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裙下之臣by千雪ss_乔延曦傅初晨小说千雪ss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06 ℃
裙下之臣by千雪ss_乔延曦傅初晨小说千雪ss

乔延曦傅初晨小说

千雪ss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乔延曦傅初晨的小说名是《裙下之臣》是由千雪ss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乔延曦是童星出道,后来在一次直播中傅家太子爷傅初晨意外入镜,因为超高颜值瞬间火爆全网,更是有粉丝磕上了他俩的CP,网友说敢捆绑傅家太子爷炒作迟早要糊,谁知后来乔延曦不但没糊,反而越红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乔延曦傅初晨的小说名是《裙下之臣》是由千雪ss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乔延曦是童星出道,后来在一次直播中傅家太子爷傅初晨意外入镜,因为超高颜值瞬间火爆全网,更是有粉丝磕上了他俩的CP,网友说敢捆绑傅家太子爷炒作迟早要糊,谁知后来乔延曦不但没糊,反而越红了……

免费阅读

  傅初晨睡醒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设定的闹钟不知道是没响,还是他睡得太熟压根没听见,总之这会儿已经彻底来不及了。

  起床,还是不起床。

  大脑中天人交战了两秒,傅少爷最终选择了前者,换好衣服后,来到了练琴的地点。

  这会儿是上课时间,楼下静悄悄的。

  房子隔音很好,沿着雪白台阶往上走,才能听见隐隐约约的琴声从二楼流传出来。

  肖邦的《f小调第四叙事曲》,一首公认难度很大的曲目。此刻被人演奏得流畅动听,完成度相当高,显然不是那几个小菜鸡能弹出来的。

  但也不是安德烈的风格。

  等到最后一个音符徐徐落下,傅初晨掌心前压,推开虚掩的门扉。

  明亮的琴房。

  女生坐在一架黑色三角钢琴前。

  穿着法式风格的连衣裙,长发带着自然蓬松的卷,有点像是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少女。

  傅初晨没急着进来,懒洋洋地倚着门框。

  少女的手还搭在黑白琴键上。她的手指生的特别好看,修长又漂亮,白润似玉石。而那张脸更是精致到近乎美艳,红润的唇,桃花眼微扬,眼底映着他。

  两个人视线在空中交错。

  傅初晨歪了歪头,迎着她打量的目光,声音带着几分戏谑:“再看要收费了。”

  “……”

  这脸,这声音。

  想起来了。

  是之前在药店遇见的那个帅……不是,那个渣男。

  “看几眼就要收费?”因为感冒的缘故,乔延曦说话时鼻音很重,语调却平直毫无起伏,“那你刚才还听了我弹琴,这个怎么算。”

  傅初晨很无所谓地说:“那就算扯平吧。”

  “那我好像亏了。”

  “嗯?”

  “你也有看我。”乔延曦直视着他的眼睛,又问,“这怎么说?”

  “或者,我也给你弹一段?”少年微微勾起唇,笑得有些玩味。话是这么说,他却还是靠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没这个打算。

  乔延曦懒得搭理他了。

  乔延曦起身,理了理及膝的裙摆,抬脚走向门口。少年还杵在那儿当门神,没有要给她让路的意思。乔延曦面无表情:“麻烦让让。”

  少年低垂着眼:“我们见过,记得吗?”

  “记得。好巧。”

  药店的相遇可以说是意外,在这里的偶遇就只能说是缘分了。没想到他竟然也是安德烈的学生,乔延曦迟疑片刻,最终还是出于礼貌自我介绍了一下。

  “我叫乔延曦。”

  少年又盯着她看了会儿,然后才说:“傅初晨。”

  听见这个名字,乔延曦稍稍一怔,猝不及防想起了什么。

  ——傅初晨。

  ——乔婳口中那位“初晨哥哥”。

  乔婳对他似乎特别在意,联想到这人去药店买的东西,该不会……

  虽然乔延曦不太喜欢谢雨静,但毕竟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乔婳勉强也算她半个,不,四分之一个妹妹,而且现在才十五岁。

  她正犹豫该怎么开口。

  注意到她的眼神不太对劲,以及欲言又止,傅初晨抬了抬下颌:“有话直说。”

  乔延曦:“你和我妹什么关系?”

