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姜小白李思研小说_重生时代巅峰姜小白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18 ℃
姜小白李思研小说_重生时代巅峰姜小白

重生时代巅峰

姜小白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时代巅峰小说完整版,姜小白李思研全文免费,《重生时代巅峰》的主角是姜小白李思研,作者小小扬扬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有感染力。精彩章节:刚通过考试的姜小白重生在1979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风起云涌的时代,他知道,前生种种已经过去,他褪去平凡,在这个时代站稳脚跟,成为时代巅峰的那一类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时代巅峰小说完整版,姜小白李思研全文免费,《重生时代巅峰》的主角是姜小白李思研,作者小小扬扬在故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有感染力。精彩章节:刚通过考试的姜小白重生在1979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风起云涌的时代,他知道,前生种种已经过去,他褪去平凡,在这个时代站稳脚跟,成为时代巅峰的那一类人!

免费阅读

  “小军,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你坐上午的班车回村里,把生产队的三辆牛车借出来,然后叫上刘峰他们,不管多晚今天一定要赶到县里......”

  姜小白转头看着王小军吩咐到,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让宋卫国打断了。

  “不用,算你们运气好,我们今天正好要发一批货到上马公社,顺便给你们带到乡里。”

  宋卫国看着姜小白笑呵呵的说道,他是大学毕业回到县里厂子上班的,虽然这个时代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

  但是作为销售科科长的宋卫国却能够感受到今年以来的变化,春江水暖鸭先知,对于姜小白这样的人,他也愿意结个善缘。

  “谢谢,那就太感谢了,”姜小白对宋卫国又是一阵感谢,这才回头说道:“小军那你们就在乡里等着,把咱们冬天带的厚衣服都拿出来铺在牛车上,回村里的路不好走,别把罐头瓶磕了碰了。”

  “好的,小白您放心吧,”王小军应了一声,转身飞奔而去。

  姜小白拿了10块钱给刘爱国,吩咐他去买白糖和红漆,这才和宋卫国两人朝着玻璃厂走去。

  “我托大叫你一声老弟,老弟你这办事可真是雷厉风行啊,厉害。”宋卫国看着姜小白笑着恭维到,他觉得姜小白是个做事的人。

  做事不光有魄力,而且连在牛车上铺冬天的厚衣服防碰撞这样的细节之处也能够想到。

  “宋哥,这次真的多靠您帮忙了,不然的话我们那一山的黄桃可就要糟蹋了,您是不知道农村冬天有多苦。”

  姜小白说完,宋卫国呵呵笑了两声,第一次就要5000罐,后续还想要剩下的15000罐,冬天储存起来自己吃。

  呵呵哒,你说我信不信,宋卫国没有再提起刚才的话题,两个人一路闲聊着就到了玻璃厂。

  昨天王大爷应该是换班了,门房是另一个年轻人,看着姜小白跟宋卫国在一起,还主动冲姜小白笑了笑。

  等签完合同以后,刘爱国背着一个编织袋回来了,一斤白糖一毛钱,买了70斤,剩下的3块钱买了两桶红漆。

  回来以后就和姜小白一起把装好箱子的玻璃瓶往解放卡车上搬。

  一箱一百个罐头瓶,整整五十箱,也就是正好有能够用玻璃厂的车捎到乡里,不然的话光凭牛车,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够拉回去呢。

