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黎漾薄寒声小说_我的妈咪是影后沈黎漾薄寒声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49 ℃
沈黎漾薄寒声小说_我的妈咪是影后沈黎漾薄寒声

我的妈咪是影后

沈黎漾薄寒声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薄寒声沈黎漾的小说《我的妈咪是影后》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沈黎漾在娱乐圈是个传奇般的存在,出道两年,从一个无人知晓的小透明一跃成为影后,这后头付出的努力令人咂舌,直到某日,有狗仔爆料影后瞒着大家偷偷生了个娃,这娃的相貌还和那位著名冰山大佬薄寒声宛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薄寒声沈黎漾的小说《我的妈咪是影后》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沈黎漾在娱乐圈是个传奇般的存在,出道两年,从一个无人知晓的小透明一跃成为影后,这后头付出的努力令人咂舌,直到某日,有狗仔爆料影后瞒着大家偷偷生了个娃,这娃的相貌还和那位著名冰山大佬薄寒声宛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免费阅读

  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那个我……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就是刚才,刚才有点生气,所以……”

  所以……苍天啊,来个雷,劈死她得了。

  怪她平日里在自己的小天地太自由放荡了一点。

  薄寒声:“需要帮忙吗?”

  面对他绅士的询问,沈黎漾摇了摇头,她没有麻烦别人的习惯,再说……又不是什么相熟的关系。

  只是,沈黎漾显然忘记了,既然都不是什么相熟的关系,怎么就那么,粗、枝、大、叶、的、让、人、在、家、里、留、宿、了、呢?

  在沈黎漾收拾餐桌的时候,小宝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她屁股后面。

  沈黎漾走到哪里,他就去到哪里,乖得不像话。

  沈黎漾租的房子不大,两室一厅,自己住一间卧室,另一间卧室用来堆放杂物,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分配的好。

  薄寒声眸色深深的朝她看了一眼,“沈小姐,还有多余的被子吗?”

  沈黎漾下意识的点头。

  薄寒声低声“嗯”了下,然后说道:“今晚我睡在沙发上,小宝……就麻烦沈小姐分心照看一下。”

  沈黎漾也觉得这样的分配最好不过。

  说是照看,其实,小宝那么乖,根本不用沈黎漾操什么心,而且小家伙还是举止有度的小绅士。

  脱下的小衣服自己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椅子上。

  薄寒声手臂压在脑后,对于自己今晚留宿陌生女孩儿家的举动,心里有几分怪异的感觉。

  他有很严重的睡眠障碍,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梦魇。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只要睡熟,便会梦见一个女孩儿。

  白色的棉麻连衣裙,本该是世间最为纯净的颜色,上面却布满了鞭痕和伤疤。

  女孩儿将自己瘦弱的身体蜷缩在墙角,一直在哭,是那种哽咽着的,低声的抽泣。

  铁闸门被从外面打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让人头皮发麻。

  墙角的女孩儿随着铁门声音的响起,浑身都在颤抖,她张着嘴想要大声的呼喊救命,但是极度的恐惧之下,她哑然无声。

  当门口逆光走来一道身影,女孩儿到底是没有忍住尖叫出声。

  这哭声让薄寒声心痛如绞,额头上泛起了冷汗,下一秒,躺在沙发上的薄寒声猛然,睁开了眼睛。

  薄寒声起身,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冷。

  这些年,类似的梦他做了很多次,每一次想要奋力的去回想梦中那个女孩儿的脸,却像是在中间隔了一层纱,怎么都回忆不真切。

  但是梦中的场景却又那么的真实,就像是在某个时空里,真实的存在。

  在他出神的时候,听到阳台有细细说话的声音,显然说话的人在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

  “顾淮你是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咱们分手了,分手你懂不懂?老娘跟你在一起半年,头上戴的绿帽子都能绕四方城一圈了,进绿帽子社分分钟就是至尊会员,你再换着手机号给我打电话,我就去警局备案告你性骚 扰,我想媒体一定很乐意扒一扒蹿红小生的情史。”

  “黎漾我跟她们往来都是工作需要,你也知道圈内最需要的就是关系。”顾淮解释道。

  沈黎漾闻言就笑了:“顾淮,你搞关系每一次都能搞到床上,你有这本事还做什么演员,直接去卖肾不是更直接?你说你玩也别老是带上我啊,我每天正休息呢,一个叫chuang视频就给我发过来了,老娘成天就看你们的激情视频了,怎么着,这是想要我给你刷个飞机还是巨轮?”

