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对渣攻一片痴心by七月清风_时晚盛之榆小说七月清风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39 ℃
我对渣攻一片痴心by七月清风_时晚盛之榆小说七月清风

时晚盛之榆小说

七月清风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七月清风所写的ABO幻想佳作《我对渣攻一片痴心》主角是时晚和盛之榆,小说讲的是身为当红小生的时晚是个孤儿,他从小被盛之榆抚养成人,而他心心念念的全是盛之榆,可奈何时晚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omega,那腹黑霸道的盛之榆能否接受卑微到尘埃里的时晚的感情?看霸道冷漠的老司机和外刚内柔的绵羊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七月清风所写的ABO幻想佳作《我对渣攻一片痴心》主角是时晚和盛之榆,小说讲的是身为当红小生的时晚是个孤儿,他从小被盛之榆抚养成人,而他心心念念的全是盛之榆,可奈何时晚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omega,那腹黑霸道的盛之榆能否接受卑微到尘埃里的时晚的感情?看霸道冷漠的老司机和外刚内柔的绵羊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苗......

免费阅读

  盛之榆噼里啪啦的一通骂将时晚给吼懵了,回过神以后时晚气愤的说:“我要是不自己来看我怎么会知道原来你就是准备将我送给这样的人。”

  时晚的不示弱不悔改将盛之榆气的太阳xué都突突跳了两下,“给我等在原地待着,谁跟你说话都别理,我现在让人过来接你。”

  时晚轻哼了一声,盛之榆丢下一句“回来再收拾你。”就挂了电话。

  时晚越看这个姓邓的越觉得他恶心反胃,回到家以后更加惆怅了。

  这样的人连盛之榆的手指头都比不上,我就算找alpha那也得找一个不会更盛之榆差很多的才行啊,时晚心想。

  等等...我为什么要那盛之榆做标准?

  时晚想来想去最后在这样的疑问中睡去。

  翌日,他一睁眼就看见了坐在床头一脸冷意的alpha。

  “你...你怎么回来了?”时晚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时晚,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盛之榆冷冰冰的问,他周身散发出的冷意让时晚心底打了个冷颤,弱弱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好奇嘛。”

  见盛之榆要发脾气了,时晚便立刻软下来。

  “这种事情不是你该好奇的。”盛之榆的语气依旧不好。

  时晚沉默了片刻,然后抬眼盯着alpha的眼睛轻声问:“盛之榆,你真准备将我送给他那样的人吗?”

  盛之榆因为他昨晚的莽撞本就很不开心,便故意说:“是,我就是准备将你送给他那样的人,你有意见?”

  时晚怔了怔,想说我自然是有意见,但这话却卡在喉咙里根本说不出来,因为自己是盛家养大的,早在他十岁的刚进盛家的时候就听见下人们讨论,说自己不过是盛家养的一条狗罢了,像他这样的Omega长大后唯一的用处就是送给与盛家jiāo好的家族,为盛家带来利益好处。

  当时年幼的时晚很害怕,而整个家里只有盛之榆会对自己好点,于是时晚就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从小到大都很顺着盛之榆,虽然也会耍xìng子闹脾气但从来不敢越界踩线,原以为盛之榆会看在他很乖的份上对他好些心疼些,却不想这一天还是来了。

  时晚低下头不说话,盛之榆则是心烦的直接摔门出去。

  两人开始冷战,盛之榆不知道在忙什么两天没回来,时晚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佣人叫他吃饭时晚也不吃。

  芬姨给盛之榆打电话说Omega不吃饭,盛之榆冷哼一声丢下一句:“他不吃就算了,别去管他。”

  盛之榆放话了家里就真没人叫时晚吃饭了,时晚也是硬气硬是两天没吃饭就光喝水,所以他的胃病就是这时候弄的。

  时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生气,越想越觉得委屈,觉得盛之榆是真不在乎自己了,竟然两天也没来看自己一眼,还连家也不回。

  第三天的时候盛之榆回来了,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气质非凡优雅大方的Omega女xìng,这人竟然是盛之榆的女朋友!

