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赵婉兮冷君遨小说_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赵婉兮冷君遨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209 ℃
赵婉兮冷君遨小说_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赵婉兮冷君遨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赵婉兮冷君遨 著

连载中免费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赵婉兮冷君遨最新章节,今日的独家小说《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故事情感丰富,事件趣卓。由作者程素素大大打造,男女主角是赵婉兮冷君遨,免费版试读:赵婉兮穿越成为软懦嫡女,不过在她主导这副身体之后便没有那么好说话了,还把那七皇子冷君遨吃干抹净,不吃亏不服输的赵婉兮潇洒又风流!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赵婉兮冷君遨最新章节,今日的独家小说《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故事情感丰富,事件趣卓。由作者程素素大大打造,男女主角是赵婉兮冷君遨,免费版试读:赵婉兮穿越成为软懦嫡女,不过在她主导这副身体之后便没有那么好说话了,还把那七皇子冷君遨吃干抹净,不吃亏不服输的赵婉兮潇洒又风流!

免费阅读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短短两天的时间内不仅经历了分娩,还帮别人奶了娃,简直了!

  眸光再落到昏死过去的宁舜身上,之前心心念念着他怀里的宝贝,没想到这宝贝竟然是个小活人。

  夜色越来越深,宁舜和襁褓中的婴儿都紧闭双眼,万籁俱静,天地无声,赵婉兮能清楚听见自己的呼吸。

  受人之托,就要遵守承诺,赵婉兮秀眉微蹙,也不知这小子口中的主子什么时候才能来,天一亮她还得进宫去给太后娘娘调制药方呢!

  也不知道这臭小子身上有几个钱?想到之前的约定,只要他死了便把身上所有的钱财都留给她,赵婉兮眼睫忽闪,不由伸手探向宁舜腰间的银袋。

  鼓鼓囊囊的,除了碎银她似乎还摸到了一沓厚厚的银票,赵婉兮的水眸顿时亮了,划过一丝欣喜,她马上就要发财了!

  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她真的很想知道这银袋里有多少银票,左右环顾,这屋里除了闭着眼的两人,就只剩她了!

  看一眼总是没关系吧?反正很快这些都是属于她的,她只是提前瞄一眼自己未来的资产罢了!

  努力克制着内心的小雀跃,赵婉兮指尖娴熟的解开银袋的系绳,嫣红唇畔无限扩大,真的……全是银票!

  “放下!”

  一声低冷戾喝,一道绯红悄无声息出现在房间里。

  赵婉兮闻声惊落了手中的银袋,她顺着声音望去,一位俊美绝伦的男子站在窗边,他一袭红色长袍似暗夜怒放的曼陀罗花,风华绝代,盛世妖娆。

  “你……就是宁舜的主子?你来的正好,把孩子交给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再反应过来,赵婉兮立马猜出了此人的身份,眸底的惊愕转为欣喜,完成了任务,她亦可以带着这些银票离开了!

  冷君遨狭长的星眸透着邪魅,远山般的眉微微蹙起,戾气微微,直勾勾的盯着这个眼睛只盯着钱袋的贪婪女人,虽然生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却莫名令他心生厌恶。

  赵婉兮眉眼含笑,就在手要触到银袋的最后一瞬,身后突然袭来一阵阴风,到了她手边的银袋……飞了!

  笑容瞬间僵滞在唇角,赵婉兮在抬头,红袍男子就站在宁舜的床头,慢条斯理的将银袋重新别回到他的腰间,并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塞入宁舜嘴里。

  虽然这男人由骨子透着冷冽,自带杀戮,可赵婉兮绝不会放弃她应得的权益。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宁舜答应过……在他死后,只要我将孩子交给你,便可以得到他身上所有的钱财。现在本姑娘的任务完成了,那银袋里的钱应该属于我,你别想反悔!”

  赵婉兮下鄂微扬,冲着男人喊话。

  冷君遨深邃的瞳微暗,绯色的唇角勾起一抹绝色,邪气盎然,他还从没见过有人贪财也可以如此理直气壮。

  “他还没死!”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坏笑,瞳色成墨,染上一层让人看不透的迷雾。

  赵婉兮细细回味,顿时明白了男人的意思,抬手捂唇,她和宁舜的约定是在宁舜死后将钱财留给她,现在……他还没死!

  “可……可是……他就快死了!”

  虽然咒人家死有些不礼貌,可赵婉兮觉得自己这样说也没错,宁舜的毒早已经浸透五脏六腑,就算是华陀在世也无力回天,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本王会不惜不切代价救活他!”

