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唐悠悠宫洺小说_重生王妃很嚣张唐悠悠宫洺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38 ℃
唐悠悠宫洺小说_重生王妃很嚣张唐悠悠宫洺

重生王妃很嚣张

唐悠悠宫洺 著

连载中免费

唐悠悠宫洺全文免费阅读,重生王妃很嚣张最新章节,小说《重生王妃很嚣张》诠释明确,措辞顺当。由作者小蘑菇所著,目前正在故事递网站火热连载,唐悠悠宫洺小说梗概:唐悠悠实验室毒气爆炸重生为古代唐家女儿,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身中奇毒,不得已只能用现成的宫洺,吃干抹净后拍屁股走人,不料一年后,宫洺竟然找上门来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唐悠悠宫洺全文免费阅读,重生王妃很嚣张最新章节,小说《重生王妃很嚣张》诠释明确,措辞顺当。由作者小蘑菇所著,目前正在故事递网站火热连载,唐悠悠宫洺小说梗概:唐悠悠实验室毒气爆炸重生为古代唐家女儿,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身中奇毒,不得已只能用现成的宫洺,吃干抹净后拍屁股走人,不料一年后,宫洺竟然找上门来了…

免费阅读

  见此,宫洺微微蹙了下眉,伸手想要拭掉女孩脸上的泪,却不料被男孩一把挥开,“不许你碰我妹妹。”

  宫洺本就没跟小孩打过交道,可这一碰就是俩,而且这俩一个软一个凶,当真是不好对付。

  “你妹妹哭了,你看不到吗?”

  男孩一脸的严谨,两条细眉紧紧的拧在一起,面对宫洺他似乎有些厌烦,“不用你管,总之你离我妹妹远一点。”说罢,转身便拉着女孩跑开了。

  宫洺蹲在原地,看着那两个渐渐消失在人潮中的矮小身影,喃喃道:“这么小的孩子竟会自己在街上,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么想的。”

  见那两个小人儿已经不见,南影站在宫洺身后劝道:“王爷,您就别管他们的父母了,您已经奔波了多日,实在是该休息了。”

  闻言,宫洺一声轻叹,点了点头,“也罢,我们回去吧!”

  ……

  “唐雨茗,你又偷东西,当心我回去告诉娘。”男孩将女孩拉到一个没人的小弄堂里,手一甩,冷声呵斥。

  唐雨茗不以为意的瞥了他一眼,抿着小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灰蓝色的荷包,小手拖着那荷包掂了掂,抬头看着男孩笑呵呵的说:“这些钱够去花苑楼吃一顿了,唐思瑞,我请你,去不去?”

  唐思瑞一脸正色,头一扭,冷哼道:“不去,我才不要用你偷来的钱呢!”

  唐雨茗将荷包往怀里一塞,歪着小脑袋,很是不在意的说:“做大事需不拘小节,像你这样扭扭捏捏,一点都不像男人。”

  唐思瑞闻言顿时不服,“你说谁不是男人?你别忘了,上次你被娘处罚,可是我救的你。”

  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唐雨茗可不记得,她头一扭转身就走,那傲然的姿态哪里还能看出一点软糯可怜?

  唐思瑞见此气的直跳脚,“唐雨茗,你给我站住,你去哪?”说着,那急切的脚步便不可抑制的追了上去……

  ——

  拂柳六月,虫嘶鸣,风微过,午时的阳光极度灼热,荷塘旁一座玉砌的白亭下,一女子身着嫣红箩纱躺靠在竹椅之上,轻薄的箩纱掩盖不住那傲人的玲珑,微晃的躺椅带动衣摆微微飘荡,轻搭在小腹之上的手,白如荑,嫩如笋,细弱的指尖更是透着种种的娇柔。

  不远处,两个矮小的身影躲躲藏藏,见躺椅上的人似乎睡着了,两人这才放宽了心,转身欲走,却闻躺椅上的人开口了……

  “每人说十种蛊名,不可重复,说对了便饶了你们。”

  闻言,两个小家伙相互对视一眼,随后怯怯的挪动脚步,转身来到亭内。

  唐雨茗一身锻萝紫纱,那不菲的料子就与这纯玉凉亭一般,她刚要开口,就被身侧的唐思瑞伸手拉了一下,并且朝她摇了摇头。

  唐思瑞看向躺椅上的人,稚嫩的小脸上一片清淡傲然,“娘亲,我们各说十个您就饶了我们,那若是我们各说二十个,您带我们出去玩可好?”

