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甜心佳人太难追燕子蓉乔子安小说章节_甜心佳人太难追陈皮归来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408 ℃
甜心佳人太难追燕子蓉乔子安小说章节_甜心佳人太难追陈皮归来

甜心佳人太难追

陈皮归来 著

连载中免费

以燕子蓉和乔子安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甜心佳人太难追》是由作家陈皮归来所写,小说讲的是燕子蓉是狼狈的豪门弃妇,在经历渣男后她本不再相信爱情,可偏偏让燕子蓉邂逅了高傲的钻石王老五乔子安,见面就互怼的两人仿佛在玩爱情角逐游戏,在经历种种阴谋后,乔子安助燕子蓉一臂之力东山再起,可最后历经世事的燕子蓉乔子安才明白爱情的真谛不过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燕子蓉和乔子安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甜心佳人太难追》是由作家陈皮归来所写,小说讲的是燕子蓉是狼狈的豪门弃妇,在经历渣男后她本不再相信爱情,可偏偏让燕子蓉邂逅了高傲的钻石王老五乔子安,见面就互怼的两人仿佛在玩爱情角逐游戏,在经历种种阴谋后,乔子安助燕子蓉一臂之力东山再起,可最后历经世事的燕子蓉乔子安才明白爱情的真谛不过是......

免费阅读

  乔子安从“靡靡”开车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深秋的夜晚,巷弄里一片寂静。他的车开的不快,是以眼角的余光就瞄到了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在翻着什么东西,而地上躺着被翻的那个人,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他的车悄声无息地停下,然后倒退回那个巷口。

  小偷似乎没从那人身上翻出什么东西来,有些不爽,直接往人身上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低啐了一口,“妈的,穷鬼。”

  能在这巷子里睡觉的人,多半是从“靡靡”出来的客人。毕竟这地段看得太严,连乞丐都禁止入内。

  如果真是酒吧喝多的客人,那在他的地盘上丢了东西,传出去始终影响不好。乔子安想了想,还是开门下车,锃亮的皮鞋踩在地面上,反射出微弱的光泽。

  听到车门开关的声音,那小偷吓了一跳,也看不清他的脸,于是只能骂了一声“晦气”,急忙逃掉了。

  乔子安耸了耸肩,借着手机打出来的灯光,修长的腿往那边迈过去。

  将地面上的人翻过来,他“嗤”了一声,有些哭笑不得。

  还真是冤家路窄……只是,这女人竟然在这种地方都能睡过去?

  还好刚才那小偷没有看到她的脸,不然她顶着这样一副漂亮的皮囊,在这里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乔子安认命地将人拖起来,她不重,无意识地躺在他的臂弯里。

  他当然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只是不想自己的盘口闹出什么全裸无名女尸案。所以,第二天早上,燕子蓉在他家豪华的沙发上醒来也就不奇怪了。

  这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

  燕子蓉眯起眼睛,慢慢坐起,长翘的睫毛抵挡着明亮的阳光。她记得自己离开“靡靡”之后,无处可去,最后夜深了,只能找个无人的小巷子和衣而眠,没想到醒来便到了这里。

  头疼。脑子里闪过些可怕的想象,她尖叫一声,急忙去摸身上的衣服,还好都很完整。

  打消了疑虑,她这才分出心思打量起房间。这里简洁却奢华的陈设,比起燕家,甚至刘家都要讲究。

  这里的主人究竟是谁?难不成能比刘家势力还强大?

  “你太吵了。”她迷茫地四下张望,却听见一个不耐烦的清冷男音。

  这声音……好熟悉。

  燕子蓉敲着宿醉之后疼痛的头,努力回忆自己什么时候听到过的这个声音。与此同时,大厅一侧的门突然被拉开,里面走出一个围着腰部浴巾的男人。

  见到她醒了,乔子安没有什么讶异的表情,淡淡指了指门口,“醒了?那你可以走了。”

  完美的腰线,有力的肌肉,仿佛出自雕刻家之手。这个男人……不就是昨晚羞辱她的人?

  他的出现,让燕子蓉很不舒服。

  昨夜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翻涌上来,燕子蓉皱着眉头,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你把我带过来的?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乔子安不屑地笑了一声,走到客厅中央,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将百叶窗打开,“我并不想对一个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女人怎样。现在,趁我问你要清理费之前,立马离开。”

  他再一次指向门口,下了逐客令。

  “清理费?”燕子蓉一脸懵懂,终于慢慢从醉酒的状态清醒过来,明白自己昨天大概吐在别人的房间里了,本能地要去抓自己的挎包,“多少?我赔你就是……”

  手伸在半路,摸了个空。

  她转头去看,又快速扫视了整个房间一遍,也没发现自己随身带着的包。

  “找包?不用找了,我在发现你之前,你已经被贼光顾好几遍了,说起来你该庆幸那巷子里灯光昏暗才是。”一眼就看明白了她的动作,乔子安也不阻拦,等她失望了才向她说明。

  他不理会她失落的表情,径自从酒柜取了一个玻璃杯,优雅地坐在落地窗边的藤椅上啜了一口,讥笑道,“说起来,我有些吃惊。我还以为你脑子里吐出来会是浆糊。”

  脑子里是浆糊?