  所以他这两天对自己不闻不问根本不管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跟别的Omega待在一起,时晚更加生气更加委屈了,这位女xìngOmega原来是某个财团的千金,他跟盛之榆是相亲认识的,但彼此一见倾心短短几天就确定了恋爱关系,这人在家里待了一会儿离开后,盛之榆到了时晚的房间。

  “你为什么要jiāo女朋友?”时晚看着他问。

  “因为我是个alpha,而且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是该找一个Omega了。”盛之榆语气淡然,又说:“你两天没吃饭了,下楼吃点东西吧。”

  时晚静静的看了他半响,随后莞尔一笑,“好啊哥,我什么都听你的,不过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盛之榆原本以为还得哄他一会儿才能让人听话,却不想时晚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心底的不悦减免了一些,声音也柔和了些:“什么事?”

  时晚笑着走到他身边抱着盛之榆的腰将头搁在他的xiōng口说:“能不能去跟夫人说一下等我下个月再跟邓家的那个小少爷见面啊?”

  “为什么要下个月?”盛之榆问。

  “因为下个月我成年啊,而且下个月高考,结束以后我的时间更多啊,求你了哥,让我好好享受最后的高中时光吧,好不好?”时晚仰望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Omega的语气软糯又甜腻,听的人心都要融化了,盛之榆根本没法拒绝,便答应了。

  他其实想跟时晚说我不会让你跟着姓邓的,你不用担心,但想想还是算了别将自己所做的脏事告诉他的小绵羊吧。

  不管时晚是不是真的想通,只要他现在能乖乖听话,不跟自己闹脾气好好吃饭就行。

  原以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却不想原本看着如此温顺乖巧的Omega竟然会使手段,在他刚满十八岁的这天爬上了盛之榆的床。 时晚午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夕阳的红光透过窗帘缝隙落在地板上,房间并不是漆黑昏暗,床头柜上的台灯被点亮了,但光线调的比较暗,像是海上暴雨中的微弱灯塔,为远方未归的渔民指引方向。免-费-首-发→【求】【书】【帮】

  时晚侧着身盯着台灯看,心里五味陈杂,这灯肯定是盛之榆开的,因为自己曾经腻腻呼呼的跟他说“睡午觉醒来后发现天黑了屋子里暗暗地什么声音都没有会觉得很孤独。”所以从那次以后盛之榆如果在家时晚睡午觉的时候他就会在临近天黑的时候给他点一盏小灯。

  时晚几年前懵懵懂懂,非常喜欢他这样的细心只觉得alpha是将自己放在心上的,而如今两人分开后盛之榆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时晚觉得心里很难受。

  盛之榆进房间来的时候见他醒了但还躺在床上,便说:“醒了就快起来吧,吃饭了。”

  “你怎么还没走?”时晚问他,从见面到现在这句话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

  “原本想带你出去吃的,但你睡的很沉舍不得叫醒你。”盛之榆依旧答非所问。

  时晚坐起身,白皙的脸颊因为睡的很饱而泛着粉,眼眸里雾茫茫的,说话瓮声瓮气的,听得人心尖发软。

  盛之榆很想亲他,也真这么做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扣着人的后脑勺往自己面前带,微凉的薄唇贴在时晚莹润的唇上,火热的唇舌jiāo缠在一起,Omega竟然很乖的没有反抗,盛之榆便更加肆无忌惮。

  时晚觉得自己脑袋晕乎的厉害,时间究竟过了多久他完全没概念,大约就几秒又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盛之榆终于尝够他的甜蜜,时晚呆愣楞的看着他嘴角还有一点晶莹,alpha心里非常满足,所有的戾气与冷漠尽收,盛之榆温柔的伸出手抹干他嘴角的湿意,然后说:“乖,我抱你下去。”说完这句话就伸手将他抱起来。

  时晚依旧没有反抗,像个没有意识的娃娃一般,很乖很乖的任由他动作,他将头搁在盛之榆的肩膀上,雪莲花的清香味让他沉醉安心。

  alpha快速但平稳的将他抱下楼放在餐桌上,无一例外桌上的东西全是时晚爱吃的,“你...你这次又要跟我玩多久呢?”时晚轻声问。

  盛之榆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很认真的说:“我没有跟你在玩。”

