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深楚晏小说_总裁大人赐教吧秦深楚晏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310 ℃
秦深楚晏小说_总裁大人赐教吧秦深楚晏

总裁大人赐教吧

秦深楚晏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楚晏秦深的小说《总裁大人赐教吧》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深怎么都没想到,她的丈夫于海有一天会为了钱把她给卖了,豪门之争,败权相夺,将她平静的生活打乱,而楚晏的出现,成为了她唯一的救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楚晏秦深的小说《总裁大人赐教吧》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深怎么都没想到,她的丈夫于海有一天会为了钱把她给卖了,豪门之争,败权相夺,将她平静的生活打乱,而楚晏的出现,成为了她唯一的救赎....

免费阅读

  我看着对面的男人,心中怒气骤增,恋爱到领证相处两年来,我竟未看穿于海的本质,是他隐藏的太过,还是我识人不清?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和他问清楚事实,然后离婚,远离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最好一辈子也别再见。

  “说吧,你和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交易?她说的代 孕,到底是替谁代 孕?”我冷眼看着对面的人,强忍着心底的怒意。

  于海张了张嘴,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最终他迟疑片刻,说道,“深深,你别生气,我也是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着想,我们有了钱你就不用那么辛苦的工作了……”

  未等他说完,我端起面前的咖啡就朝他脸上泼去,我原本不想发火的,但于海的嘴脸实在让人恶心。

  “你不想说以为这件事我就打落牙齿和血吞了吗?我告诉你于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我就问不出实情吗?好,我去找那个女人,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她问个明白!”

  于海见我起身要走,脸色发白的拦住我,见我执意离开,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抱住我的的腿。

  “你松开,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我使劲儿想要拉开他,但奈何他像块牛皮糖粘在我的腿上一样。

  “我说,我和你说实话,深深你不要去找楚夫人,我都告诉你。”于海听到我要去找那个女人,吓得脸色更加惨白,“那天突然有个女人找到我说她有让我赚钱的方法,就是,就是让你替她怀一个孩子,她说我们没什么损失,只要你怀上了,负责生下来以后就不用我们管了,也不用害怕我们会惹上什么麻烦,而且她一开口就是大手笔,我,我当时并没有同意,但她态度强硬,身边带了打手,我听见那些人都叫她楚夫人,楚夫人说愿不愿意由不得我,我反抗过,但被他们痛打了一顿,他们威胁我,恐吓我,深深,我也是受害者啊,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看着于海涕泪横流的样子,听着他说出我根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我的心疼到麻木。

  “所有,你终究是屈服于金钱?你把我卖了八十万让我去为别的男人生孩子?于海,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恶心!”我抬脚踹向他,气的浑身哆嗦,“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明天上午八点,民政局门口见,我们办离婚手续,至于你伙同他人诱奸我的事,这笔帐,我早晚同你算!”

  说完我再也懒得和他多说一句话,直接跑出了咖啡馆。

  “深深,你听我解释,深深……”

  于海的声音还在身后继续,我脚步加快,拼命想要逃离这个虚伪,谁知刚到马路拐角处,一阵急促的鸣笛声传来,紧接着便是于海惊慌的喊叫声,一股剧痛漫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殷红,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头上缠着绷带,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挣扎着起身,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我眼前一黑,差点撅过去。

  “秦小姐,您醒了?”护士推开门见我醒了,露出笑意,上来替我解开绷带,开始换药,“您可是醒了,这昏迷了三天了。”

  我揉了揉眉心,试探性的问道,“那您知道是谁送我来医院的吗?”

  我只记得那天我去见了于海,然后从咖啡馆出来就出了车祸,难道是于海送我来的医院?如果是的话,倒算他良心未泯,没有歹毒到见死不救,独吞赃款的地步。

  “是一位姓周的先生送您来的,这些天一直是他在交住院费用。”护士想了想说道。

  姓周的先生?我不禁蹙眉,脑海里极力的搜索自己认识的人里到底有没有一位姓周的先生,可思来想去,确认自己并未结交过这样一个人。

  “他长什么样子你能描述一下吗?”我转身问道。

  护士利索的收拾好托盘上的药品,说道,“高高瘦瘦的,长得挺斯文的,周先生每天下午都会来医院,现在应该也快到了,他不是您的爱人吗?”