  “宋科长,真的谢谢了,您放心一有钱我就来把尾款结清。”姜小白上卡车前挥手说道。

  宋卫国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乡里,王小军刘峰等人已经带着三辆牛车在等着了。

  姜小白把早上宋科长坚决不吃的两个白面馒头递给卡车司机,接过王小军递过来的玉米面饼子啃了两口就准备卸车,但是却让卡车司机拦住了。

  “这样你们村在哪?我送一截,路要是实在走不了再卸货,你们多少也能够省点劲。”卡车司机吃着白面馒头说道。

  “好,那太谢了。”姜小白没有想到还有意外之喜,卡车一直开到距离建华大队3里地的地方才停下,前边的路太窄了,过不去了。

  卡车司机在一片感谢声中,冒着黑烟突突的离去了。

  “小白哥,这都是罐头瓶子吗?这有多少啊。”刘峰等人好奇的摸着箱子问道。

  “行了,先拉回去再说,距离村子路不是很远了,留下一个人看货,其他人用牛车拉,人抗,抓紧时间给我弄回去。”姜小白说着率先抗了一个箱子,晃晃悠悠的出发了。

  “小白哥,我来吧,您歇歇,这两天您够累的了,这些活我们能干。”刘峰赶紧上前说道。

  姜小白摇了摇头,扛着箱子步伐坚定的向前走去。

  50个箱子,整整齐齐的放在院子里,14个知青也都聚在一起,目光都望着站在台阶上的姜小白。

  “同志们,我宣布从明天开始正式制作黄桃罐头,咱们的罐头就叫知青罐头。”

  姜小白原来看电视机一说同志两个字,总觉得要不有歧义,要不显得冒傻气。但是今天他却有所体会了,同志二字,不在乎志同道合。

  “好,”

  “好。”一阵阵叫好声从下边传来,经久不息。

  姜小白双手虚压,院子里顿时鸦雀无声,动静之间,让姜小白激动不已。

  “下边我分一下工作,张艳梅。”

  “到。”张艳梅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明天你带着你们4个女知青负责做黄桃罐头,再挑4人男同志。”

  “是。”

  “刘峰。”刘峰的声音格外的洪亮。

  “到。”

  “你明天开始带4个人负责上山摘黄桃。”

  “是。”

  “刘爱国,你原来干过会计,以后就负责记账。”

  “王小军,你去把附近村子的道路和分布情况摸清了以后就负责销售。”

  姜小白一件件事情安排完,晚上吃了一口饭以后,姜小白早早的就回屋睡觉去了,这两天实在是折腾的够呛。

  但是院子里其他的知情却没有睡意,围着八仙桌兴致勃勃的听着王小军和刘爱国讲他们在县城里的光辉事迹。

  “这是五千罐头瓶,你们知道按照正常的价格买回来需要多少钱吗?一个罐头瓶2毛钱,需要一千块钱,一千块钱啊。”

  王小军说着,下边的知情纷纷发出了惊叹。一千块钱啊,他们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王小军同志,你就快点告诉我们小白是怎么做到的,咱们总共加起来也就一百块钱啊。”

  “对啊,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大家伙都好奇着呢。”

  刘峰和张艳梅纷纷开口说道,周围也一堆起哄的。

  “着什么急,这不得慢慢说吗,话说我们三个到了县城玻璃厂见到了玻璃厂的宋科长,提出了我们的要求......”

  王小军可能祖传上是说书的,让一众青年仿佛身临其境一样,当听到宋卫国拒绝的时候,纷纷失落不已,等听到峰回路转遇见门房王大爷的时候拍案叫好。

  一直听到宋卫国同意姜小白五分钱一个罐头瓶,先付三分之一押金的时候,众人才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院子里一群年轻人欢呼着,而当事人姜小白躺在炕上呼呼的睡着,不知道梦里梦见了什么,嘴角边浮现出一丝微微的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小院子就开始忙活了起来,等姜小白起来的时候,刘峰正已经带人摘回来几筐黄桃了。

  小院子里一副热火朝天的模样,张艳梅系着围裙证忙活着看见姜小白起床了,走过来招呼道:“小白,厨房有早饭,你赶紧去吃吧,我们都吃过了。”

  “都吃完了,你们几点起来的啊,怎么不叫我呢?”姜小白道。

  “你去县城累坏了,看你睡的香,就没有让小军叫你。”张艳梅笑着说道,看姜小白的目光微微有些崇拜。

  “行了,饭先不吃,我看看你们怎么做罐头的。”姜小白说着朝院子里简易的生产间走过去。

  一走进生产间,就感觉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大块大块的黄桃被放入白瓷盆中,只等锅里的水开了就能够放入锅内煮。

  “等水开了我准备先把罐头瓶子给煮了,然后再煮黄桃。”张艳梅说着,姜小白才注意到旁边的角落里堆着一堆的罐头瓶子。

  “你们这么乱糟糟的怎么能行呢?你把人员给分配好了,谁负责切黄桃,谁负责煮,然后隔壁屋负责煮罐头瓶子和装瓶,人员分工一定要明确,咱们不搞大锅饭那一套,多劳多得。”

  姜小白皱着眉头说道,其实黄桃罐头的制作特别的简单,就是切成块然后和白糖在开水里煮软,然后就等着装瓶就可以了,工序上特别的简单。

  “再有安排一个人去想办法弄点布,制作黄桃罐头的人必须带上头套和口罩,别把头发掉进罐头里去了,我知道天气热,大家理解理解,一定要注意卫生......”

