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当海王那些年叶琉璃小说_我当海王那些年碧落浅妆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39 ℃
我当海王那些年叶琉璃小说_我当海王那些年碧落浅妆

我当海王那些年

碧落浅妆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我当海王那些年》的主角是叶琉璃,是作者碧落浅妆倾心创作的仙侠修真风格的小说。我当海王那些年叶琉璃小说讲述了:叶琉璃身为极乐殿殿主,是一名很有原则的海王:专钓那些常人眼中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但她从不怕翻车,只因她有一项特殊技能:破碎虚空。修罗场算什么,她一言不合就可以换个海洋继续浪里摸鱼。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我当海王那些年》的主角是叶琉璃,是作者碧落浅妆倾心创作的仙侠修真风格的小说。我当海王那些年叶琉璃小说讲述了:叶琉璃身为极乐殿殿主,是一名很有原则的海王:专钓那些常人眼中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但她从不怕翻车,只因她有一项特殊技能:破碎虚空。修罗场算什么,她一言不合就可以换个海洋继续浪里摸鱼。

免费阅读

  御水宗负责迎接宾客的是位名唤“陆洋”的掌事。

  正当陆掌事清点完宾客,准备打道回洞府的时候,一位内门弟子急匆匆御剑而来。

  刚一落地,这弟子就心急火燎地嚷嚷道:“陆掌事,出大事儿了,绝情崖底的小师妹出关了。竟是她带领我宗弟子们参与秘境夺宝大会呢,宗主钦点。”

  陆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哪个小师妹?”

  来禀弟子名叫“焕之”,赶紧细说:“还能有哪位?就是当年因老祖一句“身怀妖力”而被羁押在绝情崖底的小师妹——叶娆。”

  陆洋闻言,脑中浮现出一个少女的面貌。

  立刻,他正色训斥道,“放肆,既是那人,你怎可直呼长辈名讳,你该叫她一生小师叔。”

  焕之也意识到自己口快,赶紧认错。

  陆掌事却是回忆起了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女。

  叶娆乃御水宗漪云峰峰主,是御水宗宗主渡劫之前收入门下的最后一个弟子,因为入门最晚,在当时,所有内门弟子都唤她一生“小师妹”,陆洋也不例外。

  她虽说入门晚,但根骨天赋却都是极佳,十三岁便已经突破金丹,只可惜天妒英才,是个瞎子。

  焕之又羡慕又崇拜地道,“叶小师叔可真的是我们年轻一辈学习的楷模呢……”

  “吾辈诸子,即便是倾尽一生之力,恐怕也难达她当年之万一。”

  陆洋唏嘘。

  他算是宗门之内,为数不多的当年与叶娆打过交道的人。

  想那惊世绝俗的少女,自小修无情剑道,冷心绝情,令人望而生畏。又年仅十三岁便受宗主力荐,承血印,压宗门护山大阵,掌漪云诸峰,本该是一片前程似锦,却被苦压在绝情崖底整三百年。

  陆洋想:三百年过去了,那人修为定是又精进不少,性格么,想必更是不近人情。

  漪云峰,清心殿内。

  正、魔两道的各宗派代表都已经入座完毕,尽管大家都不甚相熟,但是各个宗门内部,却还是响起了不大不小的议论声——引起他们议论的焦点,正是御水宗本次派出的代表——漪云峰峰主,叶娆。

  “那竹帘后的,肯定就是御水宗漪云峰峰主了……”

  “听说她十三岁便已结丹。”

  “据说当年万妖境内,她单枪匹马,一柄仙剑屠妖三千呢。”

  “传闻漪云峰主姿容绝世,纤姿绰约。”

  “可惜啊,却是个瞎子。”

  “……”

  殿内众多修士中,有两张一模一样的年轻面庞特别引人注目,此二人乃双生子,是来自无极魔域有“风月双使”之称的风使——元承风、月使——元逐月。

  元逐月轻摇纸扇,一双好奇的猫眼儿圆睁着,跟着众人一起探向那竹帘,隐约见一女子纤细的轮廓。

  他轻笑一声,侧首对身边跟他长相如出一辙的少年道,“哥哥可曾听说过这位漪云峰峰主?”

