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贺南洲祁落雪小说_若彼时灿烂贺南洲祁落雪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46 ℃
贺南洲祁落雪小说_若彼时灿烂贺南洲祁落雪

若彼时灿烂

贺南洲祁落雪 著

连载中免费

贺南洲祁落雪大结局,若彼时灿烂最新章节,贺南洲祁落雪小说《若彼时灿烂》结局不得不再次感叹,这种时候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在是太美好了。小说章节节选:贺南洲不近女色,却在祁落雪身上付出万千柔情,可最终贺南洲娶的人不是祁落雪,大婚当日,贺南洲的胸膛上被祁落雪开出了一朵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贺南洲祁落雪大结局,若彼时灿烂最新章节,贺南洲祁落雪小说《若彼时灿烂》结局不得不再次感叹,这种时候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在是太美好了。小说章节节选:贺南洲不近女色,却在祁落雪身上付出万千柔情,可最终贺南洲娶的人不是祁落雪,大婚当日,贺南洲的胸膛上被祁落雪开出了一朵花…

免费阅读

  她的话刚刚落下,贺南洲周身气息就冷了下来:“谁说出来的?!”

  祁落雪顿时吓得一抖,就要低身去行礼:“少帅,我就是一天在府里花园散步听到的,也不知道是谁。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对不起,我……”

  “雪儿,你这是做什么?”贺南洲连忙扶起她,心疼道:“都是下人的错。”

  “我不知道,原来那位姐姐是禁.忌,以后我不说了。”祁落雪低声道。

  “也不是什么禁.忌。”贺南洲搂着祁落雪,眉头却是微微蹙起:“她已被我赐死,只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祁落雪听到这里,心狠狠抽痛。

  被赐死、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呵呵,玲婉姐姐医术了得,又熟读诗书、善良温雅,虽不是倾城之貌,可嫁给贺南洲时候,也同样二八年华!

  而到头来,换的是什么结局?!

  她的心狠狠一收,另一手已经摸到了袖中的勃朗宁。

  可下一刻,贺南洲已然直起身子。

  他笑着道:“娘子,该挑红盖头了。

  祁落雪的手落回原处,静静等着男人来掀开她的盖头。

  “听说,掀开盖头的时候心至诚,就能白头偕老。”贺南洲微笑着,此刻的他褪.去一身铁血,百炼钢亦化为绕指柔:“雪儿,我们一定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又是那种熟悉的窒息感,祁落雪深吸一口气,将那样的异样压下,她轻轻应了声:“嗯。”

  心头却想,什么一生一世?何来白头偕老?

  她就要在这新婚当天,要了他的命,给玲婉姐姐报仇!

  瞬间,盖头被挑开,祁落雪视线一亮,对上了贺南洲含笑的双眸。

  此刻那双眸底映着一身嫁妆的她,让他的眸子也流光溢彩。

  “雪儿——”他低头吻她,唇瓣在她的唇上碾磨:“我们去喝交杯酒!”

  然而,一句情动的轻唤还未说完,便蓦然卡在了喉咙。

  砰的一声枪响,贺南洲感觉到胸部的剧烈疼痛,不可思议地低头去看那汩汩流血的伤口。

  他伸手去捂血洞,却有粘稠源源不断流出。

  他抬眸,眼睛里都是破碎的深情和不可置信:“雪儿,你在做什么?”

  他看到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里,此刻正握着一把枪。

  而那把枪,正是他送她的,说让她保护自己的安全。

  祁落雪望着在自己面前缓缓倒下的高大男人,她浑身发抖,手里的枪咣当落地。

  “雪儿,为什么?”贺南洲继续问,声音有些轻,全是不敢相信的伤心和痛苦:“我们这么相爱,你,为什么……”

  祁落雪胸口剧烈起伏,此刻的她,似乎才是被枪杀的那一个。

  她摇头,惊惧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她想,她报仇了,可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欢喜?

  “雪儿。”贺南洲伸手去握祁落雪的手,可终究还是抓不住,他似乎在笑,又似乎在哭,却将她此刻的模样深深印在眼底:“你早就计划好的,是吗?”

  她不说话。

  “那你只回答我一个问题。”他执着地锁住她的眼睛:“和我在一起的这一年,你可曾有那么一刻,真的爱过我?”

  祁落雪望着面前胸口不断流血的男人,她浑身冰凉,心底那种窒息感几乎扼住了她的咽喉。

  她以为,她枪杀了他,他会反击,会在死前置她于死地,会恨会后悔,可没想过,他最后竟然问她这么一个问题。

  她的手狠狠收紧,早就被掐破的掌心一片血肉模糊,可她仿佛感觉不到。

  眼前都是红,她分不清到底是血还是他送她的十里红妆。

  可她在那片红色中,见到很多年前,江玲婉将手里的馒头给了素昧平生的她,冲她温婉地笑:“小妹妹,饿了吧?”

