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真尚卓超小说_迟来的深情比草贱春雷炮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1620 ℃
沈真尚卓超小说_迟来的深情比草贱春雷炮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春雷炮 著

完本免费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是春雷炮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虐文,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尚卓超沈真,主要讲述的是沈真被尚卓超关在暗室里整整三年,始终无法见到光明,后来尚卓超亲自将她接了出来,她以为男人回心转意知道错了,可谁知他要的,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在痛苦和折磨面前,沈真用生命为代价明白了一个道理----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是春雷炮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虐文,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尚卓超沈真,主要讲述的是沈真被尚卓超关在暗室里整整三年,始终无法见到光明,后来尚卓超亲自将她接了出来,她以为男人回心转意知道错了,可谁知他要的,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在痛苦和折磨面前,沈真用生命为代价明白了一个道理----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免费阅读

  乔曼的世界里静悄悄的,她看不见,不知道对面的女人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可这个女人没哀求,没崩溃,非常安静。

  为什么?凭什么!

  她今天来,可不是想听这一片寂静的,她要听沈真的气急败坏、痛哭流涕!

  乔曼心头不甘,苦苦相逼地对着一片虚无道:“当然没说完!我听说,你怀孕了?”

  沈真圆睁双眼,为什么乔曼会知道这件事!是难道,是乔舒告诉她的?可是……为什么要告诉她!

  乔曼敏锐地察觉到了沈真的惊慌,哈哈地笑出来:“真是贱啊,他那般对你,就这样你还能留下一个孩子?”

  那些艰难可怕的晚上仿佛又回到沈真面前,她厉声道:“你闭嘴!”

  “别凶啊。”

  又掌握到了主动权,乔曼平心静气地笑起来,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这三年的青春白白丢了,我可没那么容易原谅你。我问过医生,因为之前流产的次数太多,加上卵巢有些问题,我可能很难再有孕了。之前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因为你而失去的,不如,就拿你这个孩子来补偿我!反正这也是尚卓超的孩子!”

  “你做梦。”

  事情渐渐脱离掌控,沈真握紧拳头,却还是觉得瑟瑟发抖,手脚冰凉,孩子!她得保护自己的孩子!

  乔曼笑得歇斯底里:“哎呀,我做梦。你八成是想把这个孩子偷偷生下来养大吧?怎么都是养,不如给我养,认我做妈妈,至于你,可就不能放出来乱说了,还是关到精神病院去吧?”

  沈真干涩的唇抖了两抖,乔曼则已经站了起来,慢慢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盲杖:“是交给我抚养,还是让我要了这孩子的小命儿,你大可自己选。先别忙着吼我,如果要尚卓超知道这件事,你猜猜他还会不会留着这个孽种?大概会送去和我那可怜的孩子做伴儿吧!如果你还不蠢,就不要惹怒我。”

  沈真突然笑了出来:“数次流产,大概不会再怀孕了?你不是想要与尚卓超白头偕老么?流产的事,他想来还不知道吧。这样如果你弄死了我的孩子,尚卓超就会绝后,你猜猜他知道这些的话会怎么样?还是你甘心他和别的女人再生一个孩子出来养?”

  “你?”

  气急败坏的人又变成了乔曼,她色厉内荏地对着沈真吼道:“你敢!”

  沈真冷冷地看着她:“滚出我的房间!劝你管好自己的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乔曼死死地咬着牙,转身就走,差点撞在门上。

  她没有想到一个被囚禁了三年的女人还有这样的敏锐和气势,一时竟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好,就让她平安生下这个孩子!不过这之后的事,可就由不得她了!

  ……

  乔舒得知消息匆匆赶到病房的时候,恰看到女人环膝坐在病床上,怔怔看着窗外夕阳的场景。

  血红的光拢在女人身上,看得乔舒难过不已:“沈真!”

  沈真抬头看他,那一眼陌生得很,乔舒心里一个咯噔,冲上前去:“你疯了!你为什么要捐眼角膜?乔曼的事情不是你的责任,别这样委屈自己!”

  沈真淡淡地看着乔舒,目光无喜无悲:“我爸爸还在尚卓超手里,你说我该怎么做?”

  乔舒怔在原地,他本是温文尔雅的人,此刻却狠狠地扭过头去,抿着嘴不语,握紧了拳头。

  沈真不再看乔舒:“我比谁都不想这样,只是我反抗不了而已,不要再提了。这是没办法的事,但,你为何要告诉乔曼我怀孕的事?难道也有非说不可的理由?”

  乔舒声音逐次低下去:“我……我只是以为告诉她这件事,她就能放弃破坏你和尚卓超的婚姻!”

  沈真笑笑:“谢谢你,乔舒,我知道你费心了。只是我叮嘱过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但你却告诉了她。她刚刚来过,要我将孩子抱给她去养,否则她便要告诉尚卓超,让他要这孩子的命。”

  乔舒大怒:“她敢?”