  “未曾。”

  被唤作“哥哥”的元承风轻拂了一下衣袖,神情冷若冰霜。

  元逐月却自说自话起来,“哥哥有所不知,传闻这漪云峰峰主虽然眼瞎,却天纵奇才,且容貌绝美,当年可是被当作御水宗下一任宗主来培养的,只可惜后来不知何故,正魔两道却再也没有她的传闻了。”

  “且先不论容貌几何,一个瞎子,怎么能担一宗之主的大任,恐怕是传闻不实。”元承风道。

  两人正说着,前面的竹帘开启,清心殿内一阵暗香袭来,众人的目光立刻汇聚到一处。

  竹帘之后便是御水宗的主位,位上坐了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她身侧站着的,正是御水宗如今的执印掌门—司徒沄沨。

  殿内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司徒沄沨是什么人?

  那可是御水宗近百年来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更是得宗主器重,于十年前任御水宗执印掌门之位。

  此刻他却让出主位,在那白衣少女身侧毕恭毕敬。

  “她可真是美啊,”

  元逐月摇扇子的动作顿住,一时间口干舌燥,目不转睛盯着那主位上的白衣少女。

  半晌,他忍不住赞叹出声,“想你我兄弟二人自小在魔域长大,又时常外出游历,各种仙子也好魔女也罢,也算阅过无数,可是我真的没见如此姿容绝色之人……”

  “此人便是御水宗漪云峰峰主,叶娆。”元承风见那白衣少女双眸被轻纱覆盖,似乎是目不能视物,确定了她的身份。

  他又见自己胞弟目露痴迷之色,忍不住皱眉道,“你我修真之人,求的是无上大道,怎可被区区皮囊迷惑?”

  元逐月闻言,恼了,涨红俊脸小吼道,“修真之人怎么了?修真之人遇到了心仪的对象,也是可以结为道侣,共求大道的。”

  他如此作态,却是惹得他的哥哥不快了,元承风冷冷道,“那你是有所不知,这位漪云峰峰主修得乃是无情剑道。”

  “入无情道者,修为越高,越是断情绝爱,你就勿要再妄想了。”

  “你!”

  弟弟被怼得无言,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恍然大悟一般道,“好啊,哥哥刚才还说未曾关注过她,此刻却又为何对她知之甚详?”

  “我只是……”

  元承风面容一赧,竟是一时间没了反驳的话,将脸别到了一边去。

  却正好对上了御水宗主位上的少女。

  少女对着他的方向轻扬了一下唇角,似乎是笑了。

  元承风微愣,不敢相信刚才她竟然是在笑,这时候他的耳中传来一道细软的声音:

  这位道友误会了,本座修得乃是极乐之道,并非道友口中的无情道,并且……一直单身可追哦。

  那声音娇媚似夜莺哀啼,如泣如诉,又带着调笑,缠绕于耳,久久不散。

  他不可置信,却不料身边的胞弟却比他反应更激动。

  “你刚刚听见了么哥哥?她在对我们说话呢!她说……唔唔!”

  少年被兄长下了禁言术。

  元承风环顾四周,发现众人大多对着那少女的容貌发愣,却似乎并没有如他二人这般听到传音。

  他隐隐觉得这殿中暗香之味加重,耳边那娇软的声音却又响起,笑嘻嘻道:“传闻无极魔域的风、月双子相貌绝美,气质出尘,又风度翩翩,本座今日见你二人,顿觉果真如此,都忍不住心生悸动、无端欢喜呢。”

  对方彩虹屁说来就来,元承风却觉得有古怪。

  只见他冲着叶娆所在方向轻轻一拜,秘音礼貌回道:“峰主谬赞,只是这殿内人人皆知,峰主眼盲,又如何知我二人相貌是美是丑?”