  总是燕子蓉的智商再不济,却也明白这人在拐弯抹角地讽刺她了。但可悲的是,这个人昨晚救了她。他说得对,如果不是巷子里灯光黑暗,她说不定早就……

  她站在那里,原本想道谢一声的,却被他这么一噎,立即走也不是坐也不是,难受极了。

  “你还不走?”乔子安有些不耐烦了。这是他的私人住所,不是用来收留阿猫阿狗的。他眼神一凌,抛向她,却在这时听到了外面拍门和骂骂咧咧的声音。

  虽然别墅门的隔音效果良好,但外面人说话不客气,还是能明显听出来。

  乔子安面无表情地望了一眼门口。这个点来找他的人几乎没有,更何况这个地址他对外相对保密,怎么会有人寻上门来?

  他对燕子蓉使了个眼色,“去开门。”

  燕子蓉磨磨蹭蹭。虽说在他的住所,自己去开门不方便,但毕竟他也算是她半个救命恩人了。她想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把门打开,“请问……”

  话没说完,她便僵在了门口。

  门外的天光比室内稍显刺目,她瞪大眼睛,视网膜里清晰地映出刘云和婆婆狰狞的表情。还来不及反应,脸上便挨了重重一下,“贱人!总算让我捉奸在床了吧!”

  这一巴掌没有留力气,她脸被打得偏了过去,牙龈处一股血腥味。

  视线所及之处,刘云刚刚收回手掌,恨恨地看向她。婆婆没有给她机会,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就往外拖,“小浪蹄子,我就说你不对劲,看吧,都卖到别人家里来了……平日里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

  头皮上传来一阵剧痛,燕子蓉只觉得整块皮肤都要被扯落。她疼得眼泪都冒了出来,伸手就想把自己的头发夺回来,“你们在说什么……”

  她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两人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说什么?现在都人赃俱获了你还不承认!”婆婆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肮脏的老鼠,眉目倒竖,干枯的手上力气却大得很,“你这荡妇,你骗了我儿子五年了!要不是我留了个心眼跟踪你,还真就被你瞒过去了……”

  燕子蓉被扯得跌跌撞撞,一只手努力掰住门框稳住身形,另一只手在和婆婆的手抗衡。闻言浑身一震,“跟踪……你们跟踪我?”

  她有些不可置信。

  他们跟踪她……既然在跟踪她,为什么在她被欺负的时候不出手?为什么在她被偷东西的时候视若无睹?偏偏要在今天早上……

  一个想法隐隐约约的冒出来,燕子蓉只觉得浑身发冷。

  昨天刘云将婚内互不干涉的协议放在她面前,她没有签。离家出走后,她心灰意冷的走进了一家酒吧,再然后,今天早上,守身如玉了五年的她就突然被指为荡妇。

  很难让人相信这中间没有什么联系。或许,婆婆派人跟踪她,就是要抓到她的把柄。

  ……她被刘家人设计了?

  这会是一个陷阱吗?那么,她偶遇酒吧老板是否也是陷阱中的一环?

  燕子蓉不能自制地想要转过头去看一看乔子安,却被婆婆一用力拽了回去,“都到这当口了,还想去看你的骈头?我跟踪你怎么了?不行?你身为刘家的媳妇,却不守妇道!我连管一管的资格都没有?”

  说着,她抓住燕子蓉的头,狠狠地往门框的边角处一磕,“我还治不了你个贱人了!”

  额头尖锐地一痛,燕子蓉立刻就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头上涌了下来,黏糊糊的漫过眼皮。婆婆似乎嫌她脏一般丢开了手,夸张地擦了擦,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承不承认?”

  燕子蓉身体发软,早上没有吃饭,又轻微晕血,只觉得双腿发抖,顺着门滑坐下去。

  门外“眼见为实”的丈夫和公婆,门内只着一条浴巾的乔子安,这下不管她说什么都是越描越黑的局面,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艰难地眨了眨眼睛,撇去上面的血沫子,看着婆婆精明的眼睛,声音涩哑,徒劳地解释,“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些年来,她在刘家性子温吞,任谁都可以捏扁搓圆,已经成了习惯。所以即使遭到这样的对待,她的第一反应仍不是反抗,而是解释。

  “别叫我妈,少恶心我!”婆婆抬起脚,高跟鞋毫不留情地往她身上一踹,她光洁的手臂上立刻起了一片青紫,“阿云不过是要和你签份合同,你就按捺不住委屈要来找奸夫?我刘家这些年待你不薄吧,五年来都没有将你扫地出门……你这不会下蛋的母鸡!”

  不会下蛋的母鸡?

