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慕清芸洛亦枫小说_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慕清芸洛亦枫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32 ℃
慕清芸洛亦枫小说_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慕清芸洛亦枫

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

慕清芸洛亦枫 著

连载中免费

慕清芸洛亦枫全文免费,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最新章节,慕清芸洛亦枫小说阅读,《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小说给人的感觉很暖,主角所经历过的苦难似乎都有了温暖的意义。小说作者是陨尘,最新章节节选:慕清芸失恋买醉,却被人暗算,送到了洛亦枫的床上,一觉醒来天翻地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慕清芸洛亦枫全文免费,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最新章节,慕清芸洛亦枫小说阅读,《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小说给人的感觉很暖,主角所经历过的苦难似乎都有了温暖的意义。小说作者是陨尘,最新章节节选:慕清芸失恋买醉,却被人暗算,送到了洛亦枫的床上,一觉醒来天翻地覆。

免费阅读

  洛亦枫出了洛家大宅后,开着自己的白色奔驰,在C市一圈又一圈地绕着,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自己开着车来了多久。

  反正,当洛亦枫眼底的一丝怒气被理智所取代的时候,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来到了一个幽静的小巷里。

  车前是一个育幼园,一个破破烂烂,还不够他家后花园大,门牌上依稀写着“阳光儿童”这四个大字。

  他微微蹙了蹙眉,C市什么时候还有一间这么破烂的育幼园?而后,准备驱车离开。蓦地,一个白色身影闯入他的视线里。

  慕清芸?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到处都能见到这个女人!

  洛亦枫无奈苦笑一声,紧紧地盯着慕清芸走过来。

  慕清芸面露一丝沮丧,缓缓走到育幼园门口,疑惑地瞥了瞥不远处停靠的一辆白色奔驰。

  洛亦枫在她望来的那一刹那,不由得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而后,慕清芸便收回疑惑的眼神,走进了育幼园。

  洛亦枫望着她的背影,自嘲一声,他倒是忘了这辆车的玻璃是特殊设置的,车里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景物,而外面的人却窥探不了里面半分。

  这不就是他买这辆车的理由吗?自己却给忘了!怎么一见那个女人,一切都乱了。

  洛亦枫静静地呆在车里,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慕清芸始终没有出来。黑眸蓦地加深,打开车门,下了车,一步步走进那家育幼园。

  当看到里面慕清芸与小朋友玩耍的场景时,不由得顿住了脚步,愣在了原地。

  “小芸姐姐”孩子们见她走来,高兴地把她包围起来。

  “小朋友们,有没有想小芸姐姐呀?”慕清芸不顾是否会弄脏白裙,蹲了下去。

  慕清芸是在大一那年参加义工活动时发现这家育幼园的,她记得,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的破败和萧条景象时,她落泪了。

  几个孩子挤在一张长不过三米,宽不到两米的床上;几个孩子合吃一份饭,饭里只有几片薄得不能再薄的肉片,可他们仍然吃得很开心,觉得很满足。

  这里的孩子,生活不富裕,吃不饱,穿不暖,却能保持天真开朗的笑颜。

  从那以后,她也尽她所能去帮助他们,如今想想,要不是那时候急着赚钱给这些小朋友,就不会去应聘护工,或许,就不会遇上他了。

  慕清芸很好地掩盖了眼底流露的一丝脆弱,笑着和小朋友们做着游戏,嘻戏打闹。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这么开怀地笑,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欢乐,或许,这才是最真实的她。

  洛亦枫看着慕清芸脸上那一抹开朗纯真的笑容失了神,她就那样身穿白衣,被孩子们包围在中间,开怀得像个孩子一样,天真美好。

  那一场景,那一抹笑,让洛亦枫多年来不曾有过一丝波动的心掀起了一丝波澜,刹那心动。

  那一刻的慕清芸,美得像个天使,从此,住进了洛亦枫的心里,深深扎根。

  “喂,我想,我同意你的提议了,越快越好。”洛亦枫不动声色地拿起手机,拨出号码,薄唇轻勾,然后驱车离开。

  为了她,任由父母安排摆弄一次又如何?

  别说是一场婚姻了,他愿倾尽所有,去守护此刻的美好,只求,她永远笑靥如花。

  就算不开心也不要皱眉头,因为你不知道,谁会爱上你的笑容。

  洛亦枫略带几分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再瞧了瞧慕家的大门。

  他只是说越快越好,不曾想他一回到家,就被自己的父母拽着上门来提亲。

  这么匆忙,没有任何计划和安排的事,在他洛亦枫生命里还是头一次。

  “儿子啊,你等一下可要表现得好点啊。”侯钰枫再三吩咐,紧张地揪住他的衣襟,帮他调整了一下领带。

  “够了,有我在,哪个人敢不卖我们洛家一个面子,来慕家提亲那是他们高攀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给枫儿脸色看!”洛亦天不甚赞同妻子的大惊小怪,却也无可奈何,眼底溢满宠溺的光。

  洛亦枫略微挑挑眉,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抬步率先走了进去,也罢,反正那个女人迟早是自己的,早一天,晚一天又能怎么样!

