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梨白裴商墨小说章节_裴先生的小甜妻江梨白裴商墨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80 ℃
江梨白裴商墨小说章节_裴先生的小甜妻江梨白裴商墨

裴先生的小甜妻

江梨白裴商墨 著

连载中免费

江梨白裴商墨全文免费阅读,裴先生的小甜妻最新章节,江梨白裴商墨小说《裴先生的小甜妻》在线阅读,大大作者蘑菇墩不愧是甜文写手,真的好甜,本来还撕心裂肺的哭,看完瞬间回满血了。段落试读:江梨白身为江家千金,从来都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不想亲人遭遇空难之后,她瞬间从天堂掉入地狱,天无绝人之路的是,裴商墨成为她新的保护伞!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江梨白裴商墨全文免费阅读,裴先生的小甜妻最新章节,江梨白裴商墨小说《裴先生的小甜妻》在线阅读,大大作者蘑菇墩不愧是甜文写手,真的好甜,本来还撕心裂肺的哭,看完瞬间回满血了。段落试读:江梨白身为江家千金,从来都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不想亲人遭遇空难之后,她瞬间从天堂掉入地狱,天无绝人之路的是,裴商墨成为她新的保护伞!

免费阅读

  江梨白记得,她之前受伤的时候,爸爸妈妈哥哥都会轻轻吻着她的伤口,这样,她就没有那么痛了,也不会再哭。

  她以为,这是安抚的举动,所以才会笨拙的给他擦完药后,便轻轻亲着裴商墨的额头。

  可裴商墨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深意,眉目紧皱,倏地,手掌便大力的袭上江梨白的手腕,扯着她向一旁拽去,瞬时间,江梨白的身子轻易的被他拎起,摔在了床上。

  而裴商墨则一个翻身,半撑着身子在她的面前,薄唇紧抿,冷冷的看着她。

  江梨白微微一怔,哥哥为什么不开心。

  “哥…”

  裴商墨漠视女孩无辜的眼神,而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开口,“你知道刚刚在做什么吗?”

  “既然把我当成哥哥,刚刚对我做的那些事觉得合理吗?”

  “还是,你很清醒,带着目的的靠近我?”

  锐利的眼眸紧锁着江梨白,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表情,慌张,心虚,恼羞成怒通通都没有,她的眼睛干净极了,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透露着迷茫。

  “江梨白,说话。”

  江梨白却眨巴着眼睛,依旧无辜,她需要时间…去思索哥哥刚刚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可江梨白的沉默却让裴商墨的脸色更加差,究竟是她真的纯真如白纸,还是伪装的连他都发现不了漏洞了?

  裴商墨骤然俯下,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温热的呼吸快速的从江梨白的颈间划过。

  “老板,您醒了吗?早饭已经给您准备好…”

  寂淼向往常一样淡定的推开裴商墨的房间,倏地,声音戛然而止,瞥见老板一大早就雄赳赳的,压着江小姐。

  寂淼瞬间石化,昨晚他错过了什么,老板什么时候和江小姐发展这么迅速了。

  江梨白还只穿着一个衬衫,刚刚被他甩到床上的时候,衬衫微微上移,更加露出修长好看的双腿,裴商墨神情一阴,快速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江梨白的身上,随即转身看向寂淼,眼中蕴藏的寒意让他微微战栗。

  “老板,我不是故意闯进的!我没想到老板会发展的那么迅速!我这就撤离!”寂淼连连补救道,嘴巴向小火车一样突突突的,说完便电闪雷掣的闪出房间。

  裴商墨眼底掠过一丝凉意,转身再次看向江梨白时,她依旧那么呆呆的望着他。

  他突然冷下了心,倏然迸出几分冷意,“江梨白,现在坦白说清楚,我不是你的哥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也不会有,过了今早,之后便不会再见面,所以,无论是受到什么创伤,我都没有义务帮你治愈。”

  “给你十分钟起床收拾好,吃完早餐送你回江家。”

  裴商墨冷漠的起身,毫不留情的将江梨白留在房间里。

  “江小姐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不然就让老板收了她。”

  寂淼站在房门口,手指轻摩擦着下巴思索着,忽地肩膀一重,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随后头顶上传来危险警告的声音,“嘴巴还想要的话,给我闭严实点,我裴商墨用得着你来给我找女人?”

  “老板,您自己不也是不找嘛。”寂淼没在怕的反驳道。

  “胆子肥了?需要操练?”

