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晚晚季夜铭小说_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江晚晚季夜铭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191 ℃
江晚晚季夜铭小说_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江晚晚季夜铭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

江晚晚季夜铭 著

连载中免费 一胎三宝小说

江晚晚季夜铭免费阅读,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在哪看,主角是江晚晚季夜铭的小说真实可信,生动有趣。《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是作者抓鱼吃啦创作的,主要描述了:陷害,让江晚晚身无分文,带着儿女远走国外,回归,让季夜铭见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还有那个五年来,让他心心念念的女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江晚晚季夜铭免费阅读,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在哪看,主角是江晚晚季夜铭的小说真实可信,生动有趣。《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是作者抓鱼吃啦创作的,主要描述了:陷害,让江晚晚身无分文,带着儿女远走国外,回归,让季夜铭见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还有那个五年来,让他心心念念的女人…

免费阅读

  就在众人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假山上突然传来江晚晚的声音。

  “荣导演,我有个动作突然忘了,我想请教一下萱萱。”

  江晚晚笑容甜美,一脸诚恳的看着荣升。

  她之所以没有直接跳下来,是因为她觉得不对劲,吊威亚的那两个工作人员,表现的太不正常了。

  “我觉得呀......”江晚晚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模样,“刚才萱萱跳下来的时候动作特别专业,我就想再看她实际操作一次,学习一下。”

  “不行!”

  江萱萱闻言,立即拒绝,只是脸上隐隐的不安泄露了她心里的慌张。

  “萱萱啊,你再示范一次也没什么,毕竟晚晚都虚心请教了。”

  荣升的有意的劝解。

  “不行!我不同意!”

  江萱萱的语气尖锐,甚至有些害怕的看了眼威亚。

  “你怕什么,难不成有鬼啊。”贺小柔在一旁愤愤不平的补充了一句。

  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小声议论了起来。

  在一阵议论声里,江萱萱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回到假山上。

  江晚晚将身上的威亚取下来,亲自为江萱萱绑在身上,盈盈带笑,十分好意的提醒着。

  “萱萱,等会跳下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呢。”

  “现场准备就绪,action!”荣升准备拍摄。

  然而江萱萱站在假山上瑟瑟发抖。

  突然她一声尖叫。

  “我不跳,我不跳,这威亚有问题!”

  这话一出口,现场所有人都了然。

  “没想到江萱萱在外是清纯玉女,竟然这么狠心。”

  “这江萱萱和江晚晚名字这么像,到底有什么渊源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她们啊,本来是姐妹……”

  在一片叽叽喳喳里,江萱萱的脸越来越惨白,对江晚晚的怨恨也越来越深。

  都怪江晚晚这个人!

  不然现在丢脸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萱萱果然还是胆子小,这威亚能有什么问题呢,都是她疑神疑鬼了。”

  荣升打了一个圆场,接着说,“今天就先不拍威亚的戏了,萱萱也受了点惊吓,不然改天再试镜吧。”

  “那导演您多会安排好了时间再通知我。”

  江晚晚没有异议,说完准备离开,刚好她还急着去季家看宝宝们。

  “慢着!”

  江萱萱从人群后追上来,横眉怒目,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我同意你走了吗?你不知道我行程很紧,只有这一天的时间来试镜吗?”

  这话说的好像是江晚晚耽误了试镜一样。

  “我不走也可以,看导演的意思咯。”江晚晚耸耸肩,将目光看向荣升。

  “可……”荣升的声音有些犹豫,“本来这戏份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临时换场景,也来不及了啊。”

  “我记得有一场弹琴戏,刚好,这里有道具。”

  江萱萱顺手一指,手边刚好有一架古筝。

  哼,江晚晚,这次看你怎么收场!

  在场人瞬间都倒吸一口凉气。

  但凡了解江萱萱的人都知道,她弹的一手好琴,早已经过了十级。

  只要她演的古装电视剧,都要秀一把,可以说江萱萱的成名和她琴弹的好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在众人眼里,江晚晚就算弹的再好,也不可能超过已经过了十级的江萱萱。

  江萱萱十分满意众人的反应,愉悦的扬了扬下巴,再看到江晚晚瞬间惨白的小脸,顿时更加得意。

  她对她这个姐姐可清楚的很,她除了钢琴弹的还不错之外,根本不会弹古筝。

  所以,这一次,她赢定了!

