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何云汐凌墨轩小说_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何云汐凌墨轩

xiaoshiyi 4周前 (12-25) 笔趣阁 10327 ℃
何云汐凌墨轩小说_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何云汐凌墨轩

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

何云汐凌墨轩 著

连载中免费

何云汐凌墨轩小说叫什么名字,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免费阅读,主角叫何云汐凌墨轩的小说《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作者沐烟尘运用心理描写和动作描写手法,把角色当时的心理真切而又细致地表现了出来。段落试读:何云汐不仅死了,还连累了许多爱她的人,再次睁眼,回到豆蔻时候,这一次,她不会再傻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何云汐凌墨轩小说叫什么名字,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免费阅读,主角叫何云汐凌墨轩的小说《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作者沐烟尘运用心理描写和动作描写手法,把角色当时的心理真切而又细致地表现了出来。段落试读:何云汐不仅死了,还连累了许多爱她的人,再次睁眼,回到豆蔻时候,这一次,她不会再傻了!

免费阅读

  君若莲叫何云汐一番话堵的脸色苍白,进退两难,整个人犹如弱柳扶风,在众人的惊呼声,倒向了凌子昊的怀里。

  何云汐在伞下小声的嗤笑了一声,还好叫人盯着君若莲了,不然白白的败坏自己名声,虽然凌墨轩他们不会传,可是进进出出的,难免有个多嘴的。

  君若莲觉得何云汐变了。

  昨天发生的事犹如同一根刺一样卡在君若莲的嗓子里,时时刻刻刺的君若莲浑身上下的疼。

  君若莲想起自己母亲在世时来何家做客时的场景,那个时候她说什么何云汐都信,被自己气着了也只会红着脸,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何曾像现在,口舌伶俐的叫她无以反驳。

  贱人!

  君若莲想起何云汐让自己在凌子昊面前丢脸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撕了何云汐那张洋洋得意的脸。

  “姑娘,你说表姑娘是真病了还是假病了。”

  凭玉看着何云汐饶有兴趣的搬弄着盘子里的的水果,有些按耐不住的跟何云汐讨论起自那日后就一直称病的表姑娘。

  似乎是主仆之间的心有灵犀,凭玉作为何云汐的贴身丫鬟凭着本能就不会看起来娇滴滴一肚子坏水的君君莲。

  “谁知道,病了也好,省的折腾来折腾去,败坏的都是我何家的名声。”

  “噗,奴婢也就纳闷了,那天明明表姑娘离咱少爷最近,又是自家表哥,怎么哪不好倒,偏偏进了人家凌少爷的怀里。”

  何云汐抬眼,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凭玉,点点头。

  君若莲可不是有得手段,要不是知道她那点心思,寻常有礼节的姑娘,哪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公众之间,哪怕倒贴着,也要给自己心上人送便宜占。

  何云汐岔开了话题:

  “家书来报,说是外祖母身体每况越下,我心里忧心不已,你去同我母亲说,我想去庆云寺里给外祖母祈福。”

  “是。”

  凭玉带着何云汐的叮嘱去找君氏,而她自己则估算着差不多时时候去会一会紫衣了。

  想起上一辈子紫衣得意的脸,就让何云汐忍不住咬牙。

  她紫衣算什么,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联合君若莲那样对她,不过也好,正好让她和君若莲狗咬狗去。

  不多时,凭玉回来就告诉她,君氏念着她一片孝心,便准了她外出祈福。

  君若莲听着何云汐要去祈福的消息,想着自己来了许久还没有出去逛逛,便打着给姑姑祈福的名义,也想跟过去,凭玉送走了君若莲的丫鬟小青,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这会倒是不病了。”

  “随便她去了,也不在乎多一个人。”

  何云汐不在意的说着。

  她倒不在意君若莲打着什么算盘,但是想到紫衣,何云汐不觉心中冷笑,早点见面,也好。

  第二天的时候何府备了车,等到何云汐到内院门口的时候,君若莲已经等着了,脸上虽带有点苍白,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要是不知情的人看了,指不定觉得君若莲多孝顺呢,病着身体还不忘祖母。

