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齐蓝沁牧亭煜小说_残王无道心难愈齐蓝沁牧亭煜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70 ℃
齐蓝沁牧亭煜小说_残王无道心难愈齐蓝沁牧亭煜

残王无道心难愈

齐蓝沁牧亭煜 著

连载中免费

齐蓝沁牧亭煜小说免费阅读,残王无道心难愈结局,《残王无道心难愈》免费阅读,故事中齐蓝沁牧亭煜的一举一动都能激起读者心底的涟漪,不敢说破。由当红的作者所写,小说精彩节选:齐蓝沁嫁给牧亭煜为妻,却从未受到这个男人的重视,在牧亭煜眼里,齐蓝沁永远都是那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齐蓝沁牧亭煜小说免费阅读,残王无道心难愈结局,《残王无道心难愈》免费阅读,故事中齐蓝沁牧亭煜的一举一动都能激起读者心底的涟漪,不敢说破。由当红的作者所写,小说精彩节选:齐蓝沁嫁给牧亭煜为妻,却从未受到这个男人的重视,在牧亭煜眼里,齐蓝沁永远都是那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免费阅读

  心头流淌的血液染红了身下的一大片位置,齐蓝沁浑然不觉,却在听到这冰冷的两个字时浑身一颤。

  心脏疼得快要炸裂,她急促地呼吸,大口大口,贪婪而徒劳。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她满目哀伤:“为什么?王爷不是答应我,取了心头血便不会休我……”

  “本王哪里答应你了?”牧亭煜冷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本来是打算与你算总账的,念在你的心头血当真能救世子,也就不再追究,休了你已经本王仁至义尽了!不然就冲你冒名顶替这一条,就够本王置你于死地!”

  齐蓝沁不敢想象,他真的将她给休了。

  “王爷……”她挣扎着起身,感觉到刚刚停了的血流又有涌出的迹象,她却顾不上了,径直爬到了他的脚下,血肉模糊的双手抓住他的裤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求求你,不要休了我……”眼泪奔涌而出,她毫无形象地恸哭,“我爱你啊王爷,我不能没有你。”

  牧亭煜不为所动,强忍着恶心的情绪,一字一句道:“不要逼我,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

  “王爷,求求你,欢儿还小,我得照顾他啊!”

  牧亭煜的耐心在这一刻彻底崩盘,抬腿就踹了过去:“休要再提世子!本王只怕你再照顾下去,世子就一命呜呼了!”

  “真的不是我啊王爷!”她被踹倒在地,又立刻艰难地爬起,“是孟兰雨,她给小世子下了毒啊……”

  这句话她终于说了出来。

  孟兰雨就是一个蛇蝎女子,她千防万防却还是被她逮到机会给世子下了毒,却将这口黑锅甩到了她的身上。

  牧亭煜显然不信,刚要发作,孟兰雨怒气冲冲地过来,在他看过来的那一瞬间,立刻换上了被冤枉的凄楚神色:“王爷……”

  她扑进牧亭煜的怀里,哭哭啼啼:“我念在王妃与我主仆一场,处处维护于她,连她冒名顶替我的事情都不再追究,可她却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呜呜呜……”

  牧亭煜将她揽在怀里,柔声安慰,再看向齐蓝沁的时候,眼睛里像是能射出无数柄钢刀。

  孟兰雨还在哭诉:“事到如今,我也不再为她隐瞒——当年她还在闺阁之时,就与府上教授小公子的先生勾搭到一起了,还是我给他们传递消息和信物。我一开始不肯,她就威胁说要把我卖去窑子,我才不得不听她的话。他们在房中幽会,我就在廊下为他们把风。”

  齐蓝沁气得浑身发抖,她到底是低估了孟兰雨的狠毒,本以为颠倒黑白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她竟可以无中生有到这种地步!

  她想要解释,动了动喉咙,却喷出一口鲜血。

  “王爷若是不信,找个婆子给她验身好了。”孟兰雨抹干了眼泪,隐在帕子后的眼睛淬上了毒。

  她使了个眼色,便有一个婆子自告奋勇,在牧亭煜的默许下将齐蓝沁拖进了空闲的暖阁中。

  “不要!”齐蓝沁大喊着反抗,却不敌常年干活儿的婆子,一下子就被她扒掉了裤子。

  婆子伸了手指进去,威胁她道:“王妃莫要挣扎,否则老奴一时失手可就不好了。”

  她吓得不敢再动,只能屈辱地闭上了眼睛。

  那婆子眼珠一转,手上用力,捅破了那层薄膜。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冲袭着大脑,齐蓝沁大喊一声。

  那婆子将手上的鲜血胡乱擦拭干净,拖着虚弱的她又回到内堂,将她往地上一丢,瘪着嘴道:“验过了,已不是完璧之身。”

  “贱妇!!”牧亭煜一脚踢在齐蓝沁的胸口,眼睛似能喷出火来,“上夹棍!”