  被她这一通抢白,已经小有名气的顾淮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看着旁边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冷着脸就挂了电话。

  赵雪柔朝他看了一眼,“看来,我这个姐姐也没怎么把你放在心上啊。”

  顾淮现在听到沈黎漾的名字就火大,但是面前这个女人是他不能得罪的,“雪柔你也看到了,这个贱·人就是伶牙俐齿……我也是受够了她,才会那么干脆的甩了她。”

  赵雪柔摆弄了下自己刚刚做好的指甲,“是么?”

  顾淮上前搂住她的腰,摆出情深的模样,“那是自然,我现在……只钟情你一个。”

  赵雪柔闻言笑了下。

  两人很快就吻在了一起,直到赵雪柔的手机响起,顾淮轻瞥了一眼,眼皮当即便跳了下。

  他认出,那是王经纪的电话。

  赵雪柔接电话的时候避开了他。

  而另一边,挂断电话的沈黎漾,从口袋里摸了两下,掏出一支烟来,动作娴熟的点燃了打火机,在月色的掩隐下目光沉静的吐着烟圈。

  只是这烟圈还没有吐几个,夹在指尖的烟就被一只修长的骨骼分明的手给拿走了。

  沈黎漾诧异的转身,不期然的就对上了薄寒声那双深邃的眼眸。

  他削薄的唇角微微启开,说:“抽烟对身体不好。”

  许是夜色撩 人,许是眼前这个男人本身就有惑人的本事,沈黎漾身上裹着的防御机制有些松懈,笑着问他:“怎么,你不抽烟么?”

  薄寒声:“……小宝不喜欢烟味。”

  “孩子不喜欢就不抽,薄大总裁果然是好父亲的典范。”她笑着说。

  注意到她称呼的变化,薄寒声深沉如同夜色的眸子闪烁了下,“查了我?”

  沈黎漾微一耸肩,也没有隐瞒:“毕竟是家里住了个陌生男人,我总是要看看是不是什么黑社会头目又或者……是不是什么不良分子,毕竟我一个弱女子,总要自保一下,薄总裁一定可以理解我的,是么?”

  眼前女孩儿笑靥如花,饶是薄寒声生性薄凉,也不忍说些什么。

  他低声“嗯”了声,算是回答。

  对于沈黎漾来说,每天的清晨势必都是一场兵荒马乱。

  她匆匆穿好衣服就直直的冲进了浴室,小宝见到她的动作原本是想要提醒她什么的,但是想到……

  爸爸妈妈在一起洗澡澡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又把小手给收了回去。

  所以,当沈黎漾冲进浴室的时候,顿时……就傻了眼。

  热气缭绕中,健硕的腹肌,还有那勾人的人鱼线……

  沈黎漾莫名的就做了个吞咽口水的举动。

  “转身。”薄寒声扯过浴巾绑在腰间,沉声看着浴室门口眼睛都不眨看着自己身体的女孩儿。

  沈黎漾闻声,这才面色一红,后知后觉的转身,“对,对不起……”

  苍天作证她是真的不知道有人,不会故意占他便宜。

  绑好浴巾,薄寒声这才走近她,“要洗漱?”

  沈黎漾背对着他,点头如蒜。

  “去洗吧。”

  “哦哦哦,好的。”口中忙不迭的应着,神志却有些飘,不知道是不是一大早的美色暴击来的太剧烈了一点。

  但所谓乐极生悲,恍惚中,沈黎漾脚下一滑,直直的就朝着薄寒声摔了过去。

  沈黎漾狂汗,瀑布汗:这狗血的剧情发展,八点档肥皂剧么?!

