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文欣轩辕昀烈小说_霸宠狂傲医妃苏文欣轩辕昀烈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759 ℃
苏文欣轩辕昀烈小说_霸宠狂傲医妃苏文欣轩辕昀烈

霸宠狂傲医妃

苏文欣轩辕昀烈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医妃小说

以苏文欣和轩辕昀烈为主角的穿越古言佳作《霸宠狂傲医妃》作者是荼蘼青,小说讲的是苏文欣本是21世纪的天才儿科医生,可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太医府懦弱的废柴小姐,备受嘲讽的她刚穿来便被人陷害送到七王爷轩辕昀烈的床上,那传闻狠戾无情的轩辕昀烈会如何对待苏文欣?逆天嚣张的苏文欣又是如何甘愿被轩辕昀烈强势扑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苏文欣和轩辕昀烈为主角的穿越古言佳作《霸宠狂傲医妃》作者是荼蘼青,小说讲的是苏文欣本是21世纪的天才儿科医生,可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太医府懦弱的废柴小姐,备受嘲讽的她刚穿来便被人陷害送到七王爷轩辕昀烈的床上,那传闻狠戾无情的轩辕昀烈会如何对待苏文欣?逆天嚣张的苏文欣又是如何甘愿被轩辕昀烈强势扑倒.......

免费阅读

  “雷公藤,重台草…没想到这儿真的有!”苏文欣手里拔了几株药草,一脸兴奋。

  这些都是具有杀精功效的草药,苏文欣原本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这后山上竟然真的有!

  “小姐,您要的梅花我帮您摘来了!”

  玉儿手上拿着几株开得艳丽的梅花笑容灿烂的走过来,看到苏文欣蹲在地上拔草,惊疑道:“小姐,您在做什么呢?”

  苏文欣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喉咙有点不舒服,拔点草药回去泡茶喝。”

  “哦。”玉儿还是很疑惑:“这个草药真的有效吗?您喉咙不舒服要不要我帮您把医女叫过来给您看看?”

  “不用了,我家父是大夫,我也略懂一些医术。”

  苏文欣其实是谦虚了,她的医术可是得到过国际上多重奖项的,虽然她主攻的是儿童心脏疾病科,不过对其他科目也有所涉猎。

  她的学姐杨曦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医迷,苏文欣受她影响,对草药也破有研究。

  “小姐,可以用晚膳了。”

  从后山回到寝殿后,苏文欣立即吩咐玉儿叫了两名丫鬟过来,然后教她们怎样迅速将草药烘干。

  忙碌了一整天,终于将药草都弄好了。

  苏文心伸伸懒腰,指着处理好的药草吩咐玉儿:“这一部分是用来给我泡茶喝的,碾磨成粉粒状的那一部分放到我卧房的香炉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要给我点着。”

  “是,小姐。”玉儿点点头,又疑惑的问道:“什么是‘二十四小时’?一天不是只有十二个时辰么?”

  苏文欣默。差点又忘了,这儿是古代,是没有十二个时辰之说的。苏文欣觉得自己要适应这儿还真的需要一段时间……

  晚膳后,苏文欣问玉儿:“有没有什么水果?我吃得太撑了,想吃点水果助助消化。”

  玉儿立马点头:“有,不过这个季节的水果并不多,只有苹果,橘子,香梨……”

  “有石榴吗?”苏文欣将她打断。

  玉儿怔了一下,点点头。

  苏文欣心中一喜,石榴子有抑制排卵的功效,对现在的她来说可是个好东西!

  不过怕引起玉儿的怀疑,苏文欣不敢有太过的表现,只是用很平常的语气告诉她,自己很喜欢吃石榴,叫她给她多拿些来。

  一连几天,苏文欣都在为“降低怀孕可能性”而努力着。

  有一天她一次性吃掉了十八个石榴,那些硬硬的石榴子在她的体内很不消化,导致她一整天都滴米未进。

  医女怕影响她怀孕,不敢乱给她开药,急得团团转。

  幸好第二天情况有了好转。至此以后玉儿说什么也不肯再给苏文欣吃石榴了。

  “这儿是什么地方?”苏文欣站在一扇门外,风有些大,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

  “这儿是书房,听闻是先帝在这儿陪珍妃娘娘待产的时候用来批阅奏折的地方。”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玉儿垂眸:“应该可以,王爷没有下过禁令不许人进去。”

  苏文欣点点头,推门而入。

  书房里异常整洁,一看就经常有人打扫。里面的布置不算奢华,不过用具都很精致大气。一看就是有尊贵身份的人使用过的。

  苏文欣站定在一副画作前面。

  画中是一名十分年轻漂亮的女子,穿着白色罗裙,头上的发髻随意绾着。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带着几许纯真几许俏皮。

  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很是灵动,不知道为什么,苏文欣竟从那双眸子里看出了几许落寞。

  “这女子……”

  玉儿道:“这是王爷的生母,珍妃娘娘。”

  七王爷轩辕昀烈的母亲!竟是这么一位不一样的女子!

