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知酒陈羁小说_贪酒江天一半

xiaoshiyi 1个月前 (12-25) 笔趣阁 10268 ℃
林知酒陈羁小说_贪酒江天一半

贪酒

江天一半 著

连载中免费

《贪酒》是江天一半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陈羁林知酒,主要讲述的是林知酒和陈羁两人从小到大便是互看不顺眼的存在,学习上要比个高低,恋爱上也要比个高低,后来陈林两家为儿女寻找联姻对象,纷纷第一时间默契地划掉了他们双方的姓名,可后来,林知酒:“我怎么觉得相亲对象还没有陈羁长得帅?”陈羁:“我的未婚妻为什么没有林知酒一半好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贪酒》是江天一半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陈羁林知酒,主要讲述的是林知酒和陈羁两人从小到大便是互看不顺眼的存在,学习上要比个高低,恋爱上也要比个高低,后来陈林两家为儿女寻找联姻对象,纷纷第一时间默契地划掉了他们双方的姓名,可后来,林知酒:“我怎么觉得相亲对象还没有陈羁长得帅?”陈羁:“我的未婚妻为什么没有林知酒一半好看??”

免费阅读

  陈羁提着衣领,把林知酒整个人拢在外套下。

  声音冷淡道:“睡你的觉。”

  林知酒不闹腾了。

  抵达兰庭时,林知酒已经睡熟了。

  司机停了车。

  林知酒像个灵敏感应机,车停的那一瞬间就迷糊着睁开了眼睛。

  她看了眼窗外:“唔,这么快就到了。”

  说完,伸了个懒腰,身上披着的风衣顺着她的动作往下落,堆叠在腰间。

  刚好此时管家老赵打开了大门,看见车,认出来是路迢迢的。

  林知酒推开车门下车。

  老赵敏锐地闻见林知酒身上的酒味,问:“喝酒喝到现在了?”

  “差不多。”林知酒说。

  老赵无奈摇头:“先生指定又得训你了。”

  “不怕。”林知酒摆手说:“我还带回来个人。”

  说完,边拉着正好下车来的陈羁,死拽着人不放,语带威胁:“人先别走,等我安全了再放你回家。”

  陈羁还没来得及跟管家赵叔打声招呼,就被林知酒连拖带拽地拉进了大门。

  林老爷子当然还没睡觉。

  听见外面的动静就知道是谁回来了。

  “还知道回家?给我过来!”

  林知酒还没踏进正厅便听见这一声,立刻给陈羁使眼色。

  陈羁低眸,没说话。

  林知酒却像是看懂了他的潜台词似的。

  “求你求你,帮帮我嘛,和以前一样,很简单的。”

  陈羁收回目光,低声道:“你先松手。”

  林知酒放开抓着他衣服的手,还把衬衫上被捏出来的褶皱谄媚地抚了抚。

  “给什么好处?”陈羁问。

  林知酒大方道:“随便你提。”

  陈羁:“行,我记住了。”

  林知酒见他这模样便知道这人答应了,笑得眉眼弯弯。

  “爷爷。”

  林老都不看她,沉声说:“才回来第一天就不着家,你干脆明天就买机票走了得了。”

  林知酒用眼神暗示陈羁。

  “林爷爷。”陈羁喊了一声。

  林老抬头,这才看见站在林知酒身边的人。

  “你也回来了?”林老说。

  “嗯,今天七点半才到。”陈羁说完,又解释道:“和孟觉他们聚了聚,在路迢迢的酒吧,没喝多少。”

  林老面不改色,林知酒继续添油加醋:“迢迢给我准备的都是饮料,我就只喝了一点点的酒,还是果酒,一点也不烈。今天也是为了给我和陈羁接风嘛。”

  林知酒凑过去,讨好地坐在林老爷子边上,软着声音跟爷爷撒娇:“我多乖啊,怎么可能不知道分寸呢?而且我们五个在一起,爷爷你还有不放心的吗?”

  林老这倒没反驳,反而抬头看了眼陈羁,才推开林知酒那颗脑袋:“行了行了。”

  林知酒一听爷爷语气中的纵容和无奈,便知道这关算是过去了。

  “二十几岁的人了,还找人给你掩饰,也不嫌丢人。”

  林知酒闻言,面对着林老爷子将手伸到背后,冲陈羁疯狂暗示。

  陈羁接收到讯号,跟林老说:“林爷爷,您别生气,她还小,都是我们非拉着她去的,酒也只沾了几口而已。”

  林知酒小声附和:“爷爷,你别生气啦,是和陈羁他们出去,又不是别人。”

  林老也不知是恨铁不成钢,还是恨自己对唯一的宝贝孙女生不起气,眉眼之间尽是无可奈何。

  他点点林知酒的额头,道:“行了,赶紧去洗漱,一身的酒味儿,也不嫌熏得慌!”