  本来生产罐头的环境就不好,如果再不注意卫生,那后果不堪设想、张艳梅闻言一一应着记了下来,出了生产间,姜小白又挥手把刘爱国叫了过来,让他从生产间抽了一个人出来,姜小白三人又腾出一间屋子作为库房存放罐头。

  “正合适装罐头瓶子的箱子用来装罐头,不浪费,”姜小白笑着说道,然后让刘爱国找来了硬纸片,用毛笔在纸上写下了“知青罐头”四个字,然后用剪刀把字剪镂空,同样的方法制作了生产日期。

  把硬纸片交给刘爱国,让他安排人负责用红漆给包装好的罐头瓶上刷上罐头名字和生产日期。

  没有办法就这个条件,想要给罐头包装的贴纸肯定是不可能了,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剩下7块钱,这是所有的资金了。

  等姜小白忙活完,第一瓶罐头基本上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工序,很快罐头瓶上就刷上了“知青罐头”四个字样和生产日期。

  姜小白看着生产出来的第一瓶罐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总算是走出了第一步。姜小白正想着院子外边传来了村会计狗蛋的声音。

  “姜小白,书记让你去一趟队部。”

  “书记找我什么事?”姜小白一边问着一边出了院子就看见院子门口已经没有人了,跑这么快干什么,姜小白摇了摇头,朝着队部走去。

  一路上村里的人们都看着姜小白议论纷纷的,好像在说黄桃,罐头什么之类的,姜小白也没有在意,直接来到了队部。

  推开门就看见黄忠富坐在凳子上正“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满屋子呛人的味道。

  “书记,等我下次去乡里给你带点烟丝回来,你这抽的是什么啊,和着火了一样。”姜小白一边把们给敞开通风一边说道。

  “小白来了,坐。”黄忠富看见姜小白进来,把旱烟锅子在地上嗑干净,然后招呼着。

  “好咧,书记您找我什么事?”姜小白在凳子上坐下问道。

  黄忠富斟酌了一会开口问道:“听说你们知青在做黄桃罐头?”

  “对啊,”姜小白点点头说道。

  “嗯,”黄忠富点了点头道:“用不用村里的人帮忙,反正这个时候地里也不是太忙,黄桃罐头也不是很麻烦,村里的妇女多少都会点,男人们也能够上山帮忙摘桃子。”

  “不用,我们人手够,能够忙的过来。”姜小白道。

  “那行,工分的事是村里对不住你们,要是有需要帮忙就吱声。”

  “哎。”姜小白应了一声,黄忠富转身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张已经发黄有些发黄的粉连纸,在桌上铺开。

  粉连纸的由来已经说不清了,《现代汉语词典》给下的定义是:“一种白色的一面光的纸,比较博,半透明,可以蒙在字画上描摹。”但是很显然他没有说清为什么这样命名。

  也是当时特有的一种高级纸张,一般人家是用不起的,需要四分钱一张,一般人家用的都是发黄的草纸。

  “你们来了建华大队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给你们好好的介绍过建华大队桌边的情况,你看这是周边的地图,是我几年前亲自画的......”

  黄忠富说着给姜小白介绍起了周边村子的情况,每个村子有多少人,走什么路能够过去。

  姜小白昨天还派人出去了解情况呢,现在有黄忠富给讲解当然更好了,说完以后,黄忠富把地图一卷塞到了姜小白手里道:“我也用不上了,你拿着吧,说不定能够用的上。”

  姜小白一脸懵逼的从队部走了出来,他搞不懂黄忠富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按说黄忠富不干涉他们的行动也就算了,怎么还会这么支持呢?

