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柳菡芸严二虎小说_穿越之农门妇柳菡芸严二虎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92 ℃
柳菡芸严二虎小说_穿越之农门妇柳菡芸严二虎

穿越之农门妇

柳菡芸严二虎 著

连载中免费

柳菡芸严二虎免费阅读,穿越之农门妇最新章节,《穿越之农门妇》与书中的主要人物柳菡芸严二虎,都是由作者霜姜编写的,故事脉络分明,有条不紊。精彩段落节选:穿越成为农门妇,极品亲戚恶毒妹妹齐上阵,柳菡芸两眼发黑,这是哪里来的刁民,她使出十八般武艺斗智斗勇,那位叫严二虎的兄台你怎么回事,这聘礼你抬回去啊喂!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柳菡芸严二虎免费阅读,穿越之农门妇最新章节,《穿越之农门妇》与书中的主要人物柳菡芸严二虎,都是由作者霜姜编写的,故事脉络分明,有条不紊。精彩段落节选:穿越成为农门妇,极品亲戚恶毒妹妹齐上阵,柳菡芸两眼发黑,这是哪里来的刁民,她使出十八般武艺斗智斗勇,那位叫严二虎的兄台你怎么回事,这聘礼你抬回去啊喂!

免费阅读

  严二虎知道,自己对怀里的姑娘心动了。

  在见到这姑娘之前,他一直不觉得娘不给自己娶媳妇有多过分,不说自己不受娘喜欢,娶回来了媳妇,也是受娘磋磨,就说村里的那些小姑娘,他也不感兴趣。

  要问他为什么,他之前也答不上来,可今天他知道了。

  那些姑娘虽然看起来结实,可她们的内心总少不了一种叫做“逆来顺受”的东西。

  不仅仅是她们,自己长这么大,见过的每一个女性都带着这个东西。

  但怀里的姑娘不一样,她的眼睛里有光。

  她虽然是被牙婆卖的货物,可她的眼里没有任命,就连问自己的那几句话,也是经过了思考的。

  这让严二虎觉得,怀里的姑娘是有思想的、和自己一样的人,也因此,他回答了这姑娘的问题——他想要把这光带回去。

  当然,他知道,怀里的姑娘或许还不是很喜欢自己,但他相信,自己能打动她。

  柳芸不知道抱着自己的汉子在想些什么,她现在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窘迫,忍不住把脸埋进了这汉子的胸膛。

  严二虎回家的道路,也是十里八乡的村民们去镇子上的唯一道路,而今天,是一月一次的大集,一路上来来往往的牛车不知道有多少。

  看见严二虎抱着她跑步的人,也不少。

  可能是暂时安全下来,柳芸感受到那些视线,属于古代的这一部分记忆翻滚上来——被一个未婚男性如此亲密的搂抱,是不是有些不妥?

  她把脸在严二虎怀里闷了一会儿,可还是能感受到不少视线,最后,她忍不住拍了拍这汉子的胸膛,“那个,你把我放下来吧,大家都在看咱们呢。”

  严二虎转头看了看,确实,那些人不只看了过来,还指指点点的。

  他站住了脚步,把柳芸放了下来。

  等柳芸站好后,看着面前的女子,严二虎的脸又红了。

  他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没话找话道:“嗯……那个……我叫严二虎。”

  柳芸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我叫……柳菡芸。”

  她介绍自己的时候,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原主的名字。

  虽然自己是“死”在了连环车祸中,原主也因为柳菡薇下的药量过大,一睡不起,可现在是她被自己穿了,总不能连名字都不留下,

  另外,还有自己的一点小小私心。

  虽然哥哥从军一去不回,但也没有讣告传来,说不定他还没死,迟早有一天,能通过名字找到自己。

  严二虎知道了姑娘的名字,心里又是一喜,张了张嘴巴,还想说话,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他长这么大,打交道最多的是男人,可不会和女人说话。

  柳菡芸看着严二虎窘迫的样子,心里忽然一软,觉得他还有些可爱。

  这想法在她脑中一闪,就被她摇了出去。

  自己在乱想些什么呢,这五大三粗的汉子,哪里能称得上是可爱了!

