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童灯徐问衍小说_十日肆十

xiaoshiyi 3周前 (12-25) 笔趣阁 10058 ℃
童灯徐问衍小说_十日肆十

十日

肆十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童灯徐问衍的小说名是《十日》是由肆十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十岁年龄差,女追男。主要讲述的是:在酒吧里,童灯初见徐问衍,对他一见钟情,她爱的热烈而直白,不断地追逐他,可是徐问衍的心太冷,童灯等来的只能是一次次的失望,后来童灯失望了,从此以后和徐问衍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可是追逐的人却变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童灯徐问衍的小说名是《十日》是由肆十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十岁年龄差,女追男。主要讲述的是:在酒吧里,童灯初见徐问衍,对他一见钟情,她爱的热烈而直白,不断地追逐他,可是徐问衍的心太冷,童灯等来的只能是一次次的失望,后来童灯失望了,从此以后和徐问衍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可是追逐的人却变了。

免费阅读

  少女尾音轻飘飘落下,徐问衍却半点反应都没有,倒是以匀速缓缓上升闭合的车窗回应了童灯的调戏。

  童灯不得已把手拿开,嘴上却不闲着:“别这么绝情嘛,你要是觉着咱俩现在没感情,培养感情不就行了,这样吧,我以后每天都来找你啊——”

  车子开远,童灯笑得没心没肺,冲着车屁股张扬地挥了挥手,直到车辆驶入街头拐角,彻底看不见踪影。

  她敛了笑,蹲在马路牙子边掏出手机给韩曜打电话,然而电话里的女声字正腔圆地提示她对方正在通话中。

  童灯皱了皱眉,挂了。过了十秒,她再打过去,终于接通。

  “姑奶奶,你说你大半夜的这又是玩儿的哪出?”还没等她说话,韩曜头疼无奈地先开了口,他半夜被吵醒,声音里拖着浓浓的睡意,“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妈得杀了我——你还在酒吧?”

  “酒吧门口。”童灯说。

  “行,你先进去等我,别再喝酒啊,我很快就到。”

  将近半个小时,韩曜才到,连睡衣都没换。

  童灯看着他那辆骚包的跑车,吹了声口哨:“行啊曜曜,姨妈不是禁了你一个月的车吗,钥匙都没收了,你这是私藏了车钥匙啊还是去偷的?”

  韩曜是个爱玩乐性子,前段时间跟他那帮狐朋狗友去飙车,差点出事,舒婵知道后大发雷霆,当场把他所有车子的车钥匙都给收走了,明令禁车一个月。

  “你都说我钥匙被没收了,我妈那性子,我能私藏吗?肯定是大半夜专程为了你去偷的,不然我会来这么晚?”等童灯上车系好安全带,韩曜才发动车子,“我睡得好好的,徐问衍突然给我打个电话,让我来十日接你。”

  童灯讶然:“徐问衍给你打的电话?”她想起第一遍打电话时系统提示对方正在通话,所以那个时候,其实是徐问衍在给他打电话叫他来接她吗?

  韩曜“啊”了一声:“那不然呢——不是,我说小冤家,您大半夜的不睡觉偷跑出来又是为了什么?跟我妈置气?出来散心?”

  童灯说:“谁给你打的电话,我就是为了谁。”

  “……徐问衍?”

  童灯学着他的语气:“啊,那不然呢。”

  一道短暂的刹车声,刚走出没到五十米的车子一个猛刹停在路边。

  韩曜见了鬼似的转过来:“你为了徐问衍,半夜跑出来酒吧找他?”

  “对啊。”

  “你最好是在跟我开玩笑。”

  韩曜脸上笼上一层严肃,童灯靠在座椅里,笑道:“我看上他了,不行吗?”

  “当然不行,你玩儿什么,一见钟情?”韩曜头疼地按着太阳穴,“你别闹啊我跟你说,你俩年龄都差了有十岁,还隔着辈分在这呢,你图他什么,年纪大?你一高中生,现在好好学习,你就是要谈恋爱也找同龄人,年纪轻轻的跟社会人士厮混,像话吗?何况你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谁知他苦口婆心这么一大串,童灯压根没听进去:“十岁?那他现在二十八?妙啊,男人三十一枝花,没事,我可以再等他两年。”

  韩曜:“……”

  韩曜:“你能把我的话好好在脑子里过一遍吗?”

  “过了啊,但是——那又怎么样?”

  少女笑起来,口吻好似天不怕地不怕,轻狂无畏,却又真假难辨。

  韩曜见过许多次她这样笑。

  有一回他奉舒婵的旨去接她放学,那时候她还在读小学。两人刚到家门口,就听见舒婵和韩永正吵架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

  前情如何不得而知,但他们到门口时听见韩永正说:“行,你的理由多,你们舒家厉害,我不跟你争,但这个丫头片子,我绝不欢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送她走!”