  就连刚刚那局,也能扳回来!

  “这……”

  荣升有点为难的看着江晚晚,“古筝毕竟不是人人都会,不知道这对于晚晚来说是不是有点为难。”

  “不为难。”

  江萱萱连忙抢在江晚晚前面开口,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其实我这个姐姐啊,弹琴弹的比我还好呢。”

  “哦?那我就大开眼界了。”荣升闻言也有些期待。

  之后荣升吩咐人安排好场地。

  这样的戏份对于江萱萱来说几乎是信手拈来,她完美的做出了表演,毫无悬念获得了一片的掌声。

  江萱萱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一样,得意的看着江晚晚。

  “姐姐,该你了。”

  江晚晚正准备上场,一旁的贺小柔却为江晚晚捏了一把汗,她偷偷拉着江晚晚询问,“晚晚,你行吗?”

  江晚晚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坐在了古筝前。

  几个断断续续的音传来。

  围观的人一阵唏嘘,这琴,果然比江萱萱弹的差远了。

  江萱萱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江晚晚怎么可能会超过她!

  然而断断续续的音过去之后,整首曲子渐渐变的流畅,就在大家陷入优美的琴声时,江萱萱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突然,曲子变得激昂。

  众人原本平静的情绪被带的激动了起来,在曲子的带动下,每个人都想到了自己难言的心事,缠.绵悱恻,不断纠结着内心。

  一曲终了,众人还陷入情绪中久久不能释怀。

  很显然,江晚晚赢了,虽然她技法明显不如江萱萱,但她将主人公在弹琴时候面对师恩和爱情难以抉择的痛苦心情淋漓尽致的演奏了出来。

  “怎、怎么可能……”

  江萱萱从最初的不可置信,到整个人如被雷劈,口中喃喃自语。

  江晚晚款款起身,她走到江萱萱身边,附在她的耳边。

  “你永远不知道,我这五年经历了什么。”

  “可是,刚、刚才,你的表情,明明显示是不会弹琴啊。”

  “你会演戏,我就不会吗?”江晚晚语气冰冷。

  “晚晚,你怎么了晚晚?”

  江萱萱突然一声尖叫,随后神色一变,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猛地一推江晚晚。

  江晚晚虽然用手一撑,但右腿还是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江萱萱先发制人,连忙假做好心扶起来江晚晚,“姐姐,你太不小心了,怎么就摔跤了。”

  随后江萱萱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这是你教我的,就算你现在赢了我,也别得意太早,主演一定是我的。”

  工作人员见这边出事儿了,呼啦一下围在江晚晚身边,将两人隔离开来。

  江萱萱隔着人群对江晚晚挑衅一笑。

  江晚晚同样一挑眉,回应给江萱萱一个轻蔑的笑容。

  看不到的竞争,在空气中弥漫。

  试镜结束,加上江晚晚的腿磕伤了,剧组的人要送她去医院,都被江晚晚一一拒绝。

  同样婉拒了贺小柔要送她去季家的好意,江晚晚一个人走在去季家的路上。

  就在江晚晚打车的时候,一辆通体漆黑的迈巴赫停在江晚晚面前。

  江晚晚正觉着这辆车眼熟呢,只见车窗被摇下,季夜铭的冷漠的脸出现在江晚晚的眼中。

  “季夜铭?”

  江晚晚有点懵,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季夜铭淡淡的瞥了江晚晚一眼,语气中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上车,宝宝们的鉴定结果出来了。”

  其实鉴定结果出来了这件事对江晚晚的触动不大,因为她打心眼里就觉得孩子根本不可能是季家的。

  小孩子嘛,没有张开,长得像季夜铭还是情有可原的。万一那夜的野男人,长得和季夜铭很像呢。

  再说了,江萱萱那种人,如果真的能和季夜铭扯上联系,她巴不得自己上。

  所以自打上车以来,江晚晚一路上保持着沉默。

  她规规矩矩的坐着,脸上的妆容还未来得及卸,更显得她明媚动人。

  季夜铭侧头看了眼江晚晚,对于她的平静稍稍有些诧异。

  “女人,你似乎对结果一点都不好奇。”

  “季大少似乎也没那么好奇,而且你还不知道鉴定结果。”

  “哦?”