  画面再度切换,赫然已是她托人得到的结果——

  江玲婉因为窃取了少帅府机密,被一杯毒酒刺死,不能回家乡安葬,只能一张草席,裹了扔到乱葬岗!

  疼痛窒息的心,一点点坚硬起来。

  祁落雪望着面前的男人,缓缓吐出两个字:“从未。”

  贺南洲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深切的刺痛,却是笑了:“好,我知道了。”

  而就在此刻,听到枪声动静的副官们焦急地赶到了门口:“少帅,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贺南洲撑着最后一口气,朗声道:“放夫人离开!”

  祁落雪闻言,眼底一片震惊。

  她红着眼眶:“贺南洲,你为什么?”

  贺南洲望着她眼底深处的复杂,却是缓缓笑了,笑得温柔。

  他甚至抬起手,想去摸祁落雪的脸:“雪儿,我知道,你终究还是动了心的,对不对?”

  祁落雪受惊一般猛地后退一步,再不去看地上的男人,大步就往外走。

  在她踏出房间后,副官们飞快进来,顿时失声:“少帅!”

  “少帅,是谁开的枪?是夫人?我们这就抓住她!”

  “让她走!”贺南洲最后吐出三个字。

  他眼前的一切越发涣散,最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此刻,祁落雪已经走到了少帅府门口。

  她身上还穿着大红嫁衣,门口的副官得了命令,无一人拦她,不知内情的副官甚至冲她礼貌行礼。

  她走到门口,最后望了一眼身后住了一年的少帅府,快步离开。

  心有些空落落的,祁落雪觉得手掌不太舒服,低头一看,才发现掌心里都是血。

  有她掐破手掌留下的,也似乎还有贺南洲的。

  那种窒息感再度扼住咽喉,祁落雪飞快地往前奔跑。

  已然深夜,路上没有什么人,却有穿着制服的士兵在巡逻。

  这里被贺南洲管理得很好,可以说几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就连晚上,也没有醉鬼在街头调.戏良家妇女。

  祁落雪一路跑了许久,直到彻底没了力气。

  她大口大口喘气,跌坐在了地上。

  身上依旧是一袭火红,却像极了贺南洲胸口流出的鲜血。

  祁落雪努力深吸气,不想让眼底涌起的潮气模糊眼睛。

  她重新爬起来,一遍遍告诉自己,她为江玲婉报仇了,她应该是高兴的。

  刚才从少帅府出来,她的身上什么也没带,没有一分钱,只有手腕上的银镯,还有贺南洲送她的珍珠项链和翡翠耳钉。

  祁落雪将东西从身上摘下,贴身放好。再往前方一看,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就到了乱葬岗的方向。

  乱葬岗,江玲婉死的地方。

  祁落雪抬步走了过去。

  此刻,夜色渐浓,周围弥漫着层层雾气。

  腊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祁落雪抱了抱手臂,一步步来到那片荒凉之中。

  举目四望,黑浓的雾气之中,很多土堆就那么胡乱堆砌在那里。有的有木牌,有的甚至连半个字都没有。

  祁落雪不知道哪个是江玲婉的,她也从来都不敢相信,江玲婉这么个好姑娘,最后竟然会葬在这里,化为又黑又脏的污泥。

  耳畔都是风声,祁落雪一步步走入里面。

  月亮已经老高,光透过雾气落下,将周围照得朦朦胧胧。

  风里,有树叶的沙沙声响起,仿佛是谁的低语。

  祁落雪的眼泪,一瞬间便满了眼眶。

  “玲婉姐姐,我是倩儿,我来看你了!”祁落雪声音发抖,此刻,她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悲。

  “我终于有资格来看你了,因为,我帮你报了仇!”

  “玲婉姐姐,你以前不是一直说,倩儿的脸疮治好了,一定很美吗?可惜,你连走的那天,都没能看见我的模样!”

  “玲婉姐姐,我就在这里,你来看看我好不好?”

  “我杀了他,我杀了贺南洲,用他送我的枪……”

  说到这里,祁落雪的身子狠狠抖了起来:“你死后不久,我就离开海城,到了南城,被祁家收养。正好他家的女儿突然死了,所以我便顶替了她的身份。”

  “我用一年多的时间,学会了南城的口音,将自己变成了祁落雪,为的,就是有一天接近贺南洲,为你报仇!”

  “我终于成功了,让他死在了我和他的新婚之夜,玲婉姐姐,我做的对不对?”