  “洛总,什么事情劳你大驾光临啊?”慕毅刚回到家,就有下人通报洛家拜访。

  洛家?C市还有哪个洛家!连忙收拾了一下,出门迎客。

  “爹地,是谁啊?”慕清雪摆步下楼,妖冶的眸子略略扫了一眼来人,最后在洛亦枫身上定格。

  好完美的男人!刀雕刻般的五官,俊美得不似凡人,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生人勿近。

  慕清雪不由得看得有几分痴呆。

  洛亦枫看向来人,妖冶的五官,性感的打扮,还有他熟悉的花痴眼神,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和不屑。

  一股浓重的香水味飘来,洛亦枫更是厌烦地冷了双眸。

  “不瞒你说,我是来替我儿子谈婚事的!”洛亦天也不推辞,直接落座,对着慕毅开口。

  “谈婚事?却不知是洛少看中我的是哪个女儿?如果是大女儿的话,她前几天已经订婚,这恐怕……”

  慕毅眼底闪过一丝懊恼,早知道就不把慕清雪许配给那司家了,要不然便可以攀上洛家这门关系,那他以后,还不事业更上一层楼!

  慕清雪听言,眼底也闪过一丝得意,这么帅的男人,照样拜倒在她慕清雪的石榴裙下!

  “洛少,你要是再早上几天就好了嘛!”这么帅的男人,她可一点也不吃亏。

  洛亦枫听言,眼底闪过一丝讥讽,这女人是哪里来的自信!呵,就她,给他提鞋都不够资格!

  “慕总误会了,其实与你家女儿闹上报纸的就是我这儿子,所以,提亲的对象是你家的二女儿,慕清芸!”

  洛亦天何尝不知道慕清雪眼底的得意是什么,眼角闪过一丝讪笑,呵,想当他儿媳,也要看看够不够资格!

  慕清雪羞怯得意的笑顿时愣在原地,卡在脸上,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气愤地攥起拳头“不可能!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是洛少!”言语里尽是狠毒与不置信。

  洛亦枫眸子微微闪了闪,如若只是嫉妒,她的语气不可能这么坚定,莫非……

  洛亦枫射向慕清雪的眼神多了几分蚀骨的寒冷,一丝怒意跃然在胸。

  “雪儿!没你的事!回自己房间去,少给我丢人现眼!”

  慕毅看自己的女儿被人打击也是怒了,毕竟人家都欺到他头上来了。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攀上洛家这门亲,其余的,暂时考虑不上。

  慕清雪听言,怒地回到自己房间,她倒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给慕清芸安排的五十岁老男人会变成洛亦枫!那帮家伙就是废物,办不成事,还敢问她拿钱!

  “慕总这女儿,可要多管教才是。”洛亦枫眸子森冷,淡淡地对慕毅说。

  要是被他查到真是这个女人搞的鬼,他不介意,送她去地狱!

  慕清芸在育幼园待上三个小时后,跟孩子们依依道别后终是踏上了回慕家的路。

  慕清芸望着森严高大的慕家大门,深呼吸了几次,嘴角爬起一抹苦笑。

  终是迈步向前走去,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不是吗?就算再苦再累,她也不能在那些想看她笑话的人面前流露出一丝脆弱!

  正当她迈步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右手手腕蓦地被人攥住。

  “芸儿……”身后传来一个隽秀略带磁性的声音。

  慕清芸的身子微微僵住,脸,蓦地变得煞白。

  这个声音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她蓦地转过身,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

  呵,司倾宇,跟她相识四年,朝夕相对四年,到最后,却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的负心汉!

  他总是身穿白色西装,清俊完美的五官,一头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嘴角时常衔着一抹温和的笑,略带柔情的双眸衬得他更平添几分温润,君子如玉,遗世独立。

  那只是平时的他罢了,现在的他,发丝凌乱,面露倦色,眼角下带着厚重的一圈青色,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哪还有半点君子如玉的形象!

  慕清芸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心里蓦地涌起一股心疼。暗暗自讽,离开了我,娶了心爱的人,司倾宇,你不是应该过的很好的吗?

  现如今这个样子,又是要狼狈给谁看?

  “放手!”慕清芸冷冷地笑了一声,想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攥得死紧。

  “芸儿,那个报纸上的男人是谁?”司倾宇见到她对自己一脸的嫌恶之色,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却又不死心地握紧她的手。

  “与你有关吗?姐夫!就算我跟谁在一起都跟你司倾宇没有半分关系!”慕清芸猛地收回手,心,蓦地攥疼一下。

  “他是谁?告诉我,他是谁!”司倾宇眸子一闪,眼底溢满嫉恨,他恨那个男人,可以那么轻易地得到她!将手放在她肩上,突地收紧拳头。

  慕清芸疼得眉头轻皱,但嘴角还是挂着一抹淡笑

  “还能是谁啊?我爱的男人啊!呵呵,姐夫,你这话说的真可笑啊。可以放开我了吗?”

