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鹿简沈余之小说_两情欢喜相守白头归梦星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466 ℃
鹿简沈余之小说_两情欢喜相守白头归梦星

两情欢喜相守白头

归梦星 著

连载中免费

《两情欢喜相守白头》是归梦星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沈余之鹿简,主要讲述的是在沈余之眼里,鹿简就是个满口谎言,满腹心机的女子,他将她娶回府中,对她百般折磨,可到了最后,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只可惜为时已晚,一切都来不及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两情欢喜相守白头》是归梦星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沈余之鹿简,主要讲述的是在沈余之眼里,鹿简就是个满口谎言,满腹心机的女子,他将她娶回府中,对她百般折磨,可到了最后,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只可惜为时已晚,一切都来不及了....

免费阅读

  “遥遥!”沈余之皱着眉头,急忙走到鹿遥身边,将她从冰冷的地上搂进怀中,满目的关切:“没事吧?!”

  本来合着眼的鹿遥,悠悠睁开眼,一双眸子已经不见方才的阴狠之色,而是泛着柔光:“余之,我没事......”

  见她无事,沈余之神色缓了一些,可目光又落在她额头上的青紫,良久冷着眉眼,周身满是戾气,转过头看向伏在另一边地上的鹿简,杀气乍现。

  他站起身走到鹿简身旁猛地扯住她的衣领,单手将她提起。

  “鹿简!你找死?”

  鹿简的泪在沈余之进门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此刻已经布满了面颊。

  即便是现在,她仍将这个折磨羞辱她的男人当作自己的救命稻草,对他有着奢想。

  “余之,求你了!救救我的母亲吧!她将我的母亲丢在野狗堆中,求你去救救她!”鹿简哭的声音颤抖,两只手紧紧地攥着沈余之的手腕不肯放手,像是这世间她只剩下他一个人可以依靠,然而手心之中却没半点温度。

  沈余之看着她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

  “鹿简,你又在说什么疯话!你母亲半月前便在鹿府病逝,鹿大人为她置办了一个简单的墓穴,已经是厚待你的母亲了,今日遥遥来好心知会你一声,你还在这里耍什么疯子。”

  沈余之眼中的冷漠刺痛了鹿简的心,让她倏然从方才对沈余之的奢想中醒来。

  她红着眼睛看着沈余之:“你相信她说的?她一直在对你说谎,为何就不能信我一次?!她想嫁进皇族舍掉你,那日我便是不忍看你被蒙骗才会寻你,你酒杯中的药也定是她设的计,沈余之!你还不明白吗?!她不爱你!”

  随着鹿简的话,沈余之眸中涌动的怒气越发汹涌,在她最后一个字落下时,他猛地用力掐住鹿简的脖颈。

  “鹿简。”他的声音阴沉冰冷的像是从地狱传来:“我没心情听你讲这些编出来的谎言,那日为何会在你屋中搜出那瓶药?你的谎言漏洞百出,你当真是和你那下贱的母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听闻当初你的母亲也是用的和你一样的下三滥手段爬上鹿大人的床榻。”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脖子好像要被沈余之拧断一般,明明半点呼吸不得,可沈余之还在用力收紧,鹿简甚至能听到脖颈嘎吱嘎吱即将被捏断的声音。

  她微张着嘴,想呼吸到一点新鲜空气,可得到只有接近于死亡的痛苦。

  鹿简那一双本如星辰般的眸子,此刻蒙上了一层厚重的绝望,即便是巨大的痛苦,她依然扬着脸,没有悲欢喜怒的看着沈余之。

  她强挤出一丝气力,断断续续却很是坚定地说:“不许你...羞辱...我的母亲...”