  难产而死……还真是可惜!

  苏文欣随手翻了翻书架上的书,几乎都是一些史书,兵书和政治策略方面的书籍。而且上面全都是繁体的,苏文欣很艰难的才看了几页。

  而且看得哈欠直连。

  玉儿看了一下天色,“小姐,又到了今天检查身体的时候了,我们回寝殿吧。”

  这几天医女每天下午在同一个时刻都会过来给苏文欣诊脉,看看有没有受孕迹象。十天过去了,苏文欣却半点受孕的迹象都没有,玉儿和医女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苏文欣的心情则与之相反,越来越轻松愉悦了。

  看来,是她从后山弄来的那些草药奏效了!

  “玉儿,是不是有人欠你钱了?”发现一连几天玉儿都苦着脸,苏文欣终于忍不住问她道。

  玉儿垮着脸摇头:“没有谁欠我钱。小姐,您没有怀上孩子怎么还这么开心?”她都愁死了……

  苏文欣抬头睨视着她,原来她还在为这件事情不开心。

  “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我要是像你这样天天苦着一张脸孩子难道就会跑到我的肚子里?”这段时间玉儿对她忙前忙后的照顾,苏文欣终究是有些心软,不愿看到她这么忧愁的模样。

  于是耐着性子劝解她。

  玉儿的脸上还是有些化不开的忧愁:“话是这么说,可是,你若是一直怀不上孩子,我们就得一直呆在这里。”

  “一直呆在这里也不错啊,这里有吃有喝的,风景还这么优美。”

  虽然只在这里住了十天,苏文欣发现自己还挺喜欢这个地方的。要是回到京畿,要面对那熟悉又陌生的一家子,她反而会觉得不自在。

  “小姐难道不想念家人吗?”玉儿这么希望苏文欣早点怀上孩子,是因为等苏文欣生下孩子之后她就可以回京畿了。她的家人都在京畿。

  “想啊。”苏文欣很想念21世纪的家人,不知道他们知道自己遇害之后会怎样,爷爷和奶奶那么年迈了,肯定是最受不了的吧!想到这里,苏文欣的鼻子忽然有点酸酸的。

  当天下午,屋外刮起了凛冽的寒风。

  苏文欣坐在房间的塌上烤火,昏昏沉沉的趴在懒人桌上睡着了。全然不知道京畿通往别苑的官道上,一匹快马迎着风飞奔而来……

  马上的男人有着一张妖魅绝美的俊脸,玄色的披风在风中舞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开始渐渐暗了,寂静的别苑被一声马鸣打破了沉寂。

  男人从骏马上跳下来,后头立马有人替他将缰绳拉住,将疲累不堪的马带下去喂养休息。

  “王爷,您赶了这么久的路,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随从替他解下披风,敛声问道。

  “不必!”男人的声音低沉厚重。穿透着呼啸的寒风,清晰沉闷。

  “她在哪儿?”

  “听说在卧房内烤火。”随从迟疑了一下:“王爷,现在是晚膳的时间,不如先去……”

  “退下!”

  “是。”

  寒风越来越凛冽,谁也没料到王爷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到访。

  下人和丫鬟们连忙手忙脚乱的跑去添炭火,加做晚膳。

  此时,卧房内的苏文欣正睡得迷迷糊糊,对外面的事情毫不知情。

  轩辕昀烈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炕上的人儿。

  她的身上披着一条薄薄的绒毯,脸颊因为热气红彤彤的。

  那夜销魂入骨的滋味立马就清晰的浮现在了眼前。

  这几天京中事务繁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反而睡不着,脑袋里时不时闪过这道娇弱的影子。

  轩辕昀烈不禁皱了皱眉。

  他在这方面一向清心寡淡,偶尔也只是发泄一下,转眼第二天连对方的脸都记不清了。

  女人对他来说向来只有这一个用处。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那夜他竟然失了控,要了她整整一夜。

  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房间内的光线越来越暗,轩辕昀烈亲自点燃了一盏油灯。

  灯光下,那张小巧精致又透着红润的脸颊看起来更加的粉嫩。

  “唔。”可能是突然亮起的灯光的缘故,苏文欣在梦中不安的蹙了一下眉,脑袋转了一下,将脸颊换了一个边。

  留给轩辕昀烈的一个后颈。

  身上的薄毯也由于她的动作轻轻滑落。

  由于屋内炭火烧得很旺,苏文心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多。

  薄毯一滑落,精致的锁骨显露出来。

  站在炕边的男人只觉得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往前,拥住她。

  一对如同暗夜的天空一般深不可测的眸子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不过是看了一眼,他竟然会起这么大的反应!

