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落烟傅子墨小说_弃妃不承欢秦落烟傅子墨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02 ℃
秦落烟傅子墨小说_弃妃不承欢秦落烟傅子墨

弃妃不承欢

秦落烟傅子墨 著

连载中免费

秦落烟傅子墨全文免费阅读,弃妃不承欢小说完整版,古言类小说《弃妃不承欢》想象力较丰富,极具新意,风格幽默误诙谐。书中的主人公是秦落烟傅子墨,作者浮烟若梦讲述了:秦落烟穿越之后搞清楚情况,便朝着金大腿直奔而去,傅子墨虽然是王爷,却比皇子都好使,这样的大腿不抱白不抱,成为王妃赚的盆满钵满!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秦落烟傅子墨全文免费阅读,弃妃不承欢小说完整版,古言类小说《弃妃不承欢》想象力较丰富,极具新意,风格幽默误诙谐。书中的主人公是秦落烟傅子墨,作者浮烟若梦讲述了:秦落烟穿越之后搞清楚情况,便朝着金大腿直奔而去,傅子墨虽然是王爷,却比皇子都好使,这样的大腿不抱白不抱,成为王妃赚的盆满钵满!

免费阅读

  天,还未完全亮,远处层层山峦上,能隐隐看见日出的红光。

  天,快亮了吧。

  负责打扫庭院的丫鬟拿着扫帚,一边打哈欠一边往院子里走,突然看见墙角下的人影,吓得瞌睡全无,正要惊呼,却突然看清了那人的容貌。

  裹着黑色裘皮披风的女子,就站在墙角的大榕树下,也不知她在看什么,就见她仰着头,看着天边的方向,那张绝美的脸上,是一种茫然的空洞。

  丫鬟有些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叫了一声,“姑娘?”

  秦落烟依旧站着没动,只是僵硬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不过一眼,却让那丫鬟心惊肉跳,再看秦落烟的时候,丫鬟的眼中也带了几分不自觉的同情。

  昨晚,屋子里的一切,这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吧,所以,连一个丫鬟都开始同情她。

  秦落烟嘴角弥漫一抹哀伤的笑,收回落在天边的视线,她迈着步子回到了房中。

  打扫丫鬟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一名老嬷嬷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这下,你们这些小丫头可不敢乱动心思了吧?”

  “嗯,再不敢了。”昨晚,从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已经给她们的人生上了最珍贵的一课。

  “不敢就好,不过,虽然主子没有明说,但到底是主子用过的人,还是好生伺候着吧。”老嬷嬷叹了一口气,回头又去吩咐厨房炖了绝子汤送进了屋子里。

  对镜梳妆,秦落烟坐在铜镜面前,镜中人模样绝美,却面色苍白眼神空洞,难道,从此,她就要成为傅子墨的笼中鸟,金丝雀吗?

  不,只要她还没死,总有机会逃脱这里的!

  “在想什么?”随着突然出现的男声,秦落烟一怔,没有回头,从镜中看见了渐渐靠近的傅子墨。

  一大早他领着金木出了门,看样子是来这里有事情要办,不过无论什么事,都和秦落烟无关。

  “在想,什么时候王爷才会厌倦我?”秦落烟站起身,没有负气的和傅子墨耍小女儿姿态,而是恭顺的替他接下披风,像个懂事的丫鬟一般,替他斟了一杯热茶。

  傅子墨眸子一沉,接了茶水喝了一口,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你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哦?”秦落烟嘲讽的笑了,“难不成我被您睡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桀骜不屈、清白纯净,我应该上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您会喜欢看吗?”

  “不会,本王会杀了你。”傅子墨说得很容易,视线落在了桌上的一碗药上,药香已经很淡,这药放在这里应该很久了。

  “我知道王爷不会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所以我不哭不闹。”秦落烟说话的时候,似乎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如果哭闹有用的话,傅子墨就不会如传言中那般冷酷残忍了。

  她很庆幸,在这一点上,她猜对了。

  见他的视线扫过桌子上的药,秦落烟这才不慌不忙的捧起了药碗,“我不是不喝,只是想当着您的面喝,我以为当着您的面喝下去,您会更放心。”

  说完之后,秦落烟就着瓷碗,一口气将一碗药喝了下去,药已经凉透了,她微微皱了皱眉,但喝药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慢。

  其实,哪怕他不给她这药,她也会自己找药喝,难不成,她还想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吗?