  林知酒笑嘻嘻的。

  林老道:“去去去,别跟这儿杵着,送陈羁回家。”

  陈羁点头示意:“林爷爷,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

  “嗯。也帮我跟你爷爷带句话,周末我找他钓鱼去。”

  “好,一定带到。”

  说完陈羁也没再耽搁,林知酒跟在他身后小步追上:“别走那么快嘛,我送你我送你。”

  出了门廊,陈羁才止步,林知酒没刹住车,差点撞上他后背。

  “行了,送什么送,你上楼去吧。”陈羁道。

  林知酒微微歪着脑袋,打量他。

  酒吧的灯光昏暗一片,又总闪来闪去,说起来,林知酒也只有这会儿,才腾出心思来认真看他。

  这人的头发还是那么黑。

  林知酒记得,小时候有段时间,小姑娘们凑在一起就爱比较谁的头发最黑最顺。可惜她天生发色就稍浅,但陈羁的不一样,这人从小的头发就又黑又多。

  林知酒为此在心里羡慕嫉妒,若不是后来找着机会,蹬鼻子上脸地逮着陈羁脑袋薅了回头毛,非常有可能发展为恨之切切。

  除了头发,他的眉宇好似又比之前更深邃,下颚线也硬朗了很多。

  长睫浓密,尾端又多一分卷翘。那双眼睛更是,犹如暗夜中的仅存星光,上挑的眼尾是上帝勾勒出最美的弧度。

  只是与三年前离开之前相比,林知酒总觉得这双眼睛中多了许多她看不出的东西。

  好像是真成熟了不少。

  “看什么?”

  陈羁淡淡的一句话打断林知酒的思绪乱飞。

  她这才回神:“嗯?没,我看了吗?”

  陈羁勾了勾唇角,却不见笑意。

  “你这是什么表情?”林知酒不满意了。

  陈羁说:“信你没看的表情。”

  林知酒:“……”

  林知酒“哼”了一声:“我就是没看啊。”

  陈羁像是不打算再和她计较。

  “不是累了?”陈羁抬抬下巴,冲她道:“上去睡觉。”

  林知酒也确实是累了,也都是从小养成的在陈羁面前就算打嘴炮也不能认输的习惯,才能让她到现在还神采奕奕。

  “哦,我是要上去睡觉的。”

  陈羁望着她,林知酒又说:“公主要睡觉的话,骑士小陈也可以回家了。”

  陈羁面无表情看了她两秒,像是忍无可忍的,抬手罩住林知酒一张脸,另一只手控着肩给她转了个方向。

  “赶紧走。”

  语气仿佛林知酒再多一分得寸进尺,他就要发飙。

  -

  三杯两盏淡酒,加上时差原因,林知酒第二天睡到了快中午。

  醒来时林老已经去了公司。

  林知酒吃着早午饭,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玩。

  微信上收到条好几条消息,都是昨晚和今早的。

  其中以徐小戈的最多。

  从昨晚她落地时间后,几乎每隔半小时就发来一条。

  ——老板老板,到了没?

  ——到了没?

  ——老板!!!你在不在!

  ——回!一!下!我!

  ——您不会是忘了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再不回复我就和大黄一起跳河了!

  ……

  林知酒艰难地咽下嘴里的汤包,也不是第一天后悔当初招这么个话唠小助理。

  她喝了口豆浆,慢慢回复。

  林知酒:在。

  林知酒:还活着。

  林知酒:你可以跳,别带着我家大黄。

  徐小戈秒回:天呐!你还知道回我微信!!?

  林知酒又舀了一勺海鲜粥,吞下去,给徐小戈回了个句号。

  打了几句哈哈,徐小戈终于聊起正事:国内的工作室再过个一周左右就能完工,地理位置也还挺好,到时候你就能直接去。

  林知酒:知道了。

  徐小戈:东西顾总都已经吩咐好了,都是按你的喜好来的。

  林知酒:行。那你替我谢谢顾藉。

  徐小戈:顾总哪儿缺这一两句谢啊。

  林知酒回复:说的也是,还不如用我聪明伶俐、灵感爆棚的小脑袋瓜给他多挣点钱。

  徐小戈:………

  林知酒:好好照顾我家大黄,下周你回来了我要是看见我的宝贝少一根毛,你的奖金就没了。

  徐小戈:……

  徐小戈:?你家大黄天天掉毛!!!

