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恋爱才是正经事周放宋凛小说_恋爱才是正经事艾小图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44 ℃
恋爱才是正经事周放宋凛小说_恋爱才是正经事艾小图

恋爱才是正经事

艾小图 著

完本免费

恋爱才是正经事免费阅读,爱情高级定制免费版全集,幸福触手可及电视剧在线观看,由迪丽热巴和黄景瑜主演的都市励志爱情电视剧《恋爱才是正经事》是改编自网络大神艾小图的原创小说,主角是周放和宋凛,小说讲的是周放是有才华的服装设计师,宋凛是有名气的电商大佬,两人因海边发生的摩擦而有了交易,此后因一场官司遇见,见面就互怼的周放宋凛因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纽带而开始合作,他们也在互相较劲过程中获得了成长,看周放和宋凛最后如何如何走上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巅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恋爱才是正经事免费阅读,爱情高级定制免费版全集,幸福触手可及电视剧在线观看,由迪丽热巴和黄景瑜主演的都市励志爱情电视剧《恋爱才是正经事》是改编自网络大神艾小图的原创小说,主角是周放和宋凛,小说讲的是周放是有才华的服装设计师,宋凛是有名气的电商大佬,两人因海边发生的摩擦而有了交易,此后因一场官司遇见,见面就互怼的周放宋凛因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纽带而开始合作,他们也在互相较劲过程中获得了成长,看周放和宋凛最后如何如何走上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巅峰.......

免费阅读

  和秦清胡侃了一通,之后的几天,周放心情都好了很多。周放发现,心态变好以后,那种急躁慌乱感也渐渐消失了。

  她可以心平气和地跟手下的人商量对策,也听了好几个不错的解决方案,积极开始实施。

  不管后续如何,必须先挺过这一轮危机。

  公司账面上没有足够的钱,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周放只能想心思,向银行贷款。

  本地几个老行的行长和周放的爸爸还算熟悉,最开始创业是爸爸帮忙跑,后来爸爸把关系线牵给了汪泽洋。如今出了问题,又要回去找老爸,周放想了许久,咬着牙没开这个口。

  爸妈现在对她个人婚姻问题的关注远超过公司,如果他们知道公司出现危机,更会拾掇她卖公司,找个男人嫁了。

  这不是如了宋凛的愿么?她不能如他的愿。

  不管宋凛怎么看她,她就是要和他较个劲儿。

  周六的晚上,托了三四圈的人,才求得一个金融圈的饭局,周放不喜欢这种场合,但那饭局上有支行专管信贷的郭行长出席,她必须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五行宴是城中著名的海鲜酒楼,吃得好,一顿能吃出十万上下。五行宴主要是吸引高端客户,没有堂食,全是包厢,为各种政商名流,提供安全隐蔽的谈事空间。

  一楼装修富丽堂皇,四处都是金色的镜子和璀璨的吊灯,晃的人有点晕。一想到一会儿又要喝酒,周放就开始头疼。

  刚走近电梯口,周放就碰到了一个老熟人——霍辰东。

  他背对着她,身姿挺拔地站在电梯口,一身黑色西装,油光水滑的大背头也梳得格外好看。这么多年,他完全没有变胖变老,经过时光锤炼,变得更有魅力。常青藤院校的留学海归,28岁的副行长,他爸爸又是某行的省总行行长,可谓出身银行世家。

  这完全是总裁文里才能出现的配置。周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生命中出现过这么牛逼的人物。

  不知是周放的高跟鞋声音惊动了他,还是他从电梯的镜面里看见了,总之,就在周放决定去走楼梯的时候,他缓缓回过头来。

  见此情景,周放已经半转的身体又僵硬转了回来,硬着头皮走到了电梯口。两人隔着大约一米的距离,没有说话,只是像陌生人一样并排站着。

  “你是不是拿了我的东西?”霍辰东目不斜视,声音清冷。

  “噢。”周放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正好和那天背了一样的包,赶紧拉开拉链找了半天,最后从包最底下的角落里找出那条项链,递给霍辰东:“你说这个?”