  燕子蓉心里一疼,羞愧地低下头。

  每一次,婆婆都会用这句话来羞辱她。

  这是她心里永远都不能言说的痛。五年来,她和刘云无所出,去医院查过,是她患有过敏症。也就是说,终其一生,她都不会和刘云有自己的孩子。

  刘云不是那个适合她的人,但她没有别的任何选择。除了忍受两家人的白眼,她还要像保姆一样服侍刘家的一家老小,才能让自己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

  然而,当昨天刘云对她说,他在外已经育有一子一女,要她承认身份的时候,她这些年来所受的屈辱终于爆发了。

  如果那份协议生效,燕家恐怕会成为大马富豪榜一个天大的笑话,燕家的世世代代都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做人!

  那是她平生第一次反抗,却遭致了这样的后果。

  燕子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婆婆对她的怨怼不是一天两天,她能感觉出来,她的愤怒不仅仅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只能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我没有……”

  没有人理会她,更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他们一手设计引导的,为的就是让她获得如今的下场。

  燕子蓉想去拉婆婆的裤腿,但对方却厌恶地退了一步。她手落了个空,有些祈求地看向打了她一巴掌就再也没发声的刘云,“老公,我真的没有背叛你……你相信我。”

  这些年来,虽然她对刘云没有什么爱情可言,但心里却当他是一家人,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从未出过错。他显然也知道自己被冤枉了,为什么不愿意为她出手一次?

  刘云有些不忍,但想到自己在外的一双儿女,以及母亲每次谈及燕家儿媳时嫌弃的眼神,最终还是忍住了,冷漠地转过脸去。

  “你从别人家里出来的照片,我已经叫人拍下来了,还有你身后的那个男人。你如果不想燕家身败名裂,就回来,我们把协议签了。”

  漠不关心的声音,仿佛事不关己。

  燕子蓉的心一点一点被冻成坚冰,她听见自己凄厉的声音喊了一声“不,我不签!”

  “不签的话,我就把你昨晚和男人进出的照片发到报社。”刘云低下头,如同看一只卑微的蝼蚁。而他的确也可以伸出跟小手指便碾死她,“家丑不可外扬,你最好快些回来,我们把事情解决了。”

  他说完,带着自己的母亲往车里走去,留给燕子蓉一个冷硬的背影。

  原来,五年的夫妻,在他眼里,依旧什么都不算。

  她在他们身后冷笑起来。

  “你这贱人,还笑!我要撕烂你的嘴!”刘母气得发抖,忍不住又要过来对她拳打脚踢。

  这时候,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却凭空插了进来,“住手。”

  许是这声音太过有威慑力,原本在争执的三个人都停止了动作,愣愣地看向里间。

  乔子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笔挺的西服,发型一丝不乱,负手站在了他们身边。

  他身上有股无形的压迫力,让人不由得自惭形秽。刘云立刻察觉到了这种危机,挺起身子把母亲护在身后,声音里透出一股子恨意,“怎么,贱人的奸夫,要来护她了?”

  其实他原本没有那么讨厌燕子蓉,但看到这个比他外在还优秀的男人,止不住就想一争高下,所以说话也带上了侮辱性的言辞。

  “她的死活,我不感兴趣。”乔子安紧了紧领带,拍了拍袖口并不存在的灰尘,一字一句慢慢出声,“只是,我刚才听你们说,拍了我的照片。”

  “是又怎样?”刘云被他冷冷的目光看得一凛,硬着头皮把话说完,色厉内荏的模样可见一斑,“有胆子当奸夫,还没胆子被人拍了?”

  “奸夫?”乔子安似笑非笑地睇了他一眼,气定神闲,“你这种男人的女人,我还真看不上。”

  刘云一下子气炸了,冲上来一拳头挥出,却被他半路拦截下来。

  他手臂白皙,手腕也不粗,看似软弱无力,但却力量惊人。只是几秒钟,刘云的额头上就冒出了岑岑冷汗。

  “那些照片,我不希望出现在媒体上。不然,你们刘家,后果自负。”他声音冷然自在,仿佛在谈论天气。

  “你干什么!放开我儿子!”刘母见状,立刻像母鸡护雏一样扑上来又撕又打,乔子安一用力,两人都被他摔出去老远,刘母甚至坐在了地上。

  等他们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旁边已经站满了黑色制服的保安。

  “送客。”

  乔子安冷然的话音刚落,几个彪形大汉就齐齐上前一步,对着刘氏母子比了一个手势,语调里满是威胁,“请。”

  论打架,刘云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人的对手。他咬了咬牙,扶着母亲从地上站起来,对乔子安撂了句狠话,“你给我等着。”便飞快地钻进了自己的车。

  “我刚才说的话,希望刘公子记清了。”乔子安面色不改,对着车里的刘云沉声开口,“否则,我自然有本事让刘家……完蛋。”

  说完,他先将门啪的一声带上。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一眼缩在门边的,虚弱的燕子蓉。


标 签甜心佳人太难追 燕子蓉乔子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