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姑娘你抱抱我江清溪沈承星小说_江姑娘你抱抱我小礼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78 ℃
江姑娘你抱抱我江清溪沈承星小说_江姑娘你抱抱我小礼

江姑娘你抱抱我

小礼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江清溪和沈承星为主角的穿越言情新书《江姑娘你抱抱我》是由作家小礼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沈承星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自负霸道的他在遇到江清溪时自以为能将她轻松拿下,可奈何江清溪并不待见沈承星,沈承星误以为江清溪在玩欲擒故纵的戏码,实际上江清溪的心也一点点为他沉沦只是不自知,看似美好的一切全因江清溪白月光的突然回归而逆转......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江清溪和沈承星为主角的穿越言情新书《江姑娘你抱抱我》是由作家小礼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沈承星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自负霸道的他在遇到江清溪时自以为能将她轻松拿下,可奈何江清溪并不待见沈承星,沈承星误以为江清溪在玩欲擒故纵的戏码,实际上江清溪的心也一点点为他沉沦只是不自知,看似美好的一切全因江清溪白月光的突然回归而逆转......

免费阅读

  江清夕正疑惑他怎么阴魂不散,紧接着一句欠揍的话跟着飘了出来,“好在一旁欣赏你狼狈的模样。”

  “……”

  “你到底是谁,这陷阱是你设的?”江清夕灰头土脸的瞪着他,一副狼狈又不服输的小模样。

  只可惜那书她就看了几章,暂时捉摸不透这厮的底细。

  沈承星不搭理她,朝她挑挑眉,道,“只要你哭着朝我磕头认个错,小爷我可以考虑考虑拉你上来。”

  还真是他搞的鬼!

  大早上的不好好睡觉追到山里来挖坑,这人有病吧!不就是推了他一把吗,看着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这么娇气这么记仇!

  “你要我磕头认错?”

  “记得说沈少爷我错了,求求您救我上去吧,以后您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想了想,沈承星又加了句,“记得说的温柔动听一点!”

  “哼,我宁可在这坑里常住,我也不跟你这小肚鸡肠的无赖认错!”江清夕仰着头咬牙切齿的说道,话音未落,一只油黄圆滚的橘子无情的砸在了她的脸上,江清夕疼的当即闭上了眼睛手连忙捂住了被砸到的脸骨。

  “啊呀!”她惨兮兮的叫,疼的眼睛都湿润了。

  这张脸,这个身体虽然都不是她的,可是疼却是她来受啊!

  不是说古代的男人都是翩翩君子,温柔又斯文吗!

  这个人怎么连女人都打!

  “疯女人,你真是疯透了,敢骂我是无赖,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来活埋你,好了却你常住的心愿!”

  沈承星被她激怒,声音狂妄又阴沉,作势便要从树杈上跳下来,打算旧怨新仇一起算!

  “……”江清夕看他真要找人来活埋她,脸瞬间就垮下来了,她就是死,也不能死在这等无赖手上!

  再说,活埋这死法那也太难受了吧!

  江清夕脑袋灵光一闪,娇小的身躯如软泥似的倒在了泥土上,眼睛紧紧的闭上,呼吸都屏住了,一动不动。

  沈承星跳下树来,原还想警告她什么,一瞧,那个刚刚还张牙舞爪的疯女人正侧着脸倒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都是土,看着就惹人厌烦。

  她这是晕了还是死了?

  该不会听说要活埋所以就吓死了吧?

  “喂!”

  ……

  沈承星又朝她身上砸了一只橘子,那身体还是一动不动,连呼吸起伏都没了。

  还真吓死了啊。

  沈承星楞了楞,大脑思虑起来,他虽玩闹,却从未弄死过什么人,要是因为这个疯女人坏了自己一世英名,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况且,这女人既不检点也不是良善之人,自己也算替天行道。

  “罢了,恩怨都罢了,爷不跟一个女鬼计较,能让我亲自动手下葬的你是第一个,这也算是你的福气,到了地底下要记得感恩爷没让你变成孤魂野鬼!”说完,沈承星挽起了袖袍从一旁找出来了铲子,铲上满满的土就往江清夕身上砸落过去。

  湿湿的黄土从脸颊上滚落下去,又重又臭,江清夕气的睁开了眼睛,瞪着他,狼狈的脸庞阵阵怒意,“你这没人性的玩意,居然还真的要把我埋了!”