  一听这话,唐雨茗嘴角一扬,看着自己的哥哥扬了扬眉,好似在赞赏他这个好主意。

  “好,说吧!”淡淡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唯有那慵懒的成分明显的夹杂在其中。

  闻言,唐思瑞嘴角一扯,一股得逞的笑意浮现在他的眼底,唇轻启,声声铿锵,“滚蛊,金蛊,银蛊……”

  唐思瑞说完了,唐雨茗可怜巴巴的眨着大眼咬了咬嘴唇,那乖巧又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然而,那躺椅上的人却对此不予理会,她眼未睁慵懒而道:“唐雨茗,不要装可怜,唐思瑞说完了,该你了。”

  唐雨茗弩着小嘴,好似在埋怨自己的娘亲不知道心疼她这可怜的宝宝,开口,柔柔糯糯的声音就像是发软的面团,听得人好生舒服。

  “皖螂蛊,挑生蛊,石头蛊,……”

  话音落,躺椅上的人红唇轻轻勾勒弯起,如翼般的羽睫一抖,那隐藏的黑眸便显现而出。

  “为什么逃课?”

  唐悠悠侧目看着站在身侧的两个小鬼,慵懒的神色稍稍带着那么一丝严厉。

  “因为先生的课太无聊,那些东西我们早就会了。”唐思瑞一脸的正色严谨。

  “娘,茗儿不想去上课。”唐雨茗嘟着小嘴,柔糯的声音明显带有撒娇的成分。

  唐悠悠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将他们两个往自己面前拽了拽,“茗儿,瑞儿,娘让你们两个去上学,并不是真的想让你们去学什么,娘知道你们两个聪明,但是聪明的孩子更要懂得如何交朋友,你们说说,这么久了,你们交了几个朋友?”

  闻言,唐雨茗抿着小嘴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这样的难题她可不想参与。

  “娘亲,学堂里的那些全都是小孩子,我不想跟他们交朋友,而且,我和茗儿也是有朋友的。”

  看着唐思瑞一脸严肃的样子,唐悠悠不以为意的轻笑一声,“是,你们有朋友,而且你们的朋友能耐还大着呢,一窟岭的三大恶人是你们的朋友,举世闻名的大盗梅兰也是你们的朋友,还有一些天南海北,说不上名字的怪人全都是你们的朋友,请问两位小鬼,在你们的朋友当中,有没有哪位是正道上的?有没有哪位年纪稍微小一点的?”

  唐思瑞闻言面色一正,反驳道:“朋友不分正邪,更不分大小,瑞儿的这些朋友全部都是生死之交,可以救我于水火,娘亲这般区分,是对他们的不公,更是贬低了孩儿。”

  见他这般正色的与她争辩,唐悠悠不以为意的挑了下眉,而后再次懒懒的倒回竹椅之上,哼哼着说:“你别误会啊,我可没对你的那些朋友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想让你们交一些正常点的朋友,你们两个小朋友年岁加起来还不够十根手指头,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交一些跟你们年纪相当的朋友呢?”

  唐雨茗眨了眨那双大眼,而后拉着唐悠悠的手晃了晃,“娘亲,我们有正道上的朋友,公子苏就是我们正道上的朋友啊。”

  唐悠悠撇了撇嘴,伸手在唐雨茗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胡说,那苏子辰明明就是我的朋友,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若是认真说起来,你们还应该叫他一声师傅。算了,既然你们不想上学,明日我就传书给苏子辰,让他将你们带去琳琅阁,送给苏公亲自管教。”

  琳琅阁,江湖第一阁,苏公乃琳琅阁阁主,而苏子辰是苏公之子,也就是少阁主,江湖习惯称他为公子苏。

  四年前,唐悠悠怀胎八月,却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老阁主一命,至此之后琳琅阁便视她为恩人,江湖人素来讲究情谊,苏子辰也是在那时便已结识,唐悠悠虽为女子,但那随意不羁的性子更是与他们这些江湖人一拍即合,直到后来她诞下这一儿一女,老阁主更是将这两个孩子当亲孙般对待。

  老阁主虽疼爱这两个孩子,但身为阁主他亦不能失了风范,一贯的严厉迫使这两个小家伙见到他就害怕。

  唐思瑞听闻要将他们送去给苏公管教,小脸顿时吓的一抖,可是他又不想服软,所以只好端着。

  唐雨茗撒娇似的往唐悠悠怀疑一扑,小脑袋在她的身上蹭了蹭,“娘亲,苏公年岁大了,您就别折腾他老人家了,还是叫公子苏来吧,茗儿想他了。”

  话说,这小丫头撒起娇来简直是让人抵挡不住,不知道她是打哪学的,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好用。

  唐悠悠扭头看了看还在绷着脸强装淡定的唐思瑞,半晌,就见他小嘴不情愿的一噘,哼哼着说:“瑞儿也想苏子辰了。”

  噗嗤一声,唐悠悠没憋住笑,这两个孩子虽然都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但这性子差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想要听这小子的一句软话,在唐悠悠看来那可是比登天还难,可是眼下他这般,还真是让她有征服了这小子的快感。

  “好啦,不逗你们了,前几日收到了苏子辰的书信,算算时日他这两日也该到了,到时候你们就好好的解一解你们的相思之苦吧!”