  “唔……”睡梦中,苏文欣感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上爬来爬去,弄得她浑身痒痒的。“玉儿,别闹!”

  她扭动着身子,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动作停顿了一下,“醒了?醒了更好!”

  那人有一双深邃的眼睛,脸庞十分的肖俊,肖俊中又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霸气和贵气。

  这人的气息很熟悉,熟悉到让苏文欣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他就是那夜的男人!

  虽然之前并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庞,但是苏文欣几乎想都没有想就能肯定。就是他,没有错!

  “放开我!”苏文欣彻底的清醒过来。

  看到自己身上被他撕裂的衣服,浓浓的羞耻感和愤怒感噗嗤噗嗤的往上冒。

  这头该死的!种猪!竟然又想强她!

  显然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轩辕昀烈眼底闪过一丝错愕。

  不过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如常。

  不理会那张退了几分血色的脸,大掌毫不客气……“女人,你最好温顺一点,早点为我准备好,我并不想弄痛你。”

  温顺?去!苏文欣只觉得心底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一看到她就对她霸王硬上弓,竟然还要她温顺?!

  这男人没有病吧?

  “滚开!!”苏文欣不仅没有因为轩辕昀烈的话而温顺下来,反而反抗得更加的用力。

  轩辕昀烈不悦的皱了皱眉,身上的欲~火因为她激烈的扭动更加的旺盛。

  “你这是在欲擒故纵吗?在本王面前,你最好是不要玩那些把戏,本王不喜欢!”

  轩辕昀烈将苏文欣扭动的身体紧紧的压住,黯哑着嗓子道:“乖乖的生下本王的孩子,至于其他的非分之想,你最好不要多想!”

  热烫的气息让苏文欣原本就通红的脸颊更加的火辣。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需不需要治疗,我帮你去配副药!”苏文欣几乎是脱口而出。

  对他有非分之想?他以为他是谁?天仙啊!

  还欲擒故纵呢!

  “什么意思?”轩辕昀烈皱皱眉,很明显没有听懂苏文欣话里的意思。

  苏文欣呵呵一笑。

  “我说你脑子有病,要不要我帮你治疗一下!”

  墨黑色的眸子盯着他身下的女人看了半晌,似乎对她话外的意思明白了几分。

  原本皱起的眉头蹙的更深了。

  “女人,你最好不要惹怒我!”

  他是天生的王者,从出身那一刻就拥有了平常人没有的尊贵。

  从小到大,哪个人在他面前不是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

  这女人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挑衅他的威严!

  抛去她是慕贵妃送过来给他生产用的工具这个身份,他对她有一点暗暗佩服起来。

  敢跟他如此说话的人,恐怕在整个东疆大陆也找不出几个来!

  “男人,你最好也不要惹怒我!”

  苏文欣将他的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说实话,她早就已经被他惹怒了!

  若不是自己初来乍到,又知道他是轩辕国武力高强的战神王爷,自己在他的面前力量悬殊,对于他的屡屡进犯,她早就对他出手了!

  “好,很好!有点意思!”轩辕昀烈怒急反而笑了起来。

  心底同时也不禁闪过一丝纳闷,慕贵妃和皇上这次,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据他所知,他们选出来的女人不说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至少也不应该会有这么“火爆”的脾气吧?!

  他们的目的,只是要他生一个孩子,好让他们牵制于他。

  不应该还有这么多心思整出这么多枝节出来才对!

  “女人,本王不管你存的什么目的。你现在只要乖乖给本王生一个孩子便好。你能从成百上千的佳丽中脱颖而出,出现在本王的床榻上,说明你是个有手段的人,本王历来最讨厌充满心机的女人。本王会动你,也只是让你怀个孩子而已。至于其他的,本王什么也给不了你!你若是聪明,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这是轩辕昀烈有生以来最有耐性的一次劝诫。

  却不想,这番话听在苏文欣的耳朵里确是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一段笑话。

  “哈哈……”苏文欣憋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轩辕昀烈那张绝美的脸彻底黑了。

  “女人,你笑什么?”

  莫不是疯了?

  “哈哈,我笑你的笑话说的太好听了!”这笑一旦开了伐,就止都止不住了。

  “如果这世上有‘最佳自恋奖’,我觉得这个奖应该颁给你。”


标 签穿越 霸宠狂傲医妃 荼蘼青 苏文欣轩辕昀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