  她原还以为他多少要下来探探鼻息确定一下,那时自己在想办法上去,没想到这丫这么冷血!

  真是个混蛋!江清夕看他错愕的表情,两步走过去,踮起脚尖两只手不由分说拽住了他的脚踝,狠狠一拖,沈承星连人带铲子一起滑掉进了坑里。

  他显然没法相信,这女人居然会敢这么对他,连掉下去的时候神情还是呆滞。

  看着他摔的并不比自己轻,江清夕心情忽然好了起来,冷冷的嘲讽了句,“缺德玩意,还给我福气呢,自个儿先积德行善吧!”

  江清夕边骂那脚直接踩在了沈承星身上,拿他当着垫脚石,双手轻松往地上一撑,半个身体灵活的爬了上去。

  沈承星那能善罢甘休,反应过来手掌一抬准确无误的抓住她往上爬的脚,“疯女人,你居然装死?”

  还踩他?

  沈承星都给她气笑了,眼底却是一片熊熊怒火。

  江清夕此刻就好比终于要上岸了,却忽然被一只毒蛇给缠住了脚,别提多郁闷了,别无他法,她只能双手死死抓住地面,两只脚一顿挣扎乱蹬,“你给我撒开,处处为难一个弱女子,你算什么男人!”

  “母老虎,你也算弱女子?”

  除了她,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粗鄙的女人。

  “……”

  沈承星身高体格压她太多了,想把她拽下来那也是轻而易举,不过,他想到了一个羞辱她的方法。

  在那只脏鞋底要蹬上他的脸时,他有了防备,微微一侧便躲过,手掌强行抓紧她的脚踝,三五下便将江清夕的鞋子袜子全脱了下来,露出一双雪白仿佛透明的脚晃在他眼前,十个脚趾呈淡粉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

  性子粗鲁,脚倒生的娇小白嫩。

  “脱我鞋干嘛,你有病?”这厮还有恋脚癖?

  真够恶心的。

  江清夕侧了侧身,往后瞪了他一眼,想着他还不撒手,随手在地上抓起一把土往他脸上扔过去。

  沈承星连忙垂下眼眸,松开了她的脚,不是不再为难她,而是想着一个正常女子被陌生男人看光了脚,就是不哭不自尽也该知羞吧!

  这女人怎么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仿佛脱的不是她的一样?

  “呵,爷倒是忘了,你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又怎会在意这些。”沈承星反应过来冷冷的嘲讽道。

  那么多吐沫星子都没把她淹着,露个脚又算的了什么,还不知道被多少人摸过了,想起,他都觉得自己的行为荒唐。

  “无耻下流的男人也配教训我,姑奶奶比你干净多了,把鞋子还给我!”

  沈承星冷笑一声,又恢复那张不可一世的面容,不可思议道,“你要爷给你捡鞋子?”

  “你脱的你不捡?什么道理!”

  “不捡!”沈承星冷漠的拒绝,江清夕怎么也上不去的坑,他轻轻松松的跃了上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她晃在外头的脚,讥讽道,“以后别出现在我眼前,不知羞耻的疯女人!”

  “……”

  江清夕无语,拧着眉看着他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倒打一耙说她出现在他跟前?她有这么瞎?

  江清夕低眸看了看自己这一身,手因为摘花被割破,血还沾到了衣服上,嘴里甚至还有土,整个人就跟被玷污了一样,鞋也没了,狼狈极了。

  遇见他两次,次次没好下场!江清夕绕不出去索性找了一处大树乘凉,直到近黄昏,从那袅袅升起的炊烟找到了下山的路。

  原来这个身体护养的极好,肤如凝脂,全身没有一点伤疤,嫩的能掐出水来,可如今,这一双小巧的脚又脏还划出了好多一道道细细的血痕。

  江清夕倒也不是很在意,除了有点疼。

  好在她回去的时候人都窝在家里做菜吃着饭,没啥人看见,否则又要骂她放荡了。

  她倒不是怕别那些人骂,而是她实在太累了实在是没力气战斗了。

  陈母时不时在门口望望,倒不是担心江清溪本人,而是想着家里的积蓄都拿来给她赎身了,人没了那就糟了。

  圆润的面容挂着忧愁,几条明显的皱纹趴在眼角,眉拧的紧紧,想去上山找她时,人焉焉的回来了。

  “你这是副什么模样?花摘哪里去了?你到底去做什么了?”

