切又如何?到底还是不会生啊……

  “啪――!”舒玉婷也顾不得是什么场合,回手朝舒嫤的脸上,招呼过去一耳光,“收拾收拾你那不干净的嘴巴,然后给我滚出去!”

  舒嫤的脸,被打得偏过去。

  她正脸,冷声问:“舒小姐,你是以什么身份赶我走的?姐姐?还是盛家少奶奶?可是好像不管是哪种身份,你都没有权利赶我走,因为很不巧的,我是盛少亲自请来的。”

  “你胡说!盛忞轩怎么可能会请你来?!他恨不得不再见你!”

  “可能不可能,你自己去问他,不就知道了?”

  “舒玉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谁请她来的?”盛老太太在盛忞轩等人的搀扶下,缓缓而来,“大喜的日子,这是做什么?”

  “奶奶!”舒玉婷经过四年的讨好,已与盛老太太的关系上了好几个阶。

  她走过去,与盛忞轩一人一边,“奶奶,她故意出现在我们的订婚典礼上,不知道要做什么呢……”

  盛老太太眉色一暗,“舒嫤,如果你是来捣乱的,可要想好了,是不是能承担得起后果!”

  舒嫤苦笑,她还是如四年前一样看不上她。

  舒嫤与盛忞轩短暂的一年婚姻里,盛老太太从不愿意让她踏入老宅去见自己。

  “老太太您想多了,舒嫤能捣什么乱?如果我有办法破坏这场订婚典礼,而不用任何代价的话,我四年前就做了,又何必把佑佑留在盛家?”舒嫤问道。

  盛老太太还没回话,舒玉婷便急急说道:“奶奶,她说是盛忞轩请她来的,还真是厚脸皮!盛忞轩怎么可能会请她来啊!是吧盛忞轩?”

  不止舒嫤,其他人的视线,也落在了盛忞轩的身上。

  他看着老太太,算是解释了,“来的宾客那么多,他们可能检查不严,就放人进来了吧。”

  他的意思明显是,我对此事并不知情!

  舒嫤的双眼顿时睁大,但很快就沉了脸色。

  盛忞轩,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怎么还是这么高?

  他请她来,就是为了给她塑造一个对前夫死缠烂打,破坏别人婚姻的形象吗?

  “舒嫤!我以为你是个懂事的人,原来你这么不识趣!”老太太沉声,“赶紧离开吧!别把自己最后一步台阶也踩烂了,没法下台!”

  舒嫤失笑,转过身的瞬间,感觉自己的双眼,似乎有些湿润。

  四年了,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疼痛的感觉。

  可现在才发现,看见他的漠不关心,她依旧没办法释怀。

  盛忞轩,真是她一辈子的魔障。

标 签总裁 替嫁甜妻带球跑 舒嫤盛忞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