  沈余之看着鹿简倔强的模样微怔了一下。

  这苍白瘦削的脸上布满了执着,即便看起来十分憔悴却依然难掩其清秀撩 人样貌。

  只是这不是沈余之过去认识的鹿简,曾经的鹿简是个喜欢低着头,不太爱与外人搭话,可偶尔却会掩嘴偷笑露出她孩子气一面的姑娘。

  可现在的鹿简呢,瘦的不成样子,额头上不知为何淤血了一片,满目的绝望,怨恨。从微敞着的松垮领口看去,沈余之能看见她身上遍布的青紫,以及瘦弱的只剩下皮包骨的身体。

  见沈余之看着鹿简失神,鹿遥的眸中闪过一丝怨毒,却转瞬而逝。

  “余之。”她轻声开口唤道。

  听到鹿遥的声音沈余之这才回过神来,又恢复了往常嫌恶的神情,将鹿简重重的摔在地上。

  鹿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用力的咳着,似乎要将一颗心从胸口咳出来。

  他转过身朝鹿遥走去,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像是护着一件绝世珍宝一般将她护在怀中。

  鹿遥神情悲伤的看着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鹿简说道:“阿简,虽然你我同父异母,可我却一直待你不薄,你先是设计余之,又拖累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还三番五次的污蔑于我,我的心也是肉长的,也是会凉的。”

  她字字句句说的情真意切,若不是鹿简深知鹿遥的所作所为,怕她是旁人也会信了鹿遥的鬼话。

  沈余之在一旁收紧了几分搂着鹿遥的手,皱眉转头看向鹿简,却见她扯起苍白干裂的嘴唇,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一双眼看的不是别处,正失望的看着他。

  失望?她有什么资格失望?

  沈余之冷哼一声:“你那个小丫鬟在府中偷东西,我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没想到你好了伤疤倒是有力气伤人。”

  他顿了顿冷声命令道:“来人!将小环捉住,六十大板,手不干净,便将她手给我砍了。”

  说完,沈余之便搂着虚弱模样的鹿遥朝门口走去。

  听到小环的名字,鹿简露出惊恐的神情,在他们将要踏出门时,急忙扑了过去扯住沈余之的衣摆,止住了他的步子。

  “沈余之!此事与小环无关,要罚便罚我,是我让她偷药给我的!”

  沈余之看着她冷笑了一下:“先是装的一副孝女的模样,怎么?现在又要演一出主仆情深的戏码给我看吗?鹿简你还准备了多少好戏没给我看?”

  “好!你不是想代她受罚吗?那便废了你的手指!”

  沈余之说完这话后,便命了两个人将鹿简拖了出去。

  眼看着木夹一根一根插 入手指之间,鹿简的一颗心坠入深渊,她抬头看向坐在不远处观赏着她行刑的二人。

  沈余之的脸上毫无波澜,满是冷漠,而依偎在他怀中的鹿遥,似是不忍再看的模样,将脸藏进沈余之的怀中,却在藏起的一瞬间,唇角露出一个得逞的阴毒笑容。

  鹿简的眼前有些模糊,这具躯壳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伤痕累积着伤痕,层层叠加,得不到医治,如今已再无一处好地方。

  施刑的人猛的拉紧绳子,所有木夹收紧,指骨发出脆弱的断裂声,一股剧痛从十个指头上一直到达心底。

  可鹿简咬着牙不肯让自己叫出声,一双眼望着沈余之,失望混着绝望。

  沈余之的眸色沉了沉,抱着鹿遥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收紧了一些。

  他倒要看看鹿简能忍多久!

  直到最后,鹿简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口中满是鲜血,皆是她为了将因痛而想要喊出来的声音忍下,用牙咬出来的伤口,额头上也全是涔涔的冷汗。

  沈余之皱了皱眉头,良久他沉声说道:“今日起你便服侍遥遥,这是你欠她的,如今也该和你算清了!”

  鹿简跪在地上身子不停摇晃,却还是强撑自己不倒下,眼前所有的事物越发模糊,可沈余之的声音却在耳畔十分清晰。

  她轻笑了一下。

  她不欠鹿遥什么,更不欠沈余之什么。

  倒是沈余之,欠她的如何还?


标 签两情欢喜相守白头 鹿简 沈余之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