  “二虎哥,咱们是直接回家吗?”柳菡芸赶忙转移了话题。

  “不,不是,咱们先去我师傅家。”严二虎赶紧回答。

  柳菡芸低下头,声音不大,“嗯……咱们走吧。”

  这里人来人往,跑也不好跑,更不要说,从某种程度上,如果不是自己找上了这汉子,他多半也不会买了自己。

  自己还是先和他回家,说明情况,等还了这债再走吧。

  严二虎看不见柳菡芸的表情,担心她误会自己没把她当一家人看,主动解释,“我说了的,要娶你过门,还得回去和爹娘说一声,准备准备。”

  柳菡芸头还是没抬起来,有种现在就说出一切的冲动,可最后只是说:“嗯,我知道了。”

  这汉子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娶了自己,自己要是现在煞风景的说还钱,他肯定不会同意,还是有了其他人,再说这话吧。

  严二虎又乐呵了起来,搓了搓手,往村子里走去,一边走,他还一边转头看柳菡芸。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知道自己现在非常的开心,就像是当初被娘饿了一天后,跑到师傅家被塞的糖,让自己心里甜丝丝的。

  只是那时的糖,吃完就没了,而现在这块,能被自己抓在手心里。

  严二虎想到这儿,手往柳菡芸的方向伸了伸,又缩了回来。

  芸儿总低着头,都不看自己,好像很害羞的样子,自己还是不要拉了。

  柳菡芸走在严二虎身侧,看着这男人不时的傻笑,偶尔转头看看自己,伸伸手,又收回去,又开始觉得他可爱了。

  说起来,他是不是一直说的是要娶自己?

  如果自己没记错,在蔡婆那儿和其他几个女孩聊天时曾说到过,有几个姑娘村里也有买媳妇的,习惯都是买回来之后和村里说一声,接着直接生孩子就是。

  还没听说有谁买了人,还明媒正娶的。

  毕竟这从拍花子手上买回来的人,没有户籍,想要办婚书都办不成。

  这汉子这么说,说不定是有办法给人办户籍。

  要真是这样,自己说不定能先把户籍办了,还银子时多还一点……

  柳菡芸想着想着就失了神,快走两步,手也向前多摆了些,在严二虎再次伸手的时候,撞进了他的手心。

  严二虎猛的一激灵,一下子站住了脚。

  他碰到芸儿的手了!

  芸儿的手软软的,小小的,只有自己手一半大,不过是被自己只是轻轻握住,却让人担心会不会被捏坏。

  柳菡芸也反应了过来,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可一看严二虎快要变成番茄的脸,心里暗笑,自然起来,也不把手抽回来了。

  只是,本想直接问问这汉子怎么不走了,却不由自主的变幻了一下动作,踮起脚尖靠近了这汉子的耳朵。

  “二虎哥,怎么不走了?”柳菡芸轻声问。

  严二虎又一个机灵,大声喊了句“没事!”

  话音落下,他昂首挺胸的往村里走去。

  柳菡芸跟在他身后,摁不住乐起来。

  是,没事,要不是这汉子同手同脚,自己可就真信了他的话。

  不过,自己的感觉也石锤了。

  这汉子,是真可爱。

  柳菡芸笑着看着严二虎同手同脚,就连脖子都红了的样子,什么都没说。

  二人就这样牵着手往村里走去,因为靠的近,就像是两人并排走着,一路上哪怕还有些人看见,总归没了指指点点。

  走了几里地,柳菡芸额头上忍不住冒出了汗,速度也变得慢了起来。

  她这身子是官宦人家的姑娘,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以原主在家里小透明的性质,长这么大走的最远距离,也只是从自己的闺房走到前院去见父亲。

  再加上她之前在拍花子的手上跑了几次,为了防止她再跑,拍花子后来就没给她吃饱过,败坏了身子,哪怕蔡婆调养了几日,也只是表面看起来没问题,身子还是那么虚弱。

  柳菡芸现在走路,几乎都是再靠意志力撑着。

  “芸儿,你在这里等会儿,我马上回来。”严二虎的声音突然响起。

  话语落下,没等柳菡芸回答,他就向最近的村子跑去。

  柳菡芸这才发现,他在前面带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人带到了路边。

  她现在没心思思考是不是已经到了严二虎家的村子,只随意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空地,赶忙坐下歇息。

  过了一小会儿,柳菡芸刚刚有些缓过劲来,面前就停下了一辆牛车。

  “芸儿,路还很远,赶紧上车吧!”严二虎的声音从车上传来。

  柳菡芸抬头,惊讶的看着牛车上的严二虎。

  他对买回来的女孩儿都这么好吗?

  还是,还是只是发现自己累了,所以,所以特地去找的车?