  她喝药的爽快,倒是让傅子墨微微皱了眉,往日里,那些女人喝药的时候,哪一个不是满脸失望,更有甚者,还跪着求他。

  “明日本王要出关,大概五天,你就在这里等着。”傅子墨不喜欢她太过无所谓的表情,说了这么一句又起身离开。

  秦落烟眼神不自觉的一亮,随即又很快的隐藏了下去,“好!”

  “别想着逃,你逃不掉。”傅子墨脚步顿住,将刚才一闪而逝的喜悦看在眼中。

  秦落烟摇头,“我不逃。”不逃的是白痴!这世上,有哪个恶人会将自己想做的恶事写在脸上?

  她回答得很干脆,倒是让傅子墨有些怀疑刚才她脸上刹那的表情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不逃就好,毕竟你还有用,不要轻易惹怒本王,而失了性命。”

  傅子墨离开之后,不过一瞬间,秦落烟的脸色就垮塌了下来,这老天还真是对她太“好”,才刚逃出将军府那个牢笼,又被武宣王捆在了这个别院。

  这一天,整个庭院都静悄悄的,只有庭院里的花草,似乎许久没有见过阳光,竟然在暖阳的照耀下多了一些摇曳的神采。

  院子里的大榕树却是秦落烟很喜欢的,站在树下,宽大的枝叶既能将阳光挡住了完全,又能带着暖意的风却能荡漾在树下的空间里。

  秦落烟在大榕树下,一站就是整个下午,直到天黑的时候,老嚒嚒带着两名丫鬟将她又带到了浴房里。

  “又要开始了么?”秦落烟喉咙里是憋屈的血腥,话声淹没在寂静的夜色里。

  她知道这又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夜。

  她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和傅子墨在客栈的时候,那时候,是她主动找上了他,如果早知今日的话,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去招惹他!

  第二天一大早,傅子墨果然领着一行人出了关,他们一走,整个院子就突然安静了下来,几个老嬷嬷和丫鬟家丁,每每见到秦落烟,除了打声招呼外,并不和她多说一句话。

  年纪大的老嚒嚒们都很会隐藏心思,年纪小的几个丫鬟却是心里藏不住事,傅子墨在的时候,丫鬟们对她还算恭敬,傅子墨一走,几名年纪小的丫鬟们就开始怠慢秦落烟来。

  “不就是个爷用来暖床的女人,也不是正经主子,却还要我们伺候着,凭什么?”

  “就是,也不定还能活几天,爷不是去接人了吗?听说那人是出了名的善妒,你说,她来了,会不会直接拿这个姑娘开刀?”

  巷子里,两名丫鬟缩在角落里聊天,丝毫不知道一墙之隔后,秦落烟浑身都散发出了森然寒意。

  两名丫鬟的谈话,并没有让秦落烟动怒,在她看来,她从未想在傅子墨这里得到什么,也没想过要飞上枝头,因为无欲,所以无畏。

  不过,原来这趟傅子墨来边关是为了接一个女人?秦落烟冷笑,果然是个风流王爷。

  一连两日,秦落烟都很安分,白日里,就是在院子里逛逛,从来没有提出过出去的要求,起初,还有丫鬟整日跟着她,到了后来,许是丫鬟们也乏了,也就不再跟了,左右她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还能逃出院子去?

  通过秦落烟的观察,这个别院里虽然只有四名丫鬟、四名家丁、两名老嚒,但是每个人似乎都有不错的功夫底子。

  在这一点上,秦落烟倒是很佩服傅子墨,不过是一个边界小镇的别院,这里的人竟然也调教得如此之好,由此可见这武宣王能揽南越国半边天也不是个偶然。

  不能硬拼,便只能智取。

  秦落烟借口想绣方丝帕给王爷,问老嚒嚒要针线,虽然老嚒嚒眼神鄙夷,似乎觉得她的这点儿小心思上不得台面,可到底还是给她拿了不少的针线和丝绢。

  夜里,秦落烟关了门窗在屋子里刺绣。

  这一绣,就是一整个晚上。

  第二日清晨,丫鬟端着洗脸水敲响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寂静无声,丫鬟一怔,随即加重了敲门的力道,房门砰砰砰的响着,屋子里却依旧毫无动静。

  丫鬟终于忍不住了,一脚就踹开了房门,进到屋子里一看,空荡荡的房间里,哪还有半个人影。

  “不可能!她明明不会武功!”绝不可能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逃出院子,丫鬟吃惊,不过让她更吃惊的还在后头。

  “你在找我么?”突然的声音出现在她身后,原来秦落烟就躲在门后。

  丫鬟一怔,回过头,还未看清眼前的人,眉心处微微一疼,下一瞬世界就陷入一片黑暗。

  见丫鬟倒下,秦落烟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因为她没有武功,这些丫鬟对她没有防范,这才给了她可趁之机。

  秦落烟不敢耽搁时间,赶紧脱下丫鬟的外袍给自己换上,匆匆往外走,这两日,她已经将整个院子里的路都记下了。

  可是,她并没有往出口的方向走,而是往库房的方向去。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从库房方向传来吼声,“不好啦,走水啦!”

