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痴迷爱你陆愿_许听沈言礼小说陆愿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53 ℃
痴迷爱你陆愿_许听沈言礼小说陆愿

许听沈言礼小说

陆愿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许听沈言礼的小说名是《痴迷爱你》是由陆愿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是一个先婚后爱的故事。主要讲述的是:许听代替许笙被父母嫁给一个眼瞎腿瘸的老男人,可是嫁过去后却发现是一个巨帅无比的男人,婚后许听对沈言礼言听计从,像一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他,可是沈言礼不喜欢她,总是嘲讽她,后来失望积攒够了许听走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许听沈言礼的小说名是《痴迷爱你》是由陆愿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是一个先婚后爱的故事。主要讲述的是:许听代替许笙被父母嫁给一个眼瞎腿瘸的老男人,可是嫁过去后却发现是一个巨帅无比的男人,婚后许听对沈言礼言听计从,像一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他,可是沈言礼不喜欢她,总是嘲讽她,后来失望积攒够了许听走了……

免费阅读

  许听一眨不眨盯着面前的男人,她一颗心坠入胸膛,怦怦乱跳。脸颊发烫,耳畔是朵朵烟花炸开的震耳欲聋声。

  这么明目张胆的注视,沈言礼纵是看不到,也能感受得到。

  “谁?”他侧了下轮椅,在门口停下,语气凌厉,“出去。”声音冰冷,且不留一丝情面。

  “我……”因为紧张,许听下意识将手指绞在一起。

  此刻她思绪万千,有太多想说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

  同时,她意识到自己正在做这个一直被叶乐蕾嫌弃却没能改掉的小动作,怕沈言礼也嫌弃她幼稚小家子气,连忙将手臂背在身后。

  沈言礼的手臂虚虚搭在轮椅把手上,他手指轻轻点了两下。

  再次开口,腔调比刚才更冷,“出去。”

  许听觉得就沈言礼这个态度,如果现在出去,以后可能再也没有交集的机会了。

  她连忙说话:“我是许听,贺夫人让我来的,应该……是你的、妻子……”

  一句并不算长的自我介绍被说的磕磕巴巴,最后两个字很明显顿了一下,声音还格外的小。说出口后她脸颊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沈言礼抬头,脸颊是朝向许听这边的。

  面无表情,周身散发着凛冽寒意,尽管是坐在轮椅上,却如同降临的神祇一般,威严不容侵犯。

  许听大着胆子和他对视,却发现那双漆黑的眸子目光涣散,没有聚焦的地方。

  她突然想起来她无意中听到的许笙和别人讲电话的内容。

  “我妹妹好可怜,今天就要嫁入贺家了。”

  “对,溪城首富的那个贺家,不是贺大公子,是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贺家小儿子。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对方腿脚不便一直坐轮椅,而且眼睛看不到,听说年龄也挺大的。”

  “唉,我爸爸也是迫不得已,贺家家大业大,我能理解他。”

  “如果可以,我宁愿是我嫁过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妹妹才是他们的亲女儿,她从小在乡下长大没有感受过父母的疼爱,现在还要嫁过去遭受怪癖老男人的毒打,我心里挺难受的。”

  “……”

  原来是真的……

  她的阿沈哥哥不仅坐在轮椅上,眼睛也看不到了……

  许听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住,胀胀的,疼得厉害。

  *

  听了许听的话,沈言礼对她依旧排斥,但已经在认真思考她的去留问题了。得亏他听不到许听内心的想法,不然绝对要喊叶烽上来,将许听扔出别墅。

  他是天之骄子,从前不需要别人的同情,现在更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自从沈言礼出车祸后,家里气氛持续低糜。

  父亲和哥哥倒是平常对待,但母亲看到他就哭,还有些诚惶诚恐,加倍甚至多倍的关心,恨不得将最好的东西捧到他面前。

  沈言礼不需要这种同情和关心,他和沈秋白提了几次,虽然没在他面前哭过,但会在他背后擦眼泪,对他的态度依旧未有多大改变。

  最后,沈言礼不得不提出搬离贺家独住。

  当初沈言礼还在医院的时候,苏家突然提出退婚,为此好脾气的沈秋白愣是气了几个月都没消气。

  在沈言礼独居已成定局后,沈秋白对他放心不下,想找个人照顾他。

  而且也有一点想出口恶气的成分在里面,她儿子又不是除了苏朝雨外娶不到更好的姑娘了。她和贺述同提了一句后,自作主张开始为沈言礼物色妻子人选。

  不过沈秋白并未隐瞒沈言礼的情况,在一开始便主动告知。

  接连相了几家,对方纷纷婉拒。

  那阵子沈秋白回家后情绪都不大好,不是生气,只有感到遗憾,然后更心疼沈言礼了。

  沈言礼不堪其扰,又不好伤母亲的心,便暗示了父亲好几次。

  在贺述同和贺凛的劝解下,沈秋白终于打消这个念头。至少沈言礼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在听了许听的介绍后,沈言礼又头疼了。

  他母亲还真是执着……

  如果就此将许听赶出去,可能是暂时的平静,但接下来一定是无尽的烦扰。

  加之,沈言礼本就对情爱之事无感,不然苏家这门婚事也不会落在他头上,还不是当初苏家仗着和贺老爷子的交情要求结亲,他哥贺凛直接拒绝,他本来就无所谓,不好让他爸难堪,便应承下来。

  所以他的妻子是谁都行,只是挂一个贺家的名头,与他无关。

  两相对比过后,沈言礼决定将许听留下。

  见沈言礼半天不说话,许听略有些忐忑,她试探的喊了声,“阿沈哥哥……”

  声音很轻,软软糯糯,像是还未满月的小奶猫悄悄伸出爪子来试探一般。

  沈言礼蹙眉,对她的逾越感到不满,反问道,“我的妻子?”