  何云汐心里有打算,干脆无视了她那份装模作样的姿态,带着她一路往庙里去。

  他们去的是京城最有名的庙庆云寺,上至官宦富贵人家,下至平民,无一不信其灵验,而去那里必然会经过一条繁华的大道。

  一众人坐在车里,清晰的听到路两边此起彼伏的叫卖声。

  君若莲鲜少出门,此刻见了更加好奇,也不管何云汐怎么想,便直接挑开帘子透着车上的小窗去看外面。

  热闹非凡的杂耍团,吐了一丈长的火龙。拿了碟盘讨赏的孩子,嘴里说着吉利话,满脸笑容的接过一个个赏钱。围满了孩子的捏糖人的小摊,糖人师傅手指翻花似的泼出一个个惟妙惟肖的猴子,天兵等等。

  正当君若莲稀奇看着两边的热闹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何云汐隐约猜着了但是还是出声问了一声。

  “姑娘,前面不知道怎么了,围了许多人,路堵着了。”

  马车有些为难的看着前面,堵的并不是很严重,但是车不是很好行动,贸然过去只会冲撞了别人。

  “表姐,我们去看看吧。”

  君若莲让一路的叫卖看花了眼,听说围了许多人就想去看看,看着何云汐有些犹豫,紧接着又说道:

  “反正现在也走不了,去看看,说不定有解决的办法呢。”

  何云汐看着君若莲,对方那点想看热闹的心思一目了然,何云汐压住心中的笑意,像是听了君若莲的劝说一样,点点头,下车往人群去。

  果然走过去就看见紫衣,就像上一世一样,跪在地上卖身葬父。

  在面前站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穿衣看起来也算富贵,只是干瘦如柴的模样脸上泛着青色,一看就是一副纵欲过多的模样。他盯着紫衣娇巧的身体、清秀的模样,恨不得将眼睛都粘在上面。

  “小娘子看着挺水灵的呀,这摸一把,才能感受到手感嘛。”

  中年人笑的向紫衣伸手,却被紫衣躲了过去,他本就是一副空虚的身体,什么没有摸到不说,被紫衣这般一躲,反而差点往地上扑去。

  他顿时恼羞成怒,挥起手便给了紫衣一巴掌,冷笑道:

  “装什么清高,被人买了去,不就干这种事么,装给谁看。”

  “奴家只是卖身为婢,还请您自重。”

  “哟,贱人还会顶嘴。”

  中年人似乎还想打她,这时。

  “住手。”

  何云汐大声呵斥一声,立刻有何府的小厮去拦住中年人。

  虽然只打了一巴掌不够解气,但是想着紫衣还有别的用处,免得自己看多了热闹,先让她记恨上了得不偿失。

  何云汐是想的好的,先不轻不重的让人责罚一下,她在出现解救她,虽然想着紫衣也不是会知恩图报的人,但是好歹还施舍了一份情,也不至于立刻就来咬她。

  但是偏偏有人就要从中横一脚:

  “这是五两银子,拿去葬父吧。”

  凌子昊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并且当着何云汐的面,毫不在意的丢了一定银子给紫衣。

  凌子昊看了有一会热闹了。

  紫衣虽然年纪不大,脸蛋也不过中等,跪在地上看不出身段,但是毕竟是平民的孩子,和世家姑娘不同,和周边丫鬟也不一样,虽然不是最出挑的,倒却是有一段风流韵味在其中。

  他只是瞧见了何家的姑娘何云汐似乎有意,想要收了这丫头,自觉五两银子也不贵,干脆就拿来做个顺水人情也是好的。

  更何况……

  其实凌子昊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自那日绣花鞋事件后,就一直想着当初高墙上、故作镇静的何云汐,少女如花一样的容貌,刻在心里,犹如挠痒痒一般,勾着凌子昊忍不住去想她。

  因为第一次就上了心,所以在听到小叔叔要去何家酬谢时,他跟了过去。

  让凌子昊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再一次见到何云汐并没有看到容貌,可是那伞下的一段身姿和那明明咄咄逼人却叫人挑不出错的谈吐,让凌子昊对何云汐的印象更加深刻。

  何云汐就像是一株美艳的罂粟,叫他明知道会上瘾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何云汐看到凌子昊不禁皱眉,上一世她买紫衣的时候明明没有他在的,如今为什么现在出现了,还抢在她的前面买下了紫衣。

  看着紫衣喜不自胜的表情,何云汐不觉有些烦躁。

  但是转眼又想开了,凌子昊先看上紫衣,也并非什么坏事,自己的仇会一块报的。

  何云汐看着凌子昊,倒也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并不想和凌子昊争抢。

  而君若莲看着凌子昊这一番动作,脸色一时变得十分难看,从而扯了扯何云汐的袖子:

  “表姐……他这样……”

  君若莲这在平凡不过的一句话不仅将自己的不喜摘了出去,还让何云汐顶上了凌子昊,让凌子昊厌恶上何云汐,正所谓一石二鸟。

  何云汐看着君若莲,心里忍不住再一次叹到,君若莲真是好手段。

  “君子不夺人所好。”

  何云汐看着凌子昊,不觉淡淡得说着。

  何云汐虽然心里对君若莲的手段有些赞叹,但是这样语言陷阱也不是那么难以化解。

  若是上一世的自己,因为是对凌子昊有情,大概明知道是陷阱也会往里面跳,非要打断了紫衣的通天路不可,不过现在……

  何云汐看着凌子昊,心中不仅没有情更是恨不得凌子昊同时娶了君若莲和紫衣才好。叫她们两个最是恶毒不过的妇人斗上一斗,让凌子昊好好享受一把齐人之福。

  而一旁的紫衣看着眼前的情况,又看了看凌子昊和何云汐,想了想:

  她跟着何云汐顶多算是个丫鬟,而跟着凌子昊,说不定能做个通房,或者时来运转成为姨娘也不说定,而且看着凌子昊刚刚眼睛眨也不眨的就丢了五两银子,这可是寻常人家三五月的家用,足以见得凌子昊的家如何富裕。

  紫衣刹那间将厉害关系理了个清清楚楚后,立刻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了,跪倒在凌子昊的脚下:“谢谢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求能在公子身边斥候,为奴为婢,做牛做马。”

  何云汐看着紫衣,心里有些不屑,为奴为婢,做牛做马,以报恩德,说的倒是好听,上一世就是那样报自己的恩的,而如今,想也知道心里惦记的龌蹉。

  而凌子昊听到紫衣的话生怕何云汐生气,连忙撇清到:

  “你的恩人不是我,是她。”

  “恩人,你买了我,奴婢自然就是你的人,奴婢,只认出钱的人。”

  紫衣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凌子昊,楚楚可怜的模样,真叫人心疼。

  “你要真当凌公子是恩人,就不该非要跟着他。”

  君若莲看何云汐似乎对紫衣没有兴趣,但是又不想真让凌子昊收了紫衣,看着那副作态,君若莲觉得自己打心底就讨厌这个想和她挣凌子昊的贱女人。

  “对,对,不该跟着我。”

  凌子昊看着紫衣,又不好出口责骂,怕让何云汐觉得自己没有风度,但是自己又实在搞不懂紫衣,见着君若莲想也不想的赞同。

  君若莲本来就是在铤而走险,生怕凌子昊因为这事讨厌她,认定她不够慈善,却没有想到,凌子昊会点头赞同自己。

  真是一个犯瞌睡,一个递枕头,配合的天衣无缝。

  紫衣看着从一开始就在明着暗着阻扰自己的君若莲恨恨的拽紧了手心,知道指甲掐的自己掌心的肉都开始疼时,才努力调整自己的表情,努力表现自己的懵懂:

  “公子救了我,我无以为报,只能为奴为婢报答,有何不该。”

  “凌公子他不缺丫鬟,甚至每一个都比你有规矩贴心,更何况凌公子是正经人家公子,凭白带个丫鬟回去,即使你们是清白的,可是别人未必会信。你这不是害了凌公子么,又何谈报恩。”

  君若莲有理有据的一番话,并且思虑十分远,要知道自古男子不如女人注重名节,鲜少有人注意到男人也是要名声的。

  这一番话,让何云汐忍不住对君若莲另眼相看,但是更多的是又对君若莲多了一份提防。

  最近让君若莲连连吃亏,倒是忘记这个女人,慢慢的会变得更加狡猾奸诈,也更加恶毒。

  “可是,可是。”紫衣掩着面开始痛哭起来:

  “既然公子执意,奴婢只会葬了父亲后,也让父亲带着自己一起去了吧,紫衣,实在没有地方去了。”

  紫衣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和君若莲争,但是实在不甘心放弃凌子昊,要知道,像凌子昊这样英俊家世好的人并不多,何况一般这样的人,也根本不会买路边不明不白的姑娘。

  于是紫衣只好以退为进,认可了君若莲说的,同时又痛哭自己的可怜之处,以博最后一争。

  何云汐看着事情走向发生到这种地步,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本以为君若莲是个角了,没想到这还有个功底更深的。

  凌子昊看了眼何云汐,见着对方还有些呆,忽然想起来。

  干嘛一定要跟自己回啊。

  当下。

  “紫衣是吧。”

  “是。”

  “既然我救了你,就是你的主子了,是吧。”

  “是。”

  “那我若是要你跟着何姑娘,你也是要听话的,知道吗?”