  “难道老板对江小姐真的没有一点动心吗,哪怕是生理反应也好…”

  寂淼持续斗胆的追问道,瞥见老板的面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眉目间的不悦极其明显。

  终于,寂淼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而裴商墨和寂淼下去用餐,早餐都快享用一半,也迟迟不见江梨白的身影走下来。

  一顿早餐吃的气氛越发诡谲严肃,最后,寂淼感觉老板都快要把那双筷子生生给掰断了。

  他幽幽的扫了一眼,小声开口:“老板,是不是您伤到江小姐的心了,老板,您不能用您之前拒绝那些女人的方式来拒绝江小姐,江小姐比之前追求您的任何女生都还要年轻,她才刚刚成年,这么挫伤她的话,会留下心理阴影的,而且,江小姐现在也很稚嫩,不能冷棒子打死的。”

  裴商墨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才下定决心不管她,此刻又隐隐动摇,暗自决定,底线退到把她送回江家后便再无瓜葛。

  随即裴商墨径直起身,一言不发的朝楼上走去,推开房门,便看见江梨白将脸埋进膝盖里,像是枯萎的栀子花,小小的缩成一团。

  她真的有让人心软的本事,裴商墨心一动摇,走上前,“江梨白。”

  江梨白就如断了线的木偶,双目无神的搭在膝盖上,直到听到裴商墨低声唤她,她才有了些反应,蓦然抬起头看向裴商墨,眼神夹杂着欣喜与小心翼翼,想要过来却又不敢。

  被她这么赤果果的盯着,裴商墨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妥协。

  活了三十年载,裴商墨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孩而没有办法,他沉下心来,迈步走向江梨白,两人之间的高度差有些大,裴商墨便蹲下来,眼眸如黑曜石般幽深的看着江梨白。

  “怎么不去吃早餐?”

  江梨白唇动了动,欲张唇说话,却又被裴商墨冷意的眼神吓到。

  身子更加缩了缩,眼神更加受伤。

  裴商墨紧抿了抿唇,这样也会把小女孩给吓到?已经尽量放轻语气,她怎么那么脆弱,像个玻璃瓶一样轻轻一碰就碎了。

  “哥哥今天有工作,把你送回江家好好呆着,等哥哥忙完,再去接你,现在跟我下去吃早餐。”

  江梨白转着圆鼓鼓的眼睛,原来,哥哥没有要丢下她。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主动伸出手,属于她软软糯糯的嗓音响起:“牵。”

  白皙的手指伸出来,裴商墨意味不明的睇了一眼,才刚刚“哄”好她,不能前功尽弃,只能伸出手牵住她的,将她从床上拉起来。

  衬衫睡的褶皱,衣摆褶皱的翻卷起来,更加露出两双修长的双腿,裴商墨微眯双眸,下面还有一个寂淼在。

  江梨白在他面前没有一丝遮掩就算了,裴商墨眼眸一深,“在这等我。”

  很快,裴商墨便重新进了房间,手里拿着昨天江梨白褪下的病服裤,递给江梨白,“换上吧。”

  裴商墨没想到也会被这个小女孩给反将了一军,看来也没有那么笨!

  “哥哥要看着白白穿裤子吗?”江梨白很天真的问着裴商墨,此话一落,裴商墨便脸色一凛,皱着眉转身,听着身后小心翼翼穿裤子的声音。

  寂淼已在楼下用完早餐,刚刚离开餐桌,就见自家老板和江小姐手牵着手的走了下来,心下哎呦一声,啧啧,这速度发展的很快哦。

  “老板,如果您再带着江小姐晚下来一会儿,这早餐可就凉了。”寂淼格外深意的开口,还不忘轻挑着眉。

  裴商墨一记寒光扫过来,牵着江梨白来到餐桌后,便毫无犹豫的松开了她的手,走到她身边坐下,声音幽冷,“现在吃早餐。”

  江梨白很乖,吃饭的时候就静静的,垂着小脑袋静静的喝着粥。

  裴商墨盯着她的身影,若有所思,她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无论是性格还是做事,都不一样,或许,脑子那里…

  他中断想法,轻讽一声,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

  “裴总,裴总来了!”江家被江明河夫妇占为己有,佣人全部大换血,此刻一神情急切的佣人从外跑了进来。

  江语晴和柳亦如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听到这句话,脸色骤变,裴总怎么会来?