  每天都来医院?我心中疑虑重重,送走了护士我便在病房里等着那位周先生,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实在出乎我的意料,甚至对我的生活造成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果不其然,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推开了病房的门,想来是护士已经告诉他我醒了,在看到我的时候,此人脸上很是平静。

  “秦小姐,我是来接您出院的。”不知是不是我太敏感,来者语气虽平淡,但却透着一股敌意。

  我打量了他半晌,问道,“是您送我来医院的吗?您救我是萍水相逢,还是受人之托?”

  对面的人闻言微微惊讶了下,随即又恢复了平淡的神色,“秦小姐比我想象的要聪明,您只要跟我走就行,会找到您想要的答案的。”

  我只身一人,住院时也并没有多少用品,很快这位周先生办好出院手续,我们就出了医院。

  看着车子驶过川流不息的马路,一路驶向北市的黄金地段,我心里的疑虑越来越重,终究开口问道,“周先生,您到底是受谁所托?”

  他语气依旧冷淡,但一直对我倒是尊重,说道,“秦小姐不必心急,答案您早晚会知道的,还有,您叫我周秘书就好。”

  大约开了半个小时,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下,看着欧式的建筑风格和周围静谧的环境,可以看出这里的房子价格不菲。

  “秦小姐,请进。”周秘书拉开车门将我引进别墅内。

  我跟着他进了屋,果然,屋内的装修更豪华,听见声音,厨房里跑出一个女人,四十岁左右,见我们进来,忙笑着迎过来。

  “这是孙姨,负责照顾您的衣食起居,有什么需要秦小姐可以直接和她说。”周秘书介绍道。

  我打量了一眼四周,问道,“周秘书,现在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吧,您到底是受谁所托救我于车祸?我要见你背后的人。”

  眼下听他的口气,很明显是想将我在这里,到底是谁?在我身上耗费如此大的心力,我到底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利用价值?

  面对我的追问,周秘书却闭口不言,他岔开话题吩咐孙姨晚上做些可口营养的饭菜,然后就要离开。

  “你去哪里?”我挡在门前,“今天不和我说清楚,你们以为我就会乖乖呆在这座房子里?”

  谁知对面的人却丝毫不受我的威胁,他眼睛里透出几分冷意,说道,“还有一件事秦小姐应该还不知道,公司已经将您开除了,您弟弟将人打成残疾需要赔偿三十万的医药费,失业,负债,不管我是受谁所托,目前看来,这里是秦小姐最好的避风港,您刚刚出院,就算是想要逃离,我想也应该养好身体再说,秦小姐是聪明人,您说对吗?”

  我被他的话惊得心底一沉,不由得后退两步警惕的审视着他,能将我的家底打听的如此清楚,他背后的主子一定不简单。

  就在我思索的片刻,周秘书已经发动车子离开了别墅区。

  “秦小姐,您饿了吧?我做了清炒竹笋还炖了罗宋汤,我给您端过来。”孙姨接过我里的包,热情的说道。

  被她这么一说,我肚子竟然真的不争气的响了,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不过那个周秘书倒是说的没错,就算是逃跑,也要填饱肚子才行。

  洗完手出来,孙姨已经将饭菜盛好,浓郁的香味彻底唤醒了我的味蕾,一连三碗汤下肚,身子都跟着暖和了过来。

  “您要是爱吃,以后我经常给您做就是了。”孙姨看着我大快朵颐,笑着说道。

  以后?经常?我停下手中的筷子,擦了擦嘴问道,“孙姨,这个房子的主人是谁?”

  孙姨收了笑,回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也是前天刚刚被聘请过来的,也只是拿人工资,替人干活而已。”

  像是怕我再问什么,孙姨找了个借口说去给我切水果,便钻进了厨房里没再出来。

  一个个的疑虑像是一团乱麻堵在我的心口,再美味的饭菜也瞬间让我没了胃口。

  晚上我洗完澡就躺下了,可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打开手机拨通电话,对面的人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深深,你怎么样?伤好点了没?”于海的声音伴随着分辨不清的嘈杂声传来。

  我现在一听到他的声音胃里就直犯恶心,强忍着反胃的冲动,我冷声问道,“我问你,那天我出车祸,是谁把我送去医院的?”

