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离尘by星之卡羽_莺时离尘小说星之卡羽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684 ℃
离尘by星之卡羽_莺时离尘小说星之卡羽

莺时离尘小说

星之卡羽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莺时离尘的小说是《离尘》,作者星之卡羽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递为您带来离尘星之卡羽全文无弹窗阅读,离尘小说精彩片段:此时的莺儿正端坐在“长生阁”内,点红烛,挂红绸,着一袭水红纱衣,扮作洞房模样,心中却并无半分喜意,她只觉讽刺。若非当年那件事,薛淮本应是她的夫君,三媒六聘,明媒正娶,而非如现下这般,两人之间身份早已是云泥之别。此番她搭上薛淮,意欲潜入薛府,只因薛家父子皆在刑部任职,薛尚书又曾与她父亲有交,若欲查清当年真相,这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条路。若不是为了寻求真相,以及背后可能的,至今仍摸不清看不透的仇人,她断不会在这烟花之地苟活至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莺时离尘小说名字.莺时离尘小说章节列表,莺时离尘全文免费阅读,莺时离尘小说大结局,莺时离尘小说完整版,主角莺时离尘的小说是《离尘》,作者星之卡羽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递为您带来离尘星之卡羽全文无弹窗阅读,离尘小说精彩片段:此时的莺儿正端坐在“长生阁”内,点红烛,挂红绸,着一袭水红纱衣,扮作洞房模样,心中却并无半分喜意,她只觉讽刺。若非当年那件事,薛淮本应是她的夫君,三媒六聘,明媒正娶,而非如现下这般,两人之间身份早已是云泥之别。此番她搭上薛淮,意欲潜入薛府,只因薛家父子皆在刑部任职,薛尚书又曾与她父亲有交,若欲查清当年真相,这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条路。若不是为了寻求真相,以及背后可能的,至今仍摸不清看不透的仇人,她断不会在这烟花之地苟活至今。

免费阅读

  制住她的男子着黑衣,以青铜句芒面具遮面,无法分辨身份。他身量不高,力气却是不小。莺儿挣扎几下无果,遂假意服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他要做什么。

  本以为总要言语、推拉一番,却不成想他用匕仞在她腕上一划,又反手扣动一袖珍黄金卣型器皿的某处机关,将椭圆小口覆在她伤处,似有软虫蠕动。可待男子移开卣口,她腕上却空无一物,一片皓白,就连那划痕和几滴红艳艳的血珠儿也没了踪影。

  男子见状,发出一声怪笑,压低嗓音道:“成了。这苗疆货郎诚不我欺,也只有如此你才会乖乖听话。往后便在我府中做一具供我一人玩乐的偶人罢!”

  苗疆……莫非她被种下了蛊虫!

  莺儿闻言面色煞白,呆呆地望着他。

  男子又以匕首抵住她喉咙:“乖乖从了我,便饶你一命。”

  莺儿轻轻点头,水汪汪的杏核眼中露出哀求的神色,作出无比驯服的姿态,看得他心念一动,只觉之物愈发胀痛。

  做起这般勾当他已是驾轻就熟,就连良家女子也被他糟蹋过不知凡几,更何况天生就是被人骑的妓子呢?他心中本就存了三分轻视,又兼莺儿行止温顺,令他放松了警惕,伸手去欺那在挣扎中半露的雪。

  就在这时,莺儿抓住时机,挺身暴起,扣着他执匕的手腕反手一扭。匕尖在她颈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她忍住痛意,又狠击他的肘部向前一送,匕首瞬时没入喉咙半寸,鲜血汩汩流出。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她用力握住短柄搅动、抽出匕首,在他捂住喉咙处伤口倒下时,又狠狠对着他心口刺了几下,每次拔出都带出一蓬密密的血雾。

  稳、准、狠。

  男子终是没了气息。

  事毕,莺儿才觉脚下发软,沾血的双手颤抖着,跌坐在一旁。

  她杀人了。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她在赌。刚刚瞥见腕处的伤口立即愈合时,她便隐约猜到此蛊有凝血生肌的功效,遂强自镇定,心底迅速盘算起来。

  刚刚那套动作,是在以命相搏,无论如何都会伤到她的喉咙,若是一着不慎,可能当场毙命,便是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

  可因了那蛊虫之故,仅这一会儿血便止住了,她即知自己赌赢了。

  实则此着凶险万分。须知这蛊本无生肌之效,只因蛊虫初入她血脉,未及融合,未防虫儿随血流仓促间离体,这才将一切外伤愈合。若是再晚个一时半刻,则不堪设想。

  定下心神,她颤颤去揭那男子的面具。露出半张脸时,她便知不妙。

  这个人她认识,是常往来于三星楼的从二品参知政事的嫡次子,郑志渊。更不妙的是,他还有个长姐在宫中做贵妃。先前莺儿知晓得他为人跋扈,却不知他背地里还喜做这种勾当。

  三星楼不同于其它暗巷里那些,寻常马夫商贾、酒鬼屠户都可讨得一夕欢愉的下等妓馆,多多少少会讲求个你情我愿。她择了薛淮为她梳拢,而薛小公子又愿为她付百两黄金,本应再没有旁人什么事。

  郑志渊不敢明面上得罪薛淮,一时又拿不出这么多银钱,便暗地里使阴招,四处搜刮些常人不可得的迷药、奇蛊想要成事,反误了卿卿性命。

  只是他死了,莺儿也讨不了好,无论孰是孰非,郑参知都一定会要她给他最宠爱的幼子偿命。原先她以为这黑衣人只是寻常小贼,纵然真的被她所杀,也可分辩一二,再加薛淮照拂,事情多半会不了了之。

  可这人偏偏是郑志渊。纵然薛淮当真有心相护,怕是也……

  皓魄当空,云衢勾连,银河清澄。蝉鸣声声入耳,青枣无风压枝。莺儿却无暇去赏这季夏圆月美景。

  她水红纱衣外罩着从死去的郑志渊身上扒下的漆黑锦衣,向栖华山的方向拔足狂奔,连一对提花鸳鸯履都快要磨破。有几名护院在她身后呼喝着,远远追来。

  她自小养在闺阁中,未曾习武。纵然从最薄弱的地方突破,用郑志渊的手帕侥幸迷晕了一名杂役,却还是惊动了护院。只怕再过一会儿有人去长生阁查看,报了官,来追捕她的就不只是这些人了。

  逃入山中,各色嘉木硕密的冠盖将皎皎清光遮得严严实实的,树影幢幢晃动,显出几分不合时节的阴森来。

  此情此景,她心中也不由生出几分悲苦。

  谋划了近两年的事,竟以这样一种荒谬无匹的方式功亏一篑,只得先留得青山在,待以后再谋求他法。

  呵,又是留得青山在。

  四年前,也即她十三岁那年,没有勇气一条白绫随着母亲一同去了。那时她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许是因为血流加快,蛊虫的效用显现出来,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益发燥热,下体穴口微微张开,一股粘稠的水液几欲涌出。

  莺儿虽未经人事,但浸妓馆多年,没有什么是不懂的。这邪蛊左不过是催情一类的,迫着她丧失神志去与人交合。

  她袖中握着匕首的指头紧了紧,有一瞬间想干脆就这样结果了自己,从此舍去这千般烦恼,万般无奈,轻飘飘没有一丝牵挂。

  可最终,一口浊气在胸腔转了几个来回,化作喉间无力的轻叹。

  即使已至这般境地,她还是不甘心。

标 签莺时离尘小说 莺时 离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