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欢北冥墨小说_萌宝妈咪尽情宠顾欢北冥墨

xiaoshiyi 3周前 (12-25) 笔趣阁 10075 ℃
顾欢北冥墨小说_萌宝妈咪尽情宠顾欢北冥墨

萌宝妈咪尽情宠

顾欢北冥墨 著

连载中免费

顾欢北冥墨全章节免费阅读,萌宝妈咪尽情宠大结局,作者碰瓷而的小说《萌宝妈咪尽情宠》语言简练而准确,联想则为触景生情,情景自然融合。主角的名字叫做顾欢北冥墨,小说内容梗概:五百万,让顾欢生下孩子离开故土,五年后,她因为生活回来,却发现那个权势滔天的北冥墨跟她身边的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欢北冥墨全章节免费阅读,萌宝妈咪尽情宠大结局,作者碰瓷而的小说《萌宝妈咪尽情宠》语言简练而准确,联想则为触景生情,情景自然融合。主角的名字叫做顾欢北冥墨,小说内容梗概:五百万,让顾欢生下孩子离开故土,五年后,她因为生活回来,却发现那个权势滔天的北冥墨跟她身边的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免费阅读

  夕阳西下。

  北冥家大宅。

  一辆限量版的顶级银白色跑车,缓缓驶进北冥家大门。

  佣人们一看车子,纷纷跑上前列队迎接。

  “二少爷回来了!”

  北冥墨笔挺的身躯从车里迈出来。

  一副黑超墨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是一如往昔的冰冷。

  一袭简单又不失优雅的外套,随意敞开在胸前。

  隐隐露出性*感的胸肌。

  让无数小女佣看得眼冒红心。

  他将车钥匙交给佣人。

  刚迈开长腿——

  迎面便扑过来一只又肥又壮的肉体。

  无比亲昵地扒在他的腿上,使劲儿摇着尾巴。

  “咕噜咕噜”的从鼻子里发出声音来。

  敞开大大的嘴巴,露出淡紫色的大舌头,吧嗒吧嗒兴奋地喘着。

  北冥墨的视线往下一看。

  眉心拂过一丝拧痕。

  严重的洁癖使得他每次一看这个皱皱巴巴的蠢东西,都有一种想一脚踹死它的冲动!

  “谁放这个蠢东西出来的,还不给我弄走它!”

  一旁的佣人这才回过神来。

  几个男丁赶忙凑上去,想要把这么个肉团子从二少爷的脚上拔下来。

  无奈,这肉团子似是狗皮膏药般,“呜呜”扒着北冥墨修长的腿死也不放。

  乱作一团之际,传来一道童稚的声音——

  “不许欺负我的贝拉!”

  佣人们停下手,回头,微颤,“程程小少爷?”

  北冥墨透过墨镜,冷眸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站立的小男孩。

  小男孩身穿一套白色的名牌休闲服,额头上还冒着些许薄汗。

  他仰起小小的脑袋,勇敢地直视北冥墨。

  白皙俊俏的小脸蛋儿上,仿佛是和北冥墨一个模子雕刻出来那般。

  有种无畏无惧的高傲与冷清。

  小男孩眉心不悦地拧紧,黑亮的瞳孔扫过正被佣人们大卸八块的小动物。

  “我再说一边,放开我的贝拉!”

  佣人为难地看了看不高兴的小少爷,又看了看同样冷酷的二少。

  这,这到底应该听从哪个少爷的吩咐啊?

  北冥墨眸眼一冷。

  “要么叫人弄走它,要么我弄死它!”对上小男孩的眼,他语调平静。

  哐当~。

  是贝拉心碎的声音。

  它就像是听懂了人话那般,松开了抓紧北冥墨的爪子。

  “噢呜”一声,耷拉着皱巴脑袋。

  摇着肥肥的屁屁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小男孩身边。

  小男孩轻轻拍了拍贝拉的头。

  就像是在安慰贝拉,不必为这种人伤心!

