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靳言余安安小说_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顾靳言余安安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97 ℃
顾靳言余安安小说_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顾靳言余安安

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

顾靳言余安安 著

连载中免费

顾靳言余安安小说大结局,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章节目录,《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由作者蓝墨创作,故事意义明畅,析论明确,描写了顾靳言余安安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概述:顾靳言多年后终于找到了余安安和儿子,面对粉雕玉琢的儿子和千娇百媚的妻子,他说结婚!可余安安轻描淡写的表示,不了吧,我儿子早就知道你是个渣男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靳言余安安小说大结局,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章节目录,《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由作者蓝墨创作,故事意义明畅,析论明确,描写了顾靳言余安安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概述:顾靳言多年后终于找到了余安安和儿子,面对粉雕玉琢的儿子和千娇百媚的妻子,他说结婚!可余安安轻描淡写的表示,不了吧,我儿子早就知道你是个渣男了。

免费阅读

  “对,我是你的爸爸,豆豆,你和妈咪一起跟爸爸回家好吗?”顾靳言有些激动地上前一步,想要靠近余豆豆。

  余豆豆却立即把一双小手挡在了身前,拒绝他的靠近,然后十分严肃地说道:“从生物学上来说,你是我的爸爸,但你究竟有没有资格做我的爸爸,这要看妈咪是否愿意。”

  顾靳言没有再靠近,但万年冰山的脸上却不自觉地勾起了笑意。

  “我们谈谈吧!”他看向余安安说道。

  余安安没有拒绝,既然已经被他发现豆豆的存在,那两人之间就不可能再逃避。

  更何况,她和他之间的婚姻确实也该有个解决了,原本她以为她已经“死”了,他必然会去有关部门登记丧偶,却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居然什么都没做,就任由她这个“死人”占据着顾太太的位置。

  “去半山别墅!”坐上顾靳言的车,顾靳言立即开口对唐钰道,余安安却是蹙了蹙眉,“去洛城国际酒店。”

  唐钰转过头,目光有些无奈的在两人之间逡巡,沉默几秒之后,顾靳言终于再次开口,“去酒店。”

  余安安松了一口气,顾家的半山别墅是她和顾靳言的婚房,那个地方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和顾靳言在一起的三年,于她而言,有太多屈辱的回忆。

  她不想再去那样熟悉的地方睹物思情。

  回到酒店套房,余安安先把余豆豆赶去了他自己的房间研究他的小机器人,这才在顾靳言的对面坐下,“当年你给我的离婚协议,我早就已经签好,相信在我死之后,你也找到了那份协议了,我们之间的婚姻关系,你随时可以结束!”

  “至于豆豆,他的确是你的儿子,但是对于他,你也仅仅只是提供了一颗精子。我不会剥夺你作为父亲的权利,你和顾家的人拥有探望豆豆的权利,有合适的时机,我也可以让他回顾家认亲。但是,如果你还想要更多,那就免谈!”

  顾靳言看着浑身都散发着戒备气息的余安安,心里有一种叫做苦涩的滋味在蔓延。

  当年她以为他恨她恨到希望她去死,可她真的死了之后,他才发现他的世界也崩塌了。

  在她刚离开的那几个月,他几乎夜夜都会梦见她,梦见她哭,梦见她笑,梦见她怯生生地叫他靳言哥哥的模样,梦见她在床上承受着他的羞辱落泪的模样,梦见她求他相信她的模样……

  他夜夜都在梦中惊醒,最后只能靠工作麻痹自己的神经。

  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之后她再也没有入过他的梦,可她的点点滴滴却在他的脑海中越加清晰。

  他开始尝试着去相信她,开始站在她的角度去查当初的那些事情,才发现,她说的都是真的!

  他和余露订婚当晚,她会出现在他的床上,是被她名义上的母亲刘珊灌了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被送到他床上的。而余露的孩子会掉,更不是她下的药,那药是余露自己买的,自己吃的,栽赃给她的!

  可他当初……却因为对她的偏见,甚至连听她一句解释都不愿意!

  而余安安当年那场车祸,更是有诸多的蹊跷,肇事司机说是余安安主刀的产妇家属,他的妻儿在余安安的手里一个都没保住,为了替妻儿报仇才要杀了余安安。

  可是,他去查了余安安经手的产妇,的确是有一例,因为产妇本身患有癌症却坚持要留下孩子,最后大人小孩儿都没有保住,但那却已经是两年以前的手术。

  而且当时家属就已经表示了谅解,余安安还因为同情他们一家人的遭遇替他们承担了十万元的医药费,那家人直到离开医院的时候都还对余安安千恩万谢,怎么可能两年之后,突然反悔要回来杀了余安安?