  “小白,”已经出门的姜小白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回头看见黄忠富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小白啊,我年纪大了还背负着一村人的生活,不敢折腾,你们要是真的走出来了,希望不要忘了建华大队的人。”

  说完,黄忠富挥了挥手,狠狠的抽了一口旱烟,吐出来的烟雾遮挡在黄忠富的脸上有些让人看不清。

  “我知道了。”姜小白点了点头,心情有些复杂的回到了知青住的院子,一进院子姜小白就又兴奋了起来。

  院子里一副忙碌的景象,和院子外边村子里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截然不同,一排排的罐头整整齐齐的码放在阴凉处,等着罐头瓶上用漆刷的字晾干了以后就可以装到箱子里,放到库房了。

  就姜小白出去的这么一会,又已经有几十瓶罐头装好了,看着真让人赏心悦目。

  姜小白又进生产间转了一圈,发现每个人都带上了头套和口罩,姜小白满意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回到屋子里拿出黄忠富给的地图研究了起来。

  乡里暂时先不去,在各个村子的路口,或者直接就拿货上村子里边买,姜小白考虑着销售的问题,这么多的罐头光凭借周边的几个村子是吃不下的。

  就是下马乡也吃不下,更不用说姜小白还计划要更多的罐头瓶子,甚至于考虑把这个做成一个产业了。

  等到天黑的时候,院子里的罐头已经堆成一座小山了,要不是姜小白亲自出面阻拦,张艳梅他们几乎准备连夜干了。

  这个时候的人们,只要是给他们一点希望,都能够拼了命的干,因为命真的不值钱。

  统计了一下,一天之内竟然生产出了500多瓶的黄桃罐头。

  “艳梅,你带着女同志做饭,多烙点玉米面饼子,”姜小白和张艳梅说道,张艳梅是这些知青里边岁数最大的一批了22岁,这一天忙下来姜小白发现张艳梅做事还是很有章法的。

  很多事情只要是姜小白一说,都能够安排的井井有条的。

  “好咧,我们这就去。”张艳梅应了一声,转身就带着几个女知青走了。

  “刘峰,带人把已经可以入库的罐头全部装箱入库,刘爱国清点数目。”说完又对着在外边跑了一天的王小军道:“你和我进屋来说说今天跑的周边几个村的情况。”

  王小军说的周边的村子的情况和姜小白今天在黄忠富那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上出入不大,姜小白心里也有数了。

  吃过晚饭以后,姜小白把人都集中在了一起,拿出一张他自己下午重新画好的图,给大家安排了起来。

  “明天,女同志继续在家里做罐头,我看今天黄桃摘回来的还有不少,应该能够明天的,其他人的人,两两一组,每组拿二十瓶罐头。

  我和王小军去西堤村,刘爱国和王鹏去闻家庄,刘源和大宝去......”姜小白一边说一边把画好的地图交给众人,一共五组,留下一个男知青看家。

  “大家伙听我说,供销社的罐头是1块钱,那么我们就买7毛钱,要是没有钱拿等价的粮票,肉票,甚至是鸡蛋,粮食换都行。

  7毛钱,罐头吃完了,玻璃瓶还能够喝水,我相信只要是大家努力肯定能够买的出去。”姜小白笑着说道。

  “好的,小白哥你就放心吧,”

  “好,”众人纷纷应到,仿佛已经看见了钞票在向大家招手。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知青小院里就忙碌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多少嘈杂的声音。

  每组20瓶罐头,五组人正合适分了一箱子100瓶罐头。

  “出发。”姜小白看着激动的人群,脸上也带着兴奋。

  姜小白和王小军带着20瓶罐头,磕磕盼盼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露水打湿了两人的裤腿。

  西提村距离建华村的直线距离不是太远,但是晋省多山,路都是弯弯曲曲的不时的还有陡坡,两个走了一个小时眼前才出现了一个小村庄。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是这个时代农村的景象,清晨的炊烟徐徐升起,笼罩着整个村庄,如梦如幻,一副和谐美好的田园景象。

  可是姜小白这个时候却没有心情欣赏,连饭都吃不上了,还管什么美景。

  王小军挑着担子,两人往村子里走去,刚进村就被人拦住了,一个70多岁的老头看着两名陌生人疑惑的问道:“你们作甚了?”

  说着不远处就跑来一群八、九岁的小孩,身边还跟着两条浑身是小土狗,有些好奇的看着姜小白二人。

  “大爷,我们是隔壁建华村的知情......”姜小白笑着开口说道。

  “什么华村的?”大爷有点耳背。

  “建华村。”

  “建什么村?”