  凌子昊用着毫不在意的口气说着,但是心里忍不住给自己叫好。

  这样既让紫衣不会去死,又给了何姑娘一个人情。

  紫衣见着凌子昊和她说话时,以为自己是争赢了的。

  却没想到,自己赢是赢了,却只赢了一半,紫衣呆呆的看着凌子昊,多希望对方是开玩笑。

  可是对于紫衣的眼神,凌子昊根本看不到,他正忙着向何云汐讨好。

  “这……”

  何云汐简直惊呆了,这是怎么发展到这的,而且。

  她根本不想收紫衣做奴婢好不好,这种蛇蝎的人,留着都要睡不好觉了。

  “凌公子。”

  紫衣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声。

  她也不想给何云汐当丫鬟好不好,做的最好也不敢陪嫁的大丫鬟,最好还不是要配给普通人,成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仆妇,她不要这样。

  可是凌子昊看着紫衣不甘愿的神情,忍不住皱眉,虽然他不想她无辜去死是不错,可是她要是执意挡自己的道,那也没有必要怜香惜玉了。

  看着凌子昊隐隐有些色变的脸色,紫衣虽然不是正经丫鬟出生,可是一般的察言观色又如何不懂,凌子昊已经开始生气了,要是自己在纠缠下去,只怕跟着何云汐的机会也没有了。

  而且,紫衣看了看凌子昊又看了看何云汐,两人看起来是十分相熟的额,自己跟着何云汐,也未必没有机会。

  于是紫衣朝凌子昊拜了拜: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奴婢定当尽心伺候何姑娘。”

  她这样做,无疑又卖了凌子昊一份面子,既承认了凌子昊的救命之恩,表了忠心,又在言语里对何云汐坦白了自己会尽心,讨何云汐的喜欢。

  何云汐看着紫衣和凌子昊知道自己现在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了,于是干脆顺坡而下,接了紫衣。

  比起让紫衣好好的离开,何云汐宁可自己多费点神,将她也牢牢的拽在手里,报一报上一世的仇恨。

  君若莲看着凌子昊将紫衣送给何云汐心里是十分不痛快的,她是不想紫衣跟着凌子昊,可是让凌子昊拿紫衣讨好何云汐更是她不想看的。

  吃过晚膳,何云汐照例在院子里散步,而紫衣自然是随行伺候。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从门口冲进来一个蒙面满身血污的男人,他受了伤,一手捂着肚子一边看着院子里的女眷,看了看离他最近并且衣着华丽得何云汐便立刻扑了上去,不容人反应,已是将何云汐钳制在了怀中,那刀也不容分说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人虽然受伤了,但是行动依然很迅速。

  丫鬟们好半天才突然受惊尖叫出声。

  紫衣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作为新丫鬟,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尽心讨主子欢心,紫衣懂这个道理,便在散步的时候一路小心陪着笑,紧紧跟在何云汐身边。却在黑衣人近身时,连忙侧过身子,往旁边让开了。她见那人要挟住了何云汐,更是将何云汐抛下,远远避了开去。

  何云汐看了一眼紫衣,眼中不觉划过一丝讽刺。

  她长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大声的让哭的稀里糊涂的凭玉不要近身。

  黑衣人似乎只需要一个人质,凭玉过来不仅不能救她,说不定凭玉还会被他所伤。

  只是凭玉的忠心却是让何云汐心中暖暖。

  若是方才紫衣不是避的那么迅速,稍稍推她一把,她们两人定然都会安全的。只是紫衣却只想着自己,在第一时间便跑开了。

  何云汐看的一清二楚,却只觉得讽刺。前一世的她就是被如此自私的人耍的团团转的。

  只是……这突然出来的黑衣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标 签嫡女归来这个娘子不好宠 何云汐凌墨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