  “你爱的男人?呵!我倒不知道你慕清芸也会那么容易就变心,还跟别的男人上了报纸!”司倾宇眼底深邃一片,死死地盯着慕清芸,眼底尽是痛色和失望。

  变心?失望?呵,到底是谁先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到底是谁先抛下谁?

  司倾宇,我真想知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你到底是怎么理直气壮地讲出这句话的!

  慕清芸感觉自己的心刹那间跌碎在地,裂成了无数片,每一片都溢满了悲伤和痛楚。

  原来真的是这样!在爱情里,先爱上的人先输!

  是不是因为四年前是她先管不住自己的心,先彻底地沦陷,所以四年后,她就注定惨败无疑?

  自鼻头一股酸涩刺痛感,火辣辣地冲上眼眶,慕清芸蓦地闭上双眼,不让泪那么懦弱地落下。

  突然,她笑了。那般惨烈凄然的笑“你就当,是我变心好了!我,慕清芸,不再爱你司倾宇了,这样的解释,不知司大少可满意?”

  而后,转过身去,不愿再看他一眼,对于这个男人,她早就已经伤透心了。

  她绝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显露出一丝柔弱的神色,她慕清芸的爱情,哪怕被人嫌弃了,不屑了,她的心,也还是骄傲的。

  “你!”司倾宇不相信地松开对她的桎梏,眼底浮现一丝绝望。

  慕清芸看着司倾宇狼狈,失了风度的样子,蓦地笑了。

  她何曾见到过这个男人这么狼狈无助的模样!

  心里拼命压抑下那份心疼和不舍,司倾宇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的!

  哪怕是四年前,他因为意外而失去视觉,活在黑暗里的时候,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可是,司倾宇,是你不要我的不是吗?如今又做出这幅深情的样子给谁看?

  “请问你的话问完了吗?姐夫,我可要进去了,这万一要让慕清雪看到了,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你知道的,她对我,从不会手下留情!”

  慕清芸淡淡地看着司倾宇,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

  他从来都知道,慕清雪从小到大是怎么对她的!他也很清楚,她有多恨慕清雪,可如今,他却要娶自己最恨的人!

  呵,想来,他真的是不爱自己的,如此狠狠地伤害,就算爱,又能有多爱!

  慕清芸转身想要进去,嘴角一直保持淡淡的笑,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样的千疮百孔!到底是怎样的痛不欲生!

  越表现得无所谓,其实,心里就学在乎。

  “芸儿!那是有苦衷的,我……”司倾宇蓦地慌了神,一向从容不迫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恐惧。

  此刻的他只是想要留住眼前的女人,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这次他没有抓住她的手,就真的要永远失去了!

  “不要叫我芸儿!你不配!听到没有,你不配!”慕清芸蓦地顿住脚步,怒气地对身后人吼道。

  芸儿是妈妈跟外婆的专属!这两个字是留给怜惜疼爱自己的人的!

  他又不爱自己,他只会狠狠地伤害,凭什么这么叫她!

  “不要!我不准你走!不要走,听我解释好不好?”司倾宇一把揽她入怀,用力的抱紧她,仿佛心中至宝。

  “司倾宇!放开!好,我听你解释,你说啊!”慕清芸不再推拒,抬起眸子对上他的双眸,眼神浅淡。

  “我……”司倾宇急于解释,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缄默不语。眸子闪过一丝为难。

  慕清芸蓦地笑了,怎么,不是想解释吗?那为何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这是不是说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苦衷?只是变心了,仅此此而已!慕清芸的心,蓦地感到几分苦涩。

  “芸儿,你等我,只要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跟你解释一切的实情,不会很久的,我保证!”司倾宇紧紧地搂住她,言语里尽是疼惜和愧疚。

  慕清芸猛地推开他,一脸嘲讽地看着司倾宇

  “一段时间是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司倾宇,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凭什么就认为我会一直像个傻帽一样现在原地等你?你凭什么这么笃定在这段时间里,我不会因为等到心凉而爱上别人,嫁给别人?”

  “我不准!你是我的!我不准你爱上别人,更不准你嫁给别人!听到没有,我不准!”司倾宇眉头轻挑,眸色加深,一脸不甘地想要向前拉住慕清芸的手。

  不准?司倾宇你凭什么不准?你凭什么光明正大地劈腿后干扰我的人生!

  “什么……我立刻回去!”司倾宇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也不知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蓦地变了脸色,一双黑眸讳莫如深地望了慕清芸一眼,顿住了走向她的脚步。

  “小芸,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但我绝不准你爱上别的男人,你只能,是我的!”司倾宇眉头稍动,恢复了一派云淡风轻的神色,一张本该清俊平静的脸上却溢满了独占欲。

  留恋地看了慕清芸一眼,转身离去。

标 签盛世宠婚首席老公求亲 慕清芸洛亦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