  “盛之榆。”时晚轻声喊他,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二十四了,我不是小孩儿了,你知道的我的人生到现在前二十二年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想在孤儿院乖乖的,希望能被一对和善的夫妻带回家,后来被盛家收养,我每天都心惊胆战害怕被卖掉或者送掉,跟你在一起后我更加害怕更加小心,我喜欢你所以格外讨好你,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厌烦,我害怕你将我送走,我都...都那么卑微了,最后你还是不要我。”

  “那段灰暗的时光好不容易过去,我刚有了新的开始,可你又来了...我没有很气你,我是气我自己,你走的时候我明明那么难过那么生气那么不甘心,可现在你一来对我招招手,我又想缠着你了。”

  “但我已经二十四了,十八岁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han暑,人能有几个六年,你别再...别再耍我了。”

  “你知道的,我经不起了。”

  时晚的语气很轻,脆弱的仿佛一阵微风就能散掉,盛之榆看着他,岁月如梭,转眼之间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脚边甜甜软软喊哥哥的小孩如今都二十四了,而自己也都过了而立之年了。

  “没有耍你。”盛之榆开口,认真的说:“我舍不得你,想要跟你继续在一起。”

  这话让时晚更加难受了,因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未来,一年前没有,一年后就能有了吗?

  盛家的人怎么可能会同意,楚曼青又怎么可能会松口,时晚并不是想要名分,但他跟盛之榆的日子本来就是偷来的,两人能在一起一天是一天,从前自己不在乎,但经历过了一次分别才知道滋味有多难受。

  盛家就这么一根独苗,盛之榆一定是要有继承人的,但时晚根本生不了小孩,所以盛之榆未来一定会跟别人在一起,时晚根本...根本接受不了。

  “我生不了小孩。”时晚直言道。

  “没关系。”盛之榆看着他认真说,眼底的热意将时晚的理智给吞没了。

  时晚不吭声了,怎么可能没关系...盛之榆不愿意将他bī得太紧,岔开话题,“吃饭吧,等下菜凉了。”

  一顿饭下来两人再没有说过一句话,晚上睡觉的时候盛之榆抱着他,时晚没有赶他走,再次躺进熟悉的怀抱里时晚竟然有些想哭。

  “就这么想要小孩吗?”盛之榆问。

  时晚想说自己没有很想,但你需要楚曼青需要盛家需要,楚曼青说过的只要自己有小孩,就不会再阻止两人在一起,这番话时晚没跟盛之榆说,只淡然道:“恩,很想要。”

  盛之榆良久之后才说了一句:“可是小晚在我面前还是小孩儿。”

  时晚闷声说:“我不是了。”

  盛之榆将他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轻拍着他的后背,侧头亲吻他róuruǎn的头发,然后说:“好,小晚不是,我在国外请了医生,过段时间让他给你好好检查一下,万一就有机会了呢。”

  时晚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还说自己会空出时间哪怕推了通告跟工作也会好好配合医生检查,他说这话的语气难得有活力,盛之榆心里像是被打翻了调味瓶一般。

  “一年前的话是我说的太过分了,说的都是气话,小晚是世界上最好的Omega,并不是...并不是连beta都不如的。”盛之榆现在说起来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伤他。

  时晚嗯了一声,像是并不在意,“睡吧,好困啊。” 盛之榆一直赖在时晚家里不走,时晚也没再赶他,两人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并没有捅破那层纸说和好,但又每天都睡在一起。

  这天经纪人亲自带着化妆师到时晚家里,却发现他已经有服装了,比自己手里拿着的不知好多少倍。

  Lisa吃惊的问:“小晚,你这衣服哪来的啊?这个设计师可不随意接单啊,咱们圈内的影帝跟影后都很难约到他的。”

  “这...这个很贵吗?我朋友借我的。”时晚从前对这些奢侈品限量品定制品都一窍不通,还是进了娱乐圈之后接了一些代言才有所了解,他这套衣服是盛之榆让人送来的,alpha当时只说,“你穿这个更好看。”

  原来一套衣服竟然这么贵重吗?时晚有些惶恐。

  Lisa捧着那套西装动作虔诚的仿佛要给它上香一般,念叨着:“你什么朋友啊!?我跟你说啊这个设计师......”

 

标 签时晚盛之榆小说 时晚盛之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