  陈母跟在江清夕身后,抓着她唠唠叨叨个没完。

  她快要渴死了,到家咕噜噜喝了一大碗凉水,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一点点,还好今天没什么太阳,否则就脱水死在山上了。

  “也不知道谁家的疯狗不拴好,跑到山上追着我咬,背篓都跑没了,你怎么也没提前告知我一声山上还会有这等怪物,我差点就回不来了。”江清夕先把锅甩到她身上。

  陈母听着面容沉重难看,半信半疑,“上次洗个衣服连衣带盆都没了你就说是狗追你,这次也是?那狗就逮着你跑?”

  江清夕委屈死了,撇撇嘴,道,“谁说不是呢,下次我看见他一定绕着走!”

  “……”

  陈母到嘴的话又憋了回去,只得无奈的用手戳了戳她的脑门,“我该怎么说你才好!”

  想了想,陈母又狐疑的问她,“你该不会是不想干活,故意把东西都丢了吧?”

  “天呐,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我这伤口都是真的呢,老疼了。”

  江清夕掀开裙摆露出那双脏兮兮的脚。

  这一露可把陈母惊着了,她居然光着脚走路回来了?

  “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鞋子就算丢了也不能光着个脚啊,你是真不害臊啊?下次再这样你就自己上吊自尽!”

  她真是恨铁不成钢!

  “明白,明白了。”江清夕这会才反应过来古代女子的脚是不能随便给人看的,那个瘟神存的什么恶毒心思,知道竟还脱她的鞋!

  无耻下流!

  “快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我得回去收花了,招财回来了灶上的饭菜记得端出来,外头那些事干不好就乖乖学着做个好妻子,要学会心疼你的丈夫,明白不?”

  “……”

  要她学会心疼陈瘸子这个杀人犯?这辈子都不可能!她这会没力气吵了,就没再还嘴。

  陈母走一步回头念叨一句,直到出了院子,那嘀嘀咕咕的声音她还听得着。

  原她是跟儿子住一起的,可想着新婚,俩人总需要空间那啥,所以自己就主动收拾着去了附近晾花的小屋子住。

  屋子并不宽敞,还架着许多半干的花,收拾好勉强能摆上一张床,想着不久就会有孙子抱,她住的倒也乐呵。

  她不知道的是,那晚后,陈瘸子到现在也没碰过江清夕,更没进去过那个房间。

  反倒是一有机会就逮着江清夕,愤怒的羞辱她,在他心里,她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烂女人了。

  “呵,我听娘说了,你那谎言骗骗她还行,骗我,还嫩了点,什么被狗追,还追两次,我活这么久都没听过这档子离谱事!”陈瘸子端着一碗饭坐在门前,一边吃着一边讽刺着江清夕,“看你那衣服,是跟人在山上玩野了吧?怎么,顾家老爷没钱陪你去旅馆了?”

  江清夕从井里打出水倒在灶上烧,走来走去一眼都没看陈瘸子,哼着他听不懂的歌,悠然极了。

  见她不回应,陈瘸子更憋闷了,低低咒骂,“呸,骚货!”

  江清夕瞪他一眼,有着浓浓的藐视,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跟人去约会了,自己媳妇宁可跟别人玩也不跟你,气吧?”

  “你!”

  果不其然,陈瘸子被江清夕说的当即扔下了碗筷,腾的站了起来,怒火熊熊的眼与她平视,抬起手就要打她,手掌却半天没落下来。

  “姓陈的你以后再敢动我一下我就跟你拼命,你还有老母亲,我孤身一人我没可怕的,就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不信你就试试!”

  江清夕死死拽住他的手腕,清澈的眸底泄露出恨意。

  她本就在这破地方住的十分不爽了,如今还要被这等小人打?

  他做梦去吧!他不知道,那个会被他打的江清溪早就死了。

  死在他手底下!


标 签江姑娘你抱抱我 江清溪沈承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