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小怂包每天都在闹离婚by殊珂 _白宁文亦舟小说殊珂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428 ℃
小怂包每天都在闹离婚by殊珂 _白宁文亦舟小说殊珂

白宁文亦舟小说

殊珂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白宁文亦舟的小说名是《小怂包每天都在闹离婚》是由殊珂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婚恋纯爱小说。占有欲第一醋王攻VS小怂包傲娇受。主要讲述的是:白宁从小就喜欢黏着文亦舟,可文亦舟总是对他爱搭不理,白宁也渐渐明白了文亦舟不喜欢他。后来因为家里原因,白宁迫于压力与文亦舟结婚了,并与他维持表面同居,本来打算尽快离婚的,可是后来一贯霸道冷漠的文亦舟突然转性对他极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白宁文亦舟的小说名是《小怂包每天都在闹离婚》是由殊珂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婚恋纯爱小说。占有欲第一醋王攻VS小怂包傲娇受。主要讲述的是:白宁从小就喜欢黏着文亦舟,可文亦舟总是对他爱搭不理,白宁也渐渐明白了文亦舟不喜欢他。后来因为家里原因,白宁迫于压力与文亦舟结婚了,并与他维持表面同居,本来打算尽快离婚的,可是后来一贯霸道冷漠的文亦舟突然转性对他极好……

免费阅读

  白宁将游戏长款外套穿在睡衣外,爬上.床,盖着被子平躺着,给文霸刀发了语音说完开始,才戴上眼镜和耳机,拿起手柄上线。

  接着上次,白宁直接出现在那个房间,房门仍打不开,窗外天色已经黑了,他不知.道游戏怎么计算时间,也懒得管,根据提示,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等文亦舟。

  游戏中的睡衣是丝绸的,长袖长裤,很是宽松,白宁躺被子上,一动,裤腿就向上卷。

  他伸长腿抬起再放下,想将裤子弄下.去,不料左边裤子卷到大腿根,右边裤子卷到膝盖处。露出的两条白腿又长又直,白宁也没在意内k是否露出来,下床,站直,等裤子恢复之前的端正样才又躺回去。

  白宁来了多时,心里已经将文亦舟骂了无数遍,.见人还不来,他又无聊,便在床上滚来滚去。

  文亦舟到的时候,只见白宁抱着被子一角,从左边滚到右边,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又滚回左边,露出两条白腿,平躺在被子上。

  似乎很有趣,白宁又来回滚.了两次,随着他的动作,白宁的内k和大腿根依稀可见。

  文亦舟咳了咳,示意自己到了。

  白宁甩都没甩他,还气文亦舟不守时,也没管睡裤(他压根不知道睡裤有自己的想法),闭上眼睛,压着被子,.躺在最左侧,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近距离看,白宁全身上下的皮肤白到发光,文舟亦喉结一滚,立马移开视线,根据提示换上同款睡衣,躺在右边床上,也压着被子。

  两人无言,身子也未碰到,中间.甚至可以再容纳一个人。

  白宁气结,迟到了还不道歉,到底有没有修养,“你不知道你迟到了吗?”言下之意,你需要和我道歉。

  “冲了个澡,我们时间应该差不多。”

  忘记冲澡的白宁,.能说什么,说他换了睡衣就来这等着?他做不到,闷着气,双手环胸,翻身背对文亦舟。

  文亦舟很快睡着,白宁还气着,一直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是他动作大,还是文亦舟睡觉轻,他竟然醒了,睡眼惺忪.得看着一旁精神气十足,一见他就哼了一声 ,迅速别开脸的白宁,二话没说,直接抱着他,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快睡。”语气十分无奈。