  许听摸不准他的意思,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复又意识到沈言礼看不到,尴尬又羞涩的“嗯”了声。

  听罢,沈言礼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嘲讽之意十足。

  “想留下可以——”

  “要听话。”

  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是被威胁了的许听:“……”

  “我不喜欢其他人进我的房间,碰我的东西,以及靠近我。”

  “没事别找我,有事也别找我。”

  许听:“……”

  房间陷入沉寂,很明显对方并未做出回应,也没有离开。

  沈言礼不关心她的意见,冷声驱逐,“还不走?”

  许听:“……”

  不知道是不是阿沈哥哥在她心中的形象崩塌了的缘故,此刻许听心情复杂,竟以压倒之势胜过前一秒的揪心之痛。

  她咬了下唇瓣,小声问,“那我睡哪儿?”

  沈言礼:“天上。”

  许听:“……”

  *

  时间不早了,王妈可能已经睡了,许听不好意思再将她吵醒。

  她想到下午时王妈交代的家里的情况,王妈和叶烽两个人住一楼,沈言礼喜静住在二楼。

  所以二楼的其他房间应该都是空置的。

  被沈言礼赶出房间后,许听在走廊站了片刻,而后打开其他房间的门,站门口望了眼,找到两间客房,一间在上楼的扶梯口,另外一件在沈言礼卧室隔壁。

  于是,许听大着胆子入住隔壁客房。

  床具是全新的,基础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许听在自带卫浴快速洗完澡,收拾好躺在床上。她作息极为规律,晚上九点半就要睡觉,刚入学的时候还被室友调侃为养生老年人,而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她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

  许听在床上滚了几圈,最后贴着墙边,竖起耳朵,试图听隔壁房间的动静。但房间隔音太好,她一无所获,只听得到黑夜笼罩的阒寂之声。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许听摸过枕边的手机,摁亮屏幕。

  屏幕上是粉丝拍到的沈言礼的照片,他站在路边,身后车来车往,冷白的车灯投映在他后背,好似被万丈光芒包裹起来,他恰好回眸,恍如神明。

  一分钟后,屏幕自然熄灭。

  许听再次摁亮,设置为屏幕长亮,手机在黑暗中荧荧发光。

  她一直盯着屏幕。

  一周前,许听跟去白桐酒店吃饭。

  其实是两家见面,相看许笙的饭局,她家四个人都去了,对方只去了沈秋白一个人,全程围绕着许笙展开聊天。

  许听坐在一旁安静吃饭,没有一丝存在感,吃到一半她感到手机疯狂震动,是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沈言礼的粉丝给她发来的消息。

  怕有什么急事,便借口去洗手间,离开包厢。

  对话框里是几张别人的聊天截图,大概意思是前阵子沈言礼新片拍到一半突然隐退是因为遭遇重大事故,可能还有生命危险。

  许听当场就懵了。

  就在她出神之际,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重物落地。

  许听抬眸,只见走廊拐角处站了一个穿着浅灰色休闲服的男人,他低头扶墙,脚边是掉落的拐杖,背影略有些熟悉。

  见对方摇摇欲坠的样子,许听顾不得多想,连忙上前,弯腰捡起拐杖,喊了声“先生”,递还过去。

  对方暴躁极了,挥开她的手臂,唇瓣微启,一个“滚”字吐了出来。

  许听再次懵了。

  因为她看清了男人的脸,是沈言礼,是她的阿沈哥哥……

  前一秒她还在安慰自己官方没有出来说话,所有的猜测便是假消息,而且沈言礼在业界是出了名的任性,说不定现在就是没了灵感在外面度假呢。

  但下一秒却看到如此狼狈的沈言礼……

  许听张张嘴,想和对方讲话,嗓子里却像是塞了一团棉花,发不出声音。

  没多久,两个男人从不远处匆匆赶来,一个很强硬的将沈言礼摁在轮椅上,另一个将许听拦下,客气地道谢,可能怕她乱讲,又简单交代几句。

  随即,三个人一起离开。

  许听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格外难受。

  默默祈祷沈言礼早日恢复健康。

  ……

  许听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还能再次遇到沈言礼,而对方还是自己的丈夫!

  想到这,许听脸颊再次烧起来,她扯了扯身上的薄被,盖过脸。

  整夜,许听难以入眠。

  *

  晨光熹微,顺着窗帘缝隙钻进房间。

  许听有点认床,睡得并不安稳,听到窗外啾啾鸟鸣时便醒了过来。

  怕声音惊扰到隔壁,她蹑手蹑脚起床洗漱,然后站在窗边看花园里带着晨露的红玫瑰。

  当听到隔壁传来的开门声后,许听立即转过身,推门出去,准备制造刻意的偶遇。

  沈言礼侧了侧耳朵,没有理会,转着轮椅朝电梯厅去。

  许听摸了下耳后,主动上前,扶上轮椅,推着沈言礼进电梯,她笑着打招呼,“阿沈哥哥早上好。”甜甜的,掺了蜜一般,但尾音却有点发颤,昭示着她的紧张。

  沈言礼没有反应。

  许听:“阿礼哥哥。”

  沈言礼蹙眉。

  许听:“哥哥。”

  沈言礼眉心拧在一起。

  许听默了两秒,但因为他方才的纵容,胆子大了不少,小心试探,“老公……?”

  虽然网上喊他老公的人不少,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喊。

  飙涨的怒气值突然降下来,沈言礼心情诡异起来,他怕许听再说些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不得不开口。

  “沈言礼。”

  许听:“言礼哥哥!”

  沈言礼:“……”

  沈言礼冷声道:“再加一条,闭嘴。”

  许听:“……?”


标 签许听沈言礼小说 许听 沈言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