  季夜铭挑眉,似乎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鉴定结果?”

  “这个很简单,如果是你的孩子,估计你现在已经准备支票让我走人了。如果不是你的孩子,那我连踏上这辆车的资格都没有。”

  “很有自知之明。”

  季夜铭再次淡淡瞥她一眼,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江晚晚有一点说对了,他确实不好奇鉴定结果。毕竟就那晚一次,怀孕生子的可能性太低。

  车子很快到了季家。

  江晚晚下车以后却发现不对劲,季家大厅灯火通明,却不见一个佣人,空荡荡的大厅,显得十分冷清与寂寥。

  季枭和两个宝宝更是不见踪影。

  江晚晚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的手不由自主的紧握在一起。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突然,眼前别墅里的灯瞬间变暗。

  紧接着,整个季家的灯一个个接着熄灭,季家陷入一片黑暗。

  但诡异的是,没有任何的惊讶声音发出来,就好像,季家所有的人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江晚晚心里一紧,到底发生了什么?

  嘭——嘭——嘭——

  天空突然传来几声巨响,江晚晚连忙抬头看去。

  一个个巨大的、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盛大而又浓烈。

  一曲悠扬的《致爱丽丝》钢琴曲响起,紧接着,别墅外的灯光一个个亮起来。

  主干道两边不知什么时候站满了统一制服的佣人和保镖们,他们甚至夸张的放起了礼花。

  主干道的尽头,一辆精心装饰的南瓜马车出现,而江晞沫和江晞琛穿着小礼服,兴高采烈的蹦着跳着。

  季家别墅前,几名佣人缓缓的撑.开了一个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欢迎季家宝贝回归——

  “妈咪~~~”

  不远处的宝宝们看到江晚晚,激动的挥舞着小胳膊。

  南瓜车缓缓驶到江晚晚面前停下,一身西装革履的季枭下车。随后两个小不点跳下来,欢快的扑在江晚晚身上。

  江晚晚整个人处于十分懵的状态。

  季枭一脸笑意的看着江晚晚,“对这样的欢迎仪式还满意吗?”

  随后季枭看江晚晚和季夜铭都没有回应,指了指大厅,“你们跟我来。”

  江晚晚如同木偶人一般跟着季枭进去。

  一进去,立马有佣人将鉴定书递给季夜铭。

  季夜铭拿着鉴定书,内心有压制不住的紧张,甚至比那场影响整个M.W生死存亡的谈判都让他紧张。

  他快速翻页,略过一行行的专业术语,直到看到最后一行的小字。

  “血缘相似度为99.99%,系直系亲属。”

  “孩子真的是我的?”

  季夜铭猛地抬头看向季枭。

  “废话,总不能是老子的吧。”季枭就差呼自己儿子一巴掌了。

  “不可能!”

  江晚晚情绪更激动,扑过去从季夜铭手中,她颤抖着双手,直到看到最后几行字,瞬间脸色如同白纸一样惨白。

  “怎么会……怎么会……”

  那晚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季夜铭。

  “孩子真是我的!”

  季夜铭短暂的震惊过后,便是狂喜。

  他竟然真的有一对这么可爱的宝宝!

  难得的大笑几声,他大步的走着,围着江晚晚转了好几个圈。

  突然,季夜铭的大手用力握住江晚晚的肩膀,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他的语气里难掩的激动,“你听到了吗?孩子是我的。”

  江晚晚双眼无神,颓然的跌坐在地上,“不,不,我没听到……”

  季夜铭转身去看一双萌萌哒的儿女。

  江晞沫和江晞琛正眨巴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季夜铭。

  像,真是太像了!

