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叶欢钟寻小说_余生何处再寻欢叶欢钟寻

xiaoshiyi 3周前 (12-25) 笔趣阁 10084 ℃
叶欢钟寻小说_余生何处再寻欢叶欢钟寻

余生何处再寻欢

叶欢钟寻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钟寻叶欢的小说《余生何处再寻欢》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误会,叶欢成了津城远近闻名的小三,她害的钟寻的父亲惨死,却又被他一纸婚书囚禁在身旁,可怜她十年暗自痴恋,最终换来钟寻的一句:“你在我心里连狗都不如”。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钟寻叶欢的小说《余生何处再寻欢》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误会,叶欢成了津城远近闻名的小三,她害的钟寻的父亲惨死,却又被他一纸婚书囚禁在身旁,可怜她十年暗自痴恋,最终换来钟寻的一句:“你在我心里连狗都不如”。

免费阅读

  婚房的床上,安遥穿着睡衣悠闲自在的躺着。

  纤长的白皙的双腿招摇的在空中晃荡着,生怕别人看不见她满身刺眼的红色印记,连脚趾头都不肯放过。

  叶欢低头,眼睛忽然被灌进了风,刺痛难忍。

  钟寻到底是嫌她脏,连安遥的一双脚趾头都不如。

  “叶欢,钟寻昨天晚上超级厉害,简直恨不得把我吃了,我好怕自己骨头都不剩了。”

  安遥故意把头凑到叶欢的耳朵边上,肆意的炫耀着。

  叶欢抿唇不语,不屑理会,看到满屋子丢弃的用过的TT,强忍着心底泛出来的恶心,一个一个的收拾掉。

  安遥见她没反应,更加嫉妒愤恨。

  叶欢从来都是这样,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什么都不争不抢,可是偏偏抢走了钟寻的心,偷走了钟家两个老东西的心。

  凭什么?明明她才是安家大小姐。

  虽然钟寻让她住进来,睡到主卧,可是他却睡在沙发上。

  所有的戏都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钟寻只是在一边看着,沉默冷戾。

  她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在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表演。

  她恨,恨自己处心积虑,处处算计,到头来都只不过是钟寻拿来折磨羞辱叶欢的工具而已。

  她越想越气,恨不得把叶欢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叶欢,你说是在车里刺激还是在床上刺激?我知道了,肯定是在车里刺激,要不然伯父也不至于被你......”

  叶欢的血液寸寸沸腾,像要折断手里的扫把,下一秒就要爆发了,可这一切都被突如其来手机短信提示音打断,安遥转头看向床头柜上屏幕亮起来的手机。

  “莫叔已经离开津城,恭喜你除掉叶......”

  除掉叶,什么?

  叶欢看到了信息条件反射的拿起了手机急切的质问安遥。

  “安遥,莫叔去哪儿了?你把莫叔藏哪儿了?都是你指使莫叔干的对不对?”

  莫叔是跟了董事长十几年的老司机,钟董事长最信任的人。

  那天去临城出差返程途中,他谎称车子故障,把叶欢和钟董事长锁在车内,丢在荒郊山路上近二小时。

  董事长接了一个电话后突发心梗,她给董事长做心脏复苏,人工呼吸,只是这样而已,却被偷拍了照片断章取义,然后各种版本的桃色新闻铺天盖地。

  叶欢,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她一直不明白莫叔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忽然间明白了,莫叔是他的父亲叶远几十年的好朋友,是叶远把他介绍给钟家当司机的。

  所以,她的亲生父亲也参与了诬陷她。

  自己的亲生父亲,亲妹妹就是处心积虑诬陷她的人,想到这些叶欢的心寒凉不已。

  安遥脸色瞬间铁青,奔过去抢夺手机,气急败坏。

  “手机还我。”

  “安遥,你太狠毒了,无论如何我都是你姐姐,你却要这样毁我。”

  “叶欢,你自己不要脸,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好,那就让钟寻看看到底谁不要脸。”

  叶欢生着病,几番缠斗,根本不是安遥的对手。

  安遥抢了手机,想都没想就狠狠的砸在地上,砸的稀巴烂。

  然后又发疯似的把房间可以砸的瓶瓶罐罐都砸了。

  “叶欢,我可以告诉你,就是我做的,是我用你的账号给钟夫人发的信息,谁让她不长眼,居然想让你嫁给钟寻。你就是个拖油瓶,我才是安家大小姐,我才配的上钟寻。”

  “你就不怕我把这一切告诉钟寻?”

