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春夏顾寒生小说_我与春风皆过客沈春夏顾寒生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82 ℃
沈春夏顾寒生小说_我与春风皆过客沈春夏顾寒生

我与春风皆过客

沈春夏顾寒生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沈春夏和顾寒生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我与春风皆过客》作者是骨玲珑,小说讲的是沈春夏穿着婚纱开车坠入悬崖身亡, 顾寒生本以为自己最厌恶的人死了自己能得以解脱,可看着给自己带绿帽的妻子真正死后,他痛不欲生,而殊不知沈春夏三岁的弟弟生父其实是顾寒生,那得知真相的顾寒生会作何惊人举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沈春夏和顾寒生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佳作《我与春风皆过客》作者是骨玲珑,小说讲的是沈春夏穿着婚纱开车坠入悬崖身亡, 顾寒生本以为自己最厌恶的人死了自己能得以解脱,可看着给自己带绿帽的妻子真正死后,他痛不欲生,而殊不知沈春夏三岁的弟弟生父其实是顾寒生,那得知真相的顾寒生会作何惊人举动........

免费阅读

  清湖园,是沈春夏和顾寒生的婚房,出轨风波后顾寒生便搬回了曾经婚前的住处。

  她不愿意搬走,不搬走,就感觉还有一个家。

  沈春夏回到家后,高烧了,她躺在床上,有一股股的热流涌出来,血水涌了一床,陈姨吓得大叫。

  沈春夏却张翕着干枯的唇片,抓住陈姨的手,“别叫,别吓着弟弟,他应该睡了。”

  陈姨哭得无声,眼泪从鼻腔里流出来,“小姐,我给姑爷打电话!”

  “不要!不要!”沈春夏咬着嘴唇,红透了的眼睛滚下水珠,“别给他打电话,别让他难堪了,我……”

  我,太脏了。

  沈春夏腹痛难忍,感觉有东西奋力在她的身体里撕扯,想要脱离她的身体。

  她无力的倒在床上,陈姨六神无主,拿着手机拨打120,每个键摁下,她的手都在发抖。

  救护车在深顾打破小区的宁静,陈姨不敢丢下已经熟睡的孩子,等救护人员把沈春夏抬上担架又赶紧去儿童房抱起三岁的孩子,生怕杂音吵醒了幼儿,打了个车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

  ——

  医院,孩童的呼吸声均匀,没有人打扰他的睡眠。

  手术室。

  沈春夏躺在手术床上,躺在手术床上的人,是没有尊严的。

  医生让腿分开,腿就要分开,让屁股往前挪,就要往前挪。

  医生建议做无痛,沈春夏拒绝了。

  “无痛少遭罪,贵不了多少钱,而且你这个必须要清宫,不然弄不干净。”医生实在想不通,患者也不像没钱的人,居然不愿意做无痛。

  “是我想知道,有多痛。”沈春夏看着头顶的手术灯,太亮了,她希望这盏灯可以照亮她心里黑暗的地方。

  就像当初她能嫁给顾寒生的感觉一样,能让她看到希望。

  她想知道,有多痛。

  她的手脚被束缚在床架上,以免疼痛时她反抗。

  痛,是真的痛。

  可是她没哼,只是握紧拳头,原来肉体上的疼痛是可以忍耐的,心口处夜夜迸发出来的痛却忍不住。

  其实,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觉得母亲很傻,被渣男父亲骗了,傻乎乎的生了一个女儿,结果发现父亲有家有室,最后抑郁自杀。

  爱情是很傻的东西,她从小就想过,不能跟母亲一样,她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嫁人,什么情啊爱啊,都是浮云,她不稀罕,也不需要。

  她只要婚姻。

  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没有被生活鞭挞折磨羞辱过的人,才有资格追求爱情。

  可现在,她好像懂了什么是爱情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当年会选择自杀,这种痛苦太难捱,好比日日夜夜都有人来割肉刮骨。

  身体里那颗印证她肮脏的胚胎被取出,她已经全身湿透。

  “要不然还是无痛吧?还要清宫……”

  沈春夏疼得牙齿“嘚嘚”打架,却摇头,眼泪从眼角滚落,流进发际线,“不,不要无痛,让我痛下去。”

  “那你忍不住怎么办?”医生也有点担心,患者身体太瘦,万一扛不住,手术风险就会很大。

  “如果我忍不住了,就……让我自生自灭吧。”顾寒生忙于工作,私人手机长期静音。

  但是今天,他鬼使神差的将电话设置为提醒,却一个电话沈春夏的电话也没接到。。

  接下来的几天,依然什么消息也没有。

  心里升起的情绪一点点上爬,爬到全身揪丝成团,成了焦躁,他知道她会死缠烂打,更知道她是一定会抱住他这棵大树的。

  她这样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的。

  她出轨怀孕,让他颜面丢尽!

  胸腔里挤出一团压抑已久的气息,吼出来一声,他抓起面前的烟灰缸就砸到了墙上。

  门外的秘书刚刚摸住门把手,吓得一缩手,不敢进去了。

  顾寒生从来不关心沈春夏如何了,但是他的私人手机从静音开成了声音,不再充电,没有特定铃声的响起,他也会扫一眼屏幕是否亮起。

  之前一个多月,无论他走到哪儿,都能被沈春夏盯上,她总能像幽灵一样的跳出来。

  有传言说,沈春夏跟魏子谦旧情复燃了,两个人总是见面,更有传言说沈春夏跟万年不和沈秋儿也开始走近了。

  越是不想听见沈春夏的消息,那些消息却无孔不入的钻进他的耳朵里。

  下午,有雪。

  顾寒生开着车,往南山墓园开去,秘书告诉她,最近太太总是晚上去墓园,一个人跪在雪地里,神神道道,就像得了神经病一样,见到她也不打招呼,叫她也不应。

  更有人告诉她,沈春夏可能是疯了。

  他不想去看她。

  可秘书今天给他一张照片,是沈春夏抱着一束花往墓园去的照片。

  她瘦成了一个女鬼!