  然后,小男孩转身就要带贝拉离开,态度冷漠得完全不将北冥墨放在眼里。

  北冥墨看了一眼小男孩与他如出一辙般冷静的背影,眉心蹙得更紧了。

  “站住!”

  冰冷的两个字,让一旁的佣人听了都直冒冷汗。

  小男孩却根本不理睬,继续拉着贝拉前行。

  “这是你对一个父亲该有的态度,嗯?北冥、斯、程!”

  一字一顿,北冥墨死死盯着这个依旧不肯转过身来的小背影。

  程程脚步顿了一下。

  背对着北冥墨,终于还是敷衍了一声:

  “欢迎XXX爸爸回家。”

  北冥墨眸眼挑了挑。

  听到儿子妥协的话语,他紧绷的下颚才柔和一点。

  “至于为了一只这么个傻了吧唧的沙皮狗,跟我生这么久的气么?”

  可惜,他没听清楚程程方才隐去的三个字。

  其实是:欢迎死人脸爸爸回家。

  一听父亲说贝拉,程程立即转过小身子反驳:

  “贝拉一点都不蠢!”

  北冥墨看着程程身边耷拉个脸的贝拉,这一娃一狗搭配着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那也是丑了吧唧!”

  “贝拉才不丑,它天生就长这样,他是第一斗狗!”

  程程捍卫贝拉的神情,就像是王子捍卫公主般。

  “噢呜”贝拉似是感动得热泪盈眶。

  北冥墨冷眸微眯,瞪了那死狗一眼:

  “为了这么条狗,你可以一个月都不跟我说话!好!你坚持要它是吧?王管家,把这条狗拉去人道毁灭!”

  人道毁灭?

  佣人吓得不敢吱声。

  额,虽然贝拉是真的丑了点儿、蠢了点儿。

  若说程程少爷是个小王子,那贝拉就是小王子身边的一坨屎。

  怎么看怎么有碍观瞻。

  二少除掉贝拉,也实在是大快人心。

  可……

  贝拉毕竟是程程小少爷最心爱的宠物啊。

  王管家在一旁吓得脸色苍白。

  “我看谁敢动贝拉!”程程毫不畏惧地迎上北冥墨的视线。

  黝黑湛亮的眸子里竟是与年纪不符合的阴冷。

  十足十跟他老爸一个样儿。

  北冥墨俊脸越来越暗沉。

  “王管家——”

  这回,王管家吓尿了。

  “二、二、二少爷……”

  王管家结巴了。

  往左也不是,往右也不是,他可不可以直接挖个洞埋了他自己啊?

  “谁再敢质疑我的话,谁现在就卷铺盖滚!”

  北冥墨这阴冷的一句,杀伤力惊人!

  王管家可不敢跟北冥家作对。

  因为那意味着就算滚出去了,也将没有立足之地!

  于是,他朝其他几个男丁使了个眼色。

  然后动作快速迅捷地冲到程程小少爷身旁……

  “放肆!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噢呜呜……”

  “贝拉!贝拉……”

  “呜呜呜……”

  这一场夺狗大战,激烈上演。

  一旁的女佣看了,不禁替程程小少爷拘一把同情的眼泪。

  好感人哦。

  就像当年法海在金山寺,硬生生拆散白蛇与许仙那般惨烈。

  现在看程程小少爷和贝拉,不就是这样儿么?

  不过,白蛇再怎么妖,她起码也是个漂亮的好妖。

  贝拉?

  啧啧,女佣们嫌弃地望了一眼。

  这妖未免也太丑了点吧,实在不符合女性们看偶像剧的要求。

  人道毁灭得好。

  毁灭得妙。

  毁灭得呱呱叫。

  “贝拉……贝拉……”

  程程眼睁睁看着贝拉被他们蛮横地拖走。

  小眼眶里泛起一丝隐忍的眼泪。

  他狠狠瞪视着北冥墨,喘着粗气。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吼完,他小小的身子激烈地挣脱开来。

  在眼泪决堤之前,

  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口狂奔了出去……

  “程程小少爷……”女佣们想上去追。

  “谁去追,就打断谁的腿!”