  霍辰东接过项链,第一件事是打开暗扣,随即脸色变了变:“里面的照片呢?”

  “烧了。”

  周放依旧是满不在乎的表情,那合影里有她,谁知道他有没有看着她的照片撸?她可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牵扯。

  “周放!”

  “叮——”电梯门正这时开了,周放毫不犹豫要跨进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周放脚还没迈进去,霍辰东已经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我知道你今天来干什么。”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霍辰东的声音冷如千年玄铁:“不要舍近求远,找我一样,你要什么,我就能给你什么。”

  听了霍辰东的话,周放有一瞬间感到一丝迷茫。

  她能找他要什么?过去的时光吗?

  那些总归是要不回了。

  周放推开他的手,有些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我要你离我远一点。”

  霍辰东被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刺激了,大步上前,双手紧紧抓住周放的肩膀。

  他紧皱着眉头,表情郑重:“那时候是我的问题,考试压力大,你又总是和我闹。我当时太年轻了,只考虑我自己,不能理解你的痛苦。”

  霍辰东顿了顿:“对不起。”

  周放感觉霍辰东的胸怀如一道阴影出现在眼前,眼看着要被他抱进怀里的时候,她倏然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往后拉了一把。那力道,大得周放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人一扯,周放随惯性向后倒去,最后被那人紧紧收入怀中。

  周放抬起头的时候,表情还有些懵。来人皱着眉低着头看她,眼神杀气腾腾。

  她人已经被宋凛抓进了怀里,有一只手却还被霍辰东紧紧抓着。

  眼前这画面实在太过诡异。周放觉得自己像一只草原上狂奔的羚羊,不小心被狮子和豹子同时盯上了。

  她看了一眼宋凛,又看了一眼霍辰东。自己缩了缩身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宋凛还是一贯的高深莫测,黑色的瞳孔深不见底,他低头看了一眼霍辰东抓着周放的手,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许久,冷冷吐出两个字。

  “放手。” 面对宋凛的威慑,霍辰东丝毫不惧,他勾了勾嘴唇,眼中尽显敌意,冷嗤道:“这句话应该由我对宋先生说。”

  三个人就这么对峙着,这场面,夹在中间的周放最尴尬。她扯了扯被霍辰东抓住的手臂,用了用力没抽回来。没办法,只好转头去推宋凛,他那俩手臂,抱得比过山车的安全锁还紧,更是推不开。

  “疼。”周放越憋越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了,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

  听见这一声的两个男人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霍辰东见周放眉头都皱起来了,下意识松开了手,上前一步,凑近周放:“怎么了?”

  而另一个把周放箍得紧紧的人,眉头始终深锁,见霍辰东走近,身子转了转方向,用肩背挡开了霍辰东,不让他靠近周放。这举动,像划分领地的动物。

  周放不爽地瞪了他一眼,手掌用力砸向他的胸口:“我说我疼!”

  宋凛直直盯着周放,墨黑的瞳孔里,仿佛有怒火将要冒出来。他居高临下,冷冷乜了她一眼:

  “忍着。”

  电梯口又来了两个人,见他们三人此情此状,开始诧异地喁喁私语。这时,后面又来了几个男人,看见霍辰东就热情招呼了起来。

  “小霍行长,好巧,来吃饭啊?”

  霍辰东冷冷看了一眼宋凛,又看了一眼周放。最后转过身去,对来人微笑着招呼:“赵总,好巧。”

  ……

  眼看着电梯口的人越来越多,宋凛一直这么把周放抱着,周放也有点尴尬。明明都用力踩了他好几脚了,他却跟没反应似的,狗肉也没他这么糙的。

  宋凛看了一眼四周,一只手抓着周放的肩膀,没招呼一声就往外带。

  “走。”干净果断的一个字,霸道得不容置疑。

  还不等周放反应过来,宋凛已经大力将她带离现场。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霍辰东必须维持该有的风度。旁边的人都看着他们三个,再纠缠,不定传出什么流言。霍辰东大约是不想陷入话题风暴的中心,没有再跟来。

  宋凛拽着周放的手劲很大,一副吃了□□的样子。那表情那神态,周放觉得他简直是拐卖妇女的匪徒。

  走了好半天才到消防通道,见周围没人,周放愤怒地甩开他的手:“放开!”