  她们立即起身,快速整理着妆容,忙着照看自己的形象,客厅外的裴商墨就已牵着江梨白的手走了进来。

  柳亦如刚拿出粉饼,眼角的余光一扫,立即轻咳了声忙将粉饼收起来,迎着笑脸走上去,“裴总,您来了。”

  江梨白不见了,这对母女,这么闲适安逸,昨晚江家也没有去找她。

  裴商墨微蹙着眉头,看不出悲喜,但那染着寒意的眼睛却让柳亦如颤了颤,连忙反应过来,“白白!你昨晚去哪里了,我都快要急死了,怎么不在医院好好呆着就偷偷跑出去了呢。”

  柳亦如笑着把江梨白给拉了过来,江梨白本能的想要紧紧牵住裴商墨的手,可裴商墨却先她一步松开了手,一时间,江梨白的手落空。

  她转身回头看过去,裴商墨已单手插兜,声音沉冷,告诫着柳亦如:“既然抚养她就看好她,让她不要乱跑。”

  柳亦如连忙出声应承着:“是是是!我们白白麻烦裴总了,裴总,您千万别介意。”

  “哥哥。”

  江梨白能听懂裴商墨这句话,眼睛急的红了,清脆出声。

  裴商墨不掩神色,轻对着江梨白道:“我先去工作。”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身后还传来柳亦如假意搂着江梨白的身子温声哄劝的声音:“白白,你以后可不能乱跑了知道吗?这样我多担心啊,我们不能麻烦裴总,知道吗……”

  在裴商墨走出客厅,确定离开后,柳亦如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原本搂着江梨白,顿时拍了她手臂一巴掌。

  脸上温和的神色悉数收敛,咬牙切齿的看着江梨白,“真是不要脸,三番两次跑到裴总面前,跟你妈一个样,是个傻子就该好好待着,到处乱跑什么!”

  江梨白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客厅外消失的身影,对于柳亦如的话不痛不痒。

  柳亦如骂了一通,才出了气,反倒是站在沙发旁的江语晴冷哼了一声,凉凉的语气传来:“哎呀,一个傻子还想攀上裴家?裴总哪会看的上你,江梨白,我劝你别自作多情了。”

  看她刚刚被退回来的样子,江语晴心中便一阵爽。

  千金大小姐又怎样?江州首富之女又如何?不还是个傻子!

  以后这荣华富贵,大小姐的位置都会是她江语晴的!

  不过,江梨白傻透了,哪怕江语晴这样出言嘲讽,她也呆呆的,没有任何回应,柳亦如拢了拢眉毛,撒手上了楼。

  倒是江语晴坐在沙发上,冷眉横扫一眼江梨白,“看看你穿的这是什么,还真是丢我们江家的脸,早晚我要让爸爸把你赶出去。”

  接下来,江梨白便一直坐在沙发角落的小矮墩上,目光直直的望着客厅外面,对每一个从外走进来的人都充满期翼,可当看见那个人不是哥哥后,眼睛便失望的耷拉下来。

  她不厌其烦的等着,从白天等到傍晚,直到六点钟声的响起,江梨白才木讷的抬起眼眸扫向大钟。

  哥哥…还没有回来吗?

  江语晴在身后看着电视,声音放的极大,耳朵聒噪,佣人将刚刚洗好的水果尊敬的端到江语晴的面前。

  倏地,江梨白便从矮墩上站了起来,佣人本能的问道:“小姐,你要去哪里?”

  江语晴脸色顿时难看,手中的叉子倏地插在了佣人的手上,随即听到佣人惨嚎的声音。

  “哦,我是要插水果的,你的手不长眼的递到我面前,恩?”江语晴声音淡淡的,却已让佣人不敢再襟声。

  江梨白不在意身后的声音,抬步就向外走,毕竟是江家小姐,佣人还是担忧的向江梨白离去的身影看了看。

  嚯!江语晴瞬间被气炸了,炸毛的说:“让她走!走了更好!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你要是这么担心的话,不然,也离开江家怎么样?”

  江梨白走出了江家,以前出行都是爸爸妈妈或者哥哥带她出去,现在是她独自一个人出去找哥哥,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路,不知疲倦的向前走着。

  这傍晚的夜色渐深,暗影渐渐笼罩在身上,雨过天晴,知了吱呀吱呀的叫着。

  江梨白走到公路上,心中却一阵迷茫,她该去哪里找哥哥呢。

  “求求好人发发善心吧,给我点钱吧,让我吃顿饱饭,我在这里给你们磕头跪谢了!”

  一个穿着破麻布,旧布鞋还漏了洞,蓬头垢面,不知多少天没有洗过,已经打了结,上面还有虫子在爬着,胡子青碴长着,也打了结。

  他双腿跪在地上,暗沉的声音不断的在江梨白耳边响起。

标 签裴先生的小甜妻 江梨白裴商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