  男人冷冷淡淡丢下这句,一记指响,两道黑衣人破窗而入,将宁舜抬出了房间。

  赵婉兮的脑子瞬间清醒了,回想起宁舜被黑衣人围攻时,曾有黑衣人提到七皇子是宁舜的主子,在听这妖孽般的男人自称本王,想必他就是七皇子本尊了!

  “等等——”

  就在男人抱起床榻上的婴儿欲转身离去的那刻,赵婉兮灵眸骨碌碌的转,脑子里酝酿着大事儿……

  她一溜烟绕到男人前面,只见男人眼敛微垂,目光凝落在襁褓中的婴儿脸上,古井无波的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冷君遨连头也未抬,压根儿连看也没看赵婉兮一眼。

  赵婉兮却是满脸堆着谄媚笑容:“这幢宅院……想必是七皇子名下的产业吧?不如你便宜点,一百两银子……把它卖给我呀!”

  她真的很喜欢这幢宅子,正好目前也并无安身之处,想买豪宅银子也不够,若是能少花些银两买幢心仪的宅院,倒也不失为美事一桩,也正好解决了她的苦恼。

  “不卖!”

  冷冰冰的两个字从男人嘴里迸出,依旧是面无表情,冷若冰山,绕开她的身体继续朝外走。

  “二百两……”

  无人回应。

  “三百两……”

  “四百两……”

  赵婉兮紧跟男人的步伐,坚持不懈的想要说服他,心里却忍不住低咒,越是有钱人就越小气,她救了他的下属,他不仅不答谢,还态度漠然。

  四百两已经超出市场价了好吗?这男人到底懂不懂行情?

  若非她真的很心仪这幢宅院,她真的不想再拿热脸去贴男人的冷屁股,太伤自尊了!

  “五百两!这是我最高能出的价,我也只有这么多银子了!”

  赵婉兮停下脚步,冲着男人的后脑勺大喝一声,五百两银子是她的全部家当,而且高出市场价一大截,这笔生意算他赚到了。

  即将走出院门的男人倏地停下脚步,赵婉兮眸底闪过一丝鄙夷,果然不出她所料,这男人就是故意要逼她出高价。

  皎月下,冷君遨回眸凝对上她的眼睛,漆黑的双瞳深处倒映出一抹诡谲深长的光亮,幽幽吐出两个字:“不卖!”

  看着赵婉兮一脸错愕落败的表情,男人岑冷的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皎洁的月光仿似都成了他的陪衬,风华绝艳,绚丽妖冶。

  等赵婉兮再反应过来,清冷的小院恢复了寂静无声,只剩下她独自一人面对郁郁葱葱的翠院。

  一毛钱也没赚到!

  出五百两的高价被无情拒绝!

  讨厌的家伙!就算是帅出天际,那个七皇子也是个令她讨厌的家伙,目中无人,冷漠无情……

  突然想起了什么,宁舜交待她无论如何要将孩子交给七皇子,还有……提醒他当心二皇子!

  赵婉兮把宁舜的第二个交待给忘了,忍不住秀眉微蹙,七皇子人都没影儿了,她上哪儿找他去?

  再说了……她又没拿到一文钱,之前全都白忙活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

  “活该!谁让他眼高于顶,无情无义,别说二皇子,本姑娘也看他不顺眼呢!”

  三更已过,赵婉兮也无处可去,干脆回屋睡上一觉。

  翌日清晨,赵婉兮入了皇宫,前往慈心宫的路上突然听见前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微臣实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斗胆来求三皇子……”

  是楚长清的声音!

  赵婉兮踮着脚尖,轻手轻脚扒开树隙望过去,只见楚长清单膝跪在一名年轻的白衣男子面前,极其卑微。

  在顺着望向那白衣男子,只觉仿若一束光照进了她的心里,月牙色白袍衬得他精致的五官近乎透明,乌发只用一支墨玉簪束起,气质冷峻不失华贵,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楚都尉的难处本王明白,但皇奶奶下了旨,本王也无能为力。”

  连声音都那么好听,如同三月春风拂面,温柔的令人沉醉,不过赵婉兮很快便反应过来,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收拾上官玉姝那个小贱人,决不能让楚长清坏了她的好事儿。

  慈心宫内,上官玉姝微微颤颤的跪在殿堂中央,从昨晚接到宫人传旨后,她整晚都未合眼,如花似玉的小脸憔悴不堪,熬到了天亮更是战战兢兢,只盼着楚长清和她爹赶紧搬救兵来。

  “楚氏,不必拘礼,来人,给她看座。”