  “李叔。”季夜铭突然出声喊人。

  随后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现在马上去打电话,明天就把城西的地批下来,一律按照迪士尼的标准建一所游乐园。”

  “是,少爷。”

  李叔准备离开。

  “等等——”季夜铭出声阻止,一脸的思考以及果断。

  “还有城东的那几栋商业楼,立刻给我开工建设成商场,里面装满小孩子的衣服,请全球的最好的设计师设计。”

  “现在,立马打电话给托尼,让他把丁斯顿大学最好的老教授拽来,专门为小少爷和小小姐授课。”

  “还有,再打电话给泰瑞克,建一间超市,里面只放进口食品,要随时满足小少爷和小小姐的需求。”

  季夜铭一口气说了十分多的要求,就连老成持重的李叔都有些茫然,“少爷,您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哪项是最要紧的?”

  季夜铭沉思片刻,“立刻将四楼空出来,专门做儿童房,明早之前,我要看到成果。”

  本来江晚晚还在发懵,听到这话立刻站起来同季夜铭对峙。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这里改儿童房!”

  季夜铭这才终于从有了孩子的狂喜之中渐渐回神,他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五年前爬了他的床,撞了他的大忌。

  季夜铭脸上露出淡淡的鄙视。

  “女人,看在你为我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份上,我不计较你五年前的所作所为。”

  江晚晚怒火中烧,“是你做了禽.兽不如的事儿,现在却说不计较我的作为?!”

  就因为五年前这个人,害的她从此远走他乡。

  但江晚晚从来没觉得五年前的事是她的苦难。

  毕竟如果不是五年前的那件事,她还看不清一些人的真面目。

  “虽然孩子有你这样一位母亲,但他们是我季家的种,从此以后,只有世间最好的生活才配得上。”

  季夜铭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大笔挥洒,轻飘飘的丢给江晚晚。

  “这支票作为生育奖励,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凭什么?

  江晚晚现在只想问一句凭什么。

  没有人知道她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这个无耻的混蛋,五年的时间不见踪影,现在一出现却要和她抢孩子。

  江晚晚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她拿起支票,拉着两个宝宝准备离开。

  “站住,你可以走,但孩子需要留下。”

  季夜铭一使眼色,门口的保镖会意,立马拦住门。

  “哦~”

  江晚晚转身,扬了扬手中的支票,“原来季大少给我这张支票的用意,是要我永远不再出现吗?”

  “是。”

  “那岂不是要从我手里将孩子买走了?”

  江晚晚对着季夜铭巧笑嫣然,然后故意数着支票上的金额,

  “个、十、百……100个亿,原来在季大少心里宝宝们这么不值钱啊,100个亿就想买走。”

  “季家的孩子,是无价之宝。”

  “那凭什么100个亿就想从我手里抢走孩子?”

  季夜铭知道自己被这女人摆了一道,但他现在无暇生气。

  “你不走也可以,但孩子,必须留在季家。”

  季夜铭做出了他最后的退让。

  他可不觉得,这个女人能教出来什么好孩子。毕竟他和宝宝们第一次见面,小家伙们正在坑蒙拐骗。

  “你有什么资格从我手里抢走宝宝?”

  江晚晚情绪有些激动,“孩子是我生的,也是我带大的。”

  “哦?”季夜铭换上一副促狭的神情,“你确定一个人生得了孩子?如果没有我的哪里来的孩子?”

  “你——”

  江晚晚被他的无耻气的胸脯一鼓一鼓。

  季枭一张老脸也是听得是面红耳赤。

  “你们要吵,季家这么大的地方,随便哪里吵去,别在孩子面前吵架。”

  江晚晚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将心里的火气压了下去。

  她蹲下来,表情温柔,对两个宝宝们张开双臂。

  “琛琛、沫沫,跟妈咪回家好不好?”

  季夜铭则是一使眼色,立马有训练有序的黑衣保镖,把江晚晚和宝宝们隔离起来。

  高大强壮的一整排黑衣人如同巍峨的大山,他们阻挡在江晚晚面前,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她突然感到深深的绝望,季家家大业大,如果季夜铭想和她抢孩子,那她一点都没有还手之力。

  “李叔,叫人带着少爷和小小姐去洗澡。”

  季夜铭现在无暇顾及江晚晚,他只想宝宝们快点洗完澡,然后和宝宝们相处。

  他无法言说此刻的心情,从最开始的狂喜过去,现在心中更是一片柔.软,甚至带着点小心翼翼。

  生命中突然多了两个小东西,竟然是自己的孩子们,他需要慢慢和孩子们相处,一点点的去感受。

  甚至,他喜欢这种小心翼翼、视如珍宝的心情。

  这时候佣人们准备带着琛琛和沫沫离开。

  “姓季的,你不能这么做!”