  沈真定了定,道:“我知道她是你的异母小妹,你的话,她是不大听的。”

  乔舒愧疚地低下头去:“对不起,沈真,对不起!”

  自己竟负了她……自己竟负了她!

  害得她到今日的地步!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地感觉到他要失去她了,不,不……在她的婚礼上,他眼睁睁看着她走向尚卓超时,心里的疼痛也不逊于此刻!

  可那个笑意盈盈的姑娘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一个憔悴的沈真。

  沈真看着乔舒的表情,慢慢说道:“乔舒,我想求你一件事。”

  尚卓超开车到了从前常去的酒吧。

  成婚三年了,他没有再来过这里。

  还是要了从前的包房,这包房许久不来,老板还给他一直留着,虽然总有人打理,但还是有一股灰土气。

  和他这三年来的经历一样,尘烟散乱。

  他一个人默默地坐了半晌,要了几瓶烈酒,自己一杯一杯地干起来。

  酒醉人,酒醉心。

  外头很吵,隔音很好的包间里也能听到。

  尚卓超醉眼稀松,恼怒地将酒瓶摔碎在地上。外头的人静了静,啷当一声踹开了门,见到是尚卓超才收敛起来:“尚,尚哥?”

  尚卓超抬头,看见是从前的几个酒肉朋友,他冷淡地道:“怎么?”

  “尚哥好久不见啊,来喝一杯?”

  几个人暗暗交换了一下眼神,笑嘻嘻地靠上前来。

  尚卓超喝道:“滚开。”

  成婚以后,他就不怎么再和这些人鬼混在一起打发时间了。

  他们奉承着他本也是因为他的钱,如今他正烦躁着,更不想这些人阴阳怪气地贴上来让他花时间应付。

  “哎呦,尚哥,何必这么凶哦!”

  几个人笑嘻嘻地凑过来,其中一个一屁股坐到尚卓超身边,伸出手去要扶尚卓超的肩:“兄弟们好久不见,连一起喝一杯都不行?那尚哥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家里那个疯婆娘又让你恼了?”

  周围一阵哄堂大笑,不知谁又在那里道:“说起这婆娘还真是疯,当初和家里闹掰也要嫁给尚哥。说来和一个精神病人一起过日子,尚哥还真是口味重,不过那女人看着身材蛮好,只怕……”

  一个酒瓶飞过去在他头上碎裂,尚卓超猛地站了起来:“找死?”

  一圈人都站了起来不敢吭声,其中一个尴尬地道:“尚哥,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

  尚卓超狂笑了几声,将酒瓶摔碎,拿着破碎的瓶身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受伤的人在地上躺着,露出恐怖的神情,却没人敢拉架。

  谁都知道这尚卓超手上的实力,能让他们翻不了身,但他素来厌恶家里那女人,这三年偶尔几次聚会时都随便他们不干不净地开那女人的玩笑,怎么今儿……

  尚卓超飞起一脚,那人被踢到了另一边的墙头。所有人都噤了声,但尚卓超好像并不想就此罢休……

  ……

  沈真躺在病床上,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星空。

  医院走廊很静,只有仪器偶尔的滴答声。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从远到近,沈真慌张地坐起身来,果然病房的门被人猛地推开,尚卓超一身酒气地进了来。

  沈真厉声道:“你来做什么?”

  男人冲过来将她按在床上,一双大手有力得很,酒臭味熏人:“沈真!你他妈的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上过乔舒的床?”

  沈真怒极反笑:“你说什么?”

  他居然会问出这样的话?她的一切都给了他!而他对她的信任就这么浅薄,浅薄到让她觉得可笑。

  终究是错付了么?

  尚卓超见沈真神情恍惚不回答他,怒从心中来,一拳打在边上,劲风扬起沈真的头发:“我他妈的在问你,你听没听到啊!”

  沈真忍无可忍,厉声道:“没有!这一声没有不仅担保了我自己,还担保了乔舒!”

  尚卓超钳制着沈真,将她推到墙上,嘶吼着道:“你到底说不说实话?你凭什么不说实话!”

  沈真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眼睛里露出锐利的光芒:“你滚!你给我滚!你简直让我觉得可笑,觉得恶心。你既然觉得自己所想的都对,那为什么还要来问我?想从我嘴里证明我自己是个下贱的人,满足你肮脏不堪的欲 望?放屁!”

  “强词夺理!”

  尚卓超眼睛里的神色阴狠暴戾。

  沈真一巴掌挥到尚卓超脸上,这一巴掌使了她全身的力气,打得尚卓超脸一歪,下意识放开了她。

  尚卓超定定地坐在那里,不可思议地看着沈真,第一次,平生第一次,她这样冒犯了他!