  浓烟滚滚,库房的方向火光漫漫,丫鬟家丁们迅速过去救火,只可惜这别院人少,几人费尽力气才将火头扑灭下来。

  “好好的,怎么会走水?”丫鬟家丁都满是疑惑,“咦,芳草呢?这么大的火怎么不来帮忙?”

  “芳草不是在伺候那个女人洗漱……糟了!”老嬷嬷率先反应过来,带着几人就往里屋去,当看见倒在门口的芳草时,一行人都有些双脚发软。

  王爷的性情,他们是知道的,这人要是从他们手里丢了,那他们的下场……

  老嬷嬷弯腰查看芳草的尸体,发现眉心处一根细小的绣花针,一个完全不懂武功的女人,竟然用绣花针杀了身手不错的芳草?

  是他们大意了,以为一个不会武功的姑娘在他们的手心里翻不出什么浪,谁知她竟然有这种手段!

  “还愣着做什么?追啊!”老嬷嬷气得脸色发红,心中却是恨极了那个狡诈的女人。

  冬日的风,很冷,尤其是清晨阳光落下的时候。

  秦落烟趁乱出了院子,径直来到驿站,用身上唯一值钱的物件,傅子墨给的玉佩,换了一匹快马,毫不犹豫的策马狂奔。

  她还记得那驿站马匹商人拿到玉佩的时候的神情,满脸的不可置信,也许,这块玉佩比她预料中的还要值钱,可是,那又如何?在逃命的时候,价值的高低反而不重要了。

  谁让她如今身上就这么一件值钱的东西?只要能逃,就是值得!

  秦落烟骑着快马跑了一会儿,见路上有个中年男人背着厚重包袱在赶路,立刻拉紧缰绳停下来。

  “大叔,这匹马送给你。”秦落烟言笑晏晏,目光清澈。

  那中年男人是个粗人,愣了好一会儿,却斜着眼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别开玩笑,这一匹马卖了都够老子我几个月的吃食了,你就这样送我?”

  秦落烟翻身下马,将缰绳交到了他手里,“我说真的,你骑着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紧走,你骑马走,又不吃亏不是?”

  中年男人还有犹豫,但是仔细一想,似乎他的确什么损失,富贵险中求,索性一搏,咬牙爬上了马背,“这可是你自愿给我的,别怪我欺负你个小丫头。”

  “走吧。”秦落烟一拍马背,骏马就飞驰而去。她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退到一旁的林子里,躲在一棵大树后,目光默然的盯着驿道。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几匹快马就追了上来,然后马不停蹄又顺着驿道冲了过去。

  林子里很安静,秦落烟躲在树后却并没有急着出来,而是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果然,又见那些追她的丫鬟家丁往回跑了过来。

  这一次,等他们离开之后,秦落烟终于走出了密林。

  她伸出手,阳光落在手心里,点点温暖,这是自由的感觉!

  她笑,却也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要想活下去,并不容易。

  边境的原野,总是荒凉中带着几分萧瑟,原野上,几十辆马车组成的车队缓缓前行,即便人数不少,可是在宽广的原野上,还是显得蝼蚁般渺小。

  一只雄鹰展翅高飞,盘旋在云朵之间,转瞬又俯冲而下,最后落在了为首的一辆马车上。

  马车里,伸出一只干净有力却又流露出几分优雅的手来,那雄鹰似乎认得这只手,低头将口中的信筒吐在了这人手心里。

  “果然是个不安分的女人。”

  凉悠悠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走在前面的金木心中咯噔了一下,“王爷,是落烟姑娘出事了?”

  “嗯,她逃了。”傅子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语气波动,可是那声音在空旷的原野上,没来由的生出了几分寒气。

  金木大惊,“怎么可能,庄子里的那几个身手不错,落烟姑娘不会武功,还能逃得了?”

标 签弃妃不承欢 秦落烟傅子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