  江晚晚想冲过去将宝宝抢过来,然而无情的黑衣保镖们犹如铁钳般的手臂死死的将江晚晚拽住。

  江晚晚用力挣扎着,抵抗着,却无济于事。

  她的心情跌落了谷底,甚至比五年前的事情更让她绝望。

  甚至她开始诅咒不公的命运,为什么要一次次要夺走她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和物。

  “等一等。”

  突然,一声清脆的童声响起。

  江晚晚犹如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慌忙看向声源处。

  只见江晞琛挣扎从佣人怀里挣脱开,他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哼,要把我和妹妹留下来,是不是要问过我们的意见呢?”

  琛琛奶声奶气的一句话像是这世间最美妙的音符。

  江晚晚忍不住跟着狂点头,“对,你们总要问过宝宝们的意思!”

  “肯定是留在季家。”

  季夜铭对自己的小可爱们可是十分的自信,毕竟昨晚如果不是这俩小天使的帮忙,他们还不会留下来。

  “你想的美!”江晞琛梗着小脑袋。

  听到这句话,江晚晚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她心里有种深深的欣慰感,来源于和孩子们血浓于水的亲情。

  说完话,江晞琛迈着小短腿,大步大步的走到季夜铭脚下。

  他扬起小脑袋,露出了十足的气势。

  “喂,姓季的。”

  姓季的?

  季夜铭脸瞬间黑了一大半,那个蠢女人怎么教的儿子,现在连爹地都不叫了。

  不过为了不吓到宝宝,他换上一副和善的笑脸。

  但因为好久没笑了,他怎么笑都觉得有些别扭。

  “怎么了?”

  “我,要跟你算账!”

  说着,江晞琛伸出短指头,气鼓鼓的指向季夜铭。

  沫沫适时走过来,轻轻地拉了拉琛琛的衣角,

  “哥哥,你别吓着爹地。”

  琛琛直接给了沫沫一个爆栗,“笨蛋沫沫,现在还不能叫他爹地。”

  “我要一个房间,只有我们一家四口能在,只要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我就可以留下来。”

  这么点小要求,季夜铭当然可以满足。

  “没问题!”

  于是他当即带着两个宝宝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

  保镖们放开了江晚晚,江晚晚也连忙跟了上去。

  一进到季夜铭的卧室里,江晞琛大有架势的将门先反锁住。

  然后板着一张小脸,严肃的对着季夜铭审问。

  “姓季的,我和妹妹分别叫什么名字?”

  季夜铭稍稍一愣,他确实还不知道宝宝们的名字,不过他也不用知道。

  “以后,你们会有属于自己的新名字。”

  他季夜铭的种,当然只能姓季。

  江晚晚没好气的白了季夜铭一眼。

  这个男人,也太强势霸道了。

  “果然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哼。”琛琛傲娇的将小脸别在一边。

  “笨蛋姓季的,哥哥叫江晞琛,我叫江晞沫,这回记住了吧?”

  江晞沫奶声奶气的给季夜铭开后门。

  “这是你们的以前,以后,你们会和之前的东西断的一干二净。”

  季夜铭说话间轻轻瞥了眼江晚晚。

  “喂,你还要不要回答我的问题了?”江晞琛小脸气鼓鼓皱在一起,狠狠的用小拳头锤了下季夜铭。

  “你说。”

  男人长眉一挑?

  这小东西,人不大,问题倒是不少。

  “妈咪,你把裤子脱下来。”

  琛琛这一句话,吓得沫沫立马将脸捂住。

  “哥哥,你要干什么……”

  江晚晚则是一脸的懵。

  啥?

  脱裤子?

  在这个混蛋男人面前?

标 签龙凤双宝总裁爹地别玩火 江晚晚季夜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