  “他死了,流了很多血,我……”

  “可为什么,他竟然放了我走?他不是该杀了我吗?他对你都那么狠,为什么要放了我?”

  “玲婉姐姐,你说我今后,该去哪里?”

  祁落雪说到最后,几乎语无伦次。

  她红肿着眼睛,望着周围的一切,可惜,只有风中的树叶声,回答着她的声嘶力竭。

  再也没有一个人过来,问她:“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妹妹,你饿不饿?”

  “倩儿,其实你的脸治好了,一定很美,一定会是天底下最美的姑娘!”

  也不会有人握着她的手,教她写字、教她画画,对她温柔地说:“雪儿,这笔瘦了,应该再用些墨。”

  心头的空洞仿佛被这乱葬岗的风啃噬着,越来越大……

  祁落雪后来是被过来给妻子上坟的一个拾荒老头给叫醒的,原来,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天气很冷,她许久才勉强缓了过来。

  撑着麻木的身子,她再看了一眼晨曦中的乱葬岗,一步步踏了出来。

  而此刻,北城医院之中,医生还在忙碌着。

  “少帅的心率越来越低了,必须进行西洋那种除颤!”

  “可我们没有德国医生!”

  “平城那边有,马上去请!”

  “来不及了,就算是动用直升飞机,也需要时间。”

  “不论怎样,马上去请,不管来不来得及!”

  “是!我马上去!”

  “记得封锁所有消息,少帅中枪的事不能外传!”

  “少帅的情况很不好,德国医生接到了吗?”

  “心率脉搏已经到了临界线,医生到了没有?!”

  而此刻,张副官抱着一台磁性录音机急匆匆进来,他将东西一放,奇异的举动让大家都有些不明所以。

  “张副官,你在做什么?这东西能救少帅的命?”

  “或许能救!”张副官也是第一次捯饬这个洋玩意儿,不过见贺南洲用过,当时留意了一下,刚刚灵机一动就想到了。此刻他着急地研究着怎么播放,额头都渗出了细汗。

  直到,磁盘终于转动,有电流声出现。

  医生们更加不明所以,直到一道对话声传来——

  “雪儿,我还没听你唱过歌,能不能给我唱一曲?”

  “少帅,我不太会那些新式的东西,只会传统的那些曲儿。”

  “传统的就好,我家雪儿本就适合老祖宗传承千年下来的东西。”

  “好,那我试试。”女孩子声音柔婉中带着俏皮:“那如果唱的不好,少帅可不许笑我。”

  “好,我不笑你。”男人声音带着宠溺。

  于是,一道清媚的声音缓缓从磁盘里传了出来,没有任何伴奏,落在这个抢救室中,无端让原本紧张又压抑的房间变得明媚生动。

  手术台上,贺南洲双眸紧闭,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他的脸上和唇上都已经褪了血色,敛下一身铁血,此刻安静得仿佛睡着。

  曲儿还在继续,在场的医生一边听着,一边密切注意着贺南洲的心率变化。

  渐渐地,众人震惊地发现,原本已经不断下降的心率和脉搏都开始有了缓缓回升的趋势。

  而手术台上的男人依旧闭着双眸,一派安静。

  德国医生赶过来的时候,带上了那边的先进仪器。

  这种除颤设备,发明后还未及推广,虽然在场的医生都有些担心,可人在绝路,只能放手一试!

  医生们第一次在录音对话声中完成了整场手术,而手术之后,贺南洲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只等醒来。

  时间缓缓流逝,他是在昏迷三天后,睁开的眼睛。

  张副官激动得热泪盈眶,其他封锁消息的副官也终于能够卸下重担,不再担心那些个蠢蠢欲动的势力伺机反扑。

  贺南洲的伤,恢复得很快,无人再敢在他面前提一句祁落雪的名字。

  而他,这么些天里,也一次都没有问过。

  少帅府邸此刻已经早已撤掉了所有新婚的东西,恢复了原本冷肃的模样。

  而府里的那位江玲霜夫人,也被关在院落之中,再未曾允许踏出半步。

  贺南洲回到府邸,习惯性先去了书房。

  文件已经堆了不少,他照着习惯那般批阅着,目光却不自觉地望向右侧。

  右侧,副官身姿笔挺地站在那里,见贺南洲看过来,连忙问:“大帅,您有什么吩咐?”

  贺南洲没有回答。

  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好像右侧这边,理应有另一个人站在他身边的。

  可贺南洲仔细回忆,却发现记忆里根本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他微微蹙眉,只能继续低头翻阅着文件和传真。

标 签若彼时灿烂 贺南洲祁落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