  齐蓝沁“噗”地吐出一口鲜血,虚弱地伏在地上,像那张被她揉烂的休书一样,破败不堪。

  她已经无力再说什么,只是一双眸子,怨毒地投向一脸看好戏的孟兰雨。

  下人们已经拿着夹棍过来了,看来这王府内私设刑堂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她虚弱至极,任人摆布。

  双脚被放进夹棍中间,她仍是盯着孟兰雨看。

  她没有罪,她不服气。

  孟兰雨被她盯得发毛,随即在心里给自己壮胆,走到她身边,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轻声道:“小姐,你就认了吧,左右在王爷心里你已经是一个荡妇,何必负隅顽抗呢?你放心,你走后,我会好好待世子的,毕竟那也是王爷的心头肉,不是么?”

  她话音未落,夹棍的力量便拢了过来,疼痛如潮水般涌上齐蓝沁的心头,激得她仿佛回光返照,对上孟兰雨虚伪的面孔:“你才是这世上最恶毒的妇人!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将来势必要下拔舌地狱!”

  孟兰雨尖叫一声,顾不得伪装自己,喊道:“给我用力夹!”

  夹棍两头蓦地收紧,齐蓝沁疼得一颤。

  “哈哈哈哈哈!”她忽然仰头大笑,末了对着孟兰雨狠狠啐了口血,“以谎言求来的幸福便如海市蜃楼,焉能长久?孟兰雨,我等着,等着你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这贱人还敢胡言乱语!”孟兰雨转回身,扑到牧亭煜怀里控诉,“王爷你看她未免太猖狂了些!”

  牧亭煜瞧着齐蓝沁满身血污,尤其是胸前一片猩红,已分不清是心头流出的血液还是吐出的鲜血。她整个人狼狈不堪,却始终挺直脊背,一双眸子倔强又坚毅。

  不,他不会弄错,是他着了这贱人的道,一定是!

  他将心中怪异的情绪赶了出去,冷眼看着她受刑,却不料她转了眼锋,直直看向他。

  他被这充斥着不甘与哀怨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慌,暴躁地拉过身边的一个小厮:“你,去取纹刺的东西来!”

  众人不解,待那人拿来针和青墨,他一把夺了过来,大步走到齐蓝沁面前,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

  太脏了,根本看不清本来面目。他取下随身携带的酒壶,一下子泼到她脸上,一遍遍冲刷着上面的污迹。

  伤口被酒蛰得剧痛,偏偏他死死钳住她的下颌,让她叫都叫不出来。

  牧亭煜用针沾了青墨,毫不留情地刺进她的面颊。

  疼痛让她清醒,闻着他身上冷冽的幽香,竟有一刹那的恍惚,以为他是在为她画眉。

  牧亭煜收回手,命人拿来一面铜镜扔给了她。

  一个“贱”字赫然出现在铜镜里的那张脸上。

  “咣当!”

  铜镜跌落在地,齐蓝沁双手捂住脸颊,整个人被悲伤淹没,肩膀一耸一耸的,却不闻哭声。

  心脏痛的像是被一双无情的大手狠狠攥紧,她就像是脱了水的鱼,无法呼吸。

  突然,她胸口一阵翻腾,一口鲜血从她紧捂双唇的手指缝中涌了出来。

  一阵天旋地转,她眼前一黑,在晕倒之前,她仿佛听见有人大喊:“不好了,世子吐血了!”

  牧亭煜大惊失色,连忙跑进房里,怒吼:“怎么回事!”

  太医们头上冷汗直冒,哆哆嗦嗦地回道:“世子像是中了毒……”

  “什么?!”牧亭煜气急,拂袖扫落桌案上的杯盏,“废物!一群废物!治不好世子,本王要了你们的狗命!”

  孟兰雨被吓得不敢上前,没道理啊,世子发烧是中了她下的毒,方才她已经在药里放上了解药,怎么还会中毒呢?

  牧亭煜注意到了她,皱起眉头埋怨道:“你出的好方子!”

  她连忙摇头:“妾身对天发誓,这个方子千真万确,也许是王妃……”

  牧亭煜动作一顿,问道:“她怎样?”

  “也许王妃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将世子放在心尖儿上疼爱,因而她的心头血不够纯粹,耽误了世子……”

  她的话还没说完,牧亭煜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

  他将给世子煎的那锅药倒在了齐蓝沁身上,高温的药汁瞬间将她烫醒。

  她好累,连抬手抹掉满脸药汁的力气都没有。

  “起来!不要装死!”牧亭煜又踢了她一脚。

  她已经疲于应付,闻言反而闭上了眼睛,舌尖舔了一圈嘴唇,药汁苦得她心里发颤。

  就这样吧,如果可以死去,那便是她的命。

  谁料牧亭煜不肯放过她,抓着她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用力摇晃:“世子中毒吐血了!你说,是不是你骗了我?!”