  你特么也是穿越来的吧?姜小白无语了,王小军还在一旁努力的说着,解释了半天大爷终于弄懂了,带着姜小白王小军进了村。

  进了村,姜小白有心叫卖,可是这个时候叫卖,实在是让姜小白有点心惊胆战,看着周围围着的一群孩子,姜小白有主意了,在村中间一块平坦的空地上,姜小白停了下来。

  从王小军拿着的罐头中拿出一瓶,孩子们看着玻璃瓶的装着的黄桃罐头,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姜小白。

  “想吃吗?”姜小白拿着罐头,笑眯眯的看着孩子们问道。

  “想。”

  “想吃。”

  “......”一群孩子七嘴八舌的说道。

  “好,”姜小白说着就拧开了罐头瓶子,一旁的王小军欲言又止,他们出来可是卖罐头的啊,这一瓶罐头都没有卖呢,先给一群小孩吃上了,这是什么情况?

  黄橙橙的黄桃罐头,甜滋滋的罐头水,让一群孩子根本来不及品尝出什么味道就已经没有,就这还有很多孩子没有吃上呢。

  虽然姜小白他们做出来的黄桃罐头已经是堪称实惠了,可是黄桃块本来就大,再加上孩子们多,一人一块根本就不够分,当然这也是姜小白想要的效果。

  几个没有吃上的孩子口水都流下来了,怒视着吃上黄桃罐头的几个孩子,场面一度失控,差点打起来,姜小白当然不敢让孩子们打起来。

  赶紧开口说道:“我们黄桃罐头好吃吗?”

  “好吃。”

  “好吃。”不仅几个吃上黄桃罐头的几个孩子说着,没有吃上黄桃罐头的孩子们喊的声音比吃上罐头的孩子声音还大。

  他们看着那几个吃过罐头的孩子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嘴馋了。

  “我们的黄桃罐头不仅好吃,而且吃完罐头以后玻璃杯还能够喝水,我现在把这个玻璃瓶送给你们中间最聪明的孩子。”姜小白笑呵呵说道,要是能够有其他的办法他也不想忽悠一群孩子。

  当然就是忽悠了一群孩子,他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开玩笑作为一名21世纪青年这点事情他能够放在心上吗?现在自己就是潜龙在渊,等待一飞冲天呢,这几个熊孩子能够为自己办点事情是他们的幸运。

  而且他们确实吃到罐头了啊。

  “我是最聪明的......”

  “我最聪明......”

  “我最......”

  “我最聪明......”一群孩子争先抢后的说道,就是没有那透明的玻璃杯的诱惑,小孩子都会争抢起来,更不用说还有那个透明的罐头瓶了。

  “你凭什么说你最聪明?”

  “我妈说的,我最聪明了,而且我最好看。”

  “你妈骗你的,我妈说我是最聪明的。”

  “胡说,我妈才不会骗我,我就是最聪明的小孩......”几个小孩又开始争执起来。

  “那这样,我出道题考考大家,谁能够回答上来谁就是最聪明的小孩。”姜小白露出了狼外婆的表情。

  孩子们安静了下来,姜小白笑呵呵的说道:“供销社里一瓶罐头卖1块钱,我的知青罐头一瓶卖7毛钱,我卖的罐头比供销社卖的罐头便宜多少钱?”

  一群孩子沉静了一下,马上有人开口说道:“3毛钱。”

  “3毛钱。”

  “3毛钱。”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说道。

  “我先说的。”

  “我先说的......”姜小白没有再制止,把罐头瓶送给了最先开口的小孩,其他的小孩一脸的失望。

  其他的孩子嫉妒的看着那个拿着罐头玻璃瓶的孩子,一脸不高兴的散去,剩下了得到玻璃瓶的孩子,姜小白看着一哄而散纷纷朝着自己家里跑去的孩子,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娘,娘......”一个熊孩子没有得到罐头玻璃瓶一回家就开口嚷嚷着。

  “自己玩去。”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给猪喂食,听见儿子的声音头也不回的说道,这个时候的猪虽然是给生产队养的,但是养猪也是算工分的。