  “对不起”三个字他说不出口,但他却想尽全力的去弥补这些年来亏欠她的一切,所以他必须把她留下!

  “如果我执意要让豆豆回顾家认祖归宗呢?”顾靳言开口问道,语气俨然是在生意场上谈判。

  余安安唇角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意,“顾大总裁,你可以试试看,我能死一次还能不能死第二次!”

  顾靳言皱了皱眉,印象中,余安安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有过如此凌厉的模样。

  和她结婚前的余安安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有些胆怯的模样,而结婚后,最开始她努力地讨好他,一副小妻子的娇羞模样。哪怕是在被他折磨羞辱到心死之后,余安安对他也只是冷漠,甚至当初的冷漠中都还带着希冀。

  完全不会如此刻这般,只有厌烦和凌厉的对抗。

  “如果豆豆不回顾家,你只要带他离开国内,你所谓的顾家可以探望的权利也就只是一张空头支票。”顾靳言压下自己心头的所有情绪,语气一顿,继续说道:“我也可以同意豆豆跟着你,但前提是你们就在国内。”

  余安安眉心微蹙,其实对她而言,待在国内国外并没有多大区别,她以前之所以不回来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不想让顾家发现豆豆的存在,也不想在面对国内的各种算计。但她在国外也难免会怀念故土,尤其是每年妈咪的生辰忌日,她却不能到坟前祭拜,她心里就格外的难过。

  “可以,但我需要一份协议!”余安安看着顾靳言说道:“第一,我需要正式跟你离婚;第二,关于豆豆的抚养权问题,我需要在离婚协议书上写清楚;第三,以后豆豆是否认祖归宗,我希望能够等他成年之后,根据他自己的意愿决定!”

  “关于豆豆的问题,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离婚不行!”顾靳言十分强势地说道。

  “这世界上早已经没有了余安安这个人的存在,离婚或者不离婚对你而言有区别吗?”余安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更何况,如果你不离婚,你又要怎么娶姐姐进门呢?是打算重婚还是让你最爱的女人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小三儿?”

  “我虽然不怎么关注娱乐新闻,却也知道姐姐现在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当红小花,顾总,您让一个有头有脸的大明星给您做小三,不太好吧!”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顾靳言漆黑的眸子幽深了几分,浑身的怒气几乎要压制不住,这该死的女人总是知道该怎么让他暴走,“至于关于抚养豆豆的权利和义务的协议,我明天会让唐钰给你拿过来!”

  “OK!”余安安毫不犹豫地应道,但目送顾靳言和唐钰离开之后,她紧绷地身体瞬间就瘫软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机器人从余豆豆的小房间里面滴滴哒哒地溜出来,迈着一双小腿走到她的面前停下,一双小手臂高高举起,展开一张小纸条,上面用稚嫩的字体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字,“妈咪最棒!”

  余安安刚才面对顾靳言时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只剩下满心欢喜。

  她拿起小机器人走进豆豆的小房间,豆豆正盘腿坐在地毯上,收拾着自己刚才摆弄机器人拿出来的工具,看见她,一副小大人的语气道:“妈咪,你决定留下来,给我那个血缘上的爸爸一次机会了吗?”

  “我答应他了。”余安安无奈地道:“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留下的话,我们就没有必要留下。”

  余豆豆极其认真地看着她说道:“妈咪,我希望能留下来。不是因为他是我血缘上的爸爸,而是……我希望你开心!”

  余安安愣了一下,但心中的温暖和感动却弥漫开来……

  既然决定留在国内了,余安安便给秦挚发了视频过去。

  秦挚是当初她还没有回余家的时候,一起玩耍的邻家哥哥。

  原本以为她回余家之后,和他之间便再没有交集,没想到当年她车祸之后,却再次遇到了他,也是他让她死里逃生,更是他,在得知她的处境之后,迅速的安排化妆师将一具形体容貌都跟她十分相似的女尸化妆成了她的模样,才帮她避过了顾靳言的耳目,将她送出了国外,让她平安生下豆豆。

  “真的决定留在国内了?”屏幕中秦挚线条冷硬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不悦,让他身上本就有些戾气的气质变得更加的冷厉。

  “嗯,他见到豆豆了,豆豆跟他长得太像,身世瞒不住,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总要有个解决,而且,豆豆想要留下来。”余安安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她其实是有些怵自己这个邻家大哥的。