  这一次宋凛听话地放开了她的手,没有再违逆她的意思。

  周放揉着被抓红的手腕,没好气瞪着宋凛。

  其实她一早就从电梯门的反光里看到了他的身影。她给霍辰东拿项链的时候他就来了,却到最后一刻他过来。

  周放瞥了宋凛一眼,毫不客气地冷嘲:“既然是看热闹,怎么不看到底?”

  宋凛背靠着消防通道的门框,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与平日的气定神闲高高在上很不同,他此刻看上去几分心浮气躁。面对周放的冷嘲,他双手插/进裤兜,视线飘向别处,许久才回答:“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要抱你,觉得有点不舒服。”

  周放揉捏手腕的动作停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宋凛会说出这样的答案,这和她预想的剧本差得太远,让她感到有几分措手不及。

  周放的眼睛直直凝望着眼前的男人,那一刻,她的呼吸好像静止了,只有悸动的心跳怦怦地好像要跳出胸口。

  周放抬起头,瞪着宋凛,良久只憋出两个字:

  “神经。”

  ******

  宋凛并不擅长留人。

  印象中,这个女人总是风风火火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让控制欲极强的宋凛经常感到无所适从。

  骂完“神经”两个字,周放拍了拍衣服褶子,挎上包就要走。

  “我走了,还有局。”

  留给他一个毫不留恋的背影。

  宋凛沉默着往回走,没多久就碰到了正好赶来寻他的秘书。

  秘书道:“宋总,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该进去了?”

  “嗯。”宋凛扯了扯自己西服的下摆,脸上没什么表情。

  秘书安静地走在宋凛身侧,尽责地为他引路。他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今天除了我们这一局,还有谁在这吃饭?”

  秘书跟了宋凛多年,早已练就一身的人精本领。根本不需要宋凛多说,也不需点名,他就知道他是在问谁。

  “周总应该是为郭行长来的。”

  宋凛皱眉:“管信贷的那个郭行长?”

  “是的。”秘书半低着头,态度谦逊,点到即止:“郭行长曾经追过周总,周总给当面拒了,郭行长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

  这郭行长在圈内也算有名了,人入中年,肥头大耳,离婚后一直在外乱搞。最大的毛病,找他批贷款,性/贿/赂百试不爽。以周放这女人那清高的性子,被郭行长追求,不难想象她说了多难听的话。

  这女人别的优势没有,长相倒能算漂亮,出身、工作的原因,和那些拿身体换钱的女人气质完全不一样。饶是圈内见惯了美人的大老板,也还是会有个别被她吸引。

  她真的要去和那个郭行长吃饭?是吃饭,还是吃她?

  宋凛负手而立,嗓音低沉:“去查一查,在哪个包厢。”

  ……

  说实话,要论恶心,这郭行长,也算是周放有限人生里遇到的,数一数二的人物。油头满面,大腹便便,一口黄牙,虽然不秃头,但那发型,也是常年不知道要去往哪个方向。

  周放也不知道当初是做错了什么事,一个不幸被郭行长看上了,追求了她好一阵,那段时日,想起来就一言难尽。

  当时为了拒绝他,说了一些狠话,确实让人家下不来台,但当时的她也没有想那么长远,就希望他赶紧滚,眼不见为净。

  现在有事求上人家,周放自然得装孙子。

  包厢里坐了一桌,多是金融圈里的人,只有一个房地产公司老总,和周放一样,都是来找郭行长求贷款的。在座的都是各怀目的,彼此心照不宣。

  桌上谈论的那些东西周放也不是多懂,也没心思听。她坐在郭行长身边,那肥头猪脸的中年老畜生,借着灌了点黄汤,时不时伸手过来占便宜,摸了手臂拍大腿,就差要在桌上把她压倒了。