  北冥墨冰冷的撂下一句,随即往主屋里走去。

  吓得所有人颤在原地,不敢再移动半步。

  只敢盯着那早已人去楼空的大门,默默祈祷老爷夫人赶快回来吧吧吧……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洋洋背着小书包,在回家的路上游荡。

  啊游荡。

  他从放学后,徘徊在街边已经两三个小时了。

  不敢回家。

  白嫩的小脸蛋儿都要皱成一团了。

  手里握紧一张考试卷子。

  那考试卷子搓得也要成麻球了。

  肿么办?

  又只考五十分。

  回去妈妈看到了,少不了一顿臭骂。

  可是,老师说,卷子一定要家长签字。

  呜呜,最讨厌家长签字神马的了!

  洋洋鼓着腮帮子,耷拉着脑袋瓜儿。

  走着走着,忽然被一个人影拦住。

  “小弟弟,怎么这么晚了一个人呀?是不是跟妈妈走散了?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洋洋仰头看了一眼,是个中年大叔。

  他笑起来好假的样子哦。

  一点都不慈祥呢。

  妈妈常在他耳边念叨,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因为那个陌生人有可能是人贩子。

  可是,人贩子是什么呢?

  洋洋仰着天真的小脑瓜儿,不解。

  “叔叔,你是不是人贩子呢?”

  中年大叔额头三条黑线,额,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呵呵,叔叔怎么会是人贩子呢?叔叔是爱护小朋友的大好人呢。”

  洋洋一听,小肩膀立刻松垮下来。

  没劲儿。

  还以为能遇到个人贩子呢。

  “喔,那对不起了叔叔。我不喜欢好人。”

  说完,洋洋继续耷拉脑袋前进。

  中年大叔傻眼。

  正当大叔准备对洋洋伸出罪恶的魔爪时——

  忽然,“嗞——”

  一辆黑色保姆车冲撞了过来。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长空。

  稳稳停在了洋洋和中年大叔的身旁。

  跟着,黑色保姆车里走下几个身材高大的壮汉。

  那人贩子中年大叔一看情况不对,赶忙一溜烟跑了。

  王管家几乎是泪奔着下了车。

  “小少爷……小少爷……”

  一把冲到洋洋面前抱起小家伙,泪洒满脸。

  “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你了,程程小少爷……走,我们这就回家!”

  洋洋瞪大圆咕噜的眼睛,看着这一群陌生的人。

  咧着嘴,顿时有些犯傻儿。

  程程小少爷?

  额,谁啊?

  夜色深沉。

  北冥家大宅。

  灯火通明。

  “今儿个究竟是哪几个有份捉小少爷宠物的?通通给我跪花园里的鹅卵石去!”

  北冥家女主,老爷子的太太,北冥夫人江慧心,那看似云淡风轻的话音一落。

  花园里那边不一会儿就传来一片哀嚎。

  可谓惨绝人寰。

  据说那些捉过贝拉的下人,膝盖骨跪得咔嚓碎裂。

  就连只是看过贝拉苦苦挣扎,甚至连贝拉的毛都没碰过一下的佣人们,也一个不能幸免。

  江慧心即便是步入五十的年纪,看上去仍是高贵优雅、风韵犹存。

  “夫人……对、对不起……是我没用……当时情况实在太混乱……”

  王管家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腿都吓麻了。

  江慧心瞥了他一眼,“程程可睡下了?”

  “是的,夫人。小少爷看来吓得不轻。我们刚找到他的那会,他说他遇到了说自己不是人贩子的人!”