  秦挚一双剑眉拧得更紧,他是自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刀口舔血过来的人,稍有不悦面相便带了几分凶悍,沉默了几秒之后才说道:“你要留在国内也好,如今国内的经济形势发展不错,我也正准备将公司的生意往国内拓展。过段时间,等我这边安排好了之后,我也会回去。”

  “秦大哥,其实你不用……”余安安想告诉秦挚他其实不用为了保护她和豆豆专门回国,但她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秦挚笑着打断,“你可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是为了你和豆豆,公司年前就已经在做开亚太区分公司的准备,现在准备得已经差不多了,这也是公司极其重要的战略部署,就算你不回去我也是要回去的。”

  秦挚展眉的笑容让余安安心中安定了不少,“好,那我和豆豆就先在国内做好准备,迎接你回来。”

  挂断视频之后,她正想联系医学研讨会的负责人,询问自己能不能继续参加研讨会,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到陌生的国内电话号码,她心中虽然有些犯嘀咕,但还是接起了电话,“喂,请问?”

  “妹妹,听说你回来了,有时间见一面吗?”电话中传来的声音,让余安安的血液有些发凉,尘封的往事涌上心头,她怎么也没想到,五年之后,她和余露的位置互换,而余露居然会主动打电话约她见面。

  “抱歉,恐怕我没空。”余安安按下心头涌动的情绪,冷漠而平静地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回来不是为了跟你抢男人,你和顾靳言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掺和,如果你能让顾靳言跟我去把离婚证领了,我会感谢你的!”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在国外的这几年,她已经想明白了,感情并不是她的唯一,更何况,现在她还有了豆豆,跟余露还有顾靳言之间的那点感情纠葛,她真的不想再去理会。

  电话的另一头,余露狠狠地把红酒杯砸在了地上,透明的碎水晶撒了一地,“呵,不会掺和,说得好听,不会掺和,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跑回来干什么?”

  这五年来,她明示暗示不知道跟顾靳言求了多少次婚,可顾靳言每一次都是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一次她借着颁奖典礼的机会,当着全国媒体和观众的面求婚,顾靳言终于没有拒绝,可偏偏余安安却回来了!

  “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如临大敌,五年前你就能让余安安生不如死,难道现在还怕她不成?”她身后的男人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说道。

  她却是转身,一把推开了男人,一双美目怒瞪着男人道:“你还说呢?要不是当年你办事不利,没能弄死她,现在哪儿还有她什么事?”

  “而且,当年她车祸的事情,到现在顾靳言都还在查,那个男人你又还没有找到,这万一让顾靳言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你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男人顺着余露的力道跌坐回身后柔软的沙发里,满不在乎拿起茶几上的红酒杯,一边摇晃着里面红色的液体,一边伸手将余露圈进怀里,道:“你干嘛那么怕顾靳言,嗯?我南宫家虽然不如顾家,但也不是好欺负的,他顾靳言就算查到了什么又怎么样?”

  “顾家的家业你不想要了?”余露瞪了南宫墨一眼道。

  “顾家的产业我肯定想要,但现在,我更想要你……”说着,他直接将余露打横抱起,扔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余安安才刚起床走进客厅,就看见顾靳言和余豆豆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两人之间流动的气氛带着几分诡异。

  她心中的那一根弦瞬间就绷紧了,也顾不得自己还穿着睡衣,下意识地就挡在了豆豆的前面,皱眉看着顾靳言,“你怎么进来的?”

  她的话音刚落,一双软软的小手就用力地将她拉到了一边,余豆豆十分严肃地看着她说道:“妈咪,你再去睡一会儿,我要跟他进行一场男人之间的谈判!”

  说话的同时,豆豆不由分说就将她推进了房间,并且掂着脚尖抓着门把手拉上了门.

  余安安有些哭笑不得,却听见外面传来了轻微的谈话声,只是这酒店的隔音效果太好,她听不清楚外面到底说的什么。

  “虽然你是我生物学上的爸爸,但是想要做我真正的爸爸,我还需要好好的考察考察!”余豆豆挺直了小小的脊背,看着对面的顾靳言一本正经地说道。

  顾靳言脸上的笑意不经意的流露出来,但却努力忍住了,用同样一本正经的语气道:“那你要怎么考察?考察标准又是什么呢?”

  余豆豆小小的眉毛拧成了波浪,“我要是什么都告诉你了,那还算什么考察?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一点……”

  他竖起一根小小的食指摇了摇,继续道:“凡是让我妈咪不高兴的事情都会让我不高兴,我不高兴了,对你的考察就算是不通过!”