  “娘,我要吃罐头,我要当最聪明的孩子。”熊孩子嚷嚷着。

  “吃什么罐头,一边玩去,再捣乱我揍你了。”中年妇女头随口说道,只是平时一听见挨揍就跑的孩子这次却没有跑,再次嚷嚷道:“我就是要吃罐头,要当最聪明的孩子。”

  “好,等妈什么时候去公社了就给你买,让你当最聪明的孩子。”母亲见惯用的招数不好使,也不着急,立马见招拆招,先答应下来再说。

  熊孩子本来也就是准备闹一会就算了,但是没有想到母亲竟然答应了,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上去就扯着母亲的衣角兴奋的说道:“不用去公社,有人来村里卖罐头了,就在村中间。”

  喂猪的母亲手里的动作一僵,小兔崽子,她马上就准备使出绝招,让孩子知道是什么叫屁股开花,但是熊孩子接着说道:“真的,比供销社卖的罐头还要便宜3毛钱呢。”

  “比供销社的罐头便宜3毛钱,你怎么知道?”中年母亲已经抬起的手放了下来,疑惑的问道,3毛钱啊,对于这个时候的农村可不算小数,不是后世那种一块钱掉在地上都没有人愿意捡的时代。

  “真的,那个知青说的,一瓶罐头只卖7毛钱,黄桃罐头可好吃了,那个透明的玻璃杯也可漂亮了,比家里的白瓷缸......”

  熊孩子跌得不休的说着,带着母亲朝着村中间走去,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在一家,不少熊孩子跑回去以后,家里的情况都大同小异,带着家里的大人朝着村中间走去。

  当然吸引大人不是孩子的撒娇,这个时候的孩子可没有后世那么娇生惯养,孩子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揍一顿就好了,吸引人们的是姜小白的知青罐头要比供销社的罐头便宜3毛钱。

  看着村子里不停的围过来的人群,王小军有些崇拜的看着姜小白,这么简单的注意,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呢。

  当然王小军也有些紧张,要是打架的话,他肯定不怕,但是卖东西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还有些患得患失。

  “同志,你这罐头真的只卖7毛钱?”人围的越来越多,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对,我们是建华村的知青,村里穷做点罐头卖,为了填饱肚子,不仅只卖7毛钱,而且用同样的粮食,或者鸡蛋,粮票都行。”

  姜小白笑呵呵的说道,周围的村民听了也纷纷点头,建华村的情况他们也都知道,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周围的几个村子的姑娘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往建华村嫁。

  “这罐头看着倒是不错。”

  “对,而且要比供销社的罐头便宜3毛钱呢。”

  “对啊,3毛钱呢,这可便宜不少呢。”西提村的村民越聚越多,后来的向之前来的大厅情况,人们纷纷议论着,有不少人动心了,但是却没有人卖。

  王小军看着周围的人们一遍一遍的说着知青罐头有多便宜,罐头有多好吃,说的口干舌燥的,但是还是没有人卖,只是村子里的人越聚越多。

  很多人看着围着一堆人,赶紧放下家里的活就跑过来了,村子里本来就没有多少热闹,当然得来看看。

  “一瓶罐头7毛钱,第一个卖罐头的6毛钱。”姜小白看着议论纷纷的人群,大声的喊道,他看出来了,这个时候人们就缺一个带头的。

  “给我来两瓶罐头。”刚才喂猪被熊孩子打断带到现场的中年妇女第一个开口了,今年她弟弟结婚,正月里走亲戚的时候正合适不知道该带什么东西呢。

  现在这知青罐头要比供销社卖的罐头便宜3毛钱,只卖7毛钱,更何况第一个买还能够再便宜一毛钱,所以姜小白几乎是话音刚落她就开口了。

  “好咧,这位大姐,您的罐头,您是给钱还是拿粮食、粮票换?”姜小白笑呵呵的拿出两瓶罐头递给中年妇女。

  “我给钱。”中年妇女小心翼翼的解开衣兜,拿出一把零钱,仔细的数出一块三递给姜小白。

  姜小白接过钱,拿出一毛钱还给中年妇女说道:“一次性买两瓶罐头还能够便宜一毛钱,所以您买两瓶罐头只要一块二就够了。”

  周围的人们本来看中年妇女第一个带头卖罐头就已经跃跃欲试,听到姜小白这么说更是忍不住了。

标 签重生时代巅峰 姜小白李思研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