  “?”

  这问题有些莫名其妙。

  傅初晨一时跟不上她的脑回路,愣了片刻,挑着眉反问:“你妹?”

  乔延曦还未开口,没想到安德烈突然出现在门外,气得吹胡子瞪眼:“你小子迟到不说,还敢在这说脏话,皮痒了是不是?”

  傅初晨:“……”

  他脸上简直是大写的冤枉。

  -

  虽然脏话这个确实冤枉了他,但迟到可是实打实的,傅初晨也没辩驳,老老实实挨了一顿训。

  在此期间,乔延曦去前院拿回来了安德烈特意给大家订的下午茶。

  东西有点多,她一个人拿着不方便。

  刚想叫人来帮忙,手里的袋子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的傅初晨给接过去了。

  少年垂着眸,神情松懒,看上去对安德烈刚才的训斥毫不在意。

  两人一前一后地上楼。

  乔延曦走在前面,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漫不经心的嗓音:“你妹妹,你是在指乔婳?”

  乔延曦转过头。

  傅初晨回答她先前的问题:“我跟她不熟。”

  “那她喊你‘初晨哥哥’?”乔延曦面露怀疑。

  “你也可以喊。” 傅初晨扬眉。

  “……”

  “开个玩笑。”

  少年薄唇弯出好看的弧度,那双眼睛却没什么波动,情绪淡淡的,笑意并未达到眼底:“不过她要这么喊,我有什么办法?”

  这番话听起来,就像被无数女生吐槽并痛恨的那句“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的翻版。

  渣男形象瞬间更立体了。

  他说自己和乔婳不熟,乔延曦倒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毕竟是真是假她去问安德烈或者乔婳本人就可以确认,他没必要说谎。

  既然如此,那药应该就是给其他女生的了。

  乔延曦没兴趣追问别人的私事,但看少年这副满不在乎的态度,难免替那个女孩感到不值。

  “别误会,”傅初晨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悠悠开口,“上午那是游戏输了的惩罚,我可是很有道德底线的好学生,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乔延曦:“……”

  她沉默的反应令优秀接班人傅少爷很不满意,啧了一声:“你难道觉得我像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

  讲道理。

  他们才刚认识,鬼知道他人品到底如何。

  但如果单纯从外表上来说,那简直不能用“像”这个字来形容他,完完全全就是那种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风流大少爷本爷。

  不过以貌取人是不对的。

  乔延曦摇头。

  傅初晨也不说话,垂着眼帘,没什么表情地盯着她。

  “先上去吧。”乔延曦说。

  说完,少年长腿一迈,与她擦肩而过,大跨步地上了楼,只留下一道冷漠傲然的背影。

  走路的速度跟刚才和她说话时,被刻意放慢的脚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乔延曦顿了顿,正准备跟上去,安德烈却突然叫住她。

  -

  二楼被改造出了很多间琴房,为了避免互相影响,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分开单独练习的。

  这会儿大家倒是都聚在休息室里,除了乔婳,还有一对双胞胎兄弟。

  傅初晨拎着下午茶进来。

  里面的人正在聊天,听见门口的动静,乔婳抬眼看过去,眸子瞬间一亮。

  待看清他手里的东西后,两眼几乎放光。

  “初晨哥哥!”

  “初晨哥。”

  三道声音重叠在一起。

  傅初晨淡淡嗯了声,算是回应。

  把东西放在面前的茶几上,他在一旁坐下,手背支着脸,表情寡淡,显得有几分兴致缺缺。

  “我想吃这个。”

  “不行,这个是我的。”

  安德烈订的都是一些马卡龙、奶油曲奇、水果派之类的点心,傅初晨不喜欢甜食,于是大家也没问他,愉快地瓜分完吃了起来。

  乔婳咬着半块饼干,忽然咦了一声:“话说乔……我姐姐呢?”

  “母鸡呀。”

  “母什么鸡,不知道就不知道,好好说话。”

  傅初晨靠在沙发里玩手机,对耳边传来的对话没有任何反应,连头都没抬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乔婳你姐姐是不是从小就练钢琴啊?真的弹得好厉害。”

  “感觉比初晨哥还厉害!”