  顾靳言维持着脸上一本正经的神色,眉眼之间的笑意却是不可抑制的泄露了出来,“那目前除了我之外,接受考察的还有谁呢?”

  豆豆斜看了他一眼,傲娇地双手抱胸,“怎么?你想套我的话啊?”

  顾靳言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自己的基因优良,自家的儿子这么聪明,他还真不知道这对他而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豆豆故作老成的拉长了声音说道:“告诉你也没关系,目前除了你之外接受考察的就只有秦叔叔,其他那些都已经被我淘汰了。虽然现在只有两个人了,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毕竟到目前为止,我和妈咪都对秦叔叔很满意。至于你嘛,我可是能看出来我妈咪并不喜欢你的!”

  说完,豆豆扭着小身子爬下沙发,把顾靳言拿来的文件抓在小小的手中,朝余安安的卧室走去,走到卧室门口,还不忘回身对他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等我妈咪看完你拟的协议后再来跟你说。”

  看着豆豆踮起脚尖扭开余安安房间门把手的小模样,有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在顾靳言心头蔓延开来。

  “妈咪,你觉得协议有什么问题吗?”余豆豆看着已经盯着那几张薄薄的纸看了好一会儿的余安安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问题。”余安安给了余豆豆一个温暖的笑容,“但有一些细节的问题我还需要跟他谈一谈。”

  这份协议的确是没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顾靳言给她和豆豆的条件相当的丰厚,每个月100万的赡养费,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但是,她却并不想要!

  余安安走出卧室,顾靳言仍旧坐在沙发上,但是他的目光却是落在茶几上她随手摆放的她和豆豆的合影上面。

  她走到她的对面坐下,将那份文件摆在了他的面前,“协议的内容想必顾总是清楚的,有一些细节的问题,我想再跟顾总探讨一下。第一,关于您和您的家人探望豆豆的问题,我能给出的最大让步是一星期一次,而不是随时可以。另外,您的家人当中不包括您的未婚妻——余露!第二,赡养费就不需要了,我有能力给豆豆很好的物质生活,也不需要顾总的施舍!”

  “如果顾总同意这两点的话,现在我们就可以修改和签订协议。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我可能会重新考虑是否留在国内的事情,毕竟,对我而言,我和豆豆的人身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她前天回国见到顾靳言,昨天余露的电话就已经打到了她的手机上,这让她不得不有危机感!

  虽然当年她的车祸,她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跟余露有关系。但是她前脚拿到余露的录音,后脚就在空旷的大马路上被车撞,她不得不怀疑。

  “这两点我都可以答应你。”顾靳言毫不犹豫道。

  这几年,他彻查当初在余安安身上的发生的事情,发现了余露身上的诸多疑点,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但对余露,他也信不过。而顾家的人员本就复杂,虽然这几年他用雷霆手段让那些人不敢蹦跶,但也不敢保证他们一旦知道了豆豆的存在会不会以豆豆为突破口来对付他。

  至于赡养费,他就算不给到余安安手里,以豆豆的名义建立基金也是一样的。

  顾靳言当即修改了协议,余安安重新确认一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送走顾靳言之后,余安安便带着豆豆直接去了医学研讨会的会场,但怎么都没想到,居然在会场也能碰见顾靳言,毕竟她很明确的知道顾家的生意从来不曾涉足医疗产业!

  坐在下面,看着顾靳言站在台上冠冕堂皇的发言讲话,她的思绪却有些飘忽。

  曾经她有多少次偷偷打听顾靳言要参加的活动,又有多少次偷偷溜进活动会场,只为了能远远的看上他一眼。

  那时候他总是站在台上,光芒万丈,而她躲在光线照不到的角落里默默地仰望着他!

  如今他依旧光芒万丈,只是,她却不再也不屑再仰望她!

  顾靳言到底不是医学圈子里的人,以全资赞助商的身份发言之后,便离开了,接下来的研讨会,余安安全身心的投入。

  一直到散会之后,她又跟国内几名顶尖的产科专家互留了联系方式,才带着豆豆离开会场。

  刚走出会场,她就看见了顾靳言颀长的身影,拉着豆豆就想要绕开走,顾靳言却迈开长腿,挡在了她的面前,“作为豆豆的爸爸,我可以邀请他吃一顿饭吗?”

  “妈咪,你跟我一起吧!”余安安还没有说话,豆豆已经仰着小脑袋期待地看着她。

标 签萌宝来袭爹地妈咪请签收 顾靳言余安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