  周放今天就是猜到会有这种情况,特意穿了长的西装裤,还是没能躲开他的肥爪。

  咬着牙忍着恶心,周放还笑眯眯地给郭行长倒酒,全程假笑,尽了十二分的力虚与委蛇。大概是酒喝多了,郭行长肚子越撑越大,一把握住了周放又要倒酒的手,一脸色眯眯地说:“我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回来接着喝。”

  周放脸上笑着,手上用力抽了一把,这才摆脱了郭行长的钳制。

  手上黏糊糊的,感觉好像刚摸了鼻涕虫,周放觉得恶心极了。

  郭行长去上厕所了,周放得到短暂机会,倒了杯白开水来喝。

  一桌人三两说着话,气氛好不热烈。正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大家下意识抬头看去,都噤了声没说话。

  白衬衣黑裙子的服务员领着人进了门。

  嗒、嗒、嗒、

  复古的手工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规律的声音,每一步都走得很稳。来人缓慢走了进来,脸上是让人看不懂的笑意。

  “宋总?哪的风把你吹来了?”桌上已经有人认出来人,立刻笑眯眯站了起来:“这是打哪刚喝完的?”

  宋凛手臂上挂着自己的西装和领带,此时上半身仅着一件白衬衫,扣子随意解开两颗,露出脖颈以下的小片胸膛,看上去清朗闲适,倒真像是从哪个场子上刚下来的。

  “相请不如偶遇。”宋凛特别自然而然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众人,微笑道:“一起?”

  那表情,明明不容拒绝,却偏偏用了询问的语气。怎么可能拒绝他?他可是宋凛啊!众人自然是喜笑颜开把他迎了进来。

  周放撇了撇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可耻,真的可耻。

  宋凛假意环顾四周,最后看了一眼周放旁边的空椅子,随后径直走了过来。

  周放看穿了他的目的,在他走过来的途中,一直对他使眼色,示意他别过来,但他却好似没看到,微笑着,就如阎罗王降临一样,来了。

  宋凛的手刚碰到椅背,就被周放的手挡住了。她指了指椅背上挂着的衣服,很礼貌地对他说:“这里有人了。”

  宋凛眯了眯眼,直接把衣服移到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很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在周围人质疑、猜测的目光中,宋凛抿唇一笑,特别坦荡荡地说:“最近和周总有点生意上的来往,有点事要问。”

  整桌上就周放一个女人,不管宋凛这是问生意上的事还是私事,从宋凛坐到周放身边开始,每个人心里就已经勾勒出了一个故事了。这顿饭吃完,谁知道外头又得怎么传言?

  周放越想越气,双手捏着拳头才能克制住自己发火的冲动。虽然她心里已经临时开了个法场,把宋凛这货凌迟了一万遍,但大家看着她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微笑。

  几分种后,包厢里又恢复了之前的热络气氛。见大家的目光不再落在二人身上,周放压低了声音,恶狠狠质问宋凛:“故意捣乱的?”

  不管周放多气愤,宋凛始终气定神闲。他轻轻晃了晃酒杯,抿了一口酒,又将酒杯放下,淡淡瞟她一眼:“我吃多了?”

  “你说不是故意的谁信?我找郭行长有事,就这个机会了。那么多位置,你非要霸着他的位置,一会儿他回来了坐哪?”

  宋凛放松了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表情始终好整以暇:“一会儿他回来了,你的位置让给他不就行了?拍马屁的好机会。”

  周放简直要被他气炸了:“那我坐哪?”

  宋凛挑了挑眉,眼神直勾勾盯着周放,最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我腿上?”


标 签恋爱才是正经事 周放宋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