  王管家回忆当时的情景,仍免不了惊出一声冷汗。“我看那些人根本就是人贩子。不然怎么会将小少爷打扮成小学生,就是企图蒙骗别人。幸好老天保佑小少爷最终平安无事。小少爷一定是吓坏了。”

  江慧心脸色沉凝,“难怪他回来一看到我就愣愣的,真是难为那孩子了。”

  “对不起夫人,我差点铸成大错,还让小少爷受了惊吓……”

  啪嗒一声,王管家双膝跪地,老泪纵痕。

  江慧心姿态优雅地揉了揉发疼的额角。

  “墨呢?”

  “二少爷他出去了。”

  “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还一天到晚往外跑!”江慧心拧着眉心。

  看了一眼跪地上的王管家,她无奈地叹息,“起来吧。我知道不关你的事。是墨那孩子太固执。”

  王管家感激涕零。

  颤着身子站了起来,“夫人,二少出门前还交代过,一定要处理掉小少爷的贝拉……”

  “那孩子真是……”江慧心皱了皱眉,“他就不怕贝拉死了,程程一辈子都不原谅他么?”

  “是的,所以我至今还不敢对贝拉动手,就等夫人您的指示。”

  江慧心长叹一气,“先把贝拉关起来吧,等程程明儿个醒了,再带贝拉去看他,让他高兴高兴。”

  “是,夫人。”

  次日早晨。

  温暖的阳光照进落地大窗。

  在房内洒下一片光辉。

  洋洋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正睡得香喷喷的时候。

  感觉到一只暖暖的手,温柔地拂过他的脑门。

  他闭着眼睛,下意识地咕哝了一句:

  “妈妈,人家还要睡嘛……”

  坐在床沿的江慧心一听,手不禁一抖。

  叹道,“程程想妈妈了?”

  这慈祥的嗓音轻轻划过洋洋的耳朵。

  程程两个字猛然让他惊醒。

  对哦,他怎么忘了,自从昨天晚上被那些人带回这里,自己就变成他们口中的程程小少爷了。

  睁开惺忪的睡眼,洋洋看见一个很漂亮的老女人。

  正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脑袋瓜儿。

  她是昨晚他刚来这里的时候,一个劲儿抱着他,说着‘程程吓到奶奶了’的老女人。

  江慧心无比怜爱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没想到这孩子跟昨晚回来时,还是一个表情。

  一脸茫然无辜的表情。

  实在不像从前一脸冷静自持的样子。

  昨儿个跟墨一闹,贝拉又被抢走,还险些被人贩子拐去,江慧心心想这孩子吓得着实不轻。

  以至于让从不开口问妈妈的他,也开始想从不存在的妈妈了。

  毕竟,孩子想娘,是天性。

  江慧心心疼地叹息,安慰道,“程程别怕,有奶奶在,没人敢欺负你。”

  洋洋睁着眼睛,骨碌骨碌地扫视着房内的奢华摆设。

  昨晚被那些佣人拉去洗澡澡。

  折腾了好久。

  以至于他一碰到柔软的大床,倒头就睡了。

  还没来得及好好观赏观赏这个又大又漂亮的卧房呢。

  哗~

  果然是又大又漂亮。

  额,好吧,他才五岁,他敲破脑袋瓜子也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充满了新奇感。

  尤其是,当他看到卧房墙壁上悬挂着的那副巨型相框时——

  洋洋惊呆了。

  相框里,一个男孩,头发梳得乌黑油亮的。

  穿着一身很白很白的白色西装,颈脖处打了一个黑色的‘红领巾’。(回国才半年的洋洋中文不够好,管领带叫红领巾。)

  就像个小贵族。

  那男孩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高尔夫球杆,扬手挥着。

  那是在绿茵高尔夫球场的挥杆动作。

  小小年纪,举手投足间,已显现出一股优雅的霸气。

  好吧,上述这些洋洋都不够震惊。

  更震惊的是,相框里男孩的脸,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标 签萌宝妈咪尽情宠 顾欢北冥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