  “唔”。伸手拦抱住她的薄寒声发出一声闷吭。

  她的膝盖好巧不巧的抵住了他男性尊严之处。

  沈黎漾还没有来得及感慨这狗血的剧情发展趋向,就发现她不知不觉中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薄大总裁的命根子,卖了她论斤称两,都赔不起啊。

  沈黎漾想哭的心都有了:“我,我给你揉揉?”

  她如果不是脑袋短路了,绝对干不出这种蠢事。

  薄西晨了解自家大哥的洁癖,一大早就风风火火带着替换的衣服来了,殷勤的想要弥补自己昨天差点弄丢了小宝贝的错误。

  找了一圈后没有看到人,他马上就想到了应该是在浴室。

  结果,“砰”的撞开了门后,他看……看到了,什么?

  一大清早,就这么劲爆,的,吗?

  “那个,那个……你们继续,继续,我……哎呀,我今天感觉耳朵一直嗡嗡的响,什么都看不见……”

  说着,还欲盖弥彰的把门给他们阖上了。

  亲手把浴室的门关上后,薄西晨抱着不远处的小宝就亲了一口,大声道:“宝仔,你马上就是有妈·的孩子了,高不高兴?!”

  小宝高冷且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本宝宝本来就是有妈妈·的孩子。

  而且,妈妈还是他替爸爸找出来的。

  浴室的门并不怎么隔音,听到薄西晨对小宝说的话后,沈黎漾触电一般的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碰触到他的手火辣辣的。

  沈黎漾被自己给蠢哭了,却还要故作镇定的说:“那个……我,我如果说自己刚才脑子短路了,不是有意要吃你豆腐的,你信么?”

  信吗?

  信、吗?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啊。

  然而,薄大总裁眸色深深的看了一眼后,“嗯。”

  沈黎漾蓦然抬头,瞪大了眼睛。

  就这么,相信了?

  这年头,有钱有颜有身材的大总裁,已经这么好骗了吗?

  鸡飞蛋打的早晨就这么划上了句号,沈黎漾在经纪人的接连催促中,只能先去参加所谓的面试。

  车上,薄寒声看着沈黎漾匆匆离开的背影,自然也想到了昨天让她爆粗口的那通电话,以及电话中所谓的面试。

  “西晨,去查查她要面试的剧组。”

  在见到早上那一幕后,薄西晨俨然已经在脑海中自动形成了“沈黎漾=未来嫂子”的公式,闻言当即点头:“好咧。”

  当沈黎漾匆匆赶到面试地点的时候,才发现,所谓的面试……根本就只来了她一个人。

  “黄导……这,难道是我记错了时间?”

  黄职明笑的时候露出两排黄牙,肥肉横坠的脸上挤出的笑容宛如车祸现场,“没错没错,这场面试就是走个形式,我很满意小黎漾你……瞧瞧这身段和小脸,拍出来一定有大把的男人愿意买票。”

  说着,就伸出粗粝的手想要往她脸上摸。

  而周遭的工作人员似乎早已对这样的场景见怪不怪,全都闭目塞听的装聋作哑。

  演员这一行,在入行之初就有所谓的前辈给沈黎漾上过一课: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只要你豁得出去,没有什么是不敢想的。

  沈黎漾佯装捋头发躲开了他的碰触,笑道:“黄导说笑了,既然是面试,总是要公平竞争才合适……要不然传出去,总不好听。”

  没有吃上豆腐,黄导落的眼神像是带着刀子,想要把她身上的衣服尽数割开。

  这样的目光让沈黎漾很不舒服,但对方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她也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好说,好说,既然你想要面试,那……副导演,把要试戏的剧本给黎漾看看。”

  副导演会意的将剧本中的一页纸抽出来,递给了沈黎漾。

  沈黎漾知道今天的试戏不会那么简单,但怎么也想到他们交给自己试戏的桥段竟然是……一场,床戏!


标 签我的妈咪是影后 沈黎漾 薄寒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