  文亦舟的怀抱很温暖,白宁的脸贴在他胸口,一时不知道是谁的心脏砰.砰跳,他有些羞恼,想挣开,却被抱得更紧。

  白宁更睡不着了。

  虽然只是游戏,但身子相触的感觉异常清晰,白宁缓了好久,才意识到他被文亦舟占了便宜,想都没想,在他怀里艰难的抬起头,张口咬.在他脖颈,直到把人咬醒,他才停下。

  文舟亦吃痛,看着他,带着起床气,眼神不善,白宁一下就怂了。

  原本已经从他怀里滚出来,现在又滚回去,文舟亦没抱他,维持侧躺,白宁怕被打,替他吹了吹.快出血的地方,又滚到床边。

  文亦舟脸色很冷,似乎在发火边缘,白宁见状,又滚回去,软声道:“是你先抱小爷占便宜的,小爷我只是回击。”然后不等文亦舟说话,快速补充道,“对不起,”还问了句疼不疼。.

  白宁整齐的牙印处开始渗血,周围一片很红,白宁皱着眉头,伸出鲜红的小舌头替他舔了舔伤口,“消毒了,没事了。”说着,又吹了吹。

  一秒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白宁浑身一僵,讪讪道,“睡.吧,小爷我会很快睡着的。”

  说完,他便闭上眼,不敢看文亦舟,滚了一圈,在碰不到他的地方,平躺着。

  文亦舟低头看了看白宁的“杰作”,又看了看用力闭着眼,眉头都皱在一起,唯恐自己被揍的.白宁,闭眼睡觉。

  白宁是被李管家的电话吵醒的,起床气作祟,他拉高被子想将声音阻隔在外,这才发现戴了一晚上的眼镜和耳机。

  白宁取下眼镜和手机,眼睛上下眼皮打架打得厉害,还来不及思考手柄被丢到哪,又闭眼睡去。.

  然而电话一个接一个,铃声不绝于耳,纯粹扰人清梦。

  白宁气愤得起身,还没来得及静音,脑海中便闪过昨晚他咬文亦舟,还舔了舔的画面。

  白宁醒了,醒得不能再醒。

  窗帘.紧闭,光线被隔绝在外,房间昏暗,勉强能看清屋内布局,白宁小脸又热又臊,见是李管家的电话,便接通,说自己已经起床了,不等对方说什么便挂断。

  白宁拿不准文亦舟有没有起床,他气气得站在床上,踩着被.子,心里将昨天那个自己骂了一顿,才去洗漱,又做贼般跑到隔壁换了衣服,拿包下楼。

  楼梯正对开放式厨房,文亦舟正好整以暇得坐在餐桌吃早餐,他对面放着一份一模一样的西式早点——白宁的。

  .厨房挨着客厅,白宁躲无可躲,必当路过,必会撞见文亦舟。

  想到这一点,他肢体有些不协调,动作不太自然,却仰着头,一副小爷很拽的模样。

  没等他没几步,就被文亦舟叫住。

  “吃早.餐。”文亦舟语气很淡,他并不是刻意管白宁,只是古曼吩咐过,他不得不照做。

  “小爷我吃食堂。”才不会和你这铁公鸡一起吃。

  说完,白宁已经背好包,跑了。

  文亦舟有些无奈,他昨.晚抱白宁只因他翻来覆去扰人清梦,并无占便宜之意,不料换来一个深深的牙印。

  牙印在游戏中的文亦舟身上,此刻的他,并无任何疼痛感,但他心里并非无感,否则他也不会留在家吃早餐。

  因为这个.牙印,文亦舟难以入睡,倒不是痛到睡不着,只是想到一些事,一些关于白宁的事。

  没想到小不点长大了,牙口更锋利了。

  白宁刚上车,手机一振,文亦舟发来的消息,让他露脸带着早餐拍张照发给他.。

  白宁立即向司机吐槽文亦舟霸道,司机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他更气了。

  但到学校,白宁还是乖乖去了食堂,点了一碗豆浆,一根油条,一个煎蛋,一个包子,一份粥,然后拍了.张照。

  文亦舟已经到公司,看着图片,满意得点点头,回道:“吃完,再拍一张过来。”

  正想端起早餐丢了的白宁,骂了文亦舟一通,又坐回去吃了大半,拍照发过去。

  文亦舟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一旁的助理以为自己哪里说错被嘲,急忙组织语言,重新汇报工作。