  翌日,城南山脚一座独门大院,木栅而围,房屋以竹草而砌,从外而望看似简陋无比,但内里却以红纱为帐,地面玉石而砌,两架铁摇拂扇下各是一块晶莹的清冰,至外走进甚是清凉。

  不知何时起,江湖上出了一位有名的毒医,人称妙毒仙,短短几年时间竟是名声赫赫,传言,妙毒仙可杀人,亦可救人,凡是进入‘妙草间’的人,只要不是死了一年半载的,她都可以给救活,当然,前提是她见到钱才肯救。

  “主子,就是这了。”

  宫洺轻轻点头,提步走进,南影欲随,然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清淡的慵懒,“看病的进来,没病的再外面等着。”

  闻言,南影抬起的脚慢慢落回原地,宫洺看了一眼轻纱之后那若隐若现的身影,而后朝着南影淡淡道:“罢了,你在外面等吧!”

  “可是主子……”若是平常,他在外面等到也没什么,可是眼下他这身子,万一出了点什么状况,谁能负责?

  “放心,我不吃人,况且还是个有病的人!”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后就见一抹曼妙的身姿越过层层红纱款款而来。

  脚步驻在仅剩的一层轻纱之后,薄纱欲穿,几乎遮挡不住她的任何姿态,一身红衣穿出了少有的妖娆,墨发如瀑,肆意而散,只是那掩面的红纱遮住了她最重要的部分。

  宫洺微微侧首看向南影,“去吧,在外面守着就好。”

  “是。”南影不情愿的离开,离开之前,还探头看了一眼红纱之后的人。

  纤细的指尖轻轻的探着宫洺的手腕,看着那尖细如笋的手,宫洺不由的有些出神。

  许久,唐悠悠指尖轻抬,敛回玉手搭于膝上,半晌,她似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纱帐之外的人。中毒这么深,若是常人早就被抬进来了,可是他却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这样的人她还真是头一次见。

  两道视线隔着轻纱相撞,唐悠悠心底猛地一怔,看着那阴沉而俊朗的面庞,让她不禁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五年了,那张脸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本以为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可谁能想到他居然自己找上门了?

  “神医?”见她发愣不语,宫洺出声轻唤。

  唐悠悠回了回神,再次看了看他那张面瘫脸,不时,面纱下的红唇轻轻一扯,目光逐渐变的狡黠,“你体内的毒我可以解,但因你中毒过深,且又用内力压迫了太久,解起来可能有些麻烦,所以这价钱……”

  “多少?”宫洺废话不多,直戳重点。

  唐悠悠秀眉一扬,满眼笑意,“不多,你这毒需解十日,每日万两便可。”

  这位毒医爱财之事宫洺早有耳闻,所以在来之前他已准备好了足够的银票,宫洺叫来南影,南影掏出十万两银票从轻纱下递进,然而里面的人却丝毫没有伸手去接的打算。

  一声悦耳的轻笑,唐悠悠抬眸看了宫洺一眼,“公子可能误会了,我说的万两,不是白银,而是黄金。”

  那肆意而笑的双眸令宫洺心头一颤,他手一伸,想要去掀眼前的红纱,可是在他碰到红纱的同时,里面的人也及时的伸手将他拦下。

  “在我妙草阁,就要守我妙毒仙的规矩,轻纱不可掀,银两不可少,若有异议,慢走不送。”

  一听这话,本是跪坐在地上的南影顿时坐不住了,他窜起来恼道:“什么妙毒仙,我看你就是个江湖骗子,什么轻纱不可掀银子不可少,你当你是谁啊?不过是解个毒,你居然要十万两黄金,你这跟敲诈有什么区别?你信不信我到官府告你?”

  “南影,住嘴。”宫洺淡淡一声,不似呵斥,但好像比呵斥还要管用。

  听闻南影的一番话,唐悠悠不但没恼,反而笑了,“我是不是江湖骗子,我相信你们心里清楚,如若不然,你们也不会找到这里不是?我妙毒仙开价向来没有低的,难道你们来之前没有打听好?还是说,你们以为那只是江湖谣传?”

标 签重生王妃很嚣张 唐悠悠宫洺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