  事关世子,还是让她瞬间来了精神,立刻睁开眼睛,紧张兮兮:“你说什么??”

  “呵,事到如今你还在装!”牧亭煜死死捏着她的臂膀,恨声道。

  齐蓝沁愣了一下,目光悠远,忽而苦笑:“是我害了他……这些年我每到雪夜就会浑身恶寒,原来是这样……”

  “什么?”牧亭煜显然没有听明白,忙问。

  她抬眸对上他愤怒的双眼,缓缓道:“我体内有蛇毒,血液自然有毒。”

  “你怎么会有蛇毒?”牧亭煜眉头狠狠蹙起,一个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飞快闪过,还没来得及捕捉便消失了。

  齐蓝沁笑了,笑容平静而苦涩,说的话却是答非所问:“我可以再去看看欢儿么?”

  她的眼神里不见一丝情绪,平淡得好像是在说今日的天气。牧亭煜心头划过一丝慌乱,陌生的情绪让他不悦:“你还要去看他做什么?嫌他被你害得不够惨吗?”

  痛苦地合了合眼,齐蓝沁点点头:“我知道了,我这就走。”

  牧亭煜见她这样,不由放开手,她弯腰拾起那张看不清墨迹的休书,小心翼翼地折起,放进了衣袖中。

  她拖着破败的身躯向门边缓慢移动,拉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没有人拦她,走到门边时,她转回身来,努力扯着嘴角:“我房里有解毒丹,太医可以查验。”

  明明是狼狈不堪的模样,牧亭煜却在齐蓝沁的回眸中看到了那个救治自己的翩翩少女。

  不,不可能!

  他没时间发愣,立刻带了人去齐蓝沁的房里去搜解毒丹。

  而此时的齐蓝沁举步维艰,却没放弃,一路走出王府。

  王府外并不属于夜市,街道格外冷清。

  夜色浓的似化不开的墨,上弦月也在飘荡的云层里时隐时现,地上逶迤的影子叠在血痕上,若有似无。

  几个小混混从后面盯上了齐蓝沁,远远瞧着身量像是一个小娘子,他们色眯眯地上前拦住了她。

  “你们是?”

  “鬼啊!”她抬起头的瞬间,月亮刚好出现,清冷的月光打到她脸上,只能看清一团森森血肉,吓得小混混们撒腿就跑。

  齐蓝沁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已无悲无喜。

  抬眼看见不远处门口挂着灯笼的齐记商铺,她强打起精神快走几步,上前拍门。

  小伙计骂骂咧咧地过来开门,看见她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骂道:“哪里来的叫花子,快滚!”

  她跻身上前挡住了他关门的动作,虚弱地道:“是我,二小姐……”

  说完,天昏地暗。

  王府内,烛火高燃,一众人却噤若寒蝉。

  牧亭煜拿着从齐蓝沁房里找出的药丸,太医方才已经查验,确有解毒的功效。他还是有些不敢给自己的儿子吃,生怕这个女人留了一手害人。

  斟酌了半晌,屋内有人喊说世子又吐血了,他这才下定决心,掰下一块打算自己尝尝。

  孟兰雨见状忙劝:“王爷不要,万一那女人在里面下了毒,您岂不是被害了!”

  牧亭煜捏着手里的一小块药丸,心下一沉:“无妨。”说着就吃了进去。

  这味道……

  他睁大双眼,不信邪,又掰了一块放进口中。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骤然间,他神思清明,应和了心中猜想,将药丸塞到太医手上:“喂给世子!”然后自己站起身来,往门口跑去。

  府门口把守的家丁不解地看着他跑来,待他张口问王妃去哪儿了,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王妃?”

  牧亭煜紧了紧双拳,压抑着不安,又道:“就是刚才,浑身是血的那个女人。”

  两人讷讷地指了指东边,见自家王爷像一阵旋风般离开,才相视一眼:“原来刚才那个是王妃啊……”

  她的娘家,齐记的商铺就在城东。

  牧亭煜一心想要找到齐蓝沁,却忘记骑马出府,路上也没有牵马的人,他只能一路狂奔。

  跑到齐记商铺,他挥着拳头砸门,小伙计不耐烦,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街,隔着门喊:“打烊了打烊了!”

  “开门!!”他狂声怒吼,如一头雄狮。

  小伙计这下更不想给他开门了,转身回去睡觉了。

  他拳打脚踢了半晌,见果真无人开门,气急败坏地原路返回,打算带着府兵来要人。

  待王府兵士团团围住齐记商铺的时候,牧亭煜一声令下,众人强行闯开了大门。

  小伙计被吓得尿了裤子,忙跪下磕头。

  牧亭煜没有心情跟他废话,问道:“你们二小姐呢!”

标 签残王无道心难愈 齐蓝沁牧亭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