  他口中的丫头片子,就是童灯,当时她刚刚来到这个家。

  就韩曜所知,他妈有个妹妹,也就是他小姨,叫舒婉。据说他这小姨刚生下童灯不久,精神状况就出问题了,有一次险些将襁褓中的童灯掐死。医生说是产后抑郁没有及时缓解引发的精神疾病,需要专业治疗,且不适合再带孩子。

  于是童灯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后来二老相继去世,九岁那年她搬去爷爷奶奶那儿,生活了三年,直到十二岁,被舒婵接过来。

  韩曜还没做出反应,小姑娘转头冲他笑:“姨夫说话还真有意思。”

  她当时的笑,和现在很类似,这丫头似乎从小就没心没肺。

  韩曜沉默良久,重新发动车子,只道:“且不说你们之间的差距——徐问衍他就不是个良人,他……算了,反正你少跟他来往,我叫他一声小叔也只是面子上客套,可不是真把他当小叔或者大哥什么的。噔噔,我知道你是有分寸的。”

  童灯阖上眼假寐,说:“但你不知道的事情也有很多,表哥。”她很少叫他哥,每次用这个称呼,都是她情绪不高的时候。

  韩曜沉着脸,不再说话。

  车子一路疾驰,徐问衍从后视镜里看见韩曜那辆骚包至极的跑车直直掠过路口,才合上车窗。

  停靠在路边许久的黑色迈巴赫终于缓缓启动,驶入无边的荒凉夜色里。

  -

  两人回家时轻手轻脚,所幸舒婵和韩永正睡眠比较深,不容易醒,这场夜半胡闹的戏码悄无声息地平复,没有引起家里任何人的注意。

  睡眠不足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早上童灯差点起不来。

  她平时就有赖床的习惯,平时象征性赖个五分钟十分钟的也就够了,但这回她后半夜才睡,早上起床简直是天人交战,一直到学校都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就像今天阴沉沉的天色。

  童灯拖着困意浓重的精神到座位上,往同桌肩上一靠:“楠楠,化学作业借我抄一下……”

  “你怎么了?一大早就这么萎靡不振的,”蒲青楠抽出化学作业递给她,“昨晚上没睡好还是身体不舒服?难得,你居然都要抄作业了。”

  童灯翻开习题册,拖腔拖调地:“我说我去p了,你信吗?肾虚,总在劳累过后——”

  “打住打住,收,再说过不了审了。”

  童灯是典型的让老师又爱又恨的学生。

  她从不旷课逃课,作业按时完成,成绩也拔尖,可就是课后的行事作风乖张得完全不像个好学生。今天说是和哪个老师扯嘴皮子给人老师气得不轻、明天又传出和哪个校内或校外学生产生矛盾,隔三差五就搞出点事情来,半点优秀学生的样子都没有,反倒一股子叛逆劲儿。

  李复贵曾经训她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我真是……执教这么多年,就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生!”

  童灯回他:“那您运气挺不错,这不就见着我了吗。”

  差点没给李复贵气晕过去。

  天气从一早开始就不好,第二节课快下课的时候,一声沉闷遥远的秋雷过后,淅淅沥沥的雨落下来,很快打湿了教学楼外愈发光秃的树枝。

  因着这场雨,大课间的课间操不得不取消。

  蒲青楠勾勾手指,道:“正好,不用做操了,咱们去礼堂?”

  “去礼堂干什么?”童灯打了个呵欠,窸窣的雨声有着良好的助眠效果。

  “好像今天有个优秀校友回来给高三生做演讲,就是用大课间这二十分钟。”

  童灯没兴趣,恹恹地趴下:“这种演讲有什么好听的,再过一年你就是不想听都得听到吐。”

  蒲青楠神秘一笑,也在她身边趴下:“谁说是去听演讲了,去瞻仰瞻仰大佬啊——你知道狄俄尼酒庄吧?”

  名字很耳熟。

  舒家是做酒店的,舒婵现在是公司的一把手,童灯不怎么关心舒家的这些东西,反正怎么都轮不着她,况且她也没兴趣,只是某次听舒婵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狄俄尼酒庄,似乎和舒家的酒店有合作。

  “知道。”童灯答。

  蒲青楠说:“听说今天来演讲的这位大佬级别的优秀校友,就是狄俄尼酒庄的老板,好像是叫……徐问衍?”

  童灯一愣。

  接着蒲青楠就发现她这刚刚还说着“演讲有什么好听的”的同桌,慢悠悠直起身子,站了起来,对打自己脸的行为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这演讲一定很好听,走楠楠,咱们瞻仰大佬去。”


标 签十日 童灯 徐问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