  林知酒才不管那么多,又回了两三句便专心吃她的早餐了。

  豆浆油条灌汤包什么的,可比黄油面包好吃太多了。

  -

  林知酒慢慢悠悠地吃完了早餐,又去换了身衣服。

  窗外的天气不错,睡了个饱觉,林知酒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半小时后。

  林知酒身上穿了件毛衣,底下搭了条百褶短格裙,扎着马尾出现在陈羁家门前。

  来开门的是陈家的阿姨。

  “晓玲阿姨。”林知酒眨眨眼:“好久不见呀。”

  阿姨愣了愣,看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小酒回来了啊!”

  说完,立刻欢喜地冲里面说:“老先生,太太,是小酒来了。”

  一边喊着,一边把林知酒迎了进去。

  林知酒进了门,绕过门厅,果然看见客厅里刚吃完饭的人。

  与林老年岁相近的是陈寻礼陈老爷子——陈羁的爷爷,另一位便是陈羁的妈妈李雪茹女士。

  “陈爷爷,雪茹姨,我来看你们啦。”

  林知酒甜笑着问好,又同时把带来的礼物拿出来。

  送给陈爷爷的是副林知酒从一个法国手工艺人那儿淘来的国际象棋手工艺品,全世界找不出第二幅一模一样的。

  给李雪茹女士准备的则是瓶香水。

  前调是柔和淡雅的花果香,中后调又加入了暖调的香草和木质,气质就很适合李女士这种温柔的女性。

  除此之外,还有给陈羁爸爸弟弟的东西,只是这两人今天一个去了公司,一个在学校,只能代为转交。

  林知酒比陈羁还要小大半岁,陈老爷子和李雪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从她进门开始,两人脸上的惊喜和笑意就没停下来过。

  陈老爷子笑呵呵地拿着礼物:“谢谢知酒。有心了,爷爷特别喜欢。”

  李雪茹也是,拿着那瓶香水甚至等不及试香:“知酒居然能买到这款?你不知道,这款香水我也中意很久了,而且从前两年开始,这个沙龙香品牌的名气越来越大,国内又没有专柜,买都买不到的。”

  林知酒眼中藏不住期待:“雪茹姨真的喜欢?”

  “当然!”李雪茹道:“尤其你送我的这款,是他们家四季系列的春意浓浓吧?我好久之前就想要了,只是一直买不到。这种沙龙香就是这样的啦,有价无市的。”

  林知酒笑起来:“我……我一个朋友其实是内部人员,所以买到很容易,雪茹姨还喜欢别的的话我托朋友给你带。”

  “真的?”李雪茹摸摸林知酒头发:“那可就得谢谢我们知酒了。”

  陈老爷子说:“知酒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知酒答:“昨天。”

  陈老笑道:“昨天?这么巧?我家那臭小子也是昨儿个回来的。”

  说起陈羁,林知酒眼睛在可视范围内转了又转:“他人呢?”

  李雪茹说:“还睡着呢,说倒时差,让我们都别喊他。”

  林知酒算算时间,心道陈羁这只猪居然比她还能睡。

  才刚腹诽完,楼梯那边传来声响。

  那人的脚步听起来都懒懒散散的,拖鞋一下一下慢悠悠地踩在楼梯上。

  还挺有节奏感。

  林知酒哪能放过这个嘲讽陈羁的绝佳机会?

  她立刻从餐厅绕过去,到楼底下,插着腰,一脸嫌弃地说:“好能睡啊猪。”

  听见这声音,陈羁脚步一停。

  他慢慢掀开眼皮,看见正站在一楼楼梯口的林知酒。

  顿了好几秒,像是还在缓冲睡意。

  林知酒望着他说:“我比你起得早呢。”

  陈羁像是这才反应过来,继续一步一步下来,到还有两三级台阶时再次停下。

  他居高临下地打量了遍林知酒通身。

  随后蹙着眉头,望着她身上的毛衣加短裙。

  开口:“穿的这什么破玩意儿?”


标 签贪酒 林知酒 陈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