  “是,是好心人叫了救护车……”

  我捏着手机的指骨发白,怒极反笑,“放屁,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将我囚禁在这里你敢说和你做交易的那个楚夫人没关系?于海,你他妈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挂了电话狠狠的砸在墙角,我气的直哆嗦,自从见到那个周秘书我就觉得不对劲,吃饭的时候一直在想,究竟谁能在我身上得到利益,一个是于海,一个是楚夫人,前者想从我身上得到钱,后者想从我身上得到孩子,但于海能力有限,不可能圈住我,楚夫人不一样,她既然敢找人代 孕,那身份地位一定不普通。

  眼下我没有别的办法,身上的伤还没痊愈,我需要休养,同时也需要时间考虑接下来的路怎么走,工作丢了,钱也没了,那个周秘书有句话说的对,或许这里目前是我最好的避风港,即使我深知,这里也许也会是我的灾难场。

  一住就是半个多月,期间孙姨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饭,各种补汤,各种调理身体的药膳,这让我感觉是要把猪养肥再杀的意思,虽然这个比喻很不恰当。

  这天晚上孙姨说她家里有点事,要晚点才能回来,我吃完饭溜达了一圈发现外面若隐若现的保镖依旧来回走动,我只身逃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孙姨临走前给我放好了洗澡水,水汽氤氲,让我意识有些昏沉,突然浴室的房门被一股大力踹开,我吓得尖叫出声,慌忙想要抓起身边的浴巾遮盖,却被人钳住手腕按在浴缸里。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拼命挣扎,来者却愈发用力,一股浓郁的酒气透过水雾扑面而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就是孟清修找来代 孕的那个女人?她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将你养在这里,就以为可以高枕无忧的生下孩子?做梦!”男人声音带着怒气。

  这声音有些耳熟,我瞪大了眼睛,透过水雾看清男人的容貌,不由得心底一惊,不可置信的喊出了声,“楚,楚总?”

  楚晏被我这一声喊的眯了眯眼,他抬起我的下巴打量一番,忽地就笑出了声。

  我被他这声不明所以的笑吓得打了个寒颤,一时间本就乱如麻的脑袋更加混乱,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和这个阴谋到底又有什么关系?

  “原来是你?你叫,叫什么来着?”楚晏扯了扯领带,他一双深邃的眸子此时染了醉意,“叫秦深?也对,你是孟清修买来的走狗,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子宫的女人,你究竟有没有点尊严?为了钱可以和其他男人上 床?”

  我被他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气的肺都要炸了,可他按着我的双手根本动弹不得。

  对面的男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眸色一凛,他掐住我的脖子怒道,“上次的财务数据是你故意亏空的对不对?孟清修那个女人为了算计我,竟然如此处心积虑,你到底收了她多少钱肯这样为她卖命当个出卖自己尊严的走狗?她出多少钱我出双倍,反正你卖给谁都是卖。”

  他的话像是一把火,将我心肝肺脾都烧的灼痛,我顾不得自己此时赤 裸着身体,挣扎无果后一口咬上他的手腕,明显感到对方松了力道,我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上去。

  掌心一片酥麻,天知道我方才用了多大的力道,楚晏没料到我会打他,一时间满脸的不可置信,是啊,像他这样一直高高在上的人,又怎么会轻易允许别人在他们头上动土,但就冲着他方才那样侮辱我的话,以我的性子就不可平白受着。

  “怎么?戳着你痛处了?恼羞成怒,还是欲拒还迎?”楚晏舔了舔被我打的青紫的嘴角,原本醉的迷离的双眼此时更是一股说不出的邪魅样子。

  我甩了甩发麻的手,扯过浴巾将自己裹住,冷声说道,“楚总未免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些,你以前一直被人捧着,不代表遇到的所有人都会将你像神一样供着,你出言不逊在先,那就别怪我动手打你在后。”

  说着我踏出浴池朝外走,不管心里有多大的火,我心里有多少疑问,现在我只想穿好衣服再谈,这样赤身裸体和一个陌生男人同处浴室令我很尴尬,即使这个男人长得真的让很多女人痴迷。

  “想走?你既然拿了钱,那就得做事,孟清修不是想让你怀上孩子吗?那就把你该做的事做好了。”

  我只觉得胳膊一痛,下一秒双手就被人用领带绑住,随即后腰一阵发麻,楚晏将我按在了浴缸上。

  因为双手被举过头顶,我胸前不由得向上挺,感受到对方炙热的眼神,我心中又羞又恼,拼命的想要逃离他的掌控,却被人按住腰身动弹不得。

  “楚晏,你放开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孟清修……你放开……”我见他来真的心里一慌,语气里都带了哭腔的喊道。

  “你若是敢作敢当,或许我还能高看你一眼。”楚晏眉眼凉薄,他勾了勾唇角,笑道,“拿了钱还能装成这副无辜的可怜样儿,我也只能当你是个婊 子。”

  未等我再开口反驳,一双大手已经扯下我身上仅有的浴巾,双腿被人大力分开……


标 签总裁大人赐教吧 秦深 楚晏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