  柳菡芸嘴唇抖了抖,没有把话问出来。

  她有预感,自己要是问出这话,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自己还没做好准备。

  严二虎见她呆在地上,以为她是腿软的起不来了,下车把人扶了上来。

  “来,喝口水。”

  柳菡芸刚刚坐稳,手里就被塞了个碗。

  她沉默的点了点头,几乎快把碗竖了起来,挡住自己的脸,眼泪忍不住落入了水中。

  行了,这就是这汉子见到自己累了,特地去叫的牛车。

  要是为了赶路,怎么会在意她是不是累了,渴了?

  自己穿越前,只是一个孤零零的孤儿,院长奶奶就算疼爱自己,那也是对院里孩子们的疼爱。

  穿越后,直接就是在人牙子手里,更不要说关心,唯一沾的上边的,也就只有记忆里小时候的哥哥和娘亲。

  没想到,自己现在随意找的个帮忙的汉子,竟然如此在意自己。

  只是,自己真的没做好就这样嫁人的准备,这些好,她贪恋,也受之有愧。

  柳菡芸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却忘了严二虎比她高了近一个头,她的表情,严二虎看的一清二楚。

  严二虎等她将水喝完,轻轻把碗放好,又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柳菡芸僵了一下,知道自己没藏住眼泪,万幸严二虎就只这么揽着,没有说话,让她也可以装作不知道。

  牛车主人感受到了二人间奇怪的欺负,忍不住问:“大兄弟,这是你媳妇?”

  严二虎闻言,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还不是。”

  “还不是,那就是马上是?”车主笑了起来,“你可真疼你媳妇。”

  柳菡芸闻言,视线转向了车主。

  车主什么都不知道,正笑着看着己方二人。

  她心里一动,也对着车主笑了笑。

  严二虎见柳菡芸没有反驳,心情好了一些,“疼媳妇,应该的。”

  这话一出,车主的眼神越发打趣,柳菡芸忍不住往严二虎身后缩了缩。

  牛车比人走路快多了,没一会儿,就到了平连村。

  严二虎付了包车的银子,没有进村,而是带着柳菡芸直接往山脚走去。

  二人走了一盏茶的时间,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院子。

  院子的院墙是石头搭建的,看不见里面的样子,严二虎直接上前推开了院门,大声喊了句:“师娘,我来了。”

  柳菡芸站在严二虎斜后方,微微偏了偏脑袋,打量了一下。

  院子里有两间大瓦房,看样子是住人的,左侧有个土坯房,似乎是灶房,这土坯房旁边还有两小块地,种着些白菜小葱,右侧则是鸡舍和猪圈,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后头还有一件茅草屋,似乎是茅房。

  院中有一个石桌并四个石凳,桌子上正放着一个针线簸箩,一位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妇人正做着手工活,听到严二虎的声音,又见到门口两人,赶紧起身招呼。

  “二虎子,今儿个不是赶集吗?怎么到我这儿来了?”严氏上前,眼神落在了柳菡芸身上。

  她面上惊讶,但没有说话,只是把人引到院子的动作变成了把人引到堂屋里。

  堂屋里正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张狼皮,屋里摆着一张方桌并四个长条凳,柳菡芸就被引到了靠左的凳子上坐下。

  严氏不动神色的打量了一下柳菡芸,等人坐好后,对着她笑着说:“姑娘你坐坐,我去泡壶茶来,这臭小子可没说有客人。”

  一边说,她还一边把严二虎拉上,和自己一起往外走去。

  柳菡芸知道,这是准备问严二虎自己的身份,她有些不安。

  这妇人看起来有些精明,一点也不像严二虎,要是她对自己不满意,说不定自己最后会成为严二虎家的下人……

  柳菡芸担心着,隐约间似乎听到屋外有声音,她赶忙竖起了耳朵。

  屋外,严氏满脸严肃,“你准备怎么办?”

  严二虎脸上带笑,沉声说:“我准备回去说一声,准备准备,就娶她过门。”

  严氏仔细打量了一下严二虎的表情,“你是认定她了?”

  “嗯,”严二虎用力点了点头。

  严氏没忍住,叹了口气。

  前些年,自己见王氏不在意二虎子这个儿子,有提出要帮他说亲,还被他拒绝了。

  那时,他还说什么自己没那个心,还不想惹他娘生气。

  可现在,他是有那个心了,开窍了,却没找什么好人家的姑娘,而是自己跑到镇子上买了一个!

  二虎子傻,她不傻。

  看那姑娘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人的身份和村里不知道隔着多少台阶!

标 签穿越之农门妇 柳菡芸严二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