  女人眼睛里头都是厌恶,看得尚卓超不敢和她对视。这双眼睛,三年前看他的时候都是爱意,哪怕这三年之间被他折磨,悲伤和恐惧的背后,也依然有爱意。可现在没有了,只剩下恨。

  尚卓超心里一痛,充斥脑中的愤怒和酒意像被泼了冷水一样清醒了,想要凌 辱沈真的冲动也消失不见。

  但脸上的疼痛还是让他眼睛里冒出火星,他咬牙切齿地道:“你想干什么?”

  沈真一把拿起床边小桌上的水果刀,将利刃对准尚卓超,眼角落下泪来:“尚先生果然是个自私多疑又自负的男人啊,是沈真从前识人不明,竟嫁给你这样一个败类。”

  尚卓超哈哈大笑:“好啊,我是败类!这一巴掌我记住了,你可真有胆啊,敢说这样的话,信不信我让你爸爸烂在监狱里,永远不得翻身?”

  沈真怒声道:“你是不是仗着我爱你,就觉得无论你怎么侮辱我,我都会承受,你是不是觉得把我说的肮脏下贱,你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就有了理由?我告诉你,尚卓超,不会了!你不过就是个空有皮囊灵魂却龌龊不堪的男人而已。”

  “我父亲没有贪污公款,我心里清楚得很,我会亲自去救他,不要以为你永远威胁得了我!这天下这么大,不止你尚卓超一个人说了算,难道你能永远颠倒黑白?”

  尚卓超话音一滞,这女人,说真的?她怎么敢什么都不怕,她怎么敢不怕他!她疯了,这疯女人!明明是她先做错了一切,如今却这样对自己说话!

  他疯了一样地扑过去,提起沈真的领子,将她整个人拎起来:“你说出这样的话,还说没有背叛我?求我!求我放过你!否则我就把你碾碎,把你们沈家整个都碾碎!”

  沈真咳嗽着,脸憋得通红却还在空洞地笑:“我还真有一样事要求你。求你,给我一纸离婚协议书!你不是喜欢乔曼吗,好啊,我让位,我成全你们。既然你觉得我肮脏下贱,那就求求你别再拴着一个肮脏下贱的女人不放,我给你眼睛,你还我自由!”

  尚卓超愣了,手一松,沈真跌在床上,拼命地咳嗽。

  尚卓超喃喃道:“你要离婚?”

  沈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淡淡地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你做梦。”

  尚卓超豁然站起,强压住想把眼前的女人撕碎的暴怒,怒视着她道:“沈真你给我听好了,你永远也别想离婚。全天下的事我尚卓超管不到也不想管,但在这座城市里,只要我尚卓超的一句话,你就寸步难行。就算做一条狗,你也只能做我尚卓超的狗。”

  沈真嘲讽地笑出来,仿佛在讥讽尚卓超的无能:“你也不过只会这些伎俩。难道你还拦得住我去死?”

  “沈真,你敢?”

  尚卓超低声喝道。

  沈真高声长笑:“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敢?”

  “这双眼睛,本就是你欠乔曼的,你该还!至于死,我会要人二十四小时看着你,手术之后就给我滚回别墅,死?你做梦。”

  尚卓超狠狠地看了沈真最后一眼,摔门而去。他踉踉跄跄地走到楼梯拐角,胃部却瞬间剧痛,他脸色一白昏了过去。

  ……

  尚卓超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白天。

  主治医师坐在他旁边,翻着病历絮絮叨叨:“你啊,不都说了你这个病,这个身体情况,不能喝酒的吗?才这么一点小岁数,多可惜啊,命都不要了?”

  尚卓超干脆利索地坐起身,拔掉针头:“现在几点了?”

  “十点二十。怎么了?”

  尚卓超大惊,沈真的手术十点开始!

  他翻身下床,不顾身后主治医师的呼唤,迅速冲出了病房。

  ……

  不知道沈真在哪里手术,尚卓超只能回到之前沈真待过的那个病房。病房的门关得死死的,里头传出来争吵声。

  尚卓超心头一动,放缓了脚步。

  “你刚才又到这里做什么?不是说了沈真手术之前不许你见她的吗!”

  是乔舒的声音。

  “不过是要她考虑清楚我之前和她说的话罢了。我也是为了她好,否则直接弄死她,连这些话都不必和她说!”

  这个阴冷的女声……是乔曼。

  “乔曼,你闭嘴!你看看自己现在这样子,你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我?你凭什么说我!仗着爸爸喜欢儿子,仗着你是他念念不忘先死的那个婆娘生的,从小家里什么好的都是你的。我呢?这么多年没钱没势地生活,什么苦都吃尽了,父母也没有管过我!”

  “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我再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沈真!”

  乔舒喝道。


标 签言情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沈真 尚卓超 春雷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