  文亦舟却没发现助理说的内容重复,只是表达方式不同。

  早上是数学课,阳晓给白宁占了坐,他这才坐到倒数第三.排的好位置。

  教室依旧座无虚席,用阳晓的话说就是那些人昨天遇见大瓜,今天不来碰碰语气才怪。

  白宁对数学无感,甚至讨厌,听课听得头疼,昨晚又没睡好,没一会儿,趴桌上睡着了。

  等阳晓叫他,数学课已经结束。

  教室也只剩下他们两个。

  白宁收拾好东西,叫上阳晓,去了跆拳道馆——他每周去两三次跆拳道馆。

  昨天踢方单易那脚,白宁丝毫未留情,按照方单易的.尿性,他近几日应不会主动找他,却不曾想还没到跆拳道馆,就遇见了他。

  白宁和阳晓正聊得开心。白宁脸上挂着笑,阳光透过路边高大的树木投下,斑驳的光影洒在白宁脸上,俊美又青春,看得方单易心头一动。.

  他们没注意方单易,方单易却直勾勾得盯着白宁,走了过来。

  他身旁有一个一米六左右,留着长卷发,妆容极浓的女人,她见方单易丢下自己朝白宁去,二话不说,拖着高跟鞋,跑过去又挽上他的胳膊.,却被轻易甩开。

  那女人差点跌倒,吓得花容失色。

  “宁宁,你怎么又和他一起。”

  方单易说的是阳晓,语气很不善。

  阳晓面色有些差,说着有事就离开了。

  白.宁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刚抬起腿,想再给方单易来一脚,那女人就叫了起来,说白宁是混子,是流m,要打人。

  三人本在热闹的商业街,这下引来不少人瞩目。

  H市几乎没人不认识方单易,因他名声在.外,却极少有人认识白宁。

  白宁看了眼那女人,表情很不屑,方单易注意到他的眼神,着急忙慌的解释,仿佛他和白宁真有什么关系。

  “宁宁,你别误会,只是普通朋友。”

  这句话惹得那.女人瞪着白宁,模样很不服气——她以为白宁与她一样都是爬床货。

  白宁没理方单易,想绕开,却被他拦住,还被抓住手腕,方单易的手很不规矩,挠了下他。白宁忍无可忍,反手拉过他手臂,一个过肩摔,方单易.便倒地不起。

  方单易虽年轻,还比白宁壮,但作息极不规律,生活糜.烂,只是个绣花枕头,所以轻易就败在练过的白宁手下。

  见方单易倒地,那女人急忙去搀扶,却被方单易扯开,叫她滚,语气很凶.。

  围观看热闹的人都在猜测白宁是谁,连方家少爷都敢打,对方单易和那女人却没任何同情。

  又吃了瘪,方单易却不罢休,站起来,跟着白宁。

  白宁走一步,他走一步。

  不止.方单易跟着,看热闹的人们也跟着移动,白宁烦得想打人,他也行动了,却被那个女人抢了先——她张开双臂拦着白宁。

  白宁不打女人,只看着她,眼神像看垃圾。

  那女人大言不惭得让白宁给方单易道.歉,若她不是方单易的床.伴,不是出于讨好,白宁可能会对她另眼相看。

  可惜,她只是演戏。

  白宁眼神冒着火。

  “滚,再不滚,之后都不用出现在我面前。”方单易烦躁得扯开领带,丝毫.不领情,直接推开那女人,站在白宁面前。

  那女人因没站稳,直直摔到被人群让出的道上。

  模样极为狼狈。

  “宁宁,打是亲、骂是爱,你再打我一下。”方单易一反平常,觍着脸求打。

  白宁没理他,看了眼那女人,直接穿过人群,拦了辆出租,走了。

  方单易没再跟着白宁,反而气急败坏得冲着围观的人骂了一通。


标 签白宁文亦舟小说 白宁 文亦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