  叶欢怒目瞪着她,心情繁复。

  “好呀,你去说呀。你觉得他还会信你吗?”

  安遥光着脚踩在满地的碎玻璃片,脚底扎破了流血了,却依然阴戾,张扬跋扈。

  叶欢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她又突然跪在了她面前委屈大哭:“姐,我知道你喜欢钟寻哥,可是我也喜欢他,我喜欢他一点儿也不比你少。”

  “叶欢,你干什么?”

  钟寻愤怒的嘶吼在叶欢头顶炸开,她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钟寻狠狠一脚踢中胸口,疼的快要死掉。

  “钟寻哥,我,我不是故意要惹姐姐生气的。”

  安遥哭的两眼通红,像个受了委屈又憋着委屈不敢说的受气丫头。

  叶欢脑子里轰的一下炸了,安遥颠倒黑白,满口雌黄。

  她拉着钟寻的裤腿,拼命摇头,否认。

  “钟寻,你别信她,是她收买莫叔诬陷我的,是她用盗用我的账号给夫人发信息,钟寻,你相信我。手机,这个手机里有证据。”

  叶欢爬着过去捡起被安遥摔碎的手机,双手颤抖着捧到钟寻面前。

  “修复一下数据,里面有证据的。”

  叶欢颤声说着,看着钟寻的眼睛充满的期待。

  钟寻看着她冷笑,眼神像刀子一样割在她的脸上。

  “证据?你说莫叔是安遥收买的?叶欢,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连自己的妹妹都要诬陷。”

  话音落下,那个手机再次被钟寻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这次彻底粉身碎骨。

  叶欢感觉钟寻砸下去的那一下,就像砸在她的心口上,疼的几乎不能呼吸。

  “我没有诬陷她,我说的都是实话......”

  叶欢慌乱无助,伸手去抓碎的一块一块的手机。

  钟寻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大掌掐着她的后脖子逼她看向面前的手机。

  “你不是要证据吗?看清楚这是什么?”

  “莫叔!”

  叶欢猩红的眸子怔怔的盯着手机上播放的视频,苍白的薄唇无力的颤抖着。

  莫叔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不断磕头。

  承认自己一时糊涂财迷心窍,才会被叶欢收买,对她勾!引董事长的事视而不见。

  叶欢拼命摇头,不停的否认。

  “不是,这不是真的,我没有收买他,不是我,他在撒谎。”

  “叶欢,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吗?”

  钟寻疾步如风冲到书房,转瞬间锋利薄刃的纸张像雪花一样砸在她的脸上,割开她细腻的肌肤,也割开她脆弱的心脏。

  叶欢惶恐,捡起地上的转账账单。

  “叶欢,枉我信你,我母亲疼你,可你处心积虑,暗度陈仓。这一年来一直利用自己奶奶贿赂莫叔,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钟寻炸裂般的嘶吼,惊的叶欢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

  叶欢震惊失声,看着那些账单上泪如雨下,不停的摇头,很多解释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痛,五脏六腑都如同被重物击碎,血肉模糊。

  钟寻鄙夷的睨了她一眼,转身抱起安遥离开。

  叶欢猛的一下抱住了他铮亮的皮鞋,用尽最后的力气去乞求。

  “钟寻,你信我,真的不是我。”

  “信你?我就是因为信你才让你有机会怀上老头子的野种威胁我妈。就是因为信你,我妈才躺在重症监护室生死未卜,叶欢,是我瞎了眼才会把你带进钟家。”

  钟寻吼着,狠狠将她踢开,突然将冰刀般的冷眸转向了她的肚子,步步逼近。

  叶欢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不要。”

  慌乱躲避之下摔倒在地,单手撑着地板步步后挪。

  手扎在碎的玻璃渣上,鲜红的血在地上留下一串印记。

  “钟寻,不要动我的孩子,这个孩子和董事长没关系。”

  “呵,叶欢,你真是了不起,孩子不是老爷子的,那就是你还有别的男人。”

  钟寻冷漠的俊容,充满戾气,步步逼近。

  叶欢在抖,全身都在抖。

  她到底要怎么解释,他才肯相信她。

  她恨不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

  “说说看,那个男人是谁?”

  暴戾,杀气,他就像一个恶魔,嗜血的恶魔。


标 签余生何处再寻欢 叶欢 钟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