  “对对对!”

  “……”

  对个屁。

  谢家两兄弟,一个叫谢天,一个叫谢地,也不知道爸妈怎么取得名儿。

  但现在乔婳觉得应该给他们改个名,叫傻帽和傻缺才合适。

  “你们是不是傻——”

  乔婳把后面骂人的话吞回去,往傅初晨那边瞄了眼,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她做了个说悄悄话的手势,小声道:“初晨哥哥还在这呢,你们这么说,让他的面子往哪搁?”

  谢天和谢地闭了嘴。

  乔婳还在继续:“就算是事实,那也不能直接讲出来呀。”

  “…………”

  傅初晨实在装聋不下去,起身,手机扔进兜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乔婳想挽留,却没那个胆子,只能娇声埋怨:“初晨哥哥不高兴了,都怪你们。”

  谢家兄弟:“……”明明也有你的锅。

  -

  此刻,三楼的露台。

  乔延曦和安德烈面面相觑,最终,男人叹了口气:“算了,我也不勉强你了。”

  “对不起,老师。”

  “你不必道歉,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我只是觉得很遗憾,乔乔,明明你是这么的有天赋,要是能跟我去国外,未来的成就肯定在我之上。”

  乔延曦只是浅笑,没有接话。

  安德烈是世界著名钢琴家,音乐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要想超过他,乔延曦还差得太远。

  安德烈会说这样的话,一方面是还不死心地想要鼓动她。另一方面,是他对她承载了太多期望。

  他们重新回到屋内,准备去二楼。

  傅初晨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靠着走廊的墙壁,曲着一条长腿,像是在等他们。

  “谈完了?”

  三楼是安德烈在华国的这段时间日常居住的地方,一般是不让外人随便上来的。傅初晨在楼下没看到人,就猜他们应该是来三楼了。

  “你又随便跑上来,臭小子。”安德烈骂了一句。

  少年敷衍道:“知道错了。”

  乔延曦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在心中替他补上后面半句:下次还敢。

  安德烈冷哼一声:“找我有事?”

  傅初晨:“嗯。”

  “什么事?”

  “还没想好。”

  “我看你是想找打!”安德烈扬起手。

  少年淡定地站在那儿,腰杆很直,毫无躲闪的意思,让他这一掌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最终安德烈还是收回了手,狠狠瞪了他一眼。

  傅初晨:“啊,现在想到了。”

  安德烈觑他。

  “我有点儿饿。”傅初晨慢吞吞地开口,态度跟刚才截然不同,语气变了不说,甚至都用上了尊称,“老师,您这有没有东西吃?”

  乔延曦简直叹为观止。

  人啊,为了口吃的真是说不要脸就不要了。

  安德烈虽然脾气火爆了些,但对自己的学生确实是没得说的。他一边嘴上骂骂咧咧,一边又打开橱柜,拿了袋新鲜的三明治给他。

  傅初晨也难得没顶嘴,接过来时还十分真挚地说了句:“谢谢老师,您真是个好人。”

  安德烈:“……”

  乔延曦好奇:“不是订了下午茶吗?”

  “那种甜到发腻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也就那三个小屁孩喜欢。”目的达成,傅初晨又恢复了一贯的懒散模样。

  什么小屁孩。

  你也没比人家大几岁。

  蹭完吃的还不够,少年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咽下去,又问:“老师,有喝的吗?”

  “……”

  安德烈平时喜好喝茶,珍藏了很多高级茶叶。他指了指茶室的方向,示意傅初晨自己去倒,还不忘交代:“顺便给乔乔也倒一杯。”

  “您不喝?”

  “刚喝过了,现在不想喝。”

  很快,傅初晨端着两个古董茶杯回来。

  他把其中一杯递给乔延曦,里面装着清澈透明的液体,隐隐冒着白气。

  “……?”

  “不是感冒了吗,”少年的声音听上去很随意,“喝这个。”


标 签乔延曦傅初晨小说 乔延曦 傅初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