  他看到那张照片的一瞬间,五脏收紧,百筋拧绳,连呼吸都不能顺畅,血液凝固不能流动,全都堵住了,下一秒血管就会爆炸的恐惧升起。

  他管不了那么多,丢下一堆事务,开着车子直奔南山墓园。

  沈春夏拿着小扫帚,扫着地上的雪,鲜花摆好,拿出一个水晶一样的小球坠子,放在一块巴掌大的精致小床上。

  她又拿出一堆纸片,上面印着婴儿车,婴儿床,乐高,玩具,很多漂亮的小衣服,还有扭扭车,但凡小孩子有的东西,纸片上都有。

  沈春夏跪在地上,打燃火机,一张张的烧着纸……

  她不说话,默默的掉着眼泪。

  顾寒生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毛骨悚然,他一步步走过去,睨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怎么,死了个野种,哭得这么伤心?还专门给他买了墓地?”他冷笑着。

  沈春夏瘦弱的身体一颤,仰头看见多日未见的丈夫,她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不管多久,她都告诉自己,再也不能去找他了。

  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寒生,他不是野种,是你的孩子。”

  这一次,是顾寒生全身僵硬了。

  “想来就算你没让我流产,这个孩子我也是不会留下的,我害怕不是你的孩子,哎,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跟魏子谦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我为什么会害怕?”说着说着,沈春夏被抽了筋一般坐在了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火苗,时不时丢上一张纸,眼睛里似乎没有实物。

  “我是个坏女人吧?坏女人不该活着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坏女人,我让你伤心,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是个坏女人吧?哎……”

  她喃喃自语的失魂模样,形枯貌槁,已经完全找不到曾经的影子。

  手里的纸烧光了,沈春夏收起小床装进包里,把小水晶球挂在脖子上,放进心口用衣服捂起来。

  “沈春夏你什么意思?现在你罪有应得,还想把责任往外推?”

  在顾寒生的认知里,沈春夏始终和心机脱不开关系,她再是楚楚可怜,他也觉得她是演戏博同情。

  潜意识里,他根本不愿意相信流掉的孩子是他自己的。

  沈春夏没再想解释什么,她站起来,抬起苍白的小脸看着顾寒生,“嗯,反正我们都是会离婚的,你也是要和沈秋儿结婚的,只是我希望,你别娶她,她配不上你。”

  其实在沈春夏的心里,谁都配不上顾寒生,包括她自己,但是沈秋儿实在太坏。

  “如果我偏要呢?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你算什么?你凭什么?凭你婚内出轨?”

  沈春夏看到顾寒生满眼仇恨外泄,她吸气,“对不起,我没有资格。”

  沈春夏不再言语,与顾寒生擦身而过,本是无可奈何的退让,在顾寒生眼里却成了无所畏惧的淡漠,连解释都不想了。

  顾寒生追上去,大步大步的下着台阶,看到前面的女人捂着心口侧身下着台阶,小心翼翼的样子。

  一辆黑色的轿车等在路边,是魏子谦的车。

  顾寒生看到沈春夏连半刻犹豫都没有,上了魏子谦的车。

  那一刻,心里跳起来的火,越烧越大。

  那个女人,一面在他面前演苦情戏,一面钻进魏子谦的车里,他刚刚差点就要信了他的话。

  路灯亮了起来,顾寒生大步走向自己的车子,前面一辆红色车子下来的女人小跑过来,“寒生哥哥,你刚刚看到我妹妹了么?她上了魏子谦的车,我打她电话她不肯接,她怎么能这样,她还没有跟寒生哥哥离婚,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和魏子谦出双入对,你都不知道外面怎么戳你脊梁骨。”

  顾寒生忍了忍脾气,“秋儿,你先回去。”

  “寒生哥哥,我跟你一起去找我妹妹吧,这件事,也是沈家管教不当。”

  顾寒生失去了表面的耐心,冷言道:“她现在还是我太太,要管教,也应该是我来管教。”

  ——

  顾寒生快速开车追到了魏子谦的车,疯狂逼停,下车把魏子谦拖出驾驶室,抡起拳头,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扔在地上,“魏子谦!她沈春夏一刻没签字离婚,你敢走近她一步,都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我会弄死你!我顾寒生的脸,绝不允许你打第二次!”

  是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姘头卷在一起。

  沈春夏拎着手提包下车,她始终淡淡的,平静得可怕,平静到眼睛里没有光。

  取出包里的纸袋,沈春夏递给顾寒生。

  “里面装着离婚协议上,我已经签好字了,现在起,我不是你的太太了,我和任何人在一起,都不关你的事情了,对不对?”

  顾寒生的心里,沈春夏是绝不可能放弃顾家这棵大树的,她死也不会签字。

  但她如此平静把离婚协议交到她的手上时,他的手没办法抬起去接。


标 签我与春风皆过客 沈春夏顾寒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