  那女声一顿,似是羞恼:“好啊,竟嘲我是个瞎子,辨不清美丑。”

  “在下无心之言,还请峰主见谅。”

  元承风又是轻轻一揖,礼数周到,半点没有杀人不眨眼的元婴期魔修的样子,倒像是个正道修士。

  再接到传音的时候,那女声又恢复了软糯,却是风流之极:“本座自绝情崖苦修三百年,实在是寂寞,今日出关,便是想寻道侣二三,共赴极乐大道。”

  那声音不等少年反应,便接着道,“本座今日见你兄弟二人,顿时心生喜爱,欢喜之极,若能得你二人侍奉于本座左右,那这漪云峰内,灵脉丹药,秘籍剑器,抑或是珍宝灵石……全都任你二人取用,如何?”

  “她、她什么意思?”

  出声的竟然是弟弟,元逐月,原来他的禁言术已解。

  此刻少年瞪大了一双风流猫眼儿,仿佛有了天大的疑惑,向其兄重复道,“道侣二三?侍奉左右?哥哥,我们俩?这、这样也太……”

  不知想到什么,他竟脸红害羞起来。

  元承风对这个弟弟恨铁不成钢,重重踹了他一脚,不再搭理。

  在他看来,此女心机颇深,故意传音这种轻薄之语,无非是想要令他二人难堪,以此来下无极魔域的面子。

  他又岂会着了此女的道,便始终冷面以对。

  这厢,众人并不知殿内这秘音调-情,御水宗的执印掌门司徒沄沨小声提醒叶娆,“叶小师叔,各宗门的人都已经齐了,您看咱们是否可以开始?”

  “那就开始吧。”

  少女侧过头来,虽然双目蒙着白纱,但也做出一副看着众人的样子,以示尊重。

  “诸位道友。”她从主位上站起,出声,“今日大家聚集在此,乃是讨论咱们三日之后的玄月秘境夺宝大会,对于此次大会,不知诸位有何高见?”

  殿内众人闻得这悦耳之音,立刻沸腾讨论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嗡嗡不绝于耳。

  叶娆不堪其扰,直接屏蔽了五感,百无聊赖躺在位上,直到被身边的司徒沄沨提醒该她发言了,她才复又站起,一锤定音道:“既然诸位多有争议,那咱们就按照老规矩,各宗自行派弟子入秘境,不限修为,不限人数,奇宝能者得之。”

  众人全都附和,表示赞同。

  却又听得那悦耳女声继续道:“只是本年度的比赛需要增加一条规矩:凡本次入秘境者,需签下生死契,在秘境内无论是死是伤,都自行负责,同宗不得事后打击报复。”

  全场一片哗然。

  “怎么?诸位可是怕了?”

  那主位之上的少女一声轻笑,银铃般的声音回荡在殿内,轻描淡写,“怕可以不去呀。”

  “有甚可怕?我焚心宗云山虎第一个报名!”

  一位扛着斧头体格健硕的金丹修士首先站出来。

  随后陆陆续续有人签署生死契。

  ……

  “无极魔域,元承风、元逐月,报名。”

  风月二使并步上前,刺破指尖滴血,签下生死契。

  近距离的时候,元逐月目不转睛地盯着叶娆看,在心头喃喃:“她长得可真是极美。”

  想法刚落,他便闻得面前的少女软声道:“谢谢,月使与令兄也都是风光霁月,气质绝尘,年轻有为,令人心生向往、一见难忘呢。”

  元逐月未曾想过会得到回应,此番闻言,他瞬间瞪大了一双猫眼儿,吃惊地看着眼前貌美眼盲的少女:

  “你、你会读心术?”

  想到自己心中想都在对方面前无所遁形,他一瞬间脸红如滴血,结结巴巴,竟是半天没有说出下一句话来。

  白衣少女却只是冲他盈盈一笑,缓缓而道:“哪里需要什么读心之术,只是月使心思坦荡,刚才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罢了。”

  元逐月脸涨红成番茄:……

  他身侧的兄长一脸恨铁不成钢。

  殿内的各宗派代表:……

  唯有司徒沄沨看着身边白衣少女的笑容,微微皱起了眉头:听师傅讲,叶小师叔修的是无情道,剑法卓绝,却冷心冷情,是个不近人情的狠角色。


标 签我当海王那些年 叶琉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