  太后娘娘慈祥的声音传来,上官玉姝眸光流转,突然壮着胆儿大声道:“启禀太后娘娘,其实……长着美人血痣的人并非只有妾身一个,求太后娘娘就饶了妾身吧。”

  迟迟等不来相公和爹爹搬来的救兵,上官玉姝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傻等了,听太后娘娘的声音倒像是和善之人,或许她可以恳求太后开恩。

  闻言,太后娘娘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慈眉善目并不意味着就很好说话。

  “太后娘娘,赵大夫到了。”

  “传——”

  上官玉姝一脸紧张的朝着殿门望去,大夫到了,也就意味着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吓得瑟瑟发抖。

  殿门口,清丽脱俗的女子翩然而至,赵婉兮手提轻纱罗裙,身姿曼妙,青丝松松绾起,一支星弦银钗斜插进髻,空灵动人。

  当看清楚眼前的人时,上官玉姝面色骤变,如见鬼魅。

  赵婉兮恭敬向太后行了礼:“民女给太后娘娘请安。”

  上官玉姝这才反应过来,她就惊诧为什么太后会下旨剐她的美人痣,原来这一切都是上官婉兮在背后搞的鬼。

  “太后娘娘千万别被她给蒙蔽了,她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大夫。”

  上官玉姝情急之下连连跪爬向太后娘娘,却被太监厉色挡下——

  “放肆!胆敢在太后面前无礼!”

  太后娘娘刚才就对上官玉姝有了成见,此刻见她如此失礼更是恼怒,冷哼一声:“楚氏这是不愿意为了哀家献上你的美人血痣吗?”

  被恐惧冲昏了头脑的上官玉姝这下子清醒了,惹怒了太后娘娘对她只有百害而无一利,顿时连连磕头认罪:“妾身不敢,妾身不敢……”

  “既然楚氏有心为哀家献上药引,那哀家就成全了你,来人呀,呈上器皿……”

  上官玉姝差点吓昏过去,就在这时听见赵婉兮的声音传来——

  “取药引是门技术活儿,民女恳请太后,还是让民女亲自动手吧!”

  她这句话,如同扯断了上官玉姝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闻声她整个人早已经瘫软倒地,不醒人事。

  “准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有劳赵大夫了……”

  太后娘娘蹙了蹙眉头,接下来的血腥画面她就不想看了,瞥了眼身侧的婢女,婢女赶紧上前搀扶太后起身。

  一缕淡淡的薄荷草香,便让昏迷过去的上官玉姝苏醒过来,她只见自己被五花大绑在结实的梨木雕花椅上,周围摆放的全是瓶瓶罐罐,满屋子充斥着浓郁的草药味儿。

  一把明晃晃的尖刀突然从头顶吊挂在上官玉姝面前,突如其来,吓得她尖叫出声,却闻身后传来银铃般愉悦的笑声,再定惊回眸一看。

  赵婉兮嫣红唇畔勾勒着坏笑,玩味的甩着手中锋利的尖刀,每一次脱手都吓得上官玉姝连大气都不敢出。

  以药引需新鲜研制效果最佳为由,赵婉兮命人将上官玉姝转移到太医府的药房,就算楚长清和上官毓想救她,也没这么快寻来。

  “姐姐饶命,有话好好说,以前都是玉姝不懂事……求姐姐饶命!”

  上官玉姝绝望的身子瑟瑟发抖,腹部也因紧张而一阵阵抽搐的痛。

  赵婉兮从身后绕到她的正前方,望着眼前被五花大绑不能动弹的小贱人,唇角噙笑,刀尖轻轻落在她嫩滑的脸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来回轻轻摩挲。

  “天生的美人血痣,天生的贵妇命格。你说……没有了这颗美人血痣,难道妹妹的贵妇命格就真的也没了吗?啧啧啧……我不信!只有试过才知道……”

  赵婉兮的嗓音出奇的温柔甜美,眼神里却闪烁着腹黑精芒,看着上官玉姝瑟瑟发抖,额头渗出豆大的冷汗,也让她出了口恶气!

  如同行走在刀尖上鱼肉,上官玉姝啰嗦出声:“求……求姐姐手下留情,看在爹爹的面子上,姐姐你就饶过玉姝这一回吧,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我当日分娩的时候,妹妹可有看在爹爹的面子上放我一条生路?”

  赵婉兮嗜血一笑,锋利的刀尖落在上官玉姝的眉心之间,冰冷尖锐的触感让上官玉姝不寒而栗,清冷的声音再度逸入她耳畔——

  “妹妹放心,姐姐可比你心慈手软多了,顶多也只是刀剐深了些留下疤痕罢